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54期
2013-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銀髮之愛
  大懺悔‧新加坡
  天涯共此情‧中國浙江
  天涯共此情‧阿根廷
  生命的禮物
  寰宇慈濟
  一句話的力量
  出版書訊‧也無風雨也無晴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0一二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54期
  李德福的排毒之旅

 

 

◎撰文‧黃嘉慧、林翠蓮

一趟意外旅程,驚醒半百迷茫人生,
李德福決心遠離菸酒、賭博、家暴,與妻子、手足攜手入善門……


「每月的第二個星期天,我們都會在這裏做資源回收,你可以帶著回收物下樓喔!」身穿慈濟灰衣志工服的李德福,在新加坡巴西立社區挨家挨戶宣導環保。頂著光頭、體格壯碩的他,笑容滿面、態度謙卑誠懇,與以往判若兩人。

五十二歲的李德福,在十個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九;身為家中最小的男孩,仗著家人寵愛,養成驕縱性情。國中一年級輟學後,成天和損友廝混,也因此在十五歲時染上毒癮。為了籌錢買毒品,他開始偷竊、行搶;第一次搶錢就被捉,關進了感化院。

十七歲從感化院出來,母親為了讓李德福遠離損友,帶他到佛學會參與活動;他在佛學會的青年團裏,認識了比他小三歲的郭仁黛。

「當時他長得很帥,很多人都說他有明星相。」郭仁黛說,十九歲那年,她與剛退伍的李德福結婚,原以為披上婚紗就是幸福的起點,卻不知苦難的生活正悄悄等著她。

李德福生性豪爽,喜愛結交朋友,每天油漆工作結束,就跟朋友喝酒。「男人下班後出去應酬,天經地義!」他理直氣壯對妻子說。不料日漸染上酒癮,不能自拔。

郭仁黛說:「每天喝得醉醺醺回家,吵吵鬧鬧。我們都很擔心,害怕他出事。」


無明起,全家沈淪苦海

一九九七年,李德福轉行當計程車司機,除了喝酒,還迷上賭博,每天在街邊賭攤和麻將桌上,晨昏顛倒,紙醉金迷。

「早上十一點左右,賭攤開始營業,賭友就相繼打電話來邀,讓我心癢癢。」敵不過賭友呼喚,李德福一頭栽進去,又是天昏地暗!他經常輸到連為計程車加油的錢都沒有,逐漸債臺高築。

郭仁黛面對不負責任的丈夫,只能一肩挑起拉拔三個兒子長大的重擔。「有整整八年,我像鐵人一樣,每天開十六小時的計程車,確保至少有三百元(新加坡幣)收入才敢收工。」

如此拚搏為家,李德福卻不聞不問,依舊沈迷賭桌上。「借不到錢,他就打我,或用腳踢我,連團圓飯都沒回家吃。為了守護這個家,我只能忍!」憶起往事,郭仁黛不禁語帶哽咽。

三兒子李健和記憶中的父親,好賭不顧家,總是喝得醉醺醺,身上還有股難聞的菸味,「以前常常擔心母親會被父親打,心理壓力很大,睡不著覺。」

在小妹李麗娜眼中,小哥只能用「無可救藥」來形容。「二○○○年母親往生後,我們以為他會因此改過,沒想到他變本加厲,以各種藉口跟兄弟姊妹借錢,甚至以自殺威脅!」欠債無力償還,李德福從此缺席所有家庭聚會。

〔圖說〕李德福(右)及郭仁黛(中)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每一句偈頌、每一段經文都在提醒自己,不能重蹈覆轍。(攝影/劉素方)

 

「他是我們的弟弟,我們從不計較他欠多少錢,只盼望他能跟我們團聚。」大姊李玉玲對李德福有著殷殷期盼與疼愛,「但是長達十年,農曆過年聚會和母親忌日,德福總是缺席。」

無明人生猶如失去方向的船隻,漂泊在茫茫苦海裏。家人對李德福雖不抱期望,卻仍不離不棄;直到一趟臺灣之旅,才為這個家帶來了轉機。


法入心,洗淨心靈五毒

二○一一年十二月,長媳邀請李德福夫妻一同去臺灣旅遊。李德福再三推辭,但因長媳特地為他辦好護照,他才勉強答應。

在下榻的旅館裏,他無意中轉到大愛電視臺,在「人間菩提」節目中聽見證嚴上人開示:「因果歷歷不爽,做人要知道怕。」猶如當頭棒喝,往事一幕幕浮現腦海,當晚他輾轉難眠。之後每天回到旅館,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收看大愛臺,「法師開示的每一句話,都深深打進我的心裏。」

當時大愛劇場播映「等待曙光」,劇情講述一位老母親與好賭兒子的故事。「我看到那個兒子這麼壞,很生氣。但是想一想,我以前不就是這樣傷害疼愛我的母親嗎?」

李德福彷彿從戲劇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他發現往日所作所為深深地傷害了親人,一次又一次的謊言,是如何讓母親和太太失望?他萬般懊悔。

在臺灣旅行期間,善種子在他心裏發了芽,他毅然戒去菸酒,並且決定不再吃肉。家人都不相信他能驀然醒悟,但李德福只想著離開臺灣後,怎樣才能收看大愛臺,繼續聆聽師父開示呢?


信願行,夫妻同行菩薩道

回到新加坡,李福德換了手機號碼,斷絕賭友的聯絡,並且戒菸戒酒。他在家裏架設機上盒收看大愛臺,還學會用電腦每天恭聽上人開示。「上人一直說『來不及』。如果我還不努力付出,我的人生就真的來不及了!」

與兄弟姊妹談起,李德福才知道大姊李玉玲就是慈濟志工。大姊見他主動提及收看大愛電視,欣喜萬分,也與他分享在慈濟做志工的法喜與學習。

〔圖說〕去年七月吉祥祈福會中,李德福的「菸撲滿」點滴匯入功德海。看著弟弟半年多的轉變,大姊李玉玲(右)感恩地說:「因為慈濟,我撿回了這個小弟!」(攝影/蔡佑良)

 

李德福虔誠懺悔,把握每一個付出的機會,開始跟著大姊做環保、到社區愛灑,到癌末中心關懷,並進一步參與《法譬如水——慈悲三昧水懺講記》讀書會。

「找到了正確的方向,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好好地走慈濟這條路。」李德福把時間用在學佛、付出與助人,也與妻子分享做慈濟的踏實與歡喜。大姊李玉玲鼓勵他:「你每天向菩薩祈求,發願好好地做,先改變自己才能感動太太。」

郭仁黛說,先生加入慈濟後不僅改變習氣,說話也總是溫言軟語,因此她答應前來一探究竟。「以前覺得慈濟不適合我,但是聽上人開示,每一句都很有意義,也知道慈濟幫助很多人。」

如今,夫妻倆同進同出,他們有「環保計程車司機」的綽號——每個回收日清晨,兩人到朋友家收取回收物,再開著滿載物資的計程車到環保點分類。

「在環保點跟大家一起做分類,真的很開心!」李德福還自創口號:「人人做環保,愈做愈沒煩惱!」

二○一二年農曆七月,慈濟新加坡分會舉辦「感恩‧歡喜‧七月吉祥」祈福會活動,夫妻倆一同參與「法譬如水」妙音演繹。對自幼受英文教育的李德福來說,背誦中文偈頌搭配手語,是一大挑戰。為此,妹妹李麗娜替他寫下了滿滿的漢語拼音,讓他利用開計程車載客的空檔背誦;遇到不會讀的字,他還會請教乘客。

李家靠近社區田徑場,視野廣闊。每天清晨,李德福先帶著感恩心望向窗外景物,感謝全新一天的降臨,隨後禮佛,唱誦「祈禱」。「第一次唱誦這首歌時,一個大男人竟然感動到落淚。」

家裏佛桌上擺著兩個竹筒,「一個是每天省下一包十塊錢香菸的『菸撲滿』,用來幫助有需要的人;另一個竹筒也天天累積,希望有一天能夠回臺灣拜見師父。」

一念心轉,李德福克服了心中的五毒,開啟利益人群的人生。他將母親的照片放在皮夾裏,想起沒有在母親生前盡孝道,仍會眼眶泛紅。「以前媽媽帶我到佛堂,聽了很多道理,卻一點都沒有入心,辜負了媽媽。往後的人生,要善用母親賦予的身體做慈濟,將功德回向給媽媽,這是我僅能為她做的。」

修行之路雖然漫長,但緣深不怕緣來遲。如今,李家兄弟姊妹已有八人穿上慈濟灰衣制服,攜手同心走在慈濟菩薩道上,自度度人。

 

屠夫變孝子 高榮發不能等的事

 

 

◎撰文‧楊淑元

當了二十多年屠夫,高榮發決心放下屠刀,
「想到自己用這雙手殺害動物,讓牠們痛苦掙扎,
我一天都不要再拖延!」


身材壯碩的高榮發出生在新加坡,自言從小就「跟課本有仇」,中學還沒畢業,經朋友介紹到酒樓做雜工,每天在廚房裏宰殺客人點選的各類鮮活海鮮、家禽。

「酒樓生意不錯,每天殺上幾十條到上百條活魚是家常便飯。我的技術愈做愈純熟,速度愈來愈快,幾秒鐘就能處理好一條魚。」

回憶工作情形,高榮發說,他將活魚從魚缸撈起後,先用木棍打昏,等到魚不動了,再拿起利刀從魚肚插進去。「魚被打昏時,其實還活著,將刀子插進魚肚,再直直切下去,此時魚才會慢慢死去。」

「殺螃蟹也是一樣,先讓牠四腳朝天,然後從肚子砍下,一刀斃命。砍的時候要控制力度,太用力殼會破,客人就不喜歡了。」他記得有一次殺螃蟹時,突然被蟹鉗夾住手,「我痛得將牠甩到牆壁,那隻螃蟹就這樣被我活活摔死。現在想起來真心痛啊!」


暴躁心性,初識助人滋味

由於工資可觀,二十多年來,高榮發雖然換了幾家餐館,但工作性質大同小異,日復一日面對血淋淋的砧板。

也因為賺錢容易,高榮發花錢不心疼,每天下了班就和朋友喝酒、唱卡拉OK,回到家倒頭就睡。脾氣暴躁的他,從小和母親關係就不親密,長大後更是疏離。

「別人稍微講我一下,我的凶臉、惡言就跑出來,所以朋友們都很怕我。有一次上司對我叮囑幾聲,我覺得他在找麻煩,將手上的東西一丟,上前抓起他的衣領就要打架!」

沒想到這樣的壞脾氣,卻讓同事熊福祥對他產生了興趣。熊福祥是慈濟志工,有一天,他拿著《慈濟月刊》和社區環保點的傳單,在辦公室裏介紹著,「那時候我對每一位同事講慈濟,偏偏跳過他,故意不跟他說。」

欲擒故縱果然奏效,高榮發產生了好奇,主動跑來問熊福祥什麼是慈濟?熊福祥告訴他:「你星期日跟我到環保點來就知道了。」

高榮發準時赴約。首次做環保,分類紙張、踩鋁罐、搬報紙,忙得滿身汗;他驚訝發現:許多被丟掉的東西,賣了錢可以拿來幫助窮人,真的很有意思!

「活到四十多歲,我從沒做過好事;做了環保,才發覺助人的感覺真好,這是我生命中從沒有過的經歷。」

隔了一個月,高榮發應邀參加慈濟新加坡分會舉辦的「環保志工聯誼」,當天播放「生命的吶喊」影片,看到動物被宰殺、血流成河的畫面,他很震撼。「動物被殺之前痛苦掙扎,想到自己就是用這雙手來殺害動物,我的心裏好惶恐!」


中年轉業,安心踏實最樂

參加慈濟活動愈多,常聽證嚴上人苦口婆心呼籲莫殺生,高榮發的心裏開始掙扎。「已經明白道理,知道動物也是有情眾生,我還要繼續殺生嗎?可是辭了工作,還能找到工資這麼高的工作嗎?」

二○一二年初,高榮發參與《法譬如水——慈悲三昧水懺講記》讀書會後,了解因果的可怕,開始茹素;是否轉業,也在他心中不斷拔河。四月的某一天,他突然醒悟,不能再拖延了,於是遞上辭呈。「那時,老闆和同事都嚇了一跳,以為我發生什麼事了。」高榮發笑說。

辭職之後,高榮發做過臨時雜工和夜間清潔工,不僅工作辛苦,薪資也低;中年轉換跑道實在不容易,連續多次碰壁後,他也曾心念動搖,想走回頭路。

「那時候看到有間公司在請屠夫,月薪還蠻高的,我去應徵等待面試時,心裏突然不安起來:真的要接受這份工作嗎?輪到我面試時,經理都還沒開口說話,我就把表格拿回來說:『謝謝你們,我不想做這份工作了』,然後轉頭就走,那位經理一臉錯愕。」高榮發哈哈大笑說。

「上人說:『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每當我要放棄時,就會想起這句話。做清潔工也好,倒垃圾也罷,放下身段沒什麼大不了。總之我不想要繼續造殺業,希望有生之年能做更多有意義的事。」

〔圖說〕在朋友介紹下,高榮發已有穩定工作。雖然待遇不如過往,能安心做慈濟,那分踏實感是金錢買不到的。(攝影/楊嘉珮)

 

「當他告訴我要茹素時,我心想怎麼可能呢?現在的他好像另一個人,我都快不認得了。」一年多的轉變,讓十多年好朋友深感驚訝。

引領高榮發走進慈濟的熊福祥說,過去的高榮發經常口出惡言,現在看到人總是彬彬有禮,還經常講笑話。「師姊們請他做什麼,他就歡喜去做,跟以前差好多!」

高榮發懺悔表示,年輕時總讓父母擔心;父親往生後,他更是變本加厲。後來跟著慈濟人訪視照顧戶,他看到一位先生雖然視障,卻對年邁的母親盡心照顧,讓他很慚愧。「現在家事都是我做,也比較懂得照顧和體諒母親。」

回首往事,高榮發說:「認識慈濟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轉捩點,我要用雙腳踏實行走菩薩道,用犯過殺業的手,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