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54期
2013-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銀髮之愛
  大懺悔‧新加坡
  天涯共此情‧中國浙江
  天涯共此情‧阿根廷
  生命的禮物
  寰宇慈濟
  一句話的力量
  出版書訊‧也無風雨也無晴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0一二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54期
  最美的川東明珠 達州志工 五百里路跑得勤

 

〔圖說〕二○一二年十二月,慈濟志工為瀘州鄉親送來度冬物資;發放後,閻弦蘭(左)與任光桂(中)到鄉親家探視,一對懂事的小姊妹歡喜相迎,一路上牽著兩位老人家的手。

 

◎撰文‧邱如蓮  攝影‧林炎煌


從四川達州到成都五百公里路,十幾位婆婆媽媽每月來回當志工,持續四年;
她們求法若渴,不畏跋山涉水,
在成都甘居陋室,生活能省一毛就布施一毛。
到了這把年紀還能做好事,她們說十分感恩,
要跑得更快一點,有朝一日把慈濟帶回家鄉。


七十歲的閻弦蘭拎著小小的提袋,穿梭在長長的人龍間,嬌小的身軀很快就淹沒人群中,但她宏亮的嗓音卻一直迴繞在耳際:「我替證嚴上人送愛心來了唷!」

冬令物資發放現場,閻弦蘭用暖和的手心,握住與自己年紀相仿的鄉親,仔仔細細替他們擦上凡士林;有時看到那雙因天寒時節,辛苦務農而充滿凍瘡的手,她就會多抹上兩下,因為自己也是這麼苦過來的。

另一頭,同樣七十歲的任光桂,來回走在排隊的人潮裏,彎腰請鄉親吃塊餅乾止止飢,回頭又趕緊用電湯匙燒開水,準備一會兒送上熱開水給鄉親驅寒。

她倆忙得不可開交,沒時間去想與她們一般、上了年紀的「婆婆級」志工劉道麗、李香珍,在另一個發放現場,是否同樣順利完成這端餅送水的工作。

二○一二年七月,鋒面籠罩中國大陸華南地區,引發暴雨造成多省洪澇;在四川東南部的瀘州市,大雨連下兩日,河流水位暴漲,偎在長江、沱江匯流處的瀘州市龍馬潭區成了水鄉澤國,地勢高些的瀘縣也難逃屋毀田淹。

在四川省慈善總會的聯繫下,慈濟志工動員勘災,八月初緊急發放生活用品;同年十二月,百餘位四川、香港和臺灣的慈濟志工,再度送來米、油、棉襖、棉被等,讓近三千戶受災鄉親及貧困戶笑迎新年。

兩次發放,這群高齡的達州志工,提上行囊、搭小巴士出村到縣城,再搭計程車到火車站轉火車,抵達成都後,轉公車到慈濟服務中心,與來自其他地區的志工集合出發。不遠千里一路奔波,就為了「送愛心」。

閻弦蘭說:「到了這把年紀,還能夠跟著慈濟的腳步,送愛來到需要的人身邊,讓我們十分感恩,當然要跑快一點囉。」

「我們搬不了棉被、扛不了大米,但是替鄉親送上溫暖,替志工準備熱開水、香積飯,還是可以的。」從醫院餐廳退休的任光桂,手上正忙著料理志工們的中餐;她說自己隨時備著出門用的行李,一接到志工來電通知有活動,背上包就出門。

能有機會做好事,即使只是簡單的小事,她們也特別知足;正因為這分單純的用心,五年前牽引著她們走進慈濟。


年紀大,不適合當志工?

達州市位於四川的東北方,緊鄰重慶市、陝西省,為農業大市,更是工業基地,有「川東明珠」的雅稱。閻弦蘭就住在達州市的農村,她的爺爺與媽媽略通醫術,村子裏有人生病,就往她家來求診,從小看慣大人們對病苦者施醫施藥,閻弦蘭也學會樂於布施。後來更參與學佛會,常和十幾位朋友一起走訪廟宇,她們稱為「跑廟子」;相識十多年,雖然住在達州市不同地區,她們卻情同姊妹。

〔圖說〕閻弦蘭向鄉親解釋凡士林的用途,溫柔地替一雙雙凍傷的手塗上,「很痛嗎?」她輕聲詢問;婦人看到她溫暖的笑容,原本因寒風而僵硬的臉也被微笑融化。

 

二○○八年五月,四川汶川大地震,來自各省大量的志願者湧入。她們看了電視報導,也很想到災區去服務;然而詢問了很多管道,都得到一個答案:「你們年紀大,不適合。」

當時兒子做賣酒生意,閻弦蘭在德陽市替他收酒錢,聽到路上有人說,要到災況嚴重的什邡市洛水鎮煮飯給鄉親吃,她沒多想就跟著去了。

「原本我抱持著去看看的心情,到了熱食站,一下幫忙切南瓜、一下刨黃瓜,就沒想回家了。」閻弦蘭在洛水慈濟熱食服務站一待就一星期,她雖然不知道這群穿著一樣服裝的人打哪來,但是她在他們所唱的「祈禱」這首歌中,聽到了「佛陀」兩個字,讓她對這群志願者有了興趣:「這些人也是信佛的!」

她告訴了一起跑廟的陳學玉,說自己在熱食站服務,而且這群「特別的」志願者,每天在帳棚下流汗煮菜,還彎腰給鄉親奉上便當;醫療站裏每天滿滿的患者,他們卻沒有一個人露出不耐的表情,細細地看診。

後來,當陳學玉到成都照顧剛剛生產的媳婦,和閻弦蘭一起找著了慈濟成都服務中心,便經常跑去參與活動。「我們家老太婆跑哪去了?告訴她,再不回來,我就拿刀把她砍死。」閻弦蘭離家太久,先生找不到人,脾氣一來,打電話找陳學玉要人。

「趕緊收拾行李,回家去!害怕老頭子要是真把我砍死了,就不能做慈濟了!」閻弦蘭說,先生因為不了解,所以才會生氣,既然她做的是正確的事,就要去面對問題。「先把家裏收拾好、衣被洗乾淨了,再出門,先生也支持我做慈濟了;他今年八十歲,跟孫女一起住,還會自己做飯吃呢!」

閻弦蘭聽到志工分享「竹筒歲月」,興奮地領了很多個竹筒,回達州分給朋友。「當時,她就問我們要不要去看看慈濟?」劉道麗以為閻弦蘭像以前一樣帶他們逛廟子,連聲應好,誰曉得下了車,竟然是到了一間小小的公寓。

原來,成都旅店住宿費用昂貴,閻弦蘭與陳學玉每次來參與志工活動要花一筆可觀的開銷,幾經思量,乾脆租下小公寓比較省錢,就當成大家在成都的家。

「到成都那天晚上,讓我們去參加志工培訓、讀好書。」劉道麗心想,做志願者也要培訓嗎?自己認識的字又不多,能讀什麼書?結果,就看到了證嚴上人的著作《真實之路》。

「原來做好事也是要有智慧的!讀書後,感覺好像找到了我一輩子在找的路!」劉道麗笑說,她的心因此安定下來,也跟著參加慈濟在洛水援建學校所舉辦的交流活動。


打牌、住院不如來做好事

「跑廟子是虛的,出了廟門煩惱又來了;但做慈濟是真實的,是真正的人間菩薩。」一樣是被閻弦蘭的「走吧!我們去好事!」給吸引來的李香珍說,她從來不隨便相信人,但是認識閻弦蘭十多年來,就是知道她一直在找做好事的路,「她不會隨便帶我們走的!」李香珍很感恩閻弦蘭帶她認識慈濟,以前為求平安,她花錢燒香、燒紙錢,現在每分錢都用在做志工,心靈真正踏實。

曹玉蘭的先生是位軍人,在戰爭殺戮之中活了下來,她一直覺得應該要多做好事替先生植福,因此開始跑廟;沒想到先生往生後,她才遇上了慈濟。

「媽媽,你已經是個老太婆,怎麼去那麼遠的地方當志願者?」曹玉蘭笑著說,兒女全都擔心老媽媽身體受不了,「但我看見臺灣慈濟志工們,放下家庭和事業,出錢出力來幫忙我們,我就決定一定要參加這個團體了!」

〔圖說〕發放前夕,志工們在小公寓練習要帶動鄉親的歌曲「一家人」。「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分擔分享彼此的人生……」一邊練習,也一邊看著彼此,「我們也是一家人!」大家都笑了。

 

曹玉蘭告訴兒女,志工們都從遙遠的地方來了,她坐七、八個小時的車又算什麼呢?「要孝順媽媽,就給我自由,讓我去做好事吧!」曹玉蘭說,現在她是幸福的志工,因為兒女都支持她。

七十五歲的李治珍,一頭華髮,臉上刻著深深的皺紋,是達州志工群裏年紀最長的一位;然而只要一講起慈濟,她精神就來,滿臉歡喜。

「聽到弦蘭去幫忙煮熱食,我也好想去啊!」李治珍說,閻弦蘭擔心她年紀大,身體無法負荷帳棚生活,遲遲沒有答應讓她去。

後來她跟著大家一起到成都參加志工培訓,也說服家人同意讓她出遠門:「跟我一般年紀的,不是打牌就是住院,我能健健康康地做好事,不是很好嗎?」

當志工們到災區、到鄉下訪視或發放的時候,李治珍大多留守慈濟成都服務中心,萬一有人臨時來求助,能適時提供幫助。「我去發放又沒辦法幫上什麼大忙,不如就顧家,讓大家安心去付出吧!」

一群老人家,因為信仰而聚在一起,又因為有愛而走進志工團隊,不挑事情的大小,只要有利眾生,就願意承擔下來。

「其實,達州有愛心的人很多,但是一趟路實在太遠,平日要上班的人也不方便,所以最後只有我們這幾位老太婆來參加志工培訓。」閻弦蘭感嘆因緣不湊巧,但是一回頭,她又接著說:「所以我們更要堅定下去。有一天把慈濟精神帶回達州去,讓更多人一起來做好事。」


請問,今天有沒有環保?

每週六下午,達州志工與幾位社區志工,穿梭成都市成華區的街道巷弄,推廣環保回收。

「老闆好,今天有沒有環保?」曹玉蘭推開美髮店的門,往裏頭一喊。

只見年輕的老闆,拿出一箱報紙、紙箱還有洗髮液瓶罐交給志工。動作之間,許多正給設計師做造型的客人,投以好奇眼光,老闆主動解釋:「他們是慈濟志願者,這些東西回收後,對環境好!」

〔圖說〕每當慈濟成都服務中心舉辦志工活動時,就由達州志工負責香積工作;「洋芋吧!還是蓮藕呢?」在市場裏東挑西選,希望買到便宜美味的蔬菜給大家補充營養。

 

李香珍與任光桂則拜訪隔壁的中醫診所,老醫師見到志工上門了,親切地拿出他仔細留存的發票紙張、藥盒。

病患見狀,疑惑地問:「這是要做什麼呢?」

「他們是做慈善的,這些東西能夠回收處理,減輕地球的負擔。」老醫師一邊比出大拇指,一邊跟病患介紹。

「我們第一次對老醫師說環保,他就很樂意的配合,每次都替我們留下很多紙張!」李香珍說,老醫師很有智慧,一般人認為他們是為了錢才做資源回收,但老醫師說:「真為了錢,就不會這麼愛惜每一張小小的紙了!」

「不過,也有老闆覺得店裏空間小,我們一週收一次,他沒地方存,通通丟進垃圾車比較方便。」任光桂說,雖沒有得到認同,但每一週她們還是會再去敲敲店家的門,問問有沒有環保。

「有的時候,他店裏恰巧有些資源,就會拿給我們。」閻弦蘭認為,幾次下來,老闆應該也會慢慢地接受環保的觀念。

成都市氣候宜人、交通便捷,是中國西南地區經貿、科技、物流重要樞紐,車輛總是繁忙,人們步履匆匆;為了跟上城市的節奏,很多一次性商品應運而生,雖然政府大力推動環保觀念,也在街邊安置分類垃圾桶,但多數人沒有真正認識環保。志工如此勤快,正是希望讓人們知道環保的重要性。

步履緩慢的李治珍,仔細地巡視著餐飲店家放在門口的大垃圾桶,不放過有用的資源。當其他志工把回收物拿出店家時,她就會跟著湊上去整理,堆疊整齊放上三輪車,一路上就這麼不斷彎腰、起身。問她累不累?她直揮手:「不累不累!做環保,身體好!」像是要證實自己體力很好,她馬上提起一包回收物,往三輪車走去。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很多行人遠遠張望著這群老人家究竟在做什麼;甚或小聲議論:「他們幹啥子撿垃圾?」但志工們從不羞赧於他人的眼光,反而很熱情地說明環保回收對地球有益,請大家一起來。

〔圖說〕熱騰騰的飯菜在小公寓出爐了,劉道麗推來環保三輪車,其他人七手八腳地把菜餚放上去,準備送往慈濟成都服務中心;「慢點!慢點!」志工們深怕湯給灑了,輕手輕腳地護送著。

 

「有幾位大學生和上班族,就是這樣被吸引進來,現在也跟著做環保呀!」李香珍指著前面幾位穿著志工背心的年輕人,臉上表情很欣慰,「那位踩三輪的志工,之前有嚴重的憂鬱症,從來都不說話;但是媽媽帶他來參與一陣子後,現在會跟我們說話,也會主動去跟店家拿回收物了!」

小小的三輪車,幾乎要被回收物給淹沒,每回做環保,總得來回服務中心載運好幾趟;然而,當看到這臺小三輪車穿梭在車流之中時,突然覺得有「天府之國」美譽的成都市,開始醞釀起新的幸福。

冬天的四川,就像是一座天然大冰箱,穿了厚厚的衣服仍然感覺得到低於攝氏十度的溼氣,如無形刀鋒一樣穿過身體,凍得直打哆嗦。清晨五點,大部分的人還在溫暖被窩裏賴著的時候,成都市區的小巷裏,有間小公寓的窗戶透出了燈光,意味著主人家起床了,接著廚房也熱鬧了起來。

這裏是達州志工們的家,吃過簡單的早飯後,她們將步行到距離約十五分鐘遠的慈濟成都服務中心,聆聽志工早會連線;新的一天,從分享人間故事開始。

為了了解慈濟、學習佛法,為了投入志工服務、送愛到需要的人身邊,從二○○九年開始,她們頻繁往返達州與成都。在成都的這間公寓不大,卻隔出了三間房間、小小的客廳,及只容一人旋身的廚房。「最高紀錄,這裏曾經擠了二十六位志工。」閻弦蘭說,接引大家來參加志工服務,總是要讓人有安穩休息的地方,那次為了參加發放,她們一個挨著一個睡,但彼此都很歡喜。

這群心念單純、只問付出的婆婆媽媽,節省下退休金、兒女的奉養金,吃得簡單、穿得簡單,搭乘最便宜的交通工具,甘願共宿一室;而為了省水、省瓦斯,經常共同用一盆熱水,擦澡、洗腳、沖廁所,因為能省下一塊一毛,就能多布施一塊一毛。

任光桂說:「多省一元,就能多一元幫助苦難的人,我們很願意。」

〔圖說〕「今天豐收喔!」在成都街頭,慈濟志工接過店家奉上的回收物,彎腰做著分類;人來人往的注目,但他們不覺得羞赧,更希望有人發問:「你們在做什麼?」因為這樣才有機會讓更多人知道環保的重要。

 

以前,這群婆婆媽媽為了生活,起早貪黑做工,現在,她們為了做志工,甘願跋山涉水;二○一二年十一月,更是飛過臺灣海峽來到花蓮,正式受證成為慈濟志工。

「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有一天到臺灣去喔!」志工們異口同聲地說。歡喜的表情與那身慈濟旗袍,相映成輝。

「上人給我們授證,我們的責任與使命更重了,加快腳步,邀約更多達州人,一起來做好事。」閻弦蘭說,她們已經準備好了,要跑得更快。

誰說年紀大了不能做志願者?人生總有許多想不到的事,只要緣深有愛,年紀再大都有付出的機會,再遠的路都不是阻礙,一如這群知足的人間菩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