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54期
2013-01-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銀髮之愛
  大懺悔‧新加坡
  天涯共此情‧中國浙江
  天涯共此情‧阿根廷
  生命的禮物
  寰宇慈濟
  一句話的力量
  出版書訊‧也無風雨也無晴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0一二年十二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54期
  謝謝臺灣 風雪中送暖

 

〔圖說〕慈濟在南薩市阿爾塔卡富組織的倉庫,舉行首場冬衣發放;建築外牆廣告母嬰畫面溫馨,和敘利亞難民排隊領取冬衣的清苦和焦慮形成強烈對比。

 

十八萬件冬衣自臺灣送抵約旦,
在二○一三年元月中東難見的大風雪中,溫暖了身在異鄉的敘利亞人。
走過顛沛流離的難民感恩臺灣,也祝福好心人永遠平安幸福。


二○一三年才剛剛開始,暴雨及冰雹元月八日驟降在約旦首都安曼(Amman),造成多處淹水,公路上不時可見車輛進水拋錨的事故。之後隨著氣溫下降,冷雨轉為大雪,在難民人數眾多的北部耶北特省邊城南薩,當地省長於元月十日早晨六點發布命令,要求所有慈善組織暫停一切發放行動,以免敘利亞難民為了領取物資,強行外出導致受寒生病。

坐落在安曼的慈濟分會,志工們看著雪花片片飄落,聽聞全約旦停止上班上課,心底的牽掛更深——何時能送出來自臺灣的冬衣,讓承受這片酷寒的敘利亞難民暖身。

慈濟與阿爾塔卡富組織協議,將第一場冬衣發放延至元月十二日,也就是在十二月底發放食物的老地方,位於南薩的地下室倉庫。

巴士從安曼上路,一百公里、長達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慈濟分會負責人陳秋華再三提醒志工們,要用雙手把摺得整整齊齊的贈衣,恭敬地送給敘利亞難民,「我們不是發衣服,而是為臺灣傳愛。記住,你是上人的手。」

〔圖說〕約旦慈濟人去年十一月、十二月分兩梯次致贈五千份生活物資,今年元月中旬展開冬衣發放,陳秋華及漢娜(Hana)致上祝福,婦女手中的綠色袋子為阿爾塔卡富組織提供,象徵著慈濟與該組織跨宗教合作的愛心力量。

 

但考驗依舊接二連三地來。

大雪後路面多處積雪結冰,安曼市區交通堵塞,讓大家比預計時間晚了一小時才抵達,等候中的難民們情緒開始浮動。

志工們先播放證嚴上人開示影片,讓大家了解今天這些衣服是來自無數愛的接力。影片前半段的內戰畫面,讓現場一些婦女看了不禁淚下,但當慈濟志工整理募來的冬服畫面出現,原本流淚的婦女展露了笑容。

或許因為天氣太冷、這幾天的日子太艱苦,衣物發放開始,就連一向尊重女性的敘利亞男人,也顧不得形象禮節,爭先恐後地向前擠。

面對擁擠的場面,有些小孩嚇哭了,而最令人不捨的是那些抱嬰孩的婦女,即使身體疲累,也必須撐下去。

「請排隊!」志工阿比爾(Abeer Aglan M.Madanat)拿起麥克風,站上椅子大聲疾呼;其他志工和接受以工代賑的敘利亞青年們,手牽手拉起人鍊維持秩序。

「男眾到樓上領衣服,女眾在下面領。」眼見人潮阻滯,阿爾塔卡富的秘書長哈里德(Khalid Nawasreh)當機立斷指揮工作人員引導民眾分流,終於紓解了第一線慈濟志工的壓力。

「修格蘭(阿拉伯語謝謝之意)!」志工向領衣服的難民致意,鼓譟推擠的情形逐漸緩和。而第二天、第三天的發放,分別使用大馬路邊的工作站,以及空間寬敞的社區活動中心,彼此的互動更入佳境。

「那幾天真的很難熬,很多孩子生病了。我的丈夫還在敘利亞打仗,而我不但照顧孩子,還要照顧外孫。」吉納德哈瑪德(Zeinab Hamed)阿嬤表示,一家老小逃到約旦十一個月,已經沒有錢買油買瓦斯取暖,甚至連水費帳單都付不出來,而冬衣對他們大有用處。「我很高興,我要向臺灣的捐贈者致上千萬個感恩。」

貝拉阿瑪德(Belal Ahmad)先生也很滿意冬衣的品質,擁有五個孩子的他,最小的兒子才一歲半,所以拿了不少嬰兒服。

〔圖說〕由臺灣志工細心整理或洗滌的禦寒衣物,元月起陸續致贈給難民,小女孩領取圍巾後,立即圍在頸間保暖。

 

「我家的房子被燒了,我們逃出來時一無所有,所以我需要每一樣物資。」沒有錢買新衣或付燃料費,一家人無暖氣可用,只能靠裹毛毯取暖,因此這批冬衣派上用場。

「首先我要致上感謝之意;其次,我要祝福捐贈者不會陷入與我相同的困境。」走過顛沛流離,貝拉阿瑪德發自內心祝福。

「謝謝你,臺灣!」山窮水盡之際獲得冬衣,許多敘利亞難民臨走之前,都不忘向志工們道謝,呼應著大風雪後的暖暖冬陽,他們的笑容格外燦爛。


連續三個月,
致贈罐頭與冬衣

約旦的城鄉多半屬於「夏乾冬雨」的地中海型氣候區,歲末時常有降雨降雪,證嚴上人體恤難民流離之苦,早在去年十月就呼籲臺灣慈濟志工,展開募集冬衣的行動。

六個貨櫃、十八萬件二手冬衣中,有一半來自冬季溼冷的北臺灣;在相對溫暖的南臺灣,志工們也盡力而為,裝了滿滿一個貨櫃。

愛心貨櫃在二○一二年十一月下旬上船啟運,歲末到達約旦阿卡巴港(Aqaba)。在辦理這批衣服出關等程序的同時,慈濟志工十二月二十九日起連續三天,先於南薩展開三千五百二十一戶的食物與日用品發放。

每個「生活包」內,有罐裝的豆子醬、番茄醬、義大利麵和茶葉、肥皂等。對失去家園的人來說,再也沒有比容易保存的食物用品,更切合所需的了。

發放現場,透過約旦籍志工阿比爾的翻譯,從愛爾蘭前來參與的慈濟人吳嘉萊,向難民們轉達了全球慈濟人的關懷之意:「上人的心和大家同在,我們也相信您們一定可以度過這個難關。」

〔圖說〕經過連續三天雨雪折磨,敘利亞難民迫不及待想取得冬衣,在南薩市發放現場出現推擠;志工阿比爾拿起麥克風安撫大家排隊,讓發放順利進行。

 

「鞠躬!」陳秋華回復軍人本色,志工們聽口令,以九十度彎腰的姿勢將物資呈送給難民們。

不少人破涕為笑,看得出壓力減輕不少。「我和國內親友失聯了,來到這邊四個月,還沒有拿到任何救濟物資。」薇薩爾(Wisal Mohamad)女士看了看生活包內的物資,表示這些東西符合她的需求;由於一個孩子罹患糖尿病不能吃甜食,那包八百公克的奶粉,正好為他提供營養。

阿哈瑪德嘎爾塔(Ahamad Kar Tal)先生說:「我到這邊一年了,因為在戰亂時受了傷,很難找工作謀生,失業兩個月了。」在拿到生活包之後,他露出了笑容。


濟貧十五年,
關懷牧民與難民

一九九七年,幾位臺灣移民開始在安曼推動慈濟會務,十位已受證的志工,除了陳秋華、陳得雄夫婦四人及黃惠珍是華人,其他均為本地人。十五年來,濟貧向來是他們責無旁貸的福田,從貧病交迫的老華僑,住在沙漠裏的遊牧民族貝都因(Bedouin)窮人,在約旦落地生根的巴勒斯坦難民,到如今的敘利亞難民,援助對象相當多元。

在安曼,山頭上的阿頓區(Abdoun)是令人嚮往的高級住宅區,但谷底的窪地阿頓(Wadi Abdoun),卻有如荒地一般,貝都因孩子在垃圾、廢石瓦礫間玩耍,大人則用塑膠布、木條勉強撐起簡陋的居所。慈濟人關懷這個被人視而不見的小聚落,每兩個月進行一次熱食發放,已超過十年。

「窪地阿頓的居民,很多人月收入不到一百約幣;但阿頓區中上家庭的人吃一頓飯,可能就不只一百元。」陳秋華簡要說明了驚人的貧富差距。但這種情況就要改變了,因為政府打算在這裏開馬路,不久後,住在谷底的二十三戶貧民全得搬離。

看到志工前來,小孩們一擁而上,婦女們也開始聚集;一行人擺桌置物,把米、糖等物資陳列開來,讓照顧戶依序領取。

〔圖說〕儘管國籍不同,約旦本土志工慈力(左)與敘利亞難民卻可謂同文同種的阿拉伯人,更能理解難民的痛,紓緩對方的苦。

 

「請您和她們說明,這個袋子不要丟掉,下次來領食物時要帶來喔!」陳秋華請在地志工漢娜拿「大聲公」向媽媽們說明。

物資發放後,重頭戲熱食發放登場,鄉親們先盛飯,再由大愛媽媽盧布娜(Lubna)淋上熱騰騰的豆醬,接著領取柳橙、香蕉、果汁,還有麵包及蛋糕。

由於家裏沒有多餘的桌椅,領到熱食之後,大夥兒小心翼翼地手持餐盤,放低姿態餵孩子。志工童文雀蹲低身子,由她餵食的小女孩則跪在地上,一口一口地吃著難得的熱飯,一大一小的互動就像媽媽和女兒。

「他們平常吃大餅配紅茶,很難得吃到這樣的熱食。」多次參與慈濟發放的臺灣留學生劉勇男解說道。


相會在大漠,
游牧民族老朋友

結束了窪地阿頓與南薩的物資發放,元月四日、五日,志工馬不停蹄前往南部的沙漠地帶,造訪死海以南、港都阿卡巴以北的沙格拉(Al Thaghrah)、阿巴西(Al  Abasyiah)、窪地芬難(Wadi Feynan)三處偏遠貝都因部落。

來到阿巴西部落,慈濟人在一片黃沙之中,立起旗幟與橫幅,成立一個小小的發放點。儘管是部落的中心,但除了個位數的房舍及帳棚之外,沒有任何人造建物。藉由手機聯絡及口耳相傳,照顧戶們準時抵達,領取生活包及每包重達五十公斤的麵粉。

此地貝都因家庭多半食指浩繁,慈濟人致贈的糧食,每戶短則三天、長則十天半個月就用罄。資糧有時而盡,但善緣卻是長長久久。

〔圖說〕在阿巴西貝都因部落的發放活動中,八歲的小志工碧珊(Basian),替年齡相仿的孩子戴上保暖帽。

 

「你們來,我們就很高興,就算沒帶東西,我們也歡迎。」部落頭目阿布巴卡(Abu Baker),代表散居在三十平方公里範圍內的兩百多位居民,迎接慈濟人入帳小敘。約十坪大小的帳棚裏沒有桌椅,一群人圍著簡易的火灶話說從前;長老殷勤招待,晚輩依序為客人奉上紅茶,顯示主人的歡喜與誠意。

「當年全部落只有一部舊的小卡車,有次下大雨,一位孕婦快要臨盆,沒有道路就是跑在沙漠上,結果車子過河時熄火,小孩就在那裏出生了。」「你還記得這件事啊?那個嬰兒就是你學生阿里(Ali)的小孩啊,現在好大啦!」談起二○○一年部落婦女「半路產子」的驚險過往,阿布巴卡與擔任跆拳道總教練的陳秋華你一言我一語。

溫暖的炭火,配著熱呼呼甜滋滋的茶水,志工與部落成員的互動,不像施予者與受助者,反倒像武俠小說裏,中原群俠與西域高人在大漠相會的場景。

而在位於大山腳下的窪地芬難,慈濟人則為學童帶來了最好的新年禮物。「你們給文具,對孩子是很大的幫助,因為這裏沒有商店,要買文具得跑到阿卡巴。」曾任當地小學教師的阿瑪德歐達特(Ahamad Odart)歡喜地說。

學子們的困難,大家感同身受,當天清晨一行人由阿卡巴北上,從柏油路轉進崎嶇不平的小路,越過滿是石頭的河床,到下午一點多才抵達發放點,載運志工的巴士還因為路面起伏過大,底盤擦撞了好幾次。發放之路難行,可以想見一張紙、一枝筆真的得來不易。

〔圖說〕山上阿頓區的豪宅與谷底窪地阿頓的貧民區,是貧富差距懸殊明顯的例證。不忍當地貝都因鄉親貧苦,慈濟人定期前往發放,也帶動孩子們唱歌玩遊戲。

 

但也就是因為難行能行,慈濟人與窪地芬難結的緣特別深。發放結束後,部落頭目阿布卡里(Abu Kali)邀請大家參觀自己的家園。

「這是才出生兩週的小羊,還在吃奶呢。」他維持著最傳統的游牧生活,夏天搬到山上放羊吃草,冬天就遷到谷地避寒,因此儘管經濟條件不差,還是住在帳棚裏,以方便搬遷。「我們三年前投竹筒捐了四十一約幣(約新臺幣一千六百元),您看,這是收據喔。」阿布卡里拿出捐助慈濟的具體憑證,慈誠隊員阿布湯瑪斯(Abu Thomas)則拿出竹筒請他持續發揮愛心。


  
跨年之際,約旦慈濟志工以不到三十名的人力,完成了耶誕節後的敘利亞難民食物品發放,二○一三年第一個週末的南部本土部落關懷,以及元月十二日到十四日兩千一百七十九戶難民冬衣發放。

「午夜的冷,讓人顫抖不已,但我們住在家裏,有暖氣、毛毯、食物,他們什麼都沒有。」想到難民的處境,本土志工漢娜就感到心情沈重;但當她參與了冬衣發放,「那讓我如釋重負,因為他們拿到冬衣之後,都好快樂喔。」

約旦志工將持續發放衣物和環保毛毯,也計畫針對敘利亞難民醫師自辦的診所及收容所,提供藥品、食品、物資等援助,陪伴因戰火成殘的敘國鄉親,度過當下的嚴冬。

對於流離在南薩、安曼乃至阿卡巴等城鎮,數以萬計的敘利亞鄉親來說,慈濟所能照顧的戶數有限,但多幫助一家、多安一個人的心,就能多散播一顆愛與和平的種子。

〔圖說〕對貝都因部落頭目及長老來說,慈濟志工是他們的老友;而慈濟人也重視這些善緣,在農曆春節之前致贈「蘋安」吊飾讓老朋友沾沾喜氣。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