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83期
2015-06-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攝影筆記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83期
  泰國曼谷 難民義診 流離歲月 珍貴時光
◎撰文‧邱如蓮 攝影‧蕭耀華

等候看診的外籍病患,安靜地閱讀母國文字書寫的資料。

來自不同國家的看診民眾,
彼此用母語暢談,
烏爾都語、阿拉伯語、越南語、
索馬利語、泰米爾語、
柬埔寨語、波斯語……
醫護志工則泰語、中文與英文交雜翻譯──
曼谷慈濟志工每月一次為難民舉辦義診,
難民們療癒了病痛,
更享受到難得放鬆與被尊重的珍貴時光。

 

在曼谷市郊,一棟四層樓高的建築物,區分成一間間小套房出租,步上窄小的階梯,驀地,有人喊:「你們是慈濟嗎?」回頭一望,約瑟夫(Suhail Joseph)在他的小套房門前招手。原來,每間顏色都一樣的房門,讓我們早已走過了頭。約瑟夫招呼我們進房,他的妹妹賽瑪(Saima Khokhar)正張羅著碗盤,她說:「一起吃早餐吧。」

小小的陽臺,放上簡單的單人瓦斯爐,就成了廚房;這個家的「廚師」約瑟夫,蹲坐在爐邊,開始煎起了奶油吐司,還預備沖上一壺巴基斯坦式的奶茶。志工走向前去,和靠坐床邊的七十一歲媽媽泰瑞莎(Theresa Khokhar)臉碰臉地親吻,泰瑞莎開心地笑了。

吐司在鍋上滋滋響著,奶油的香氣很快充滿小小的房間,賽瑪坐在床沿,說起他們的故事。

賽瑪一家人原本住在巴基斯坦,哥哥約瑟夫是一位化妝師,而賽瑪則在英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服務了十年;原本以為日子就這樣安穩而平順地過下去,沒想到有一天,有人向政府單位舉發他們為天主教徒,賽瑪收到警告,除非信仰伊斯蘭教,否則將不能繼續工作;她開始受到排斥,最終接到了辭退通知,甚至還收到危及生命的威脅。

最後,只能逃了。賽瑪耳聞泰國是亞洲觀光大國,旅遊簽證取得容易,便選擇了曼谷作為落腳之地。初到曼谷,他們入住便宜旅館,之後透過教會人員的幫忙,找到了現在居住的小套房,一個月租金加上水電共泰銖四千元(約新臺幣四千元),神父還替他們準備了桌椅、餐具。

兩個月的旅遊簽證很快到期,一家人在教會的協助下,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由於賽瑪的英文不錯,教會律師介紹她去做翻譯工作,一個月大概可以賺取泰銖兩千五百元到三千元。

翻譯人員在背上貼著自己擅長的語言,讓患者或志工可以快速找到適當的翻譯人選。從填寫資料、量測到看診,都需要翻譯人員協助,不僅能讓患者安心,也讓流程更為順暢。

義診場地位於慈濟泰國分會新會所,仍在施工中,泥地遇雨積水難行,志工協助行動不便的患者走過泥濘。

賽瑪說,每一回出門工作,她都會擔心,自己是否會被盤查而關進拘留所,再也見不到家人;但為了生活,還是要外出。如此努力工作,生活依舊捉襟見肘,媽媽泰瑞莎患有心臟疾病及糖尿病,每兩個月需要到診所看診拿藥,花費就要泰銖兩千五百元到三千元,等於賽瑪一個月所得。

賽瑪說,慶幸有教會的幫助,神父常常送來食物、衣服;但為了省錢,生活只能簡單再簡單。

 

勇於承擔國際醫療服務

 

根據二○一三年統計,來到泰國、登記於聯合國難民署的難民人數,由原本的兩、三千人增加達八千餘人;這來自於四十七個國家的難民,有的偷渡入境,有的則是旅遊簽證過期滯留,無論透過什麼方法抵泰,無不都是希望追求自由安定的生活。

但無奈的是,泰國政府並未簽署「一九五一年聯合國難民公約」及「一九六七年難民地位議定書」,因此難民在泰國無法獲得庇護,更被視為非法居留。

由於非法身分,難民只能躲藏著生活,靠著社會慈善組織給予協助。二十多年前,曼谷難民中心(Bangkok Refugee Center)即開始提供簡易的醫療,但設備簡單,也並未有醫師長期駐診,病患上門,當值的護士會視情況給予成藥;如果病情嚴重,還是只能求助私人診所。

二○一四年,難民人數大增,聯合國難民署希望可以結合慈善組織的力量,協助難民度過前往安置國前這段青黃不接的日子。美國駐泰國大使館難民組,知道慈濟在馬來西亞所做的難民義診成效很好,而與泰國慈濟志工接上線,盼也同樣能在泰國為難民提供醫療服務。

透過慈濟美國總會協助,在美與美國國務院簽下合作備忘錄後,泰國慈濟志工於二○一四年六月,開始為曼谷難民義診奔走。首先考量到醫護人員的來源,泰國慈濟人醫會總幹事志工余建中於是邀約幾所泰國大型政府醫院的醫師,組團二十一人到臺灣了解慈濟的醫療人文,並在返國後邀約醫護人員投入義診。

志工協助患者拍攝證件照,立刻製成掛號證,日後複診就不需要再填寫基本資料,只要出示掛號證,就可以查到以往就診紀錄。

場地的選擇也考驗著志工,志工在曼谷尋找適合場地,去除場地太小或租金太貴的地方後,提出幾個方案,但證嚴上人擔心場地不固定讓難民找不到地方;最後仍決定在興建中、位於九世皇公園對面的慈濟泰國分會舉辦義診。慈濟志工王鐘賢說:「一確定要在分會舉辦義診,我們與建築商努力趕工,希望早一日讓環境更好、更舒適。」

慈濟志工也設計傳單,透過聯合國難民署、長期關懷難民的慈善組織發送,或是口耳相傳,告知難民把握義診活動。

難民擔心被執法人員盤查,大多只敢在住處附近活動;為了讓難民能安心就診,透過美國大使館協助,與泰國外交部協調,並由慈濟志工拜訪義診會場鄰近三個轄區的警察局說明義診活動;也在捷運站安排了免費接駁車接送到義診會場,讓難民在看病的路上,不再有任何擔憂。

考量難民國籍多達四十餘國,慈濟志工也透過聯合國難民署及各慈善組織的幫忙,尋覓合適翻譯人員,籌組團隊並加以訓練,作為醫護人員與病患溝通的好幫手。於是,自二○一五年一月起,每個月第四個星期日的慈濟曼谷難民義診開辦。

 

這天是病人不是難民

 

從元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二十四日,曼谷難民義診已順利舉辦過五次,共計服務兩千一百三十八人次。擔任慈濟難民義診總協調的志工晉榮鋼說:「為了義診,泰國志工可以說是全體總動員,只為了讓病患安心接受醫療照顧。」

陽光穿透雲層,灑落在溼漉漉的泥地上,經過昨夜的大雨,仍在施工的慈濟泰國分會會場,有著還沒抹灰的紅磚牆,以及空著的窗框。但慈濟志工盡可能將它布置為舒適安全的就診空間,包括區隔診間的帳棚,還規畫哺乳室、祈禱室,並用空心磚搭配木板,鋪成便橋,方便人們穿越泥濘,最後架上電腦、測試網路,掛號區也布置完成,就等著明天迎來病患。

一名來自中東地區,穿著傳統穆斯林服飾的婦女,正在辦理看診手續。根據統計,目前滯留在泰國的難民來自四十七個國家,以往以緬甸籍為多,近年則有因為戰爭或宗教因素而來的中東、歐洲人士。

義診當天一大早,志工余建中再次確認診間的安排,他說:「這次來支援的醫護人員,是由曼飄醫學院院長素拉蓬(Surapong Boonprasert)及拉瑪醫院副院長譚亞(Thanya Subhadrabandhu)所帶領。」這兩所政府醫院的醫護同仁,每次都主動報名參與,曼飄醫院更提供了所有藥物,並有藥師到場支援。

曼飄醫學院院長素拉蓬說:「如果沒有慈濟的邀約,不知道有這麼一群人沒有地方看病、沒有保險,必須自己找醫師;參與了義診,才幫助到真正需要的人。」

而另一邊,生活組志工戴上整齊的頭巾、口罩、圍裙,開始做起點心。前一天,他們就分批購買馬鈴薯與紅蘿蔔、小黃瓜等材料,先在家中把馬鈴薯沙拉做好,再送來會所製作成三明治;志工劉惠英說:「根據前幾次的經驗,大人小孩都喜愛馬鈴薯沙拉三明治。」所以這次也不忘滿足病患與家屬的願望。

報到處與量測區的志工,則忙著把電子病歷做最後的測試上線。沒多久,第一輛從捷運站接駁過來的雙條車(半開放式公車),已經停在會場門口,送來第一批病患。

 

友善對待更甚於一切

 

穿著慈濟志工背心的賽瑪,穿梭在義診會場,協助不懂英文的難民同胞,指引掛號、量身高體重,與醫護人員溝通及領藥。

賽瑪看到很多人領了藥後,笑容掛在臉上,好像在醫師親切問診後,病就好了一半。四個月前,當賽瑪得知慈濟將舉辦難民義診,需要翻譯人員時,她馬上就報名了,只是單純想著:「要多賺一些錢。」但經過四次的參與,她開始考慮:「下次,要不要帶媽媽來呢?」

五月二十四日的難民義診,來自巴基斯坦的賽瑪(右一)在志工協助下,帶著媽媽泰瑞莎(右三)乘坐計程車來看診。賽瑪親自翻譯醫師的診斷,希望媽媽早日恢復健康。(攝影/彭秋玉)

 

同樣來自巴基斯坦的翻譯人員阿尼爾(Aneel Sohail),在完成翻譯工作後,脫下志工背心,趕著在義診結束前,掛號看診。

三十三歲的阿尼爾,原是手機公司的市場經理,妻子是護士,卻沒想到當他堅決拒絕改變自己的信仰後,他丟了工作,還面臨了生命的威脅,最後只好賣掉車子,帶著媽媽、妻子、女兒逃離家園。

女兒安娑(Azal Sohail)來到曼谷時才九個月,現在已經三歲了,阿尼爾回憶,當一家人剛剛抵達曼谷時,安娑需要施打疫苗,因為沒有任何單位可以提供協助,阿尼爾只好帶著女兒求助私人醫院,一支疫苗需要泰銖三千八百元,「非常困難,我跟朋友、教會,借了錢才讓女兒能夠打疫苗。」阿尼爾回憶起當初的無助,接著說:「所以,請慈濟繼續舉辦義診。」

雖然環境克難,氣溫燠熱,不過難民們依舊耐心等候。阿尼爾說:「慈濟志工每個人都保持笑容,對我們始終友善,還特別準備點心給我們;我想,和慈濟志工一起等待,是很值得的。」

賽瑪則皺著眉,說出心中的擔憂:「我也很想帶媽媽來義診,不過因為她的疾病,路途那麼遠對她來說是很大的考驗。」

志工了解她的難處後,協助她安排媽媽搭計程車來看病。終於在五月二十四日這一次義診,哥哥約瑟夫攙扶著媽媽走進現場;那天,慈濟志工也舉辦了浴佛及孝親活動,當大家候診時,孩子捧著水替媽媽洗腳,感恩媽媽的養育,約瑟夫也替媽媽洗了腳,媽媽感動而羞澀地笑了。

 

泰國曼飄醫院護理人員在參加過慈濟義診後,才發現身邊原來就有這麼多需要醫療照顧的難民,此後主動報名支援。整日漫長的服務,每每在看到充滿活力的寶寶一掃疲累,祝福娃娃健康長大。

 

 

雖然每個月義診只有一天,卻是許多難民期待的日子,因為就像朋友的相會。

阿尼爾的好友嘉飛(Ghafoor Shahzad),在慈濟第一次義診時就前來擔任翻譯人員。有次,當慈濟志工郭玫君聯絡不上他參與翻譯人員訓練而憂心時,阿尼爾告訴她,嘉飛在回家路上被盤查,關進了拘留所。

郭玫君說:「我只能一直請阿尼爾跟他說,我們會等他。」所以三月二十五日嘉飛被釋放後,四天後的義診,他即前來幫忙翻譯;四月份再邀約他時,嘉飛就告訴志工好消息:「我們獲得安置,要前往美國了。」

原本計畫要在機場送機的志工,卻撲了個空,原來移民局人員為了他們的安全,直接將嘉飛一家人送往登機口,因此苦苦在機場大廳守候的志工,最後只有靠著電話與嘉飛話別。

不過,在嘉飛抵達美國後,已由美國慈濟志工再一次與他取得聯繫,希望這情分無論到了哪裏都不會斷線。

難民拋棄原本的人生,漂泊在泰國這個中繼的國家;慈濟志工以義診,照顧著這群徬徨的過客,守護他們健康,直到轉往安置國家落地生根,再付出一己之力,幫助需要的人,將愛延續下去。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