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96期
2016-07-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特別報導 臺東尼伯特風災後
  大地保母
  聞法札記
  靜思精舍生活禪
  慈善臺灣
  一句話的力量
  老人沒問題
  人物誌
  阿板薰法香
  天涯共此情‧約旦
  草根菩提‧馬來西亞
  書摘•一路點燈到佛國——人醫行腳
  健康百寶箱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印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96期
  不捨家園成暗角 印度裔志工挺身帶動
撰文.劉海倫、許[音包]玲 攝影.李偉建

他們知道自己的社區環境很髒亂,
但更願意成為「帶動」的人;
他們許多人生活清苦,
但參與慈善訪視後,發現知足最大富。
這群印度裔慈濟志工不捨家園成為暗角,
挺身而出……

馬來西亞有三大族群:馬來人、華人及印度人。二○一三年中旬,第一個由印度裔志工負責承擔的慈濟環保點在雪蘭莪州成立。

四十六歲的薩伽然,下班後騎著電單車自沙亞南的廠房回家,匆匆盥洗和享用簡單的晚餐之後,就和三十八歲的妻子茜拉與慈濟志工,到組屋區的八樓訪視個案。

這戶的一家之主因為意外受傷,暫時需要輪椅代步,也無法工作。踏入屋內,茜拉和孩子們在一旁聊天,問起他們最近上課的狀況;薩伽然則勸導案主,要堅持讓孩子上學,別因為家境讓他們輟學,也鼓勵案主可以推著輪椅外出,甚至一起來整理資源回收物。

薩伽然與茜拉是社區的環保志工,但茜拉最喜歡的還是參加慈善訪視,不僅助人,過程中也漸漸改變自己,看見幸福原來就在眼前。

 

薩伽然(Shasgaran A/L Mariyappan )夫妻育有五個孩子,一家之主的微薄薪資難以應付生活開銷,茜拉(Sheela A/P Aruanmugam)每天為了柴米油鹽而煩惱與埋怨,過得憂心忡忡。家裏經濟不穩定的那一段時間,米缸快空了,但是離發薪日還有一段時間,薩伽然曾看見茜拉為此而躲在角落哭泣。

二○一一年,茜拉經由朋友介紹認識慈濟,每次參與活動,總感覺無比歡喜,彷彿從生活的壓力中得到解脫;看見妻子臉上的笑容愈來愈多,薩伽然很好奇,於是跟著妻子一起參與,感動於慈濟行善的足跡遍布世界各地,於是決定成為志工,和妻子相互扶持、精進付出。

同年,茜拉穿上志工背心,抱著當時年僅兩歲的兒子上街,為東日本大震災慈濟賑災募款;二○一四年底,夫妻倆也為彭亨州淡馬魯大水災的受災居民清理家園。面對一幕幕災情,來自彭亨州關丹的茜拉感同身受,小時候她的家園也曾遭水災,父親讓她坐在肩上涉水而過……因此,她很感恩自己能夠為受災民眾及時伸出援手。

每次關懷苦難的家庭,茜拉說,就像是一次心靈的洗禮,「知福,惜福,再造福」,不再為自己的家庭狀況自怨自艾,反而珍惜助人機會。

薩伽然也是。儘管生活不優渥,他每天回到家總會把零錢投入竹筒,點滴累積,貫徹日行一善。如果工作日晚上碰到慈濟活動,他還會主動要求放棄加班的機會,下班後就直接回家參與活動。他不以金錢來衡量自己的付出,而是追求心靈富足全力以赴。

雖然少加班影響收入,但薩伽然不以為意,「一點點『捨』,能夠讓我爭取到付出的機會,還可以為社區造福,何樂而不為呢?」

為了帶動同社區的印度裔朋友,他們參加慈濟會所舉辦的英文組聯誼,深入了解慈濟理念,才能對人宣說。印度裔慈濟委員也會將影音資料翻譯為淡米爾文,讓他們更容易融入慈濟這個大家庭。「感恩志工在每次英文組共修時安排翻譯人員,讓我們學習更多。雖然我們認識的英文字不多,但在每次活動之後,都會提醒自己要再努力,跟著大家的腳步走。」

以前,薩伽然每天下班回到家,不是看電視,就是忙碌了一天之後提早就寢。現在參加志工活動,不免犧牲部分休息時間,但夫妻倆甘之如飴,就像找到對的路,即使面對挑戰,還是一直往前走下去。

 

慈善訪視,繼而教育

茜拉和薩伽然所居住的社區,位於雪蘭莪州沙亞南的工業區;這個由三座十七層高樓所結合而成的巴當爪哇人民組屋區(Project Perumahan Rakyat Padang Jawa),居民以印度裔為主。

二○○六年,慈濟巴生支會志工因為訪視關懷而來到組屋區,送床褥給照顧戶桑達利亞(Sandaria),「一踏進他們家裏,我想,這樣的環境如何居住?」志工鍾瑞珊說,因為他們繳不起電費,夫妻倆和六個孩子就住在沒有電的家,生活情景可想而知。

鍾瑞珊在投資領域工作超過二十年,很少接觸印度裔同胞;對於有投資意願的印度裔企業家,她向來也審慎評估。但因為慈善訪視,讓她頻繁與這個社區的印度裔同胞互動,觀察到他們因為一時無法改善經濟,家庭陷入困境,影響下一代教育,孩子們也在社會中失去競爭力,久而久之成為被邊緣化的社群。

二○一二年,她與居住在巴當爪哇人民組屋區的拉達(Radha)老師合作,為社區中的貧困學子開班課外補習,也因為課輔因緣帶動出許多志工教師;同年,拉達號召數十位居民參與在吉隆玻蕉賴足球場舉辦的浴佛典禮,他們深受感動,因此也成為志工。

鍾瑞珊自認是急性子,帶動之初確實面對許多挑戰,尤其是語言和文化上的差異,考驗不斷。在面對問題時,她就提醒自己,眼前的志工都是老師,如果聲色不柔和,就好像是考試不及格了,日後要如何來引導他們?

一次次的自我提醒和調適,鍾瑞珊終於獲得印裔居民們信賴,也帶動出一批批志工,做環保、宣導環保意識、為善承擔,一起改善居住環境。

芭吉安 

在巴當爪哇組屋慈濟環保點,薩伽然身影勤快,希望為社區造福。

 

年輕阿嬤賺歡喜

二○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巴當爪哇人民組屋區的慈濟環保點成立;年逾六十的芭吉安(Pakiam A/P Krishnan),做起環保不輸人,無論是捆綁大袋子,抑或剪開小瓶子,她都游刃有餘。

芭吉安來自萬撓園丘,家庭貧困,沒有機會求學,只好跟著父母在園丘做細活幫補家計。婚後育有四個孩子,在工廠上班,以微薄薪資持家,還要照顧四十歲那年突發精神疾病的先生。

身心俱疲的生活,終於在孩子們成家立業後卸下重擔,二○○九年與女兒搬遷到巴當爪哇組屋區,開始含飴弄孫的日子。兩年前,慈濟志工上門宣導環保,她整理家中回收物捐出,也一起來環保點幫忙;她的兩個孫子受惠於慈濟課輔,成績提升,她更篤定要做個手心向下的人。

芭吉安午間幫人看顧孩子,一個月有兩百令吉;她清晨五點半帶孫子等巴士上學,總趁著回來的路上撿拾瓶瓶罐罐。以往,撿拾資源是為了多賺一點零用錢使用,如今則是為了幫助更多的人,她卻變得更開朗,孫子們也覺得她笑容多了,還稱呼她為「Young Girl」。

身著慈濟制服穿梭於組屋區,芭吉安並沒有因身為印度裔卻參與佛教團體而尷尬,單純的她只知道加入慈濟後,她結識到很多朋友,就算原本只是點頭打招呼的鄰居,也因為一起做慈濟,感情更親密,就好像一家人。

雖然目不識丁,但芭吉安以用心學習的態度去聆聽上人的開示,也投入慈善訪視,到醫院當志工,學習不一樣的人生功課,「做環保很好,感覺自己年輕了,身體比較健康;我也可以認識很多人,幫助那些窮苦的人家。慈濟是一個很好的團體,我要一直做下去。」

芭吉安的善行,獲得孫兒們讚歎為「年輕女孩」,令她笑得合不攏嘴。

 

普巴仁

活火山變土地公

二○○八年,普巴仁(Pubalan S/O Thangavaloo)與太太帶著三個孩子遷入巴當爪哇組屋;本以為擁有了理想家園,卻在第二年就發現居住環境變了調……

組屋外牆的恣意塗鴉一天比一天多,代步的電單車橫豎停放;樓梯間無人處理的垃圾袋,發出難聞的味道;走道上都是隨意丟棄的汽水罐、酒瓶。普巴仁和家人只好盡可能躲在屋內。

普巴仁認為,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唯有自己先走出家門,集合眾人之力,才能讓善的力量如漣漪般擴散,改善社區環境。他二○一二年加入慈濟後,即參加英文組,然後將所了解的慈濟,積極和印度裔居民分享,帶動志工或勸募會員。

因為身著制服出入,普巴仁曾被居民誤認為是「幫派團體」而受到為難。但他沒有退卻,反而積極解說,讓鄰里更了解慈濟。經過半年的溝通,大家確認慈濟原來是行善的團體,而對普巴仁改觀。樂觀的普巴仁直言,雖然當時看起來情況不妙,但他心裏總有一股聲音鼓勵自己:「我們所做的都是有益社區的事情,只要方向對了,我就不會擔心了。」

三年來,他與有志一同的志工奔走於貧困家庭,也看見每月一次的組屋環保日獲得居民的熱烈回應,環境衛生逐漸改善。這一些成果,是鼓勵他、引領他一直走下去的動力。

五十歲的普巴仁是土地測量員,以往在家人和上司眼裏猶如一座會行走的「活火山」,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暴躁的習性總是讓人避而遠之。

在投入慈濟的這段時間,他從其他志工在活動中謙和與柔軟的身段反思,自己急躁的脾氣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他嘗試將做志工的心態帶入工作與生活,對人謙讓包容;面對工作壓力與遭人誤解時,他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再讓情緒失控,而是透過溝通來解決問題,進而得到上司的讚賞。

心態上有了轉變的普巴仁,總是全家動員出席慈濟活動,他希望家人在善的環境裏學習助人、體會包容。一段日子下來,普巴仁察覺到家庭成員的關係有了微妙的改變;原本與夫家親戚關係不佳的太太,平常不願意出席家庭聚會,如今卻願意放下執著,積極修補彼此間的疏離關係。

普巴仁也坦言,投入慈濟的日子並非一路順遂,曾經因為與其他志工意見不合而萌起退轉心。他向陪伴的志工傾訴,志工除了聆聽與安慰,也提醒他要堅守自己當初為社區奉獻、改善居住環境以及照顧弱勢群體的一念心。

普巴仁在二○一五年參與了慈誠隊員培訓,「希望自己的慈濟路愈走愈寬廣,在菩薩道更上層樓,受證慈誠,然後學習更多,扛起更大的責任!」

為了帶動組屋區居民投入慈濟活動,普巴仁總是親力親為上門宣導,也獲得善意回意。

(攝影╲黎錦鴻)
環保日,穆魯甘準備與家人將撿拾回來的環保資源送到組屋的環保點。

 

穆魯甘 

歡迎同胞做慈濟

投入慈濟兩年多,正參與慈誠隊員培訓的穆魯甘(K.Murugan A/L Krishnan),是卡車司機,身材魁梧高大,與人說話卻是輕聲細語。

穆魯甘育有兩男一女,長子在一歲半時被檢查出是自閉症,妻子為照顧他而離職,家庭經濟也受到影響。二○一一年,穆魯甘的孩子獲得慈濟新芽助學金,志工家訪時的態度,讓他留下好印象,也了解到慈濟不只是行善的團體,還重視環保與教育;只是看到志工大部分都是華裔,他不敢說要成為志工,只好將做好事的念頭給壓下……

二○一三年,他的小女兒參加了社區慈濟課輔,成績因此大大改善;他也發現,原來相識已十年的朋友普巴仁,早已是慈濟志工。

穆魯甘參與醫院志工、慈善訪視,從中深深見苦知福;他憶述第一次到萬津(Banting)的凱利島(Pulau Carey)拜訪新芽助學金家庭,一對姊妹的父母雙亡,過著有一餐沒一頓的生活;他十分不捨,也反思自己雖然日子辛苦,但一家團圓,他覺得很感恩。

身為慈濟志工,他曾勸導朋友戒菸、戒酒,得不到正面回應;但他持續關心社區居民的生活情況,「印度裔在這裏做慈濟,有褒有貶。朋友問我為何要加入佛教團體,我都會向他們解釋慈濟不分宗教,行善的款項皆來自社會大眾,也不是政府補助的,歡迎他們也來了解。」

無法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加上長子的疾病,讓穆魯甘鬱鬱寡歡;但這兩年來他不再這樣想,「雖然薪水微薄,生活清苦,但我學會轉念,只要一家人能夠平安度日,就是最大的幸福;只要能永遠做慈濟,跟隨上人的腳步,一切就足夠了!」

近十年來,社區居民陸續站出來為維護環境而努力,也增進對彼此的了解,不只為大地環保,也感受到心靈環保的美好與幸福。

志工鍾瑞珊(右一)陪同印裔志工們在社區看個案,藉此居民之間也更熟悉,能夠互助。(攝影╲黎錦鴻)

二○一四年底馬來西亞發生大水患,隔年初,巴當爪哇組屋志工前往淡馬魯水災災區協助清理,祝福居民盡快脫離災難。(攝影╲黎錦鴻)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