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2期
2017-01-24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祝福快遞
  靜思精舍生活禪
  書摘‧他們的故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晶瑩童心‧ 馬來西亞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2期
  心靈交流道

要不要打蚊子?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打從心底對有宗教信仰的人感到尊崇。他們身上好像流淌著一股善心,感染著身旁的人,令人心靜了,血脈也溫柔了。

那一天,我看到一位同事在秋蚊恣意飛舞之際,竟拿出一個塑膠杯,蓋住蚊子,接著以手摀住杯口,拿到戶外放生。當下,我彷若看到一尊佛像立於眼前,耀著光,熠熠生輝。他不知道我在看他,只是依舊埋首著工作,一切自然。

在我們那位處荒郊的辦公地點,蚊蟲成雷。我每每出神地看著他重複著這一舉一動,猶如看著某項奇景一般;我看著腳邊的電蚊拍、一盤盤的蚊香,好像我們倆的境界天差地別。

在一次閒談中,才知道他是一位慈濟人。慈悲、善良都如實地刻劃在他臉上。我回憶他待人的過往,確實是懇切,所有的不如人意,他總能四兩撥千斤地迎刃而解。他說,他潛心習佛,鑽研《水懺》。我不懂這些,他娓娓道來,訴說著「眾生平等」,要落實於生活中。

「眾生平等」,這四字我經常聽聞,對沒有佛學基礎的我而言,只是一句聽來稱為美言的話罷了。卻沒想到,原來對人、對所有的生命,乃至一隻令我憎恨的蚊子,都要平等看待。

他不吃肉、魚,菜餚如有肉碎、肉絲,他會挑起;我身邊也有這種朋友,但「不殺蚊子、不打蟑螂」,對我而言真是難以置信,遂又敬他如佛。

有一回,我恰好聽到佛教的廣播節目,正談著吃素的話題。主持人修佛,他說不忍心吃肉,因為宰了一隻豬,豬的父母親會難過呀!宰了一頭牛,牛的親人也會落淚呀!我頓時心頭一震,我不曾這樣想過,也感到慚愧。

我又回到那隻蚊子的生命去思考,「我要不要打蚊子?」好像又是一個難解的問題;我要不要茹素,好像也是兩難的問題。那位朋友說,修行是個人的事,沒有辦法勉強,沒有標準答案,一切存乎於心,來自個人的價值判斷。

後來,我堅持了幾個星期,看到蚊子,用手輕撥,來了,又再輕撥,雖累、雖煩,但想想,同為生命,就放他一條生路吧!這段時間,我漸次減少了食肉的分量,我發現生活如常,體力未損。我期許自己不殺生,持續茹素。

儘管只是幾個星期的體悟,但我確信,我會盡可能要求自己,對人及所有生命多一點尊重、包容,這就是宗教影響一個人的終極目標吧!

臺中 林彥佑

 

不歸路自我超越

 

手術後,回到病舍有一個多月了;療養期間,想著師兄師姊不辭勞苦關懷我們這群收容人,而我只是讓家人擔心受怕而已,不禁慚愧又遺憾。

自從決定參與花蓮監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開始,我向菩薩發願懺悔,將功德回向給家人,以及曾受我傷害的人。但遇上病痛,我終究無法參與演繹,或許是菩薩檢視我修的還不夠,我只能虛心接受。

服刑已十多年了,我常反問自己,這段漫長的日子學到了什麼?我所選擇的是一條不歸路,但我卻執迷不悟。師姊說,「衣服髒了可以洗,心如果髒了怎麼洗呢?」我答不出來,師姊微笑地說,「要用心,用水洗。」這不正是「法譬如水」嗎?

過往,我總是忌妒別人擁有的幸福,總想超越他們。若走正途是志氣,偏偏我總想一步登天而走歧途,如今才自食惡果。在師兄師姊的牽引下,我學會放下、洗滌污濁的心,讓過往的貪念、怨恨留在曾經。

感謝師兄師姊的無私與愛,我會將這愛的種子持續傳承,以自己走過的路作為身教,用行動改變生命。

花蓮監獄 阿信

 

療心良藥

 

我原本對佛典經文不甚了解,對手語感到陌生,參與「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這段日子,逐漸體會,經文描述的其實就是生活上的種種遭遇。

我在去年十月份才動過頸椎手術,看我戴著護頸,很多人都問我為什麼還要參加今年元月的經藏演繹?我說,身體的痛可以靠止痛藥舒緩,但我不知道心的痛與悔恨該服什麼藥才能消除?我在參與演繹時得到了答案。

那帖心藥,就是心的寧靜。聆聽經文樂曲時,我感到特別寧靜,過往的浮躁剎那消失,經文在腦海迴繞,我在此刻獲得無比的安穩。

很感恩師兄師姊陪伴了我四年的時光,總是如朋友一般地聽我傾訴心事、分享心情。這是我在「學生隊」的最後一學期了,師兄師姊讓我們了解,社會上還有一群不曾放棄我們、只希望我們改過向善的慈濟人。

花蓮監獄 阿坤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