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2期
2017-01-24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祝福快遞
  靜思精舍生活禪
  書摘‧他們的故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晶瑩童心‧ 馬來西亞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2期
  我兒重生記
撰文、相片提供‧鐘光科

定期輸血、等待移植的血淚過程,讓鐘家父子不堪回首;鐘光科始終努力,讓孩子有活下去的機會。

兒子罹患重型地中海貧血,每月輸血、打排鐵針維持生命,
等待骨髓八年,終於獲得捐贈!
兒子康復,如今是高中學生,
我也成為付出愛、幫助別人的「師兄」……

 

我是住在廣州市番禺區的鐘光科,我的兒子於一九九九年誕生;我們是客家人,妻子生個男孩為整個家族爭光了,爺爺奶奶整天笑不合口,還給孫子取了個好聽的名字——鐘俊豪。

但這種開心、幸福、喜悅的日子只持續了一年半??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看著兒子臉色一天比一天蒼白,連眼角膜也是淡白無血色的,沒有食欲,身子軟弱無力,老是睡覺;我與妻子開始覺得不對勁,放下工作,抱著兒子到醫院做全身檢查。

十五天後,可怕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醫師說兒子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而且是遺傳疾病,沒藥可治癒,只能靠每月定期輸血,打排鐵針維持生命;唯有骨髓移植才能治好,最好是有血緣關係的同胞的骨髓。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妻子泣不成聲跟醫師哀求:「救救我兒子!」

我們不信兒子會患這種病,隔天又帶兒子到廣州更權威的大醫院檢查,但得出的結果、醫治方案也是一樣。聽了這樣的話,我們眼前一片漆黑、不停發抖,心都快要碎了。

孩子每月輸血、每日打針劑的費用太高,親朋好友擔心我們支持不住這負擔,「要那麼多錢治病,你們有嗎?」「放棄吧,由兒子自生自滅吧,以後你們才會有好日子。」

我們也聽說有家庭沒錢持續輸血,孩子就這樣死去。但兒子是我們生下來的,身為他的父母親,就有責任幫他醫治,還要去設法做骨髓移植手術,絕不放棄讓他有重生的希望。

當時每月輸血及藥具約兩千多元人民幣,於是我拚命加班攢錢,從不敢休假,還得努力存錢給兒子做骨髓移植手術。

 

苦熬八年,等待生機

 

有人說我們傻,死馬當活馬醫。但這世上也有很多好人,我在番禺區某高爾夫球場工作,遇到了慈濟的師兄師姊;他們得知情況後,讓我到廣州南方醫院登記,將驗血結果傳送到中國大陸的中華骨髓庫,和臺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配合,找相合的骨髓做移植。

另一方面,妻子也努力調養身體,想生個弟弟或妹妹給俊豪做移植。誰知連天都不幫我們,妻子連續懷孕三次,胎兒都帶有地中海貧血基因,最終都引產不能生下來。

家人叫我們認命吧,別為了兒子把身體搞壞了。當時家只有我一人工作,為了節省治療費用及時間,我到醫院學會打針,每晚睡覺前幫兒子打排鐵劑,每打一次點滴注射的時間要六至八小時,這樣兒子可以持續去上學,我白天也可去工作。

我心非常明白,必須維持輸血打針的治療,兒子才有機會等到做移植手術的那天。有時常想,命運真是在捉弄我們,兒子苦熬快八年了,我們夫妻倆精神幾近崩潰,卻仍堅持每天祈求快點找到符合的骨髓。

二○○九年的某一天,收到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廣州南方醫院打來電話,說俊豪在臺灣慈濟骨髓庫配上合適的幹細胞了!我問了又問是不是真的?夫妻倆緊緊地抱著,開心地哭了。

此時俊豪已經九歲,病魔把他折磨得非常弱小,跟同齡的小孩體型相差很多。我們為了更放心,親自去南方醫院看配對結果,配對點數都相吻合,激動的眼淚又流了出來。心想老天終於開眼了,兒子有救了!

二○○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上,是俊豪的手術日,從臺灣來的造血幹細胞送到了南方醫院;醫師破例讓我看了裝著幹細胞的箱子,箱子上寫著「慈濟」兩字,還有一朵蓮花在中間,我才相信這是真的!苦等了八年,「兒子有救了??」我一直喃喃自語。

馬上就要進行移植手術了,我們在隔離病房窗外,透過玻璃親眼看到幹細胞一滴一滴的植入兒子的體內,開心感動難以形容,能做的唯有默默地祈禱:兒子手術一切順利。

 

健康成長,跨海相見

 

俊豪有幸能做手術,感恩社會上那麼多有愛心人士的捐款,慈濟志工的資助與關懷,親朋好友的借湊,籌到手術費三十多萬元人民幣。

手術期間,是我們一家最難熬的日子,惶恐不安;幸好有廣州慈濟志工惠美師姊、明逸師姊等多位持續幫助和鼓勵,才能熬過難關。

就在俊豪接受手術移植這年,妻子也生下一個健康女嬰,女兒和俊豪的骨髓相配點不高,但令家人非常開心,有滿滿的感恩。妹妹是為哥哥而生的,兄妹兩人一定要永遠感恩幫助過哥哥的恩人、恩情!

 

瘦小的俊豪從小就過著每月輸血,每夜打排鐵劑的日子,全家不放棄希望,終於等到符合的骨髓。

手術後,我們對兒子的生活一點也不敢大意,聽從醫師的吩咐,按時吃藥、定期複診,調節好飲食營養,還要做好衛生安全,每天都要按時消毒,才讓俊豪這幾年健康成長;現在就讀高一的他,完全康復了。

二○一三年九月十九日,經過廣州慈濟志工的用心安排,俊豪來到臺灣花蓮靜思堂,參加骨髓相見歡活動,見到了那位救命恩人,是位二十八歲的女生。

俊豪在臺上緊緊地和恩人擁抱,而捐髓者只是淡淡地說:「我沒有做什麼大事,只是捐了點骨髓而已,是你給我機會,讓我捐髓救人,只要能救人就好。」她還說,「現在更好,我多了一個遠在中國大陸的弟弟。」

當司儀分享,捐髓者家人最初並不同意她去捐髓,怕會影響她的身體,前兩次勸髓志工去她家,都被家人用掃把趕出家門。志工多次用心勸說,講解「骨髓捐贈無損己身」,終於在第三次得到家人同意;而捐髓者則由始至終都恆持初心,終於可以成功捐髓。

得知過程的坎坷,我更是無以言謝。感恩恩人的堅持給了我兒子重生的機會,更感恩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團隊。我想著:慈濟為什麼有這麼多好人,幫助別人還要道感恩,真的做到付出無所求。所以我默默許下心願:兒子的病康復以後,我也要像師兄師姊一樣,付出大愛幫助別人。

 

善緣扶持,莫言放棄

 

二○一四年,這個願望終於實現了,首先從社區做起,我學習縮小自己、改正習氣,緊跟師兄師姊的腳步,在社區落實做環保、敬老院關懷、助學訪視等活動,更勤於參加讀書會了解佛法。

在慈濟,我愈做愈歡喜,深刻體會到平安健康就是福,能付出更是大福。於是常跟同事、親友分享慈濟,近年更是找回一些過去在醫院認識的,也曾得到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幫助的病人家屬,跟他們分享慈濟,現在有很多位都在受髓後康復成長。雖然他們的經濟狀況不是很好,卻也紛紛成為護持慈濟的會員,以回饋的心感恩慈濟給他們創造了希望。

我鼓勵尚在等待骨髓配對的家長,要做好父母應盡的責任;只要堅持,不怕路途漫長難行,不要輕易說放棄,終會有機會讓孩子重生。

二○一六年十一月九日,我受證為慈濟委員。雖然我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仔,為了兒子、為了這個家,我工作了二十三年,從未卸下家庭的擔子;但我心懷感恩,感恩慈濟,感恩證嚴上人。我願以行動圓滿自己的願:將過去到醫院照顧兒子的時間都用來利他回饋,做慈濟!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