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2期
2017-01-24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祝福快遞
  靜思精舍生活禪
  書摘‧他們的故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晶瑩童心‧ 馬來西亞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2期
  你是我的唯一
撰文‧邱如蓮 攝影‧黃筱哲

 

相見歡現場,莊白汝(中)豎起大拇指,感恩鄧涵文(右)當年讓醫護人員稱讚的優質造血幹細胞,幫助自己健康至今。

鄧涵文 40歲 公務人員
莊白汝 45歲 全職志工媽媽

親人配對不相符,僅有的一位吻合者幸而願意捐贈;
看著飽滿的血袋點滴輸入體內,
她感恩陌生的「他」,讓孩子還能有媽媽……

 

謝謝你,讓我可以繼續照顧我的孩子!」莊白汝緊緊握住「救命恩人」鄧涵文的雙手,千言萬語只剩下這一句,鄧涵文則是哭到幾乎連話都講不清楚??

過去八年,鄧涵文經常想起這位「有緣的人」,不停祝福對方能健康,期待哪一天真的能夠「相見歡」;而這天,盼了八年的人,健健康康地站在眼前,還緊握住她的雙手,無法想像當初慈濟骨髓關懷小組的志工對她說:「對方情況很緊急,你真的願意捐髓嗎?」

 

還好這不是盡頭

二○○八年秋天,莊白汝的兒子經過四年的自閉症早療,終於要讀小學了,她憂喜參半,一邊替兒子準備入學,一邊忙碌工作,自己卻突然發起高燒。她想也許感冒了,在附近小兒科拿退燒藥,然而一週過後發燒不退,醫師建議她:「你今天一定要到大醫院掛急診檢查。」

那天晚上,莊白汝到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急診,當血液報告出爐,醫師嚴肅地對她說明,所得到的是「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你必須馬上做強效的化療,我們評估你的身體很好,應該可以承受。」莊白汝聽著醫囑,毫無選擇地開始化療療程。

化療藥一打入體內,莊白汝開始劇烈地抽搐,「一直抖,一直抖,好像服毒自殺最後的掙扎。」無法抑制的抽搐、緊咬的牙關,莊白汝覺得就要死掉了,趕緊請爸媽來醫院,她要交代後事。

還好,隨著化療藥逐漸打完,抽搐也漸漸停止,她撐過了第一關。

主治醫師替莊白汝向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申請配對,很快得到消息,有一位相符的捐贈者,但是還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意願捐贈。

一邊打著化療第二劑、第三劑,一邊等待捐贈者的回覆,全身虛脫的她,一頭長髮盡落,看著隔壁床病友,苦苦等不到捐者答應,最終離開人世,她禁不住想:「如果我就這樣死掉了,要交代什麼?」

她對先生說,要用某張瘦一點的照片做遺照;錢收在哪可以去找;先前買了保險,如果她往生,記得去請領??雖然不願面對,但是個性務實的她,直覺思考著現實的事,讓還不能接受她生命如風中殘燭的先生,忍不住大喊:「好了!你不要再跟我說了!」

糾結煎熬地等待,高雄慈濟骨髓關懷小組志工帶來好消息:「對方願意捐贈!」聽到消息,莊白汝憂慮一掃而空:「我好想放鞭炮!他是唯一能救我的人了!而且他願意捐給我!」

住院第五個月,移植前做了殲滅療法後,她全身無力地躺在無菌室;當捐者的造血幹細胞送來,醫護人員跟她說:「這個幹細胞品質很優喔!你一定可以康復的!」她感動地看著紅艷艷的造血幹細胞點滴輸進體內,彷彿一點一滴重建了她的生命,忍不住猜想:「捐給我的人,一定是一位很強壯的大男生吧!」



莊白汝康復後,每週一天到小學為孩子們說故事;成為全職志工媽媽,這是從前忙碌於家庭、工作的她不曾想過的充實生活。

 

移植「助人為樂」細胞


移植前,醫師說明,她與捐贈者的基因配對並不完全,有可能排斥反應會較大。移植後,莊白汝先是不停發燒,接著口腔黏膜潰瘍,吃東西成了酷刑;出院後,變成胃潰瘍,每天食不下咽,「一餐吃三粒米就不想吃,吃了就吐!」

莊白汝吐個不停,瘦了十公斤,但她相信對方給她這麼好的造血幹細胞,一定可以度過難關。

六個月過去,排斥反應減緩,雖然體力奇差,她從住家三樓走到一樓就上氣不接下氣,但是為了孩子,她要求自己不能一直躺在床上,要陪孩子讀書、做功課。

莊白汝有一兒一女,兒子因自閉症學習能力較慢,從三歲開始就是她陪著去早療;當孩子要上小學時,身為公司會計的她曾猶豫是否要辭去工作,專心陪他成長,但她又放不下工作一階一階晉升的成就感;沒想到大病陡至,她說:「老天爺已經幫我做好選擇。」

兒子二年級開學,莊白汝牽著他的手一起去學校,早上學習老師的教學方式,下午陪兒子在學校安親班寫作業,「有時體力太差,只能趴在一邊看他寫功課。」

兩、三個月後,學校老師邀她擔任圖書館志工,把學生借出或歸還的書,刷條碼做紀錄,並且推著一車書籍,來來回回將書上架。「書都還沒上架完,孩子下課又要來借書了!」雖然很喘、很累,莊白汝卻這樣黏住了,從圖書志工到故事媽媽,後來還兼任導護志工,她愛上了把愛帶給孩子的志工服務;兒子從臺南依仁國小畢業後,她卻還沒畢業,依舊留在學校做志工,後來也成為兒子國中學校的志工媽媽。

莊白汝說自己過得比從前上班時還要忙,連公婆都疑惑地問她:「你這麼忙,是賺多少?」

「以前總是把金錢看得很重,覺得錢可以解決所有事情;現在則是想著,我還可以為孩子們做些什麼?」莊白汝說,好像移植後,血型變了,個性也跟著變了,彷彿那屬於捐贈者的「樂於助人」的細胞,也跟著移植到莊白汝的骨髓了。

 

救人的心不曾冷

二○一六年相見歡現場,莊白汝眼前的捐髓者雖然比一般女生高一些、壯一些,但也不是想像中的「高高壯壯的大男孩」,而是一位堅強女性——四十歲的鄧涵文,容易受感動的個性,光是在臺下見到別組捐受髓者相見,就淚如雨下,輪到自己上場時,更是激動不已。

鄧涵文十九歲就去驗血建檔,那是妹妹牽引她許下的願。妹妹遭逢車禍往生後,一家人陷入悲痛情緒中,慈濟志工經常上門關心,鄧涵文從志工帶來的《慈濟月刊》中看到骨髓捐贈的故事,當下許願:「我救不到妹妹的生命,但希望有一天可以救其他人的命。」慈濟志工林昭英陪同她參與抽血建檔,她始終抱持著:「我一定有機會可以救人!」

十三年後、二○○八年年初,鄧涵文的苗栗娘家接到慈濟骨髓關懷小組的電話,告知她被配對上了!「我要捐!」鄧涵文毫無遲疑地回覆志工,由於對方病情緊急,她馬上進行第二次抽血複驗、體檢、施打白血球生長激素,然後前往花蓮慈濟醫院捐贈周邊血造血幹細胞。

「打白血球生長激素的時候,我每天頭暈、流鼻水,像感冒一樣;擔心沒辦法給對方好的幹細胞,我拚命吃,捐贈前竟然胖了五公斤。當時工作壓力很大,我提醒自己一定要每天早點睡覺。」在公家單位服務的鄧涵文,很努力調整生活,就是為了可以捐出超優質的幹細胞。

一直有捐血習慣的鄧涵文,心想應該很容易就可以完成救人任務,沒想到收集造血幹細胞時,當針扎進血管,血一抽出來就凝固了,來來回回扎針好多次,就是沒辦法順利收集。

「我有念佛的習慣,當下就開始念起佛號。」鄧涵文說,說也奇怪,沒有多久,血就順暢流了出來,讓她完成幹細胞捐贈。

當護理人員拿收集好的幹細胞血袋給鄧涵文看時,她說:「這麼大一包!對方應該是個男生吧!」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面,她默默祝福著:「希望你身體健康起來,未來也可以去幫助需要的人。」

相見歡會後,莊白汝(左)與鄧涵文緊緊握住對方的手,傾訴過去八年對彼此的想像與祝福。

再一次,我願意

「我以為你是男生!」莊白汝、鄧涵文緊緊握住彼此的手,異口同聲地說著;見面了才知道,原來都是職業婦女,同樣為人妻、為人母。

莊白汝哽咽地告訴鄧涵文:「發病時,我兩個孩子都還小,如果沒有你救我,我的孩子真的沒有媽媽了??」

兩個弟弟與她配對不相符,她才知道:「原來家人不一定相符,不是家人的陌生人卻可以救我一命。慈濟給了我希望,讓我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當時我的心就像在外太空飄飄蕩蕩,但是聽到有你可以救我的時候,因為有你,心又跑回到我這。」莊白汝撫著心口,真切地對鄧涵文說。

「我們同樣是媽媽,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對我來說跟捐血差不多;但是能看到你健康起來,繼續照顧家庭,甚至去做志工,我真的好感動、好開心。」鄧涵文說,二十一年前,妹妹車禍,等著O型血到院才能開刀,讓她感覺妹妹的生命在等待過程中流逝了;三年前,先生肝病,等不到換肝,撒手人寰。經歷這麼多,她才知道救人或被救,還是需要緣分的,很感恩自己可以成為莊白汝的有緣人。

髓緣牽起的兩個人,真切地表達出活下去是每個人的本能,但活下去原來也需要「條件」,當鄧涵文得知非親屬間的造血幹細胞捐贈,一生至多可以做三次時,她堅定地說:「若再次配對上,一定要捐!」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