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2期
2017-01-24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祝福快遞
  靜思精舍生活禪
  書摘‧他們的故事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晶瑩童心‧ 馬來西亞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2期
  前世哥哥 今生相遇
撰文‧黃秀花 攝影‧黃筱哲

 

相見歡現場,林憶芬的母親一見到女兒的救命恩人出現,立刻向前擁抱,所有感謝也全化為淚水。

陳育賢 38歲 會計師事務所上班族
林憶芬 28歲 便利商店店員

 

她發病的十幾年前,
他抽血登錄成為志願捐贈者。
配對成功、完成移植、各自生活;
相見時不覺陌生,
他早已像哥哥一樣,
默默守護著她恢復健康。

 

 隔著透明玻璃,少女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兩眼直視前方;而站在無菌室外面的母親,望著女兒,擔憂不捨的心情全寫在臉上。她輕挪步履緊靠窗邊,女兒趨近相對,母女倆間隔一層防護罩,手貼住手、相互磨擦,也互給對方溫暖。

這對母女從未分開那麼久。平常吃飯時,兩人總肩並肩坐在一塊,好親暱;睡前,女兒靠到母親肩膀,甚至額頭貼著額頭磨蹭好一會兒,才肯上床。

甜蜜生活總藏在尋常日子。沒想到一夕風雲變色,無情病魔襲來,擾亂一家人的秩序,讓個個臉上添了愁容……歷經三次化療及難熬的殲滅療法,帶著冰涼的鮮紅造血幹細胞流入少女體內,使她獲得了重生機會。

這八年多來,少女活得很健康,心心念念就是想見救命恩人一面;當那個人真正出現面前,她感覺好熟悉,有一股說不上來的親切湧上心頭……

男兒就怕眼淚流

二○一六年十月中旬,「相見歡」活動在臺南靜思堂舉辦,「未上臺前,我就直覺他是我的捐者,因為他講話和回答問題的語氣跟我很像!」二十八歲的林憶芬,如此解讀彼此的髓緣;上臺後母親先迎向前抱住對方,她也迫不及待過去擁抱,那一刻她真覺得他就像另一個「哥哥」。

憶芬口中的「哥哥」,就是捐給她造血幹細胞的陳育賢;他大她十歲,一百七十八公分高,體格健壯,跟憶芬想像中差不多:「當初醫師就有透露,對方很粗勇。」

憶芬問:「你吃花生會過敏嗎?」「不會!」又問:「喝牛奶呢?」「也不會。那過敏不是我害你的喔!」兩人幽默對談,引來全場大笑;接著憶芬又說:「因為你,我的血型從O型變成AB型了!」育賢也馬上回話:「還好,你爸爸媽媽知道是什麼原因……」

「我本不想來的。」陳育賢說,他怕情緒激動,忍不住流淚;而且相見歡翌日,他將與母親到女友家提親,南北奔波、開車疲累。後來,是陪伴關懷他的志工吳金助與蔡明金夫婦一再熱情邀約,才決定出席。

現場感受到憶芬的活力,以及一家人那麼幸福,他很安慰,也覺得做對了一件有意義的事。

事情大條了

「慈濟和我在找一個人,那個人可能就是你……」影星成龍多年前所拍攝的這支「骨髓捐贈宣導片」,吸引了十七、八歲的育賢,當時便與幾位高中同學相約,登錄成為志願捐髓者。

那張「大愛捐髓卡」,十多年來跟著他,一路從嘉義、北上讀書、落腳桃園工作;有天整理雜物時出現那張卡,感覺已用不上,正準備丟棄,沒想到隔天,志工們就找上門了。

「他們很像阿亮在執行超級任務,沒有電話,竟然找得到我的住處。」陳育賢很詫異,因為他當初所留是嘉義舊址,志工們卻能輾轉打聽到他現在的住所;他服務於會計師事務所,那段日子異常忙碌,正好當天能得空提前返家,沒想到就這樣給碰上!

而在山另一邊,住在宜蘭五結鄉一處小村莊的林憶芬,十九歲發病。她高職剛畢業,考上基隆一間科技大學,但考量私校學費太貴,想先賺點學費再去念書;有天她下班回到家,突然感覺好疲累,父母見她臉部發白、嘴唇無血色,立即帶她到羅東一家醫院掛急診,檢查出來竟是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媽媽和姊姊抱在一起痛哭,那一幕讓憶芬瞧見了,儘管她們和父親沒說什麼,她卻已了然於心:「事情大條了!」

憶芬的舅舅是志願捐髓者,了解相關訊息,建議他們轉往花蓮慈濟醫院治療;二○○八年二月,新舊年交接之際,憶芬住進花蓮慈院血液腫瘤科病房;主治醫師朱崧肇擬定治療計畫,先做化療殺掉癌細胞,再評估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

憶芬接受三次化療療程,每次為期一個月。打到第二劑時,朱醫師為憶芬的大哥、姊姊及妹妹共三位手足檢測HLA,可惜均與憶芬無法配對;他對家屬說:「必須從慈濟資料庫去找非親屬配對者,或許會有希望。」

化療結束前傳來好消息,資料庫中有五人與憶芬初步配對成功;進一步檢測,確認兩人最相合,醫師選取其中一位,告訴憶芬和媽媽:「這一位很強壯!」加強她們的信心。

 

全家大作戰

 

距捐贈已八年多,陳育賢看到林憶芬(右三)如此健康,一家和樂,頗感安慰,而相伴的志工也為順利完成使命,同感喜悅。

憶芬等待移植的時間不算長,但在此之前,必須住進無菌室接受一週殲滅療法,等於是與眾人隔絕,只有醫護能進入照顧、短暫停留;這對媽媽來說,無法陪伴女兒身旁、跟她一起奮戰,無疑是最痛苦的折磨。

媽媽很擔心女兒接受移植能否成功、存活率有多少、會不會產生排斥?但她不敢在女兒面前掉淚,就怕影響她的心情。她在花蓮租屋,每天煮來美味營養的三餐,補充女兒的體力;這些餐點透過護理人員傳遞,並以微波殺菌,以防感染。慈母的愛彷彿穿透銅牆鐵壁,到達女兒心扉,連護理團隊都能感受到。護理師陳怡君說:「憶芬媽媽很用心,每餐變化不同的菜色,還天天守護在窗外,正是母愛的偉大展現啊!」

包括移植前後,憶芬住在無菌室共二十一天。她光著頭、戴著口罩,形單影隻;有時,為防陽光刺眼,窗簾拉到只剩一條小縫,媽媽就藉著那一絲光亮窺視女兒,見她臥床的羸弱身影,她的心就好痛,別過頭時往往已淚流滿腮!

「你要加油喔,就這個關卡,度過就好。」媽媽總是如此安慰女兒;努力工作賺錢的父親,每次來探望時都說:「阿芬啊,你要挺住!」哥哥則贈予一部筆電,讓她排遣無聊。還有舅舅、阿姨們送暖,每人每月提撥三千元供作醫療基金,讓他們無後顧之憂。

「感謝親友的及時伸援。」媽媽說,先生經濟壓力很重,雖然慈濟志工關心他們是否需要幫忙,但這家人卻婉拒:「有人肯捐骨髓給憶芬已經很好了;應該把資源留給更需要的人。」

 

「紅豆粉粿」抗排斥

二○○八年八月十二日,裝滿捐贈者造血幹細胞的血液,緩緩輸入憶芬身體;事前打過抗排斥藥的她,昏昏欲睡,只覺一陣冰涼,寤寐之間有人影在床邊晃動,待甦醒後,已移植完成。

那救命的幹細胞,啟動她重新造血的功能,她很感激,在心中默默祝禱:「但願老天保佑對方平安健康!」

憶芬體內幹細胞正常生長,十多天後轉回隔離病房,一出關就緊緊摟住媽媽,又親又抱。但她開始出現排斥,皮膚起小疹子,食欲不振;抗排斥藥一餐要吃五十顆,每天三餐、多達一百五十顆。

她覺得藥物有塑膠味,勉強吃了一天,實在吞不下去;媽媽開始想辦法,思考女兒平日喜歡吃紅豆粉粿,於是到便利商店買來桂圓紅棗茶,將五十顆藥去除膠囊,把粉末一一倒進碗內,再摻入飲料攪拌,等待凝固。

媽媽的創意手法,果然發揮神效;憶芬吃起來就像紅豆粉粿,Q嫩有嚼勁,且帶點淡淡香氣和甜味,容易入口;不過吃了幾天,她食欲就大增,每次用完餐,很快又肚子餓,那時期她胖到四十六公斤,是自己最高的體重紀錄,父母當然開心。

在長達一年的治療期間,她從十九歲跨越到二十歲,連生日都在醫院度過;二○○八年四月二十一日,當志工們推來一個大蛋糕,連同醫護人員一起幫她慶生,令她又驚又喜!

 

 

額頭輕觸,是林憶芬與母親親暱的習慣動作,讓一旁的父親也羨慕。

 

善待自己回報眾人

 

想起住院的點滴,憶芬不感覺辛苦,反而充滿回憶。她說,當初做了殲滅療法,血小板一路往下掉,頭暈目眩,一下床,腳就刺痛,全有賴護理團隊幫她把屎把尿,每天吃進多少、排出多少,都要秤重做紀錄;一次半夜遇到花蓮發生大地震,她很害怕,當班護理師第一個衝進去安撫她。

天性樂觀的她,獨處於無菌室,也覺得溫馨多過於恐懼。無聊時,她會看影片或講鬼故事逗弄醫護人員,苦中作樂的態度,讓大家也激賞,眾人皆以「格格」稱呼她。出院前夕,移植病房護理人員送給她一本日誌,記載了每次治療及度過的難關。

「我很感謝一路走來,受到很多人關心和照顧,包括家人、親友、醫護團隊、志工群,以及最要感恩賜給我救命泉源的『育賢哥哥』!」憶芬念了一長串名單,「因為有眾人給予愛,無私的奉獻及真誠對待,我才可以存活下來。」

移植超過八年,她的身材纖細,一百六十一公分高、體重僅四十二公斤,不過卻很健康,二○一五年也重返職場,在住家附近一間超商上班,表現稱職,一天連站八小時都沒問題。

即使如此,媽媽仍用心保護憶芬,讓她用煮過的溫開水刷牙,水果也經過濾水洗淨才食用。媽媽強調:「我們很珍惜有人願意捐骨髓給憶芬,所以更要善待自己,才是回報對方最好的方式。」

相見歡時,憶芬致贈了親手縫製的皮夾給育賢,對他說:「你好像是我前世的哥哥!」育賢則說:「有救到這個妹妹,我好高興!」

「我可以再抱抱你嗎?」就在雙方餐敘將結束,憶芬的媽媽對育賢提出這個要求,育賢也大方靠過去。原本不相識的雙方,因為髓緣牽引,已結成無形的心靈聯繫;媽媽的擁抱,代表著最深沈的祝福,相信育賢也一樣,用同等信念,回向給這一家人,希望他們永遠快樂幸福!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