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3期
2017-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志工人物誌
  志工人物誌‧約旦
  寰宇慈濟
  慈善國際•菲律賓
  特別報導
  書摘
  慈善臺灣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3期
  志工關懷筆記 解答
撰文‧林玲悧



那兩雙手握得好緊,
但我沒有機會發問──
是慈濟志工決意度眾的堅定嗎?
還是同學想要追尋泊岸的心切呢?

 

慈濟志工勤耕監獄福田許多年了,當一位記錄者,我一直都是冷靜而自制的。然而,有一幕,至今難忘──

二○一二年,慈濟經藏演繹,法船航向臺中監獄,會後,同學們踩著藍白拖,魚貫出列,要回舍房。禮堂邊上,等著錄影師兄架好機器的空檔,已經預約採訪的同學,和蔡天勝、高肇良、林朝清等幾位具更生人身分的慈濟志工說話。

手拿相機,我用眼睛掃描現場;突然,我的心被眼前畫面震懾,趕快舉起相機按下快門。站得遠,我並不知道蔡天勝和他說什麼,沒有聚焦在同學淚流滿面的畫面,我拍下來的是一個掛慈濟名牌的慈濟人,和穿著繡有中監字樣制服的兩人緊握的雙手;那雙手握得好緊啊,「那是慈濟志工決意度眾的堅定嗎?還是同學想要追尋泊岸的心切呢?」

彷彿灰姑娘午夜十二點的魔咒,時間到,門一道一道關,鐵門後,同學們又回歸他們日常作息的軌道;門外的我,始終沒機會再問,「那一幕,兩人為何如此激動?」

開心工場

監獄還是時常進出的,有義診、有戒毒班人文課,志工如候鳥般定時有信,但每一次和同學的相遇都如人面桃花,只有一次的因緣。

睽違四年,慈濟志工又和孝二工、縫紉班結緣,這次,不再是萍水緣了,「父母恩重難報經」要從〈序曲〉、〈因緣〉,一路講到〈子過〉、〈報恩〉,有多次和同一批人結緣的機會。

一個月,又過了一個月,笑容出來了,互動增加了。笑的最開心的是鄭有益師兄,他告訴我,「第一次上完課,還沒什麼感覺,第二次可以感受到他們很期盼慈濟志工來。」

說到這裏,鄭有益露出微笑,「你知道嗎?這裏是縫紉工場,到處是線頭棉絮,今天用完午餐,大家自動自發地開始整理場地,整個工廠就是開心的氛圍,等候慈濟志工到來。」

開心的不只是同學,志工也是深受激勵,不知第幾次,那偷偷演練,說要給志工驚喜的〈跪羊圖〉,讓參與的每位志工都流淚了。

課程進行到第六次,已是二○一六年末,要辦一場歲末祝福,這一決定,鐵窗內外都動起來了。鐵窗內怎麼忙,我無緣親見,所以不知道;窗外怎麼忙,身為記錄者,我旁觀一切,只有感動二字可說。

李碧蘭師姊為了寫「罐頭」同學的話劇劇本,申請兩次採訪。邊哭邊寫,直到劇本完成。自己曾經陪伴兒子走過情傷,她了知孩子的傷痛,得到陪伴的孩子,平安走過風暴;她筆下的罐頭也是一個受傷的孩子,為祈求父母的愛不得其法,終究自絕於家人的關愛,在大海上失去方向,至今不能靠岸。

劇本有了,動員志工彩排,也不困難。但是,想要找到一個人,來回應罐頭愛的呼喚,最適合的人當然是罐頭的媽媽,但是她的身體狀況已經不適合接受採訪。第二人選就是曾經和罐頭同牢房,情同兄弟,已經出獄的更生人許先生。

一輛車,廖國權師兄載著人文真善美志工直奔草屯。許先生出獄後在那裏開了一家洗衣店,鄉下地方的小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進門,牆上一幅字工整有力。「那是我寫的啦!」他回應志工的疑問。

看見那一筆好字,我心中了知,這大哥也被關了許久,獄中歲月長,不只磨平暴戾心性,還磨練出一些功力,書法只是其一。

「罐頭何時能出來?」許媽媽也在,問候罐頭的口氣,就像詢問自家兒子一般的慈祥。

訪談中,知道了許多訊息。這個鄉下純樸的媽媽,在孩子們狂飆的歲月中,無力阻止孩子們一個帶著一個,兩子一女全染上毒癮。兩個兒子先後出入監所,女兒吸毒過量往生了。

「我不知道那段日子怎麼度過來?」許媽媽和監所裏所有同學的媽媽都一樣,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痛心。「好在,他和弟弟現在都變乖了。」

「罐頭,我就像你的媽媽一樣,在等你回來。」真善美志工錄製許媽媽的呼喚時,許先生找到罐頭的大哥電話。得到最新資訊,廖國權一旁緊接著聯絡,詢問有否意願,錄製一段鼓勵罐頭的話。

「聯絡上了,大哥同意我們去。」廖國權像自己中大獎一般地開心,對著真善美志工說,「約好了,我們晚上去錄。」

「這一天是休假日,志工們明天都要上班,拍完、錄完應該很晚了吧!」旁觀這一切,也參與這一切,我為罐頭開心,他已經不是一個孤軍奮鬥的人了。

有一晚,整理資料時,翻到二○一二年的檔案,赫然發現,原來當年拍到的主角竟是罐頭!終於有機會,解答當年的疑惑。

歲末祝福結束,約訪罐頭,問到他當時與蔡天勝雙手交握的心境。「那時,父親生病,我覺得快來不及了。蔡天勝安慰我,志工會一直陪伴你!」

對父親的懺悔真的來不及了,這回有更多人的協助,罐頭對媽媽的懺悔一定來得及。

 

每堂課,志工傾聽同學分享。眼前的受刑同學或是將來出獄後成為更生人,都是社會大家庭的一分子。不管他們曾經如何叛逆、曾經跌倒幾次,都需要每個人張開雙手接納他們。(攝影╲陳群誠)

善良面

撰文‧陳菁惠

同學們淡定不語,
卻認真學習手語演繹,
把握回饋志工的機會,
呈現最好的一面……

初次踏進孝二工,同學們早已排排坐在縫紉機旁等待;志工面帶微笑並試著熱情地揮手打招呼,但是他們依舊面無表情。

志工廖國權動作迅速地和負責音響的同學測試螢幕、聲音。承擔司儀的志工陳天斯,利用空檔貢獻幾則笑話,並讓同學站起來動動身體。志工沈杏美一字一句解說手語歌曲,並帶動練習;從對手語的生疏,到感覺有點趣味,同學臉上多了開心表情。

手或腳或圓領白T恤下的刺青,雖是荒唐歲月的印記,當下認真比手語的表情和動作,是多麼令人讚歎。從第一次,邀不到同學上臺展現成果,漸漸地同學會自動上臺比畫,而且不輸現場其他不擅手語的志工。

在這工場,同學普遍都是長刑期,也因為這樣,消極地不願意去想、去面對。手語後的「父母恩重難報經」系列,志工錢素蘋、張嘉君、黎湘羚、陳天斯輪番上臺闡述父母恩,行善行孝要及時。接著在「靜思語的智慧人生」單元,志工林敏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帶入經典中的智慧,為同學增加正向能量。

活動後同學分享,有的懺悔過往,抒發內心長久不願碰觸的話題,說到哽咽、說到痛哭;有的發願要從「有手有腳」到「好手好腳」,做好事,行好路,不辜負志工的付出和期待。同學間彼此鼓勵,對未來也多了志工給予的關懷和善知識去面對。

志工認真備課,同學第一次就感受到了。第二次再踏入這工場,同學掌聲不斷,直到志工就定位才結束掌聲,每張臉上也多了笑容。平常工場內到處線頭散落,同學在上課前自動自發打掃,無須作業導師催促;活動結束後,同學仍坐定不動,目送著志工離開視線,喜悅之情瞬間轉為離情依依。

在九月的課程中,同學對志工表示回饋,演繹〈跪羊圖〉手語;短短十分鐘的表演,將就現場環境,設計簡單隊型,齊一大聲唱誦,感動現場志工,我也紅了眼眶。

同學們看似淡定不語,但確實很感恩志工來上課、來關懷,雖然沒學過手語,但沒人抗拒,把握可以回饋志工的機會,願意犧牲休息時間集合練習,呈現最好的一面。身為人文真善美志工的我,有幸得以進入監所為志工、為同學留下紀錄;特別感恩同學願意分享生命故事,每每在鏡頭前說到痛哭,我在鏡頭後總得努力強忍情緒不要跟著潰堤。

同學們因一時失足,付出代價;雖然身陷囹圄,誠如志工高肇良說的,把在獄中服刑當作是修行,為自己發好願,將來走出監所,恆持善念善行。由衷祝福同學!

 

眾生平等

撰文‧張嘉君

心中有佛,行中有法,
無處不是修行道場;
祈願佛法讓我們的心靈得到解脫,
法喜充滿。

經過層層檢查關卡,雖然從監獄門口到教室的距離不遠,但空氣瞬間瀰漫著五味雜陳的苦澀;銅牆鐵壁的禁錮,使得庭園中的整齊造景,一點也不感覺悠閒,令人半點也不想停下腳步欣賞,迅速跟著隊伍前進。

學員中,有年輕人、中年人、老人,裝扮整齊,如規如矩;他們用心、專注、努力配合精心安排的課程內容,跟著比手畫腳學手語,唱誦「父母恩重難報經」手語劇的歌詞,一點也感覺不出他們跟我們有什麼不同,唯一不同的只是制服吧!

最令我感動的是學員分享。人人懺除自身罪過,掃塵除垢,塵盡光生,真如佛性現前;希望他們都有彌補或贖罪的機會,甚至能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

在其中一堂課,我以三個小故事,與他們分享「父母恩重難報經」中的〈因緣〉;同學們回應我以專注的眼神,也讓我無限的感動與感恩。

回到座位上,我心中默想,這是監獄,也是叢林梵剎,學員們只是行為不自由,心靈可以做主。心中有佛,行中有法,就是修行道場;但願他們安住心,在此好好懺悔修行,無處不是道場,無時不解脫;我也是一樣,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更應該精進勤修。

我真的要為他們的勇敢深深一鞠躬,感恩他們現身說法,也感恩有上人的悲心與佛法陪同,讓我一起學習地藏王菩薩的大願,走入最黑暗的地方。祈願佛法使禁錮在高牆內的同學們心靈得到解脫,彼此祝福與佛同在,法喜充滿。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