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3期
2017-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志工人物誌
  志工人物誌‧約旦
  寰宇慈濟
  慈善國際•菲律賓
  特別報導
  書摘
  慈善臺灣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3期
  我有一個願 作業導師鄭有益
撰文‧林淑懷 攝影‧陳群誠

   

 

兩個縫紉工場一百二十三位同學,
刑期漫長,
大半人生歲月在此消耗,
暴戾心性磨平的同時,
對自己的未來也是茫然。
作業導師鄭有益看見他們心底的荒涼,
有一個願望……

 

看見縫紉工場作業導師鄭有益手持公文,站在臺中監獄大門,等著帶人文真善美志工入監採訪。相熟的志工問起,「有益師兄,我們來採訪同學,你送一封公文要經過幾個單位?」

「沒仔細算過耶!」拿起手上向法務部矯正署臺中監獄申請採訪的公文,鄭有益仔細端詳,「協辦單位有戒護科、作業科、教誨科、戒護科長、作業科長、祕書、副典獄長、典獄長。」真善美志工在一旁伸出指頭幫忙數,五根手指數不完。

「啊!加上被採訪的同學也要同意蓋章,這張公文總共有十九個章。」志工每一次的入監申請,都有九個單位協同簽章。

進監前,押證件、繳手機、檢查攜帶物件,真善美志工器材多,每一個包包的拉鍊逐一打開又關上。門禁森森,乾淨俐落的鐵門開一扇,「一、二、三、四……」管理人員逐一記數,逐一通過,匡噹一聲,鐵門在後方關閉;如是行儀,過六關。

關與關之間,有時會瞥見一長串腳鐐手銬換監房的隊伍,人人一律平頭,白色汗衫青短褲,趿著藍白拖鞋的腳上,還有濃得化不開的刺青。這裏是高牆為界,住民離此不說再見的地方。

荒涼心境

讀書會、義診、甚或為負責炊場勞役的同學們傳授烹煮素餐的真功夫,慈濟志工這樣進出高牆,對監獄並不陌生。只是,活動結束,鐵門關上剎那,我們無法回頭檢視那些手臂上刺龍刺鳳卻工整寫下心得的同學,收到苦口婆心的慰藉了嗎?下個月再來,另一班同學又是一群陌生面孔。對這些同學而言,我們只是過客,只是生命中或是難忘,卻也難再相續的因緣。

但對臺中監獄縫紉班的同學而言,鄭有益不是過客,是他們生命中亦師亦友的重要存在。

鄭有益任職法務部矯正署臺中監獄長達二十七年,原本是室內配線導師,他認真教,但是事與願違,「有同學出去沒有做水電工,反而利用專長去偷車;所以當時中部室內配線班全部收起來,我變成沒有課可上,上級於是把我安插到縫紉工場。」

鄭有益任縫紉班導師,紀律清楚,是嚴師;了知每位同學脾性,以寬厚待之,也是益友。日復一日的工場作業中,有同學在此習得一技之長,為這人生少有的成功經驗而信心大增;也有同學將工場所得挹注家中經濟,稍減逆子的愧疚心。

鄭有益二○○四年接下縫紉工場作業導師,至今十二年,所帶領的縫紉工場,每年效率評比皆冠於全臺各監所。「同事們還開玩笑,你以前拿鐵鎚,現在拿針。我只能幽默地回說,是啊!鐵杵磨成繡花針!」

「每天在一起,發現其實他們本質都不壞。」同學們安分守規、技術專精,工場效益超標,固然欣喜,但是,鄭有益更心疼的是這些同學們心裏的荒涼。

兩個縫紉工場有一百二十三位同學,都是刑期漫長的受刑人,許多同學人生大半歲月都在此消耗,暴戾心性磨平的同時,對自己的未來也是茫然。

「我是歹子、邊緣人……」、「媽媽走了,來不及對父母盡孝,愧疚,後悔,無法走出自己心裏面的黑暗……」是同學們普遍的自我認知;和社會隔絕二、三十年,面對即將假釋,也不敢想:「假釋之後呢?我的人生還有未來嗎?」

心田農夫

二○一○年,鄭有益受證為慈濟人;淨化人心、祥和社會是證嚴上人的願,鄭有益也有心願,希望自己的職場生涯中,即使只讓一個人能悔改,這一生也值得了。

二○一二年三月,促成「法譬如水潤蒼生‧廣行環保弘人文」經藏演繹愛灑活動在臺中監獄進行;「法譬如水」偈句:「苦海茫茫無邊,回頭明明是岸,三障諸惑應斷,諸佛聲聲呼喚……」鄭有益深感懺悔法門是高牆內同學所必須,那一場莊嚴殊勝、道氣凜然的大法會,是臺中監獄歷年來的首次展現。

睽違四年,孝二工陳同學還記得當時的感動,「四十幾歲了,從沒跟媽媽說過『我愛您』;就那一次觀賞演繹後,我寫了一封信給媽媽,跟她說『我愛您』,希望能有機會再孝順她。」

「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感動像投石入水,在同學心湖上雖激起感動的浪花,但是,坐監時光漫漫,那感動如水面漣漪一圈圈擴散,終至無痕。因為活動在大禮堂,同學們輪流參加,要等到再一次聞法的機會,可能必須再等一、兩年後。善心善念無法持續,心田荒穢、一貧如洗。

不願同學們熱情降溫,鄭有益一心要延長愛的有效期。平日和同學互動中帶入佛法,在言教身教中佐以善念教誨。只是,曾經立願出獄後要跟著他做環保的人,出獄後不見影蹤也無妨,但平安度日否?

看到熟悉的臉孔再出現在獄所,鄭有益好心疼。「曾經有一位受刑同學假釋出獄,跟我做了三次環保以後,人就不見了,後來又回來關。原來,他跑去花蓮,為小事跟警察有摩擦,結果被判妨礙公務四個月。為了關這四個月,先得服完因假釋未服完的四年刑期,總共又關四年多。」

鄭有益也看過在獄中十幾年,潛心讀書,思想正面的同學出獄當天的陣仗。監獄停車場乍然出現十幾部黑頭車和許多著黑衣的年輕人,這是他過去的人脈、角頭勢力來此迎接大哥出獄。車門關上的剎那,他是否還記得和鄭導師的約定?是否知道自己已是一個前衍盡洗的更生人,可以不再重蹈覆轍?

「善惡拔河之際,不知該如何是好!」與其坐著嘆息,不如起而行。耕耘旱田不能只有一次的引水澆灌,鄭有益決意要當巡田水、顧田水,一個引法入心田的人。

慈濟人文靜思語讀書會,包括《父母恩重難報經》講述、靜思語分享,同學專注聆聽。

開始期待

臺中慈濟志工錢素蘋,在校園帶動慈濟人文多年,「一般教育制度以知識灌輸為多,在慈濟以知恩惜福啟發智慧。」互動過程中,她深知教育有教無類;校園需要,監所同學更需要,「若有因緣,希望能以慈濟的愛和關懷到監獄和同學互動。」她的心願和鄭有益相契合,開始籌畫這一場引法入心田的心靈工程。

監所工作多年的經驗,鄭有益深知,同學們剛進來時,會有朋友來面會;如果刑期長,關了幾年後,只剩父母還會來關心。眾人商議後,決定以「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為課程主軸,再佐以《靜思語的智慧人生》一書為正向啟發,最後再加入柔和的手語帶動。

二○一六年六月份開始,每個月約有二十五位志工走入監所,分別為孝二工及縫紉班一百二十位同學展開六堂的《靜思語》讀書會課程。

「你是誰?你喜歡自己嗎?」第一堂課,慈濟志工林敏師姊以「覺」為課程開宗明義。她問同學:「你的過去,到底怎麼了?你想要一個什麼樣的未來?」環視全工場,所有同學面無表情,靜默以對。

「啊!來了一群念阿彌陀佛的人。」蔣同學坐在縫紉機臺後,講座的隻字片語尚未敲開內心防禦工事,志工的形象先融化他的心,「他們的笑容很窩心,好像看到我的親人、看到我的姊姊一樣。」他的媽媽早逝,會來監所探望他的就剩從小一直疼他的姊姊了。

課程繼續進行,林敏透過影帶分享大愛電視節目「地球的孩子」,腦性麻痺患者林彥良的故事。看著看著,坐在另一排的鄭同學低下頭,哭紅了雙眼。「我很對不起兒子。」鄭同學的孩子也是罹患腦性麻痺,「一樣身為人父,人家可以為兒子做復健;而我卻在這裏,連他們母子在哪裏,我都不知道!」

課程結束,下次的課程還要等一個月。「師兄、師姊又快要來了,他們會上什麼課呢?」數著日子,不管是蔣同學還是鄭同學,兩人心中都有期待。和師兄姊約定好來上課的那一天,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慢,終於等到午休,所有同學有默契地主動清掃上課空間,一絲絲棉絮都不放過。

「氣氛不同喔!」鄭有益感受到空氣中有期待的氛圍,第二堂課登場了。

最難放下

「有一個人被關進了監獄,他覺得自己的人生進入絕望的境地。有一天他來到了一堵石牆前,斑駁的牆面上刻了一行字:『這也會成為過去!』」這一堂課講師的分享,讓鄭同學聽到解答自己生命困惑的一段故事。

因為惡友的誣告牽連,鄭同學入監十年,而出獄的日子還遙遠難數。沒人相信他,妻子不諒解,帶著身心障礙的孩子失去音訊。「我不甘心!」他日夜心中吶喊,鬱結難開,一樁樁恨事如大石般重重壓著,近十年來,每天晚上都靠著精神科的藥入睡。

「一切都會改變,過去的迷茫會改變,眼前的苦也不會是永遠。」眼前,講師林敏的話能安慰他的苦。接下來每月一次的上課,他從中找到前進的力量;看見志工團隊,就如看見父母親來探望,鄭同學覺得身處在一個大家庭之中,感受到溫暖。

「就相信一切都會過去!」鄭同學決心放下過去,「從自己開始改變吧!」他開始能正向思考,心情不再晦暗,不須服藥也能安睡至天明了。

祕密驚喜

高牆內的人生故事苦又苦,志工聽到、看到,因為不捨而繼續守護,希望翻轉苦難,讓更多同學和更生人轉念,成為社會一股善良能量。志工每個月來上課,為縫紉工場帶來化學變化,鄭有益旁觀一切,內心歡喜。

「感謝你,給了我,溫暖的擁抱,讓我擺渡過生命低潮……」志工帶進來的手語歌,以︿人間有愛﹀這首最受歡迎,同學們忙著車縫衣服的同時,口裏就唱了起來。旁邊三、五人跟著唱和之際,也有一兩位就比劃起手語。工場內氣氛變好,彼此相待更友善,因為「對人微笑是布施,也是行善。」

感受到來自志工的愛,縫紉工場裏,一股想要回饋的心情瀰漫著。二○一六年八月份,課程結束,鄭有益掩不住臉上笑意,透露一個祕密,「偷偷告訴你們,同學們私底下彩排〈跪羊圖〉,說要回饋給志工,下個月要表演給你們看。」

「同學們會比出什麼樣的〈跪羊圖〉呢?」志工們期待著。九月份,志工們一踏進教室,即迎接一場動人心弦的演繹。「向右轉!」全體同學轉向志工。音樂聲起,「古聖先賢孝為宗,萬善之門孝為基。」沒有多一句臺詞或引言,六十八位同學大聲唱誦〈跪羊圖〉,整齊劃一的手語動作道氣十足,感動現場每一個人,大家都哭了。

站在第一排的蔣同學哭得厲害,事後,里長拿錄影帶給他看,他笑說,「那是敏師姊害我的啦!敏師姊坐在我三點鐘的方向,她哭得比我還嚴重!」志工因感動而流淚、同學因歌詞情境觸動而流淚,主客雙方都有一顆柔軟的心。

二○一六年下半年,慈濟志工每月與臺中監獄兩個縫紉工場一百二十三位同學相聚,共同度過豐富的心靈饗宴。

職場道場

時序漸進歲暮,志工決定在臺中監獄舉行「年終歲末祝福感恩會」,鄭有益與各科室主管及教化科人員協調,在長官信任和同仁協助下,訂於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午後,臺中監獄迎來首場的「歲末祝福感恩會」。規模及場地大小都和二○一二年的「法譬如水」經藏演繹一般,唯一不同的是此次演繹的彩排、演練都是由同學們主動承擔。

〈子過〉話劇幕幕感人,由縫紉班同學們自導自演;〈跪羊圖〉字字含意深厚,由孝二工同學負責。距離活動一個星期,同學們每日分三階段練習,加快排練腳步。一天,鄭有益利用空檔到操場觀摩,孝二工吳里長開口說:「老師,您也來入個鏡,帶領大家表演嘛!」

「這樣好嗎?」鄭有益笑笑回答。操場中,同學們以掌聲歡迎他加入。

「好吧!那我回家先練好手語,再找時間跟你們彩排。」鄭有益應允加入,並鼓勵他們「要被肯定,除了認真,沒有其他方法。」

歲末祝福這天,感動畫面不知凡幾。「一幕幕,都看到過去的自己。」懺悔生清蓮,張同學在等待登場前,在後臺懺悔荒唐過去;臺上,「罐頭」勇於眾人面前懺悔前罪,「罐頭加油!」臺下同學紛紛為他打氣加油。彰化高肇良師兄以更生人身分,臺上一再叮嚀,「出來後,就是要跟正向的人相處,要跟對的人,來做對的事。」

撼動人心的還有這個畫面。鄭有益手持麥克風,隊形變化中,他慢慢走到最前面,和全場兩百三十位收容人及上百位慈濟志工齊聲唱誦〈跪羊圖〉。「多少浮雲遊子夢,奔波前程遠鄉里,父母倚窗扉,苦盼子女的消息……」臺上、臺下都有人掩面哭泣,但是,含著淚水,每個人還是要從心裏唱出對父母的感恩與懺悔。那音聲震動,上達諸佛聽……

上人言:「凡夫心反反覆覆,在善惡拔河中,需要善團體適時伸出雙手關懷與陪伴,才能讓生起善念的那一念心,持續蔓延。」鄭有益以職場為道場,退休之日有期,度眾之願廣大無盡。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