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3期
2017-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志工人物誌
  志工人物誌‧約旦
  寰宇慈濟
  慈善國際•菲律賓
  特別報導
  書摘
  慈善臺灣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3期
  從強盜犯到縫紉工 失去自由三十年
口述‧罐頭 (化名) 整理‧林玲悧

讀書會中,「罐頭」同學分享心得。

(攝影╲王建忠)

歲末祝福舞臺上,
志工演出我的故事──
十八歲結夥搶劫銀行,
二十五歲假釋出獄再犯,
人生將近有三十年在監所度過。
我在後臺淚如雨下,
幾乎失去上臺現身說法的勇氣;

我拿下眼鏡,
想清清白白一張臉面對大家,
如果有機會讓媽媽看到錄影畫面,
我希望她清楚看見,
我真心懺悔,請求她的原諒。

 

在我還沒有記憶的時候,母親就過世了。現在的母親,是父親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娶的。母親帶了兩個小孩過來,所以我共有兩個哥哥、一個姊姊和一個弟弟。

剛開始覺得家裏多了三個人,很好奇,後來就有些不適應;因為本來沒人管我,自由自在,現在有人管了,而且我一直覺得她偏心。

五年級時,我跟爸爸說想養白老鼠;但爸爸沒有同意,我講話的口氣就愈來愈急,「姊姊要買古箏,就有古箏,為什麼我不能?」最後我索性搬來老鼠籠、小檯燈當路障,堵在父母房間門口示威抗議。

爸爸隱忍著脾氣,不願輕易降伏這種抗議方式;只是出房門時必須跨過障礙物。二哥勸我:「你很幼稚,不要這樣啦!」

新媽媽來之前,爸爸總是忙碌,經常不在家,都是大哥、二哥照顧我,所以我對兩個哥哥是非常信服。如今,二哥勸我要忍耐,我覺得連愛我的二哥也被搶走了,「不管啦!你現在也是他們那一國的人了!」

「為什麼掃地、做家事都是我們,他們都不用,反正偏心,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我瀕於瘋狂的叫喊,終於把房間內的父親惹毛了,衝出房門做勢要修理我。從來沒被父親打過,我嚇到了,跑回房間,也關掉了和父母溝通理解的門。

「反正你們不愛我,我也無所謂。」我開始無視於媽媽想和我拉近關係的溫柔對待,反而在學校和同學編造不實的事實來汙衊她;謊話說多了,惡言惡語也傳回家了。

媽媽問我為什麼要這樣說她,我不回答。白老鼠事件後,我知道媽媽一直對我讓步,企圖打開我的心結,但我們之間衝突依舊不斷,我的態度讓她很受傷。「我再也不管你了!」最後,媽媽也把溝通的門關起來了。

每週回家一次的爸爸,無力處理我和媽媽的衝突。他雖是地方上的名醫,救得了別人的命,卻挽回不了我的心,只能任由我接觸幫派,在花花世界迷失。

來不及向二哥道歉

我向二哥借錢,二哥堅持不給,就打了起來,我隨手拿起修理摩托車的工具,狠狠打在二哥身上,家人都嚇壞了,不知如何是好。直到父親拿著菜刀叫我砍他,我才清醒。

我曾經回家,看二哥有沒有受傷;二哥沒說什麼,後來才知道,他的手被我打斷了。

第一次進監服刑,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就是愛玩、缺錢,幾個人就跑去搶銀行了。在服刑七年多的日子裏,我體會到很多事,特別是對我母親,她常常來看我……家裏的人就她來最多次,她除了鼓勵我以外,從來沒有責備。

十八歲進去關,二十五歲假釋出獄時,他們才告訴我二哥車禍往生了。我在二哥靈前懺悔:「二哥,對不起,那一天我喝醉了。」我知道二哥是疼我的,如果那一天沒有酒醉,二哥還是會像小時候一樣,念我、勸我,甚至,我開口要的錢都會給我。

「二哥,這次出來,我會改,不會再讓你失望。」我一定要做出成績,讓家人知道我已經改好了。父母親歡迎我歸來,不但幫我買一輛車代步,還用金錢支持我。

「你也二十五歲了,要懂事,不要再跟那些人在一起。」爸爸這樣叮嚀;媽媽也是不斷鼓勵我:「做生意要本錢。來!這些錢你拿去運用。過去就過去了,我們重新再來就好。」

我急著翻身,扳回一城,奈何事與願違,出獄後一年多,遇到三次挫折。第一次被騙了將近十八萬多,媽媽知道時,沒有責備,只是叫我別太在意錢的事情,還一直鼓勵我。

第二次,想要投資音樂公司,再向母親要錢,媽媽提醒我要小心,又給了二十五萬,之後證明又是一個騙局。最後一次是水電工程事件,再被騙八萬元。

被騙三次,連同購車費用,已經向家人拿了一百六十多萬了,沒有臉再向家裏要錢了;朋友跟我說,去賭場拚拚看,沒想到又弄了一身債!

一直到現在,家人還以為我是被毒品害了,我沒有勇氣告訴他們,真正把我推下懸崖的是「賭博」。被債務逼急了,我決定再去搶銀行,第一次,得手;第二次,得手;第三次,等著我的是父母絕望的吶喊和萬劫不復的牢獄之災。

第一次假釋出獄,還剩刑期八年,這次再判十六年,重回社會之日遙遙無期。

我的態度讓人討厭

一九九○年,我轉到臺中監獄服刑,第二天在新收房時就與服務員發生口角,被送到違規房。下工場時,違規房主任告訴我:「要面對現實,早點回去比較實在,這裏只會把你關到老而已。」

即便有長官的提醒,我還是用了大半年時光才適應孝二工縫紉工場的生態,非常努力讓工作逐漸進入狀況;同學開玩笑,對工場導師說:「他那麼認真,頒一張獎狀給他啦!」但導師說:「刑期那麼長,給也沒用;而且,工場待不待得住還是一回事。」

我那時做出來的東西一直被打槍,幾乎每天都被叫去修改衣褲,簡直快瘋了;而且態度不好,沒有什麼人願意教我,我是那麼清楚知道被人討厭的感受。

再一次也是因為修改長褲,一直改不好,有一位同學看不下去,指導我如何修改,然後拿給主管看。主管對我說:「你可以的嘛!不用急,知道嗎?」

得到肯定,我下定決心學習,只要跟工作有關的都特別用心,自己分內的事務做完就拿別人的繼續做。回監房休息,腦海中還在規畫隔天的工作。

經過幾年的磨練,論縫紉技術,我可以很自信地說:「如果我是第二名,應該沒有人敢說是第一吧!」

為什麼又陷入危機

二○一一年,一次休息時間和同學下棋,聚精會神、廝殺慘烈時,路過的主管丟來一句:「有賭博嗎?」我頭也不抬,回說:「賭一包水果。」

「賭博不好,」主管拉下臉,「你站在所有同學面前說賭博怎樣不好,說五分鐘。」我不知如何是好,但還是在大家的面前說了幾句,就呆站原地。

「只是一包水果啊!」主管的處置,傷到我的自尊心,第二天越級報告,自己請求調工場,還要求進違規房。

違規房關了幾日,才開始氣自己,怎麼總是做後悔的事,讓自己陷入危機中。好不容易在縫紉工場學藝有成,用錢不必再向家裏開口,可以自力更生了。但話已出口,又能如何呢?

幾日後,獄警交給我父親寫來的信。「要聽長官的話,才可以提早回家,不然我就看不到你回來了。」二十幾年來,父親總是在信的末端這樣叮嚀。當下,我拜託違規房主任,請工場主管來一趟。

「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跪下來,把父親的信遞給他。主管看完信,看著痛哭流涕的我,沒多說一句,就把我帶回工場了。

事後回想這一段經歷,我其實很清楚我的越級報告讓他很生氣,但直到他離開孝二工,都沒再責備過我;我的愚蠢行為又一次遇到對的人而度過,從此我就沒再去過違規房了。一路走來,我只能說我很幸運,總會遇到願意喚醒我的人、給我機會的人。

縫紉工場作業導師鄭有益與同學們在舞臺上變化演繹隊形。「罐頭」也與他約好,假釋出獄後一起做環保。

(攝影╲古亭河)

向媽媽懺悔求原諒

二○一五年,父親過世了,我很傷心,一想到他在警局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的聲音,我的心就很痛;還有,我從小就沒有對她好過的繼母,許多次明明知道是個騙局,為了顧及我的自尊,無奈的幫我。想到這一切,無法想像還有什麼字眼可以形容我的無知。

二○一六年六月,參加慈濟志工進來舉辦的讀書會,第一堂課,林敏師姊問我們:「覺得人生苦的請舉手?」同學們鴉雀無聲,沒人舉手。

師姊要我們認識自己的心,誠實面對,「不管外界如何變化,只要記住兩個字,一個是『心』,另一個是『覺』。」能覺察、覺悟到自己的不足,就有改變的機會。

課後分享,我舉手自願上臺。「我不擅長講話,可是聽老師講到『心』,我現在開始就是要勇敢面對自己。」

那一天,我分享剛入監時,內心非常憤怒,又不知道在憤怒什麼,開口沒幾句,「三字經」就出來。隨著年紀漸長,接受許多單位的教誨課程,慢慢察覺正面的能量湧入,心念不同,獄中朋友也變多了。

六堂課完成後,剛好是一年將結束;慈濟志工和監所同學合辦一場歲末祝福,流程中排了「大懺悔小故事」的單元,縫紉工場作業導師鄭有益邀請我上臺現身說法、當眾懺悔。

剛開始,我並沒有勇氣面對往事。但我想了很久,或許真的是上天給了我一個向媽媽贖罪的機會。我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做這件事,鄭有益導師說,「壓力對我是好的。」我想是吧,至少感覺跟我去搶銀行的勇氣是不一樣的。

歲末祝福前幾天,分享的稿子早在心中念過幾百遍,依舊忐忑難安。當舞臺上演出話劇,父母和我在警察局相見的那一幕重現目前,我心痛難忍,淚如雨下,失去上臺的勇氣。

國權師兄再次催促我上臺,我拿下眼鏡,雖然會因此看不清楚手中的草稿,也看不清同學們對我的鼓勵,但是,我想清清白白一張臉上臺,如果有機會讓媽媽看到錄影畫面,我希望媽媽清楚看見,我真心懺悔,在請求她的原諒。

孝順父母唯一的辦法

在臺上,我說,對父母總是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觸,這是多數同學最不願意談到的一件事。

去年父親過世,我無法為他做任何事,內心更是感到深深的慚愧。我雖然不是母親親生的,但是她對我的關心是無庸置疑的。這些過錯很難得到她的原諒,現在又看到她與病魔對抗,內心更是感到無奈和徬徨。

我曾經想要放棄,但是近半年來,慈濟師兄師姊的教誨,讓我知道孝道的重要。鄭有益導師也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你讓父母為你傷心三十年,他們不理你幾年也不為過吧!」這是讓我感到多麼羞愧的一段話。但也因為這些話,讓我更想做好我現在應該要做的任何事情。

今天我站在這裏,只想跟大家分享,如果你為你的過錯,想要對父母做些彌補,就不要沈溺在過去糊塗、犯錯的自己,甚至父母對你的失望之中。

敏師姊說過,「這一切都會過去」,所以只要做好現在的自己,修身養性,相信父母會看到我們的改變而感到欣慰,這是我們孝敬父母的唯一方法,也是我們對未來能有所期許的唯一途徑。

知恩感恩讓我幸福

當我分享時,臺下同學一直喊我的名字,為我加油。之後也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快樂?」

我也說不上來,不敢說的話都說出來了,心中一塊石頭放下了。快樂的感覺,好像是謝謝、感恩吧!現在也覺得很幸福。原來以為關了近三十年,已經四十五歲,還能做什麼;但是聽到敏師姊分享「我的爸爸是更生人,更是我心中的巨人」時,我深受感動,也覺得,我才四十五歲,我還能做很多事!

我的假釋申請已經送出,離開監所的日子指日可待。出獄後,想到安養院唱歌給老人家聽,雖然現在我唱歌,同學們都想敲我的頭。我也跟鄭有益導師約好,要一起做環保。

從年輕服刑到現在,有很多一直不願想、不願提的事情,大部分我都跟慈濟人說了,雖然心裏有些難受,也很痛苦,但這好像也是我唯一能向母親真心懺悔的機會。

我不知道母親會不會真的原諒我,但就如鄭導師跟我說的,「願多大,希望就有多大。」不管結局如何,我會加油。感謝慈濟師兄師姊,你們讓我更加堅定我一直想做的事;雖然我能力有限,想法有很多不足,但我知道幫助人是件很快樂、很有意義的事,我一定會努力重新做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