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身障兒的牙醫叔叔
撰文‧黃秀花

 

臺北慈院每週四、六開設特殊需求者牙科門診,三位助理協助一位醫師做治療。

(攝影╲江昆璘)

身障兒無法說清楚的牙痛,
慈濟人醫會的牙醫叔叔們十分了解,
在臺北慈濟醫院「特殊需求者牙科門診」,
空間隱私,沒有營利壓力,
醫病之間磨出情感、守護口腔健康。

 

輕撫小明的臂膀,牙科助理與他寒喧:「早餐有吃嗎?」、「今天會冷喔!」兩人邊走邊聊進入診間,待小明坐定診療椅、一切安置妥當後,機器的運轉聲也開始吱吱作響。

每週六早上九點,臺北慈濟醫院特殊需求者牙科門診準時開張,這天來的都是長期追蹤的小病人;要說他們小,也不盡然,有的已超過二十歲,只是行為表現仍如同稚孩般。

治療時,小明顯得很安靜,只在結束後,小聲說:「謝謝醫師!」羞怯的他是個唐氏兒,一步出診間,飛也似地奔向媽媽緊緊摟抱,還不時探頭對大家靦腆笑著。

主治醫師謝金龍走出來笑說:「以前他不太理人,現在會跟大家打招呼了。」言談中有幾分喜色和欣慰。

另一位中度智能障礙的小蘭,自小學三年級看特殊門診,今年二十三歲,謝金龍是她的第二任醫師,近十年的相處,很熟悉她的罩門:「小蘭只要看到尖尖的針就會大叫,接下來的治療也難做了!」

投入身心障礙者門診,需有相當功力和耐心,謝金龍一做就十二年,自然也磨出一番心得,他掌握每個孩子的習性,知道用什麼語言與之對話,才能讓對方安心。

良好醫病關係的建立非一時,而是長期的累積和信任。

 

牙醫師攜手投入公益

 

國內身障口腔照護先鋒林鴻津醫師,二○○三年起多次至日本觀摩,發現嬰幼兒一被診斷出身心障礙,就通報衛生所,由口腔衛生室定期派員居家關懷,教予正確的飲食與口腔照護觀念,並請患者定期至牙科做潔牙及塗氟。由於長期追蹤和衛教宣導做得好,身心障礙者齲齒率趨近於零。

反觀國內狀況,根據當時調查,全臺北市小學生的齲齒率為百分之七十,身心障礙學童更高達百分之百,這項數據讓人吃驚,也令北區慈濟人醫會牙醫師們想力圖改善。

二○○四年元月,時任北區慈濟人醫會總幹事呂芳川,偕同林鴻津醫師向證嚴上人提起,計畫推動身心障礙者口腔照護,日後臺北慈院啟業,若遇到特殊病患有嚴重口腔問題,即可轉介慈院治療,成為第一線醫師的後盾。

幾位牙醫師組團赴日參訪,從家訪、早療、預防醫學、初期治療、鎮靜及全身麻醉下接受治療等學習整套醫療體系,參考日本作法,也納入兒科、復健科等整體照護概念,並與政府資源做結合。

另一方面也培訓志工群,邀來專家上課並實際操作,建立基礎潔牙知識,扮演「衛生探訪員」角色,透過綿密的社區網運作,教導家長及孩子,從根本防治身心障礙者的口腔問題。

二○○七年六月,臺北慈院啟業兩年後,與北區慈濟人醫會牙醫師啟動「特教學童整合式健康照護」計畫。針對新北市五十三所設有特教班和資源班的學校,進行學童口腔篩檢,每月並有兩次由慈濟志工派專車,從學校或社區接送學童到慈院接受牙科診療;醫護和志工們也帶動衛教宣導等。

在三重開業的牙醫師謝金龍,響應林鴻津邀約,參與此項服務計畫。臺北慈院目前每週四專為鄰近教養機構設有特殊需求者牙科門診,週六則為個別病患追蹤,謝金龍都參與其中輪班。

這群牙醫師們純義務付出,不收掛號費和部分負擔;若身心障礙者需做特殊治療,花費也多由他們自行吸收,並不向病患額外收取。

這樣付出時間、精力、財力,謝金龍一直做得很歡喜。他談到:「同情弱勢、悲憫之心,人人皆有,我只是剛好有這項專業能力而已。」

 

謝金龍醫師與擔任牙醫助理的江彩雲一同前往大陸義診;適逢結婚二十周年,江彩雲肯定先生長年投身公益、奉獻專業。(攝影╲林文妃)

孩子是教得會的

 

臺北慈院特殊需求者牙科門診,空間獨立設置,也比一般診間大上兩倍,讓患者與家屬安心求診。

對一般孩子而言,光聽到機器聲響,難免對治療產生退卻,何況是障礙生,更加懼怕;在此,每次診療,包含醫師及助理,至少有四名工作人員,就是為了協助安撫,防止躁動、傷己傷人。

身心障礙者照護手冊寫到:「Tell-show-do!」亦即做任何動作,都要展示給他看。謝金龍與助理們也依循此準則,要噴水時,就拿噴水器讓孩子看和摸;在口腔內置入照口鏡時,就拿一面大鏡子讓他對照。這種應用日常物件的類比方式,孩子們較易明瞭,不會產生畏懼。

謝金龍的想法是,不管障礙生智能如何,都可以教。「他們只是成長慢一點。」他強調,溝通上盡量用簡單語言,不要長句;講話用肯定句不用疑問句,如此就不會造成模糊或讓孩子聽不懂,而出現情緒障礙。

比如將吸唾管放入口中,說明是要幫他把口水吸乾;以機器清牙縫間的結石,就說是為了把髒東西清乾淨;磨牙時會有震動,就說在幫他按摩;若孩子齲齒嚴重,難以挽救,謝金龍會直接了當說:「等一下我幫你拔牙。」而不是讓他做選擇,這樣孩子可能會卡住,回答不出來。

腦性麻痺兒小妤,剛來看診時才念幼兒園,都是媽媽用娃娃車推著她進門,一踏入診間,立即哇哇大哭,抱她坐上診療椅,哭聲也沒停過。過程中,醫師動作要快、手勢要輕,助理們也不斷好言相哄,有時還得勞駕媽媽站在身旁,治療才能繼續。

小妤有十來顆蛀牙,謝金龍分多次幫她逐一拔除。有些醫院基於安全考量,對年幼又難配合的孩子,會評估進手術房以麻醉處理進行治療;但謝金龍傾向慢慢來、分多次拔,讓孩子們有參與感。

謝金龍說:「全身麻醉是病人在無知覺下,可任由醫師處置;而在診間局部麻醉,孩子是清醒的,需多花點時間溝通,但孩子能參與其中,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對他也是種學習。」

 

唱完一首歌再治療

 

即使,孩子進步緩慢,謝金龍仍一本初衷,耐心對待。

小蘭的前一任醫師為她做過「全口重建」,後來乳牙過早壞掉,拔除後,長出的恆齒,顆數不齊、長短不一;謝金龍接手後,陸續為她做根管治療及裝假牙,雙方已有不錯互動;但有次要為她做「牙冠加長手術」,她只瞥見治療檯上有麻藥針筒,就開始畏懼,無論如何都難以安撫,只好宣告放棄。

「切勿造成患者不好的經驗,否則就要花數倍時間復原。」謝金龍說,他也還在等待時機,重塑小蘭對他的信任。

謝金龍的太太江彩雲,在旁協助看診,注意到小蘭喜歡哼哼唱唱,每回看到她,都會搭著她的肩問:「今天要唱什麼歌給我們聽啊?」藉此鬆懈她的緊張,甚至不惜停下來,等她唱完一首歌後,為她鼓掌,讓她開開心心做治療。

而患有唐氏症的小明,缺乏安全感,剛來就診時,非得全身綁上束縛帶,才能完成診療。如今,謝金龍找到訣竅,一見到他,先摸摸他下巴撫慰,再關心問:「最近怎麼樣啊?有沒有自己刷牙,還是媽媽幫你刷?」才請他張開嘴巴,「好,再大一點,讓我看看有沒有刷乾淨?」邊講就邊在牙齒抹上牙菌斑顯示劑,並拿起摻有麻藥的牙刷為他刷牙,因為藥效作用,口腔不那麼敏感難受,小明就能乖乖配合。洗完牙、沖乾淨,再塗氟後,牙齒顯得亮晶晶,他也笑開了!

 

 

中區慈濟人醫會前往臺中創世清寒植物人安養院,為植物人洗牙;慈濟志工協助拿照明燈、扶住院民,讓牙醫師專心診療。(攝影╲張廷旭)

 

行醫是為了服務弱勢

 

謝金龍自學生時代,就對偏鄉、原住民部落有特殊情懷,別人愈看不到之處,他愈想去服務;成為牙醫師後,也跟著路竹會走遍臺灣各原住民部落。

慈濟志工劉玉珍是他的病人,二○○○年邀他成為慈濟會員;後來慈濟志工朱秀卿鼓勵他參加「慈濟人醫會」。在參與一次部落義診後,他便感到興趣缺缺,理由是結束後還要比手語,他覺得很麻煩。

朱秀卿鍥而不捨,邀請他赴大陸義診,他勉為其難參加,但就像個「觀察員」。參觀慈濟即將援建的福建福鼎醫院,他內心直覺:「怎會那麼落後,病床、點滴架、病房,都像臺灣五、六○年代!」但醫護人員親切有愛心,壁上也到處貼著「靜思語」海報。聽到當地志工分享:「我最大心願是到花蓮見上人!」他想著:「你又不認識上人!」

最後一天義診結束,已經很晚了,一群小學生還圍著臺灣團員唱慈濟歌,一路送他們走入車內,圍住車子依依不捨;這令他內心突湧起一股悸動:「以前我對慈濟誤解很深,感覺這個團體很大,我應該要做的是雪中送炭,而不該錦上添花。」但當他發現有位來自廈門的牙醫師,搭了長程巴士,還睡在臥鋪忍受巔簸,就為了趕上義診,更讓他覺得汗顏。

謝金龍坦承,那趟福鼎行,改變他很多觀點;因為了解而投入,就一路做到現在。只要哪邊有需要,不論障礙生、教養院、中途之家、愛盲基金會、創世基金會等,他都盡力支援,偏鄉及海外義診也不缺席。

他投入最多的,是為特殊狀況的病患診療牙齒,例如替創世基金會的植物人看牙,共有六處據點,最遠還跑到臺東。他談到,此類病人多半臥床,卻不代表容易治療,因為要整床推出來,有人還會無意識揮動,需要很多助手幫忙,也務必綁好束縛帶,維持固定位置,他才好為他們洗牙。

通常,每幫一床洗牙,就要五、六人輔助,比治療障礙生慎重,有人扶著頭、有人按住手腳,還有護理師隨時關注生理跡象;而若要拔牙,事先得請內科醫師做評估,沒問題才由家屬簽同意書;診療當日,慈院麻醉科醫師或技術員會攜來簡便型血氧機,以監測患者生理狀況,確保安全無虞。

類似這樣沒收入的事,他一直在做;他的診所早就週休二日,即是為了把時間拿來做志工。「他做善事,我都贊成,總比去應酬來得好。」太太江彩雲說,謝金龍本來就很有愛心,為了治療障礙生,甚至自掏腰包支付做假牙的材料費。

病患小明的媽媽提到:「之前小明有顆門牙斷掉,但牙根還在,謝醫師就想辦法在兩側和中間釘三隻釘子固定、再用假牙包覆,所有治療都沒收費。」媽媽說,這些假牙材料若到一般診所或醫院,收費應該很可觀,他卻分毫不取,讓人感動。

謝金龍則是說,單親媽媽要照顧小明很辛苦,在能力之內幫忙負擔一些些,對他來講不算什麼,對這個家庭卻可能是很大的助益。江彩雲也肯定:「這正是當醫師的初衷。」

謝金龍說:「我很擇善固執,一旦認定是對的事,就會勇往直前。」從存疑到相信、從觀察到義無反顧付出,謝金龍改寫了自己的信仰和行善觀,更發願要繼續為弱勢族群努力打拚!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