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街友的心理醫師
撰文‧高玉美

 

在照顧街友的人安基金會,陳仰霖除了治病,也身兼心理輔導的角色,傾聽、排解街友的煩悶。(攝影╲謝佳成)

慢性病需要穩定服藥,
傷口則需要保持清潔避免感染,
對於街友來說,都是很難做到的事。
慈濟與人安基金會合作,定時定點義診,
讓街友回診、換藥、療傷。

 

桃園市街,近午行人熙來攘往,機車一輛輛呼嘯而過,街友一元(化名)拄著拐杖,踩著顫顫巍巍的步伐走了一上午,手上口香糖沒賣出,肚子早已餓得咕嚕咕嚕叫。

午餐時間未到,早上吃下的半顆硬饅頭早已消化殆盡,再不趕快走到「人安基金會」,只怕血糖一路下降,就要昏倒在街頭了。

人安基金會每天固定提供兩餐,簡單的一飯三菜或熱湯麵,是這群街友們賴以溫飽的重要資糧;食材大多來自善心人士捐贈,這一餐,得之不易;也因有這些默默付出的人,街友們才能免於挨餓。

「一元仔,今日生意怎樣?」街友阿風仔,促狹中帶著關心問道。

「唉!麥講啊!悽慘落魄啦。呷飯沒?餓得大腸顧小腸了!」一元氣喘吁吁地坐在人安基金會桃園平安站的廊前椅子上,終於能夠喘口氣,給空虛的腹肚一點能量。

平安站站長張子文見到他,問道:「一元仔,你有按時吃藥嗎?明天陳醫師要來喔,你如果血糖又亂七八糟,當心陳醫師唸你喔!」

「有啦!藥當然有吃;只是血壓要高我也沒辦法啊!」一元因中風導致語言及行動能力受損,口語不清地說著。

 

地方上的好醫師

 

張子文口中的陳醫師,是在鶯歌開診所近三十年的陳仰霖。醫者父母心,每當鄉親家中有不方便外出看診的病患,陳仰霖會前往診治。

住在診所附近的曾先生,因為脊椎受傷而長期臥床,腸胃蠕動不順引起排便障礙,造成腸胃脹氣難受;曾太太趕緊打電話來診所求助。

陳仰霖抵達後,仔細觸診,對曾太太說:「這樣的症狀,要通出來比較好……」病患解除痛苦後,神情舒坦許多。家屬不住的感謝,陳仰霖回道:「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陳仰霖診所的病人很多,每月第二個週二上午休診,不為休息,而是為了替街友義診。

慈濟志工王淑惠投入慈濟人醫會義診後勤志工多年,在一次活動中認識了「人安基金會」,了解基金會長期照顧寒士(街友、單親媽媽、社會邊緣人),為居無定所的街友提供「防飢、防寒、防病」服務,包括食物、夜宿、潔身沐浴等基本維生服務外,也致力於街友心靈輔導及就業轉介,但卻缺乏醫療資源。

王淑惠長期關懷弱勢,深切理解街友流落街頭的無奈和求醫無門的無助,因此邀約一群有愛心的醫護人員,與人安基金會合作,從二○○八年起,攜手照顧街友的健康;每年舉辦大型健檢活動之外,每月固定義診,以利健康追蹤,包括慢性病治療與傷口換藥。

陳仰霖與身為護理人員的太太林素玲,響應王淑惠的邀約,夫妻倆每個月從鶯歌前往桃園「人安基金會」,為街友義診。

 

北區慈濟人醫會與人安基金會合作舉辦「寒士慶端午」活動;龍岡慈濟志工與中壢平安站人員一同夜訪街友,說明活動訊息。(攝影╲丘亭)

 

持續且穩定的照顧

 

街友葉子來到診療室,滿臉鬍渣,臉色蠟黃、眼神空洞,透著不尋常的訊息;多年行醫的直覺告訴陳仰霖,葉子的身體出了狀況。

「你最近瘦很多喔!還喝酒嗎?」陳仰霖關心問道。

「唉!陳醫師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啦!我整夜痛到一直醒來,如果不喝點酒,根本就不用睡了!」陳仰霖才想勸葉子少喝酒,但看到他空洞的眼神,默默吞下到了嘴邊的話。

陳仰霖知道他們藉酒精麻痺自己,暫時忘掉往日的豐功偉業、家庭的破碎、親人的遺棄,還有自己加諸親人身上的痛苦;唯有酒精發作的這一刻,他們才能活出「想像中的自己」。

深知每位街友都有無法為外人道的故事,因此即使他們常常不遵循醫囑,又抽菸、喝酒,健康檢查數值時好時壞,但陳仰霖認為身為醫者,一味責備無法帶來改變,應是盡心力用專業來提升病人的生活品質,他總是提醒自己及身旁的人:「不妨同理一下,或許我們可以找出更好的方法,讓他們懂得愛惜身體。」

聽診器在葉子身上移動著,聽著、聽著,陳仰霖微微蹙起眉頭,判斷葉子身體消瘦的原因不單純,勸他:「我要安排你到大醫院做詳細的檢查。」

人醫會每個月固定在平安站義診,讓這群健保制度的邊緣人,最少能自我照顧,遇有重大疾病時,也能得到適當的醫療安排。唯有健康,未來也才有自力更生的可能。

慈濟志工王淑惠想起一個令她感動的故事。一次義診,她還沒踏進人安基金會大門,就被一位男士叫住,希望捐贈手中的兩包米與街友結緣。原來這位男士也曾受人安基金會照顧,透過就業輔導,覓得一份穩定工作;儘管所得有限,足以讓他擺脫街友的命運;兩包米雖然不多,卻是他回饋社會的一分心意。

王淑惠說:「輔導過程中,看到他們慢慢能自力更生,我就會有繼續向前的動力。希望他們在寂寞無助時,能感受到社會的一絲絲暖意。」

 

施藥解病苦、傾聽解心傷

 

「左腳抬高一點,要用力,手扶好,慢慢來、很好……」輪到一元看診,他在護理師的幫忙下緩緩爬上二樓。

陳仰霖觀察著一元的步態,說道:「你走路進步很多喔!每天還有去賣口香糖嗎?」

剛爬上二樓,一元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有,但是身上沒錢不敢吃東西,餓了才吃,血糖就不穩了。」多年來擔任街友的「家庭醫師」,陳仰霖明白,街友們三餐不繼,飲食無法定時、定量,這些都為慢性病的治療與控制增添隱憂。

「這也是他們的無奈,我只能想辦法在藥物上調整,控制好他們的血糖、血壓。」陳仰霖設身處地的著想,漸漸獲得街友們的信賴。

回想剛替街友義診的時候,陳仰霖笑著說 :「我觀察他們的病情,他們觀察我的神情。」

一元已看診完畢,卻依然坐在一旁;陳仰霖眼尾不時留意著他的一舉一動,知道一元在等他。

義診結束後,陳仰霖拉了一張椅子:「一元,有什麼話要跟我說?」曾經留學海外的一元,回臺後經商賺錢,日進斗金。可惜好景不常,因為投資失利,又被賭場詐賭,加上合夥人捲款潛逃,老婆也帶著兒女離他而去,一夕之間從天堂掉到地獄,大老闆變成欠債大戶。

風光一時的一元,受不了多重打擊,日夜借酒澆愁,淪為街友;來到人安基金會,感受到陳仰霖及志工的關懷,讓他從不信任到願意傾吐心聲。

雲嘉南區慈濟人醫會每月前往人安基金會臺南平安站為街友提供義診服務,高以信醫師為罹患糖尿病的街友處理腿部感染傷口。(攝影╲鍾易叡)

 

在傾聽一元訴苦的同時,陳仰霖眼神始終注視著一元的神情,不時點頭回應。「讓他們覺得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關心,願意聽他說話。」陳仰霖不是心理醫師,然而在這裏,總是耐心傾聽。「讓他把積壓在心裏的話,說出來,心情會好一點,我沒辦法幫他什麼,聽他說說話,也是一種治療。」

沒有好處,沒有報酬,陳仰霖持續為街友義診。他說:「在我診所看診的病人,有醫師、護理師的照顧,回家也有家人的關懷;而這群流落各地的朋友,更需要醫護的關心。這份工作,沒人想做,那就我來吧!」

對陳仰霖與人醫會團隊來說,能用自己的能力,幫助人脫離病苦,是責任也是使命,所以下個月、再下個月,他們仍依約出現,守護這群街上朋友的健康。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