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十五年走出 南庄私房路線
撰文‧張麗雲 攝影‧黃筱哲

 

 

苗栗南庄是熱門旅遊勝地,
一群醫護人員每月上山,
往蓬萊、獅山村、向天湖、東河村而去,
十五年來走出私房路線,
在那些偏遠村落、老屋之中,
有著不能錯過的人情美景。

 

古有行走江湖的行醫之道,浪跡四方,走村串戶,送醫送藥到病人家中,並以藥到病除、妙手回春的良效,而成為人們生命的守護神。

今日,也有行動醫療美譽。臺灣慈濟人醫會不只定點義診,更有攜藥家訪的義舉;他們奉獻自己的時間與資源,病人走不出來,他們走進去,送醫藥送溫暖,猶如家人般相待相護。

苗栗縣南庄鄉,山林層巒疊翠、鄉村純樸寧靜;青壯人口外移討生活,許多長輩與幼童留在山裏,若生病需要就醫,彷若千里迢迢。其中三灣山區,山岳拉開了部落間距離;衛生所與僅有的兩間診所,擔負全鄉一萬兩千多人的健康。從三灣下山到市區,要花一個半小時車程,加上有限的醫療資源,讓老人家或行動不便者,把小病熬成大病。

苗栗地區的訪視志工不捨,除了長期居家關懷,也在二○○二年請求臺中地區的慈濟人醫會舉辦義診;雖然無法療治重大疾病或急症,卻能在慢性病的衛教幫上忙。

十幾年來,無論晴天或雨天,寒凍或熱暑,沒有間斷,除了在東河國小定點義診外,也開闢了四條往診路線,足跡繞過一個又一個山頭,醫病之間譜出一曲又一曲動人的生命之歌。

 

牽掛山上的家人

 

中區慈濟人醫會召集人紀邦杰醫師,幾乎每個月上山;他笑起來像彌勒佛,更是苗栗地區訪視志工心目中的耶誕老公公,總是想方設法,關照弱勢人家的醫療需求。

南庄山上的詹姓兄弟,就讀國小時被診斷出罹患成骨不全症,俗稱「玻璃娃娃」,由姑姑照顧;紀邦杰彷彿是他們的家庭醫師,每月親自往診,並替哥哥照護久坐造成的褥瘡,也左思右想改善之道。在訪視志工廖菊珍提議下,紀醫師替詹家哥哥訂做一臺可調整踏板高低、且方便移動的「多功能輪椅」。

紀邦杰總是將他們放在心裏,如家人一般惦念著;當哥哥因病猝逝,心慌的姑姑在第一時間通知紀邦杰,足見平日對他的依賴與信任。

紀邦杰在南庄的家人,還有許多。五十六歲的風德金,每個月在東河國小義診現場擔任志工,替醫師和賽夏族人翻譯。二○○二年,他的父母雙逝,他不得不放下喜愛的美髮工作,回鄉照顧腦性麻痺的弟弟。缺乏經濟來源,加上面對臥病的弟弟,他的孤單無助,可想而知。

每個月,紀邦杰帶著醫師、護理師、藥劑師和志工,將近二十人探望,讓人丁單薄的風家,增添溫馨氣氛。紀邦杰不只是按月往診,義診過後兩、三天,關懷的電話就到,雖只是短短的問候語,在風德金聽來,特別溫暖。「其實,紀醫師每個月來看我們就已經很足夠了,還時時打電話來叮嚀這、叮嚀那的,有了他,我非常安心。」他常常對志工說,這一生欠紀醫師太多了。

十幾年來,風德金全心照顧癱瘓的弟弟、同床而眠,弟弟的一舉一動總是牽動他的心。二○一三年十二月初,弟弟在睡夢中離開了,紀邦杰特地到家裏安慰。「沒想到,弟弟走得這麼突然!」看到紀邦杰來到,風德金語氣哽咽,訴說對弟弟的不捨。

此後,風德金擔任義診志工,服務族人,他說:「我如果沒有振作起來,會對不起紀醫師。」

 

公主阿嬤 醫師兒

 

而對陳成金醫師來說,「公主阿嬤」夏玉嬌,就是他最惦念的家人了。

循著蜿蜒小徑通往南庄鄉向天湖部落,眼前雲霧裊裊,林木蓊鬱,山巒互疊;一棟棟古舊矮房,錯落在美麗的山谷中,有的屋頂已塌陷,鋪上幾片鐵皮隨意補強。青壯年往都市討生活,這些屋內住的多半是高齡獨居長者。

陳成金醫師熟門熟路地穿梭著,跟在後頭的一行人,忍不住驚訝問道:「陳醫師,你來這裏多少次了?」

「陳醫師幾乎每次義診都來,而且都走這條向天湖路線;每一個個案他都很熟,都很喜歡陳醫師來。」走在一旁的護理師志工江昭瑢搶著回話。

陳成金微笑點點頭說:「有些個案,從一開案我就來了,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二○○三年,距離現在也將近十幾年了。」

「阿婆!我們來看您了!」陳成金朝著老屋熱切喊去。滿頭銀亮髮絲的夏玉嬌,知道陳成金要來,一早就梳洗整齊,坐在客廳等著。

 

紀邦杰醫師持續深入山區及偏遠地區,為長輩與不便下山就醫的病患付出不遺餘力。

 

一九一○年出生的夏玉嬌,是當地賽夏族最後一位公主,會講族語,也懂中文、閩南語、日語和客家語;客家子弟陳成金多半以客語和她互動。公主說:「陳醫師照顧我快十年了,很感謝他,我的身體這麼好,都是他的功勞!」

慈濟訪視志工從二○○二年開始關懷賽夏公主一家人,當時她的四孫媳婦往生,留下三位稚齡曾孫,最小的才讀小學一年級,她是公主阿祖的寶貝,從小就會幫阿祖沐浴。

公主唯一的兒子,因中風長期臥病在床,雖然領有榮民退休俸,但支應長期的醫藥與耗材費用,日子依舊捉襟見肘;陳成金到家往診,除了提供醫藥、人工皮和營養品外,也陪伴孤寂的公主聊天話家常。

有一年七月,上山家訪前,陳成金順手拿出病歷一翻,「唉唷!公主下個月就一百零一歲了,人瑞啊,我們買個蛋糕幫她慶祝吧!」從那時起,每年七月的家訪,陳成金一定帶著蛋糕上山,提前為公主慶生。

二○一六年,賽夏公主一百零六歲,醫護人員除了為她慶生,也將兒子推出來客廳一同慶祝。看到兒子,公主臉上綻放笑容,一時忘了含在嘴裏的蛋糕還未吞下。

公主行動不便,臥床的兒子住在屋子另一頭,雖有長孫媳婦照顧,但她整日要為生活而忙碌,沒辦法經常推公公出來見母親,母子一年之中難得見上幾面。如今看到兒子還能一口口吃著蛋糕,公主終於安下心來,也嚥下了嘴裏的蛋糕。

離開前,公主拉住陳成金的臂膀,臉上閃過一絲羞赧:「醫師,你當我的兒子好不好?」「好啊!」能讓一百多歲的長者擁有一位「醫師兒子」的喜樂,陳成金怎捨得說「不」。

這裏的長者們,每個月都很期待人醫會來義診,若熟悉的醫師不能來時,也會很失望。陳成金淡淡地說:「一個月一次,能幫助長者實在有限,卻從他們身上學到比較多;看到他們樂觀面對病痛,更懂得感恩。」

志工的溫暖相伴和醫病之間深刻的情誼,讓陳成金難以割捨;十多年來,也從付出中體悟:「名相是義診,其實是讓醫護人員『見苦知福』,也讓孤老無依、病痛殘疾的鄉親們,感受家人的陪伴與關心。」

 

 

賽夏公主夏玉嬌阿嬤,每回見到陳成金醫師,就像見到自己的兒子一樣開心歡喜。(攝影╲溫玉嬌)

 

 

不符效益但不要放棄

 

苗栗開業醫師張東祥,在學生時期即立下「到偏鄉行醫、為弱勢鄉民服務」的心願,離開臺北家鄉與基業,來到頭份服務,尋覓照顧貧困鄉親的機會。

二○○三年,遇到一位慈濟志工請他開立診斷書,讓慈濟能為一位貧病個案付清醫藥費,他隨口問道:「慈濟是不是有個『人醫會』?」這位慈濟志工隔天馬上拿來報名表請他加入,他也成為苗栗地區第一位慈濟人醫會醫師。

有一回,一位護理師隨著張東祥在南庄家訪,遠遠就聞到個案家裏飄出惡臭異味,她忐忑不安,又不能不進屋,一時恍神,手上的血糖機就滾落於地;張東祥醫師不顧地上濃重的異味,二話不說蹲下身去幫忙找。

這位護理師事後分享說:「在醫院,尤其是有名氣的外科醫師都是頤指氣使、對護理師呼來喚去的,張醫師的謙卑讓我很震撼。」

山區裏有些年輕的原住民,身體硬朗卻因為長期酗酒、抽菸和吃檳榔,而被肝硬化、高血壓、高血糖等慢性疾病糾纏,即使醫護人員屢勸和輔導,他們還是戒不了。

面對這樣執迷不悟的人,有時醫護人員也會感到氣餒,質疑家訪的成效。曾經有護理人員問張東祥:「我們還要去看他嗎?會不會浪費資源和大家的時間了?」

張東祥回答:「雖然現實情況很難改變,但病人用生命示現『生、老、病、死』之苦,每個個案都在考驗我們行善的決心,只要我們耐心陪伴,也許哪天緣分到了,人生就會翻轉……」

早期初到南庄義診,他曾請教中區人醫會召集人紀邦杰醫師,一趟義診動輒五、六十位醫護人員,照顧不到同等數字的病患,效率和成本是否值得,紀醫師並沒有馬上回答他。

十幾年過後,他終於體會紀醫師的用心,原來慈濟的義診就像是「行動道場」,讓醫護人員見苦知福,以病為師,從中體悟生命真理,思考人生的真諦。

 

 

從醫療觀點,重症和急症是等不及每月的義診,但許多老人家早已習慣等待這分真誠的關懷;他們的期待,也成為醫護人員與志工心頭的牽掛、虔誠的祝福。

山林間的恐龍派對

 

連進昌也是受張東祥的牽引,而成為義診醫師的一員。

二十六年前,連進昌因為媽媽一句:「回鄉照顧鄉里」,他辭去臺北一家大醫院的小兒專科醫師職位,回竹南經營小型診所。二○○六年,他帶著媽媽到張東祥的骨科門診看病,張東祥得知他是同業,開口邀約:「臺中的慈濟人醫會團隊每個月都來南庄義診,目前頭份只有我一位醫師參與,希望苗栗地區能有更多醫師一起來為鄉親服務。」

昔日學醫的誓願,浮現連進昌的腦海,他不只自己加入,也邀約母親、妻子成為人醫會的得力助手,迄今已有六年。

苗栗三灣的永和山,地處偏僻陡峭,丘陵山坡地遍植柑橘,永和山還有一座水庫,吸引大量遊客入山採果與攬景。張家就位在永和山的高點,是山頭唯一一戶人家,罹患漸凍人的兒子張永錡與來自印尼的母親相依為命;數年來的夜晚,媽媽幾乎每隔一小時就要起來為永錡翻身,免得褥瘡傷口壓得他痛苦難耐。

連續八年,訪視志工和人醫會每個月家訪,除了給藥、照護傷口,也教導張太太復健技巧。高齡八十六歲的連媽媽,看到他們住在人煙稀少的山上,遭遇困難時,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最讓她放心不下。她疼惜永錡如孫,關心張太太如女,即使腳長骨刺爬坡吃力,也堅持每個月來探望。平日不多話的永錡,偶爾叫聲「阿嬤」,就讓連媽媽整顆心都融化了。

除了每月家訪,連進昌還會另外安排時間,邀約母親與自己診所的護理師、藥劑師上山,為永錡深可見骨的褥瘡傷口換藥,並提供藥品、敷料等。面對無法逆轉的疾病,連進昌覺得自己能幫助的有限,唯有盡量帶給他們快樂和支持。

二○一五年,永錡二十歲;連進昌知道他喜歡恐龍,提議來辦一場「恐龍慶生會」。十月二十三日,永和山頭突然出現了好多隻恐龍,有年邁的連阿嬤「三角龍」,會飛的志工「翼手龍」、「冠龍」,還有連進昌的「暴龍」。他們一身恐龍打扮,還會發出叫聲,熱熱鬧鬧走進永錡家。

「阿──嬤!」永錡興奮地慢慢擠出話來,連阿嬤高興地揉了揉他。

「哇!還有可愛的恐龍蛋糕喔!」連媽媽牽起張太太顫抖的手和永錡瘦得皮包骨的手,一起切下蛋糕,永錡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線,媽媽卻一把鼻涕一把淚,「謝謝你們幫我兒子過生日,謝謝你們這麼愛他!」連媽媽憐惜地環住她的肩,讓她知道:「在臺灣,你並不孤單。」

二○一六年五月,當滿山滿野的柑橘樹長出嫩芽,象徵新生命正要開始,永錡卻畫下人生句點。人醫會的任務雖然結束了,訪視志工依舊定期家訪;而張太太也像連家的女兒一樣,不時「回娘家」探望年邁的「媽媽」,與連媽媽噓寒問暖話家常……

 

 

義診團隊包括醫護人員與志工,長期的互動,彼此之間有分熟悉的信賴感。

 

醫病之情暖山城

 

昔日,臺中的醫師們不辭辛苦來到南庄義診,十幾個年頭後的今日,已有諸多苗栗在地醫師、護理師投入;有人夫妻同行,有人全家參與,以在地情服務在地親。

即使在地醫護人員運作已上軌道,紀邦杰仍不忘初心,持續帶著年輕學生、醫師、護理師,到南庄以專業幫助需要的人;更不忘隨時提醒受助鄉親,行善要及時,翻轉手心亦可助人。

證嚴上人開示:「苦難人走不出來,有福人就要走進去,為他們拔苦予樂。」醫護捨去休假,翻山越嶺,走進南庄,付出愛與關懷,使得老弱婦孺有依靠、身心障礙者得心安,為世間苦難修補缺憾,也為橫逆生命帶來陽光與希望。


居家往診

往診是慈濟義診中相當重要的一環。為了服務行動不便或無交通工具的病患,由醫護人員親自到患者家中診療。

由於當地慈濟人長期和居民有互動,所以會知道哪裏有需要幫助的弱勢人家,在義診前幾天先到各家通知。每一條往診路線的隊伍成員,通常包括醫師、藥師、護理師和志工,攜帶的物品則有此路線長期義診居民的病歷資料、護理紀錄本、小藥櫃及醫藥箱等。(撰文╱蔡奇成)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