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有心不難 彭美妹
撰文‧邱如蓮 攝影‧顏霖沼

 

很多人以為訪視不容易,

畫家系圖很複雜,

所以不敢參與慈善工作;

彭美妹說,如果站在旁邊「看」就會很難,

只要肯投入,會發現自己做得到。

過完春節,溼溼冷冷的天氣依舊,幸好週日一早,久違的陽光灑下,新竹關西鎮訪視志工彭美妹,與幾位同行的志工,帶著物資與祝福,出發拜訪在關西鎮各處的受助人家。

隨著蜿蜒的山路,來到關西鎮錦山山頂,斑鏽的鐵門、低矮的磚房,住著一家五口。「阿紗,在家嗎?」彭美妹在門口呼喊著。

阿紗聽到聲音,從房間裏出來相迎;原來難得出太陽,她正忙著把衣物、棉被拿出晾曬,一邊還喊著讀國小二年級的小兒子快點吃早餐。

彭美妹見男主人不在,關心問道:「先生最近有沒有工作呢?」阿紗拉著彭美妹的手,忙不迭的說:「有有有!他變很乖了!今天去打臨時工。」

多年前,阿紗從越南來臺結婚;先生因偷竊入獄,而她人生地不熟、沒辦法出門工作,生活困難無依。接獲提報的彭美妹,除了帶來物資與關懷,也引導阿紗正向思考,擔心她對先生失望,連帶讓家庭破碎。

「很多人介紹男朋友給我……」阿紗拉著彭美妹的手,回憶從前不敢跟她說的事,許多同鄉見她辛苦工作,獨自教養孩子,建議她不如另外找個依靠,但阿紗不肯,她記得娘家媽媽的叮嚀:「孩子是從我肚子出來的,也是我的孩子,我要好好照顧他們。」

三個孩子陸續出生,期間先生數度入獄,阿紗咬牙打工養家,連懷著小兒子時,也挺著肚子做園藝,直到老闆娘看不下去,拒絕讓她繼續工作:「你快生了,萬一發生意外就不好了。」

工作停滯,阿紗曾灰心地想將小兒子送養,但看到可愛的小臉就狠不下心。幸好有慈濟志工,時常上門關懷;彭美妹陪著阿紗聊天,開解她心中的苦悶。若有機會見到男主人,彭美妹就勸誡:「好好想一想啊!你娶到這麼好的老婆,可是你的福氣!」

如今,先生改過,從事建築零工,賺錢養家,而阿紗走過艱苦,翻轉手心助人,每月捐出善款,讓慈濟志工能去幫助更需要的人。

「阿紗其實是靠自己站起來的。」彭美妹說,阿紗勤奮努力,觀念正確,才是能走出困境的主因。

 

家和行善萬事興

 

彭美妹是土生土長的客家人,從小見到父母為了生活,勤奮開墾務農,而她即使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孩子,仍舊跟在媽媽身邊,農活、家務沒有一項難得倒她,彷彿勤儉就像是客家人血液中的基因。彭美妹認為:「唯有勞動,才有收穫。」

二十六歲時,彭美妹經由媒妁之言嫁到新竹關西鎮,夫家同樣是客家家族,先生羅仕賢的兄弟姊妹各自成婚,婆婆和小叔與他們夫妻同住。婆婆樂見後輩為生活兢兢業業,鼓勵彭美妹繼續工作,她會幫忙分擔家裏瑣事。

慈濟在關西鎮照顧的個案遍布山區,有時志工早早上山,就見大門深鎖,彭美妹會朝窗戶喊一喊,看看是還沒起床,還是出門不在家。

單親的彭先生不在家,彭美妹猜想可能帶孩子外出了,但掛心寒流即將到來,孩子沒有冬被可暖,於是將物資放在門口,致電給彭先生,請他記得要收進家門。

彭美妹任職成衣廠,手腳並用踩著縫紉機,多縫一件就多一分收入;也許是她負責任的個性,沒多久就被調升為管理員,直至公司結束營業,她轉往另一家皮件公司任職,一樣是論件計酬的工作,她奮力踩著縫紉機,沒想到又被轉調為管理職。

一天,家附近的慈濟志工向彭美妹勸募;她雖然勤儉,但捨得做好事,覺得這錢「花得值得」,就替全家人都捐了善款,更在工廠邀約許多同事加入;先生羅仕賢對慈濟好奇,於是參與慈濟列車去花蓮了解志業,更在一次歲末祝福中,舉手參與志工培訓。

「看到人家舉手,他也跟著舉手。」彭美妹笑說,他們兩個都是糊裏糊塗做志工的。

培訓慈濟委員那年,彭美妹因為公司轉資大陸而解散,她乾脆退休做志工,同時陪伴八十歲的婆婆。

有天婆婆突然對她說:「你看我的手怎麼愈來愈瘦?」她陪伴婆婆就醫,經過一連串檢查,確診是肺癌;羅仕賢決定將媽媽轉到大林慈濟醫院,住院治療。

羅仕賢上班時,彭美妹就與手足一起輪班照顧婆婆;出院後每週一次的回院化療,彭美妹親自開車,接送往返關西與大林,照顧婆婆親力親為。

「婆婆很有福。」彭美妹說,治療兩年多,婆婆都能自理生活,沒有包過一次尿布,二○○四年往生那一刻,也沒有插管,走得安然。

阿文年輕時在皮染工廠工作,染料侵蝕皮骨,只得截去左腿,右腳腳趾也難以保全。他告訴來訪的彭美妹,最近腳又有腫脹現象,將前往高雄求醫。

有「關西貧民窟」之稱的貨櫃屋社區,潮溼陰暗髒亂,獨居於此的阿良,兩、三天才搭車到桃園的兒子家洗澡。彭美妹擔心這樣的居住環境影響身體健康,多次與阿良商議搬遷。

鍊慈悲與智慧

 

彭美妹會開車,是訪視團隊的好幫手;關西志工不多,彭美妹先到新埔接了資深志工,再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地拜訪貧苦人家。

「第一次看個案時,真的不知道什麼是訪視,以為就是看看需要幫助的人。」彭美妹說,抱著好奇的心,跟在資深志工後面觀察;隨著訪貧的經驗愈來愈多,她才知道,訪視除了以一分悲心感受他人的苦,也要有智慧,懂得如何適時助人。

有一回接獲提報,年輕夫妻育有兩名幼兒,一家之主因為欠債又失業,全家有一餐沒一餐,孩子甚至沒有奶粉和尿布。

彭美妹心疼幼兒,隨即申請急難救助,立刻提供五千元救助金,同行的里長更在鄰里間幫助案家募款;然而就在大家替他們奔走時,里長發現這位年輕人沈溺遊樂,把眾人的愛心拿去打電玩,卻將妻兒丟在家中挨餓。

彭美妹勸他:「年紀輕輕,應該要腳踏實地賺錢養家。」苦口婆心,對方卻聽不進去,彭美妹只好回報慈濟基金會社工,評估是否由政府社福單位介入。

「訪視工作寧願錯救,也不要失救。但如果發生這樣的狀況,我們還是要想清楚怎麼做,才是對這個家庭中弱勢的妻兒最好的幫助。」彭美妹說,訪視時也要徵詢里長、鄰居,甚至是孩子學校的老師,並透過同行的志工彼此不同的觀察、討論,給予案家最適當的幫助。

一整天的訪視行程,跑遍關西鎮,終於在傍晚前結束。與訪視團隊一起站在橋上,看著剛剛播種的秧苗,彭美妹指著遠處淺藍色的屋牆,還有旁邊菜蔬茂盛的菜園,笑著說:「那是我們家跟我們的菜園。」

有人羨慕她有祖輩留下的田地,生活無憂。但她說:「有田,不做有得吃嗎?」

透過訪視,看盡了人生中的悲苦,今年六十七歲的彭美妹,覺得自己很幸福,即使生活並不特別富裕,自小就是要有勞動才有收穫,但她認為這樣的人生才是踏實。

 

來自越南的阿紗,在志工的陪伴下走出困頓,也等到先生改掉惡習,賺錢養家;就像那發芽的新苗,終有度過寒冬的時刻。


Q&A

 盡人事,隨因緣

口述‧彭美妹 整理‧邱如蓮

▎訪視志工 彭美妹  ▎

一九五○年出生
二○○四年受證慈濟委員
訪視資歷:十四年
訪視祕訣:訪視是走入別人生命的工作,我們與他有緣,在他辛苦時幫一把,要珍惜這樣的因緣。但人生的無奈,有時也不是我們能夠左右,一切盡心盡力,結果就隨順因緣吧。

問:慈濟的急難救助和長期照顧有什麼不同?

答:一般的家庭訪視,大多是累積較久的問題,突而爆發;雖然有時也很急,但是通常案家還是會有點心理準備,所以我們也能有時間慢慢了解需求,給予適切幫助。

但在災難之前,沒有貧富之分,尤其天災來得又急又快,例如大地震,就算住在億萬豪宅,也可能坍塌變成沙石。

去年尼伯特風災重創臺東,許多人有家歸不得;因為臺東幅員廣大,全臺訪視志工集結前往幫忙勘災。那時我也報名參加,眼見許多受災的人,屋頂沒了,家具泡水,有的甚至失去了家人,又急又無助;那一刻真的很想盡最大的努力,幫他們盡速恢復家園。

天災無常又急迫,設身處地,我希望自己能夠代表社會的大愛,讓他們知道有人可以倚靠;因此也盡力做好勘災訪視紀錄,讓受災戶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幫助。

 

長期照顧生活無法自理的病人,弱勢家庭更為困窘,慈濟基金會除了給予經濟協助,志工也扮演傾聽的角色,讓照顧者能有喘息的空間。

 

問:十餘年來照顧弱勢家庭的經驗中,貧窮是否可以預防?

答:除了意外事件、遭逢急難,讓人措手不及之外,我認為會需要被幫助的家庭,大多有個共通之處——「對生活欠缺計畫」。

單親的彭先生,獨自撫養兩個孩子;由於他曾經中風,行動不利索,找工作很困難,缺乏經濟來源。我們拜訪後,發現他有做桔醬的機器與本領,鼓勵他可以以此為業;沒想他一開始就收購大量金桔,還請了五名工人來做;尚未有成品銷售,卻先花了大量的成本。

因為家庭背景或成長經驗,並非每個人都會精打細算、計畫開銷;而生活中的支出與收入都很現實,一旦失衡,就會陷入困境。

所以我習慣在協助案家度過危急後,盡量鼓勵他們靠自己的力量,讓生活回歸正軌;因為依賴社會的幫助,並不是長久安穩之計。

問:案家困境一時難以改善,家庭成員難以自立,如何調適這分無奈?

答:無奈的事情經常發生,只能一直告訴自己前腳走、後腳放。

阿嬤有一雙兒女、四個孫子女,只有一位孫女正常,其他都有心智障礙。孫女為了照顧家人,即使出嫁了,還是會回娘家照顧親人三餐。

這戶人家的生活環境很糟,屋頂漏水、豬圈挖洞作為廁所,房間潮溼幽暗,衣物、床被發出陣陣霉味。我們很心疼,與社工討論後,先修繕房屋,讓家有家的樣子。

兒孫們雖然有心智障礙,但還是要讓他們學著長大,畢竟阿嬤沒辦法照顧他們一輩子;我們建議讓孫子回到庇護工廠工作,但幾度跟這個出嫁的孫女溝通,她卻反對,擔心哥哥外出工作,難以照看,還是希望維持領取政府的補助,並由她照顧家人。

心智障礙的孩子,沒辦法完整主張自我的意識,而唯一能溝通的孫女,也不願改變現狀。我們只能尊重她的決定,即使結案了,只要有空還是會繞過去看看,祝福他們可以過得好。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彭美妹與慈濟基金會社工員同行訪視,一起了解需求,提供更專業的建議。

 

問:人們遇到挫折,有時不免沈溺苦境,如何陪伴走出來?

答:人經常只能看到自己失去的,看不到擁有的。

我們關懷的案家,有眼睛將要失明的,也有年紀輕輕就必須截肢的;這些無常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我們也不一定能心念正向,馬上就能消化悲憤。

我通常都會先傾聽對方宣洩,讓他們吐露心中的痛,若是女生,我會拉住她的手,讓她有被「膚慰」的感覺;然後看著他們的眼睛,真誠分享我從訪視中聽到的故事,其他的人辛苦、其他人的傷痛。

上人告訴我們,訪視工作是用生命走入生命。我認為,當你得知別人真實的遭遇,再看看自己,就能珍惜仍擁有的,然後慢慢度過悲傷。

問:關西志工人數少,個案多是住在山上,每月固定訪視,一趟路花不少時間。在志工服務與家庭照顧中間,如何取得平衡?

答:關西工作機會少,大部分年輕人都外出工作了;要改變老人家的觀念,讓他們出門來做志工,其實不那麼容易,至今還很多人笑稱我們夫婦是傻瓜呢!

很多人以為訪視記錄很難,畫家系圖很複雜,所以不敢參與訪視工作;沒有去試的時候,看著都覺得難,但只要有機會做,就會發現自己也可以。

為了有更多人一起來投入,如果情況允許,我就會帶著新進的志工一起去訪視,增加他們的經驗,然後適時交給他們記錄的責任,讓他們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困難。

我的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也不太需要我操心,先生跟我一起在慈濟路上付出,也能體諒彼此的忙碌。一星期有幾天時間,我們與親家輪班幫孩子帶孫,如果輪到我帶孫的日子有志工服務,我就與親家商量能不能換班,盡量調整到兩全其美,若不行就隨順因緣。

彭美妹在退休後,全心投入慈濟志工服務,但關西志工人力少,需要志工的服務卻不少,她的生活過得比從前更忙碌;不過,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忙碌之餘更覺歡喜。

問:訪視工作接觸形形色色的人生,從中最大的體會是什麼?

答:我年輕時,可能因為在工廠管人習慣了,在家裏也是習慣指揮人做事,先生都說:「嘿!這裏是家裏,不是你工廠。」

做訪視之後,發現要多多站在別人的角度想,聽別人的聲音、接納別人的意見,感覺變得比較有人緣;也學會了轉念,以往如果請先生幫忙的事他沒完成,就覺得不順心,現在會覺得沒關係,你沒做放著,我就撿起來做。

我覺得改變最大的原因,就是看見了自己的幸福;人生有太多無常不是我們能夠控制,能夠做的只是把握時間、珍惜眼前,不要浪費時間在與人生氣、結惡緣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