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湯爸的願望
撰文‧陳美羿 相片提供‧陳光蓮



九十歲人生謝幕前,湯少藩留下典範──
被宣判癌末,他決定不開刀、不化療,留下完整的軀體,做大體捐贈;
他留給兒女家人無形的資產「孝、悌、忠、信」;
他舉辦祈福會,向法親與老友道謝。
站在終點,他沒有恐懼,只有面對;
沒有牽掛,只有安心;
沒有遺憾,只有滿足。

 

前腳走,後腳放。過去的事,想它做什麼?明天還沒到,想它做什麼?事情來了,了解它、接受它、放下它。」九十歲的湯少藩,在嘉義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與南華大學生死學系助理教授蔡昌雄說自己的心境。「做得好,過去了;做不好,也過去了,都要放下。人命只在呼吸間,不想明天。」

「您走了,要去哪裏?」蔡昌雄問。

「到哪裏不管。有佛緣的話,走了再回來娑婆世界繼續修法,行善積德,要相信因果。」

蔡昌雄看到床頭上有西方三聖像,問他:「這兒有西方三聖,您考慮去那兒嗎?」

湯少藩笑了:「這不是我考慮的問題,我此生修行有漏,佛菩薩不處罰我就不錯了。」

蔡昌雄也笑說:「您可以先填個申請表啊!去那裏好修行……」

「隨緣吧!有福緣就去。填了申請表,心裏懷著希望,很麻煩呢。也不是我申請了,就讓我去,不學好的壞弟子,不是教佛菩薩為難嗎?」湯少藩說:「有緣我就去;不讓我去,在門外也很好。」

「過幾天上人來了,我要向他懺悔。我犯貪、瞋、癡、慢、疑,貪吃花生米,是犯了『貪』;自恃身體好是貢高我慢的『慢』;上人祝福我做到九十五歲,我做不到了。」

停了幾秒鐘,湯少藩又說:「向上人懺悔後,我就心安了,哪天走都沒關係。人生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我把大體捐給慈濟,心願就了了。」

太太陳光蓮問他:「還有什麼要交代我的嗎?」

「有!把我送交花蓮以後,你就不要管了。怎麼處理是醫學院的事,問都不要問,不要增加人家負擔。」湯少藩正色的說。

一會兒,蔡昌雄好奇的問:「您平常有沒有做特定的功課?」

「沒有。我只是天天看上人開示,睡前念念佛號。聽得懂也要做得到,做不到,聽再多也沒用。」湯少藩說:「《無量義經》有幾句話很好:『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我就是要守之不動。」

訪談過後,蔡昌雄教授非常讚歎「湯爸」:「一位臨終的老人,如此豁達、放下。我很欽佩,很受啟發。他能看見自己的貪和慢,會慚愧、要懺悔,何其不簡單哪!」

 

一九二八年農曆三月十八日,湯少藩(後排右一)出生在江西,一九四二年棄學從軍,經歷戰亂,圖為一九四九年來臺後,與同袍合影。一九八○年,湯少藩以中校官階退伍,軍旅生涯三十八年。

人生七十才開始

 

「上人,我已經七十五歲了,現在才受證,我……太遲了。」二○○三年湯少藩受證慈誠隊員後,在一次志工早會上臺分享時,向證嚴上人說。

「不遲!不遲!還可以再做二十年。」上人慈藹的祝福他。

湯少藩自勉:一定要好好照顧身體,好好做慈濟,希望能做到九十五歲。

在他受證之前,妻子陳光蓮已經投入慈濟多年,他不但幕後支持,也並肩出勤。成為人文真善美志工後,無論是臺灣慈善救濟,或是海外賑災,總能看見湯少藩的身影,豐沛的文字、攝影、錄影報導,較之年輕一輩有過之無不及。

「人文真善美的使命,就是把我們慈濟人的善心善事記錄下來,把握剎那,留存永恆。」湯少藩和陳光蓮在屏北購置了有院子和車庫的新居,他們把車庫布置成共修或茶會的場地,安裝了電視和桌椅等。慈濟組隊開會、人文團隊共修,都可到「湯爸家」,舒適的場地之外,還有美味可口的茶水和餐點。

「湯爸好像天生就是來照顧我們的人。」資深人文志工張錦雲說:「跟他在一起都會忘了他的年齡。」

張錦雲難忘有一次跟湯爸去花蓮上人文課,搭上火車要回屏東。眼看著火車就要開了,湯爸怎麼忽然不見了,火車啟動前一分鐘,才見他笑瞇瞇,抱著鮮奶和麵包回來。

「我都沒想到這麼遠的車程,要準備些吃的,好慚愧!」張錦雲內疚的說:「我從屏東搬回滿州之後,就中斷了寫作。湯爸常勸我,再去買一部電腦吧,為時代作見證,為慈濟寫歷史啊!」

湯少藩以慈濟人文為職志,並悉心培養新人。志工林美瑜說:「初拿相機很害羞,都不敢站起來拍,後來湯爸跟我說,你跟在我後面,我們上舞臺去!」

林美瑜後來被訓練到哪裏都不怕,連屋頂、樹上都爬上去。慈濟為屏東霧臺鄉、三地門鄉莫拉克受災鄉親所建的長治百合部落園區,從啟建到落成,林美瑜固定拍一個角落,記錄它的成長,湯少藩很是讚歎、肯定。 

湯少藩 作品

戰車運送物資,深水救災

莫拉克颱風數日的狂風暴雨,南臺灣災情慘重,受災鄉親深陷愁雲慘霧中。這兩天,慈濟人全體動員,冒風雨、涉深水,提供熟食、日用必需品,膚慰鄉親心靈、減輕愁苦。

今天八月十日,雨勢稍停,慈濟人繼續屏東各災區的救助工作。在林邊,水深未退,救災工作全賴軍方十五輛裝甲車,來回運送物資人員及病患進出災區。

在南二高林邊交流道的出口處,慈濟救災服務中心和軍方的救災指揮部同設立在道路上。救災物資統一由慈濟人收集分類存放,林邊鄉提出所屬村里需求,再由軍方人員搬運裝載在裝甲車上,慈濟人隨同鄉公所人員、裝甲官兵,共同坐在裝甲車頂,涉水運送到各村里適當地點集放。有些家戶由林邊當地慈濟人和村長乘坐膠筏,分送到家。

慈濟人文真善美志工,隨同坐在裝甲車頂,居高看到深水茫茫,淹水房屋前滿目瘡痍,堆積泡水衣物家具。受災人處此悽慘境地,無奈徬徨!

裝甲車雖能涉深水泥地,但深水下的泥濘實太深厚,有時深陷其中,費力才能脫出。這次運送物資,自上午十一時出發,回到救災中心已是下午四時。災害實在太大,救災也很艱辛,但軍民合作無間,全體國人愛的匯集,充分顯現了愛的力量。

莫拉克風災翌年,湯少藩以左圖與「救生艇載送物資挺進災區」獲屏東縣政府頒獎。他說:「我拍這些相片時,流了很多眼淚。希望社會大眾繼續保持我們的愛心,讓愛傳下去。」


無常至,無憂無懼

 

投入真善美志工十餘年,湯少藩健朗的身影卻出現異狀。二○一六年四月,醫師確診罹患胃癌並已轉移肝、腎。生命最後的幾個月,他只肯吃止血藥,照常參加志工活動。他說:「我不開刀,也不化療。遲早要來的就面對,我是慈濟人,保留完整身體去捐大體。」

十一月二十七日,上人行腳到屏東主持歲末祝福。湯少藩二十五日由大林慈院出院回家,只剩四十五公斤的他請志工王佑華過來,將想報告上人的內容口述,打成書信。「我怕當天沒力氣,說不清楚,寫下來呈給上人,他可以看懂。」

「敬愛的上人、精舍師父及分會見慧、法明師父,師兄、師姊:

我向上人虔誠懺悔,我學佛有漏,明明知道我有胃潰瘍,我還去貪吃貪食,認為我身體很健壯,誤認為我胃潰瘍已經好了。所以去年一年,天天吃花生米,三餐吃花生米。

就是因為有漏的貪、瞋、癡、慢、疑,學佛不精,造成現在骨瘦如柴來見上人,也辜負上人要我多做幾年的叮嚀,我要向上人特別的懺悔。

我也感恩上人天天到我家來,讓我學佛,慈濟家人這段時間,用《藥師經》給我祝福,我願回到慈濟家庭,做個修行無漏的小菩薩。

感恩上人,感恩慈濟菩薩,阿彌陀佛!」

當天,湯少藩早早就穿戴好整齊制服,坐著輪椅,由妻子陳光蓮和志工黃麗娟陪同,去屏東分會廊道上等候,一字一字念出信,向上人虔誠懺悔。

上人跟他說,「不要緊!你學佛這麼久了,也跟師父這麼久了,應該都很輕安、很自在,不要有煩惱,要顧好你這一念心。」

見到上人了,也當面發露懺悔了,湯少藩覺得安心了。接下來,他要向法親們道謝。

 

 

 

陳光蓮一九八六年成為慈濟志工、熱心公益,湯少藩鼎力支持,他說:「太太做慈濟志工,我當太太的志工。」

二○○八年四川汶川震災,八十歲的湯少藩與醫護發放團隊深入聯合村災區。只要有勤務,湯少藩總是身先士卒,走在最前,做到最後。(攝影/簡淑絲)

道謝,道愛,道別

 

冬日的陽光,就像湯少藩的特質,不燥熱、不刺眼,是和煦、是無比溫暖的。十二月四日這天,湯爸家屋裏屋外,滿滿都是笑臉,白長褲、藍上衣,這是他最愛的「藍天白雲」──慈濟工作服。

感恩餐會是下午三點開始,才一點多,湯少藩就叫兒子雪文推著輪椅,到門口迎接來客,慈濟志工看到消瘦的「湯爸」,又高興又難過。

志工黃麗香說:「謝謝湯爸,大家知道湯爸和上人是『同學』嗎?他們兩位是同一年開始學電腦的,不過上人說,湯爸成績比他好,什麼都會……我們要學湯爸的精神,活到老,學到老。」一小段話,掌聲如雷。

音樂間奏時,手語隊師姊依次走到湯爸面前致意,或握手、或擁抱,音樂輕輕唱著:「愛就像山峰,望向世界的盡頭。心就像燈火,照亮黑暗的角落。不沈默,無保留……」

手語結束,表演者退場,一個個淚流滿面,甚至啜泣到無法控制,旁人見了,輕聲安慰:「不要哭,不能哭……」自己也忍不住拭淚。

「我知道湯爸最大的心願,就是大家要好好做慈濟。」帶出無數筆耕志工的志工陳慈承對大家說。

十五年前因為撰寫陳光蓮師姊「十步芳草」故事,跟湯爸夫妻結緣,陳慈承說:「十年前我鼓勵湯爸寫回憶錄,湯爸寫了一半,後面一半我們會繼續寫完……」

十二月六日,湯少藩再度住進大林慈院心蓮病房。醫護人員時時進來關心,摸摸肚子和胃部:「沒有腹水!痛不痛?」「不痛!」湯少藩雖然虛弱,依舊笑容滿面。他整天不是睡覺,就是盯著大愛電視看,不曾吃過止痛藥,也不曾打過止痛針。

志工戴敦仁來探視,湯少藩還能虛弱的跟他說話:「人文團隊要團結啊!不能散掉啊!王佑華的照相,林麗娟、陳潁茂的文稿,還有你的錄影,要發心努力去做,也要傳承。上人祝福我再做二十年,看來是……」說著說著,竟然哭了起來。

「湯爸一定想:他就是想做,也無能為力了。」

隔天「湯爸」沒法講話了,只能手寫:「大體、花…」,又示意:「不要留我,針拔掉、拔掉。」心蓮病房的醫師安慰他:「您好好休息,因緣到了就會送您回花蓮!」這晚,他睡到天亮,沒再醒來;家人將他轉送花蓮慈院,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捨報,完成捐贈大體的心願。

翌日志工早會上,影片播放的是湯少藩幾年來在慈濟的身影,上人開示:「九十歲的湯居士,是師父的好弟子,到最後都沒有迷失自己,我們要學習的就是這樣輕安自在,回到花蓮來做無語良師……他已乘願再來。」

二○一六年十二月四日,癌末的湯少藩在屏東住家舉行祈福感恩餐會,向志工團隊道謝。(攝影/林美瑜)

 

午睡醒來,陳光蓮開車去慈濟菜園。多日沒來,番茄、長豆已結實纍纍,她一邊採著,一邊流著眼淚。

「怎麼啦?還在哭?湯爸不希望你這樣的。」菜園好友周秀珠師姊安慰她:「他已經乘願再來了,你還在想他,為他哭。這樣他也會不安心,變成愛哭囝仔(嬰兒),他的父母很難帶喔!」

把思念化為祝福吧!難過的時候,想念的時候,陳光蓮就拿出手機,點開湯少藩的影片,看著他的音容笑貌,覺得他「還在」。

沒錯!他還在,他在慈濟大學大捨堂裏,等待三、四年後,將成為醫學生的「大體老師」,這不是他最大的心願嗎?

他的心願圓滿了。陳光蓮說:難過還是難免的,但是奇妙的是,歡喜心也一直湧現,一直湧現……

(摘自《愛之緣──湯少藩回憶錄》)

《愛之緣──湯少藩回憶錄》
湯少藩、陳美羿著

四月初出版   歡迎索取  請附回郵二十元 
並註明姓名和詳細地址、索取《愛之緣》
寄:908屏東縣長治鄉長興村中興路83之1號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