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溫柔大河流淌旱地
撰文.林玲悧

 

鄭龍誇獎七歲的麗莎勇敢完成牙科治療。

美麗的湄公河,流過傷痛的柬埔寨;
為貧困操勞的鄉親奔走的腳步,
殷勤踏在乾季的土地上……

 

三月九日,從臺灣出發,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航程,再來三個多小時的道路顛簸,終於抵達柬埔寨磅針省。大地像個蒸籠,手機上顯示體感溫度是攝氏四十一度,又值乾季,窗外野草枯黃,田裏每隻耕牛都瘦成皮包骨。

安單於路旁旅館,放下行李,拉開窗簾一望,「啊!」驀地一驚,一條大河美得如詩如畫,「是湄公河!」

三月十日七點半,志工團隊提早抵達宗膠呂轉診醫院,已有許多鄉親鵠候多時;企盼免費醫療的心情殷切,他們多半在五、六點即出發。

柬埔寨的鄉親貧困操勞,面容有超乎年齡的蒼老。七歲的麗莎依偎阿嬤身旁,她昨晚已經因為牙疼,哭了一夜,阿嬤急忙帶她前來就診。

來自法國的慈濟志工鄭龍,眼前的小女孩比他的孫兒年紀還小,激起他無限愛憐,不只在候診區逗弄她,更一路陪伴她度過整個療程。

她是牙科部門開張第一位小病人。「痛,拉……痛」,聽起來很痛,「拉……痛」卻是柬語嘴巴再張開一點的意思;鄭龍用柬埔寨語不斷安慰她:「阿次、阿次」,意思不痛、不痛;馬來西亞吳金蓮護理師則是用英語鼓勵她:「Very Good!」

一邊安撫怕痛的孫女,阿嬤嘴裏還「喔棍」、「喔棍」說個不停,她是用柬埔寨語感謝醫護及志工的用心。站在一旁,我看見鄭龍與阿嬤兩個人的眼睛都泛著淚光。

於鄭龍而言,柬埔寨曾是不想歸來的傷心地。行前得知他與我在這次義診中是人文真善美記錄夥伴,上網查詢,得到如下訊息:

「他,從柬埔寨到臺灣再落難法國,戰爭帶走天倫之樂,帶來貧窮與流離,青春歲月在磨難中流逝,換得一介難民身分。

七○年代初,中南半島戰火飄搖,二十出頭的鄭龍結束工作,隨風潮到臺灣就讀僑大。一九七五起,赤棉統治柬埔寨,大批華僑紛紛出走柬國,鄭龍聽聞家鄉親人遭逢劫難,萬般焦急,決定停下大學學業,趕到泰國,到難民營找尋父母下落。

切切查看,竟是撲了個空,父母已在逃難過程中罹難……鄭龍只能隨著其他人移往法國尋求庇護。」

當他幾年前代表法國回靜思精舍報告慈濟會務,方知二○一一年慈濟慈善志業已經重新站上柬埔寨,並於金邊水淨華區展開首次大型生活物資發放。

此時,他浸潤佛法已深,有怨也早放下了,魂縈夢中半世紀的家鄉,不再是不能碰觸的傷痛。重回故土,他既是法國聯絡處的負責人,也屬柬埔寨的本土志工。

 

來自臺灣、在柬埔寨經商二十餘年的謝明勳(左),鎮日為了義診奔走不息,滿臉汗水、滿心感動。

解難,即刻行動

 

踏上柬埔寨土地那一刻,感動我的第一個人,是柬埔寨聯絡處負責人謝明勳師兄。

除了越南團隊是走陸路進柬國,那一天早上,他接機三回合,迎來新、馬、臺三地醫護團隊。從汗水溼透的志工服便知,每一回的接機,他都是一馬當先,從行李轉盤上奮力拿下每一件行李。

內科、外科、眼科,再加牙科、中醫五大科別,科科發出處方箋,看完病的鄉親都匯流在藥局等著拿藥。

配藥容易,說明醫囑就需翻譯志工來幫忙了,七名藥師分別來自臺灣、馬來西亞、越南,翻譯志工居間服務,或是中、柬翻譯、或是英、柬翻譯,若翻譯志工不足,則塞車必然。

謝明勳趕往牙醫部,有三名本地志工在那裏。他問:「Can you speak English ﹖(會說英文嗎)」第一個男孩搖頭。再問一個,女孩點頭。

「Follow me.(跟我走)」兩人往藥局飛奔而去。謝明勳走路微跛,不是天生,而是幾天下來奔走,腳底筋膜發炎了。

藥局加入生力軍,應該可以解決問題了。站著鬆口氣的時間也沒有,他繼續前走,內科帳棚配置冷氣機,排風口熱風對著一對等候拿藥的母女直吹;這裏的人對苦堪忍,不知道坐在那裏多久了。「唉呦,這麼熱!」謝明勳對鄉親的心疼,不只是在言語上,馬上動手調整動線,椅子搬搬挪挪,避開風口就是了。

問題不難解決,可貴的是能看見別人受苦的心。

彎進內科部,一位八十歲的獨居長者看完診了,艱難地走回候診區坐下,她已拿到醫囑處方箋,稍候會有志工陪伴她去領藥。謝明勳本來要離開了,卻又走到飲水機旁,倒一杯水,讓阿嬤喝下,「天氣這麼熱,要多喝水!」他對阿嬤說。我卻想問他,「師兄,你自己有空喝水嗎?」

他邊走邊接電話,對談中迅速解決問題;熱帶陽光不留情,黝黑的臉上汗珠漫漶開來,晶亮地能反射光線。換別人對他飛奔而來,急說:「師兄,帶來的用藥說明單不夠用了,哪裏可以影印?」「交給我。」他仍未停止腳步。

「不要急,慢慢來!」他對著距離還遠的一位志工喊著。他自己做事那麼急切,倒勸別人慢一點。他向我介紹:「這是釋順和師兄,我們的第一顆種子。」

「啊,傳說中的人物出現了!」出門前,做足功課,讀到他的資料時,早就感動。

 

點燈,發揚光大

 

「釋順和師兄出生在柬埔寨,二○○八年和偉慶師兄回花蓮尋根,在靜思堂博覽館看到宇宙大覺者地球上一閃一閃的燈,知道每一盞燈代表慈濟在當地生根,於是問:『為什麼柬埔寨沒有燈?』

志工跟他說,因為國家內戰,慈濟在柬埔寨的因緣早在一九九七年就斷了。

他聽了之後,默默地想:我的因緣是不是到了。如果現在不是我,那還會是誰呢?我發願要帶種子回到柬埔寨。

經過兩年不斷的努力,順和師兄在新加坡從志工到見習、從見習到培訓,在二○一○年終於受證。二○一一年開始培養出柬埔寨的慈濟種子。」

順和師兄跟我說:「第一顆種子不重要,會發揚光大的種子才重要。」他住在日本,「釋」姓也是歸化日本籍的姓氏;只要柬埔寨有活動,他一定返鄉幫忙。

那幾天,打開旅館窗戶,就會看到一條大河。柬埔寨為中南半島之文明古國,有兩千年以上歷史;湄公河靜靜流淌,照見吳哥王朝灰飛煙滅在熱帶雨林中;子民不識先祖榮耀,政治紛亂,迎來赤柬肆虐,國土淪為殺戮戰場,百姓四處流離。

義診結束歸來,我仍會想起那條美麗的大河;也想起藥師蘇芳霈的分享,「接近上人總是讓我們懷柔而真純,就會希望這個世界的人都可以那麼慈濟。那麼,我們就要有像明勳師兄、順和師兄、鄭龍師兄這樣的人,願意留在旱地開花。」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