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4期
2017-03-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大地保母
  助人線上
  健康百寶箱
  人品典範
  人物誌‧素人畫家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柬埔寨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4期
  療傷柬埔寨
撰文‧張麗雲

鄉親不堪牙科治療疼痛,頻頻發抖,志工握住她的雙手,給予勇氣。(攝影/林玲悧)

戰亂、天災、貧窮,
近半世紀相繼傷害了柬埔寨;
慈濟首次舉辦大型義診,
在宛如醫療沙漠的瘠地灑上一滴清露。

 

我非常擔心他們窮到付不起醫療費用,生病時將何去何從?」提起柬埔寨極其匱乏的醫療資源,馬來西亞蘇聯和醫師一顆心就揪成一團。行醫二十五年來,什麼重大疾病沒遇過,什麼疑難症狀難得倒他;可是面對醫療貧瘠的柬埔寨,他如手無縛雞之力,自嘆無奈。

「從臺灣帶來這臺超音波,要檢查也不是,不檢查也不是。看了,發現已經到了末期,可是接下來他們該怎麼辦呢?」臺中慈濟醫院腸胃科廖光福醫師,也搖頭嘆息,無奈與不捨掛在臉上。

超音波螢幕上,明明秀出「已擴散全身」的訊息,可是眼前的柬埔寨鄉親,依舊冷靜搖頭,告訴你:「我付不起交通費,我不要去大醫院!」

這究竟是醫護人員的「求不得苦」,或柬埔寨鄉親的「病苦」?

 

五地醫護聯合義診

 

二○一七年三月十日到十二日,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臺灣的慈濟人醫會醫療團隊,與柬埔寨的總理醫療義診團(TYDA)合作,在柬埔寨磅針省(Kampong Cham Province)的宗膠呂轉診醫院(Chamkarleu Referral Hospital)和寶可娜小學(Bosknor Primary School),舉辦為期三天的聯合義診,在宛如醫療沙漠的柬埔寨灑上一滴清露。

「磅針省是柬埔寨土地最肥沃的省份,盛產煙草、大豆、橡膠和其他熱帶農產品,是被旅客認定為『真正的柬埔寨』的『迷人之城』。」網路上是這樣介紹這個省份的。

它位居湄公河上游,享有優勢的土壤和環境,約有一百二十萬人口;可是距離精華區一小時車程以外的寶可娜區(Bosknor District)和宗膠呂區(Chamkar Leu District),就完全是兩個世界,偏低的教育水準,人民貧窮至極,三餐不繼,醫療資源匱乏,有人接近中年甚至終其一生,都未看過醫師、進過醫院,只能倚賴傳統民俗療法或購買成藥。

二○一六年六月,臺北慈濟醫院欲捐贈一批即將汰舊換新的洗腎機,給柬埔寨的總理醫療義診團;可惜評估之後,洗腎設備未來維修困難,因而無法接受捐贈。同年十一月,新加坡慈濟人醫會團隊捐贈一批輪椅和病床給總理醫療義診團。

慈濟在柬埔寨首次舉辦義診,居民把握免費醫療的難得機會前來求助。(攝影/洪文清)

總理醫療義診團是非官方醫療組織,目前有四千多位醫護會員及五百位醫師,每個月巡迴各省舉辦義診;當他們了解慈濟在全球的義舉,也邀約合作,終於促成這次義診。

宗膠呂轉診醫院是一個開放性場所,建築老舊,塵土飛揚,蚊蠅四竄,沒有空調與基本醫療設備。新加坡慈濟志工承擔義診的規畫與前置工作,三月七日先行抵達,裝置發電機、冷氣、牙科專用空壓機等硬體設備,刷淨牆壁,封閉窗戶,配備空調,擺上五張簡易的手術床,破舊的空間頓時成為無塵的手術房。

三月十日試行運轉義診,內科、外科、牙科、眼科和中醫門診全開,短短半天也服務了兩百四十七位鄉親。翌日,團隊到齊,兵分二路,前往寶可娜小學與總理醫療義診團會合參加義診開幕典禮,另一梯直接到宗膠呂轉診醫院接續義診。

 

行善回報父母恩

 

上午八點,天氣炎熱,牛車、摩托車滿載鄉親「噗噗噗」地駛進坎坷不平、黃泥沙地面的寶可娜小學校區;他們自動自發,依照事先排好的椅子,靜靜坐著等待,看到志工,即漾起和善、謙卑的笑容。

寶可娜小學的「手術房」,由一塊簡單的布幔圍成,老舊的塑膠皮裹成的老式病床就是手術床。臺中慈濟醫院簡守信院長和高雄慈濟人醫會葉添浩醫師,神情淡定,展現精湛的技術,三個小時內為五位鄉親完成手術,一旁,柬埔寨年輕醫師觀摩學習。

簡院長事後分享:「因為腫瘤已在病人身上有好長一段時間了,沾黏到神經,必須小心翼翼手持刀片,下刀時傷口也不能過大;沒有止血刀,沒辦法全身麻醉,只好以半麻醉的方式,但也要留意將麻醉藥注射在最恰當的位置,免得流血不止。」

對貧窮得沒錢看病的鄉親來說,也許終其一生都必須與腫瘤為伍,還好遇見技術這麼精湛的好醫師。

志工們看到行動不便的長者,主動背負到醫院外面搭車返家。

(攝影/辰謝明)

簡守信正服母喪期間,告別式三月八日舉行後,帶著不捨,離開孤獨的父親,十日啟程前來柬埔寨。

他說:「當我每下一刀時,好像在與母親對話,相信她會了解我做了最好的決定。」父親也很欣慰,兒子懂得以身體報父母恩。

 

年輕佛教徒行動力

 

柬埔寨年輕的醫師或醫學生,加入總理醫療義診團團隊,在義診現場為鄉親服務,量血壓、引導、攙扶、衛教解說、擔任牙醫助理、消毒醫療器材等。

柬埔寨牙醫師史崙翰(Sreng Heng),帶著四十五位健康和科學大學的牙科醫學生,學習當牙科助理和消毒儀器。六張診療椅坐滿,有的人沒看過牙醫,更別說保健牙齒;當惱人的智齒被拔除後,鄉親高興得雙手合十,頻頻向醫師點頭致謝。

年輕的準牙醫師旺恩(Vorn Chanchivoan)分享:「當病人向你說:『感謝醫師!』並露出快樂的表情,我也感到非常快樂!」他盡量保住病患的牙齒,並指導他們平日保健和潔牙習慣;他也邀請朋友一起來服務。「在柬國,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是佛教徒,能幫助人都覺得很榮幸。」

在宗膠呂轉診醫院義診現場,也布滿年輕志工,與醫師一對一翻譯,或柬翻中、英翻柬,或引導、奉茶、安撫鄉親。

柬埔寨慈濟志工胡美玲說,以往發放大米前夕,也挨家挨戶邀約會說中文或英語的人擔任翻譯志工;這次,一聽到有來自這麼多國家的醫師來柬埔寨義診,年輕人呼朋引伴,有的連家人都一併帶上,從金邊搭兩、三個小時的車過來。

 

本地志工協助看診居民接受眼科視力測驗。(攝影/洪文清)

臺灣、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越南和柬埔寨醫師們合作,完成兩天半診療;近百位本地志工協助翻譯,對於他們也是一次嶄新的體驗。(攝影/辰謝明)

四十八歲、十五公斤

 

內科、中醫科設在帳棚內,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六、七度;義診第三天,冷氣無預警地罷工,單靠左右兩邊的工業立扇呼呼地吹,醫師們的額頭上冒出一顆顆汗珠。病患人數暴增,大排長龍;慈濟醫療志業林俊龍執行長四處關照、協助會診。

藥劑科也是大排長龍,蘇芳霈、王智民、陳幸姬、陳紅燕,還有越南的護理師,七、八位投入,拿藥、配藥得手都痠了。「安樂士(Mebendazol,專治蠕蟲),連五天;綜合維他命(Multivitamin)一日三次,連兩星期。真要給這麼多嗎?」陳紅燕含著懷疑的眼神問蘇芳霈。

「處方上面註明:年紀四十八,體重十五公斤……」蘇芳霈指著處方單給她看,眼淚差點就掉下來;她知道此時此刻沒有時間落淚,他們需要胃藥、維他命或是痠痛藥,都給。

天氣炎熱,鄉親以冰水止渴,長年下來筋骨常疼痛;貧,有一餐沒兩餐的,胃腸也壞了。「那表示他本來就沒東西吃,肚子裏卻還要餵一堆蟲!」兩人不敢再有多餘的對話,默默地照著陳吉民醫師開的處方給藥。

在中醫部,馬來西亞賴金合醫師正為一位愁眉苦臉的婦人看病。婦人告訴醫師,背部、腰部已經痛三十年了;賴醫師一指壓,就知道那是產後調理不佳。

兒子三十歲,她也疼了三十年了。賴醫師告訴她可多煮些黑豆摻薑來喝,翻譯志工也翻成柬文給她聽,怎奈她三餐都吃不飽了,更不知道黑豆長什麼樣子。

婦人直搖頭,賴醫師拿出三支「艾灸」,點燃一支從膝蓋骨幫她薰,減緩疼痛,「我給你這三支,一支代表十年,三支就是三十年,三支薰完,你就好了!」婦人終於笑了。

賴金合醫師說:「義診才區區三天,一時之間哪能幫上什麼大忙。他們就是苦,心苦就得病了。我能夠做的就是讓她們解開心結,一笑解千愁。」

志工團隊將宗膠呂轉診醫院手術房隔壁的恢復室,布置為能容納更多病患的臨時手術房,並配備空調,刷淨牆壁,降低落塵量。(攝影/徐振富)

 

七十歲的賴金合,看病無數,知道世間苦多是心苦;在極為貧困、醫療資源缺乏的柬埔寨,病人一進來,從其臉上就了知一二。另一位婦人五十七歲,炎熱的陽光已經帶走她臉上的光澤。先生失明,大兒子和媳婦去泰國打工,留下兩個孫子給她照顧;還有三個兒子,去其他省份工作,一年難得回來一、兩次。

婦人無償幫人放牛,求的是那母牛能生出小牛子,第一隻算主人的,第二隻才是屬於她的。她就這樣一直期待著,但是曠野田埂一片黃土和乾草,旱季裏連草都長不起來,牛隻瘦得皮包骨。兩年過去了,婦人等不到母牛生子,身上卻到處都痛。

賴金合向婦人說:「我等一下幫你指壓,你可以罵我、打我都沒關係,現在我就是你兒子!」說得婦人破涕為笑,向志工說出她心裏的痛。

 

「看」病更想「治」病

 

陳吉民、廖光福、蘇聯和、張恒嘉醫師都「滿診」,病患一位接一位。廖光福從臺灣帶來的手提超音波派上用場,像照妖鏡一樣,癌末、開放性肺結核無所遁形。腳部抹了白粉末的四十八歲男子尚義克(Sun Heak),拐著腳進來,本以為只是腳痛,經過檢查,心臟瓣膜也異常。

林俊龍執行長、張恒嘉醫師會診後,建議他去大醫院治療,他雙眉緊蹙,慌了手腳;他慌的不是病情,慌的是沒錢付車資。還好TYDA醫師接手,柬埔寨慈濟志工接力負責交通,他的心交給慈濟了。

外科部,病患多是肌腱瘤、粉瘤、腱鞘瘤、疣瘤和淋巴增生。治療環境十分克難,木頭桌子鋪上防污紙張就成了手術檯,還不時有蒼蠅縈繞作客,光線也不足;搭配著微弱的桌燈,五位醫師在器械不完整且沒有電燒的情況下執刀與縫線,兩天半也完成了一百二十六檯手術。

有位患者的頸部脂肪瘤,已有五、六公分大,手肘上的尺神經旁也有顆巨大粉瘤,考驗執刀者的耐心與臨場應變。

第一次出國參加義診的玉里慈濟醫院林威佑醫師說:「簡守信院長臨危不亂,穩若泰山,又如水一般適時變化,配合且適應環境,在出血量極少的情況下完美完成。看到病人歡喜的臉龐與表情,一早上的辛勞一掃而空。」

 

中醫部門療身也療心,飽經貧困的鄉親獲得安慰、回禮感恩。

(攝影/張麗雲)

我們一定再回來

 

柬埔寨是農業國家。從中國發源的湄公河,貫穿緬甸、寮國、泰國、越南、柬埔寨;柬埔寨語的Mekong,有「母親」之意,她孕育世世代代人民數千年的生活。然而氣候變遷、人類過度開發,「母親」終究抵不過人類的予取予求,生態劇變,氾濫成災,肥沃良田也難敵大水衝擊。

一九九四年,水、旱災接踵而至,使得這個剛結束二十多年內戰的農業國家嚴重缺糧。慈濟基金會從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七年,為這塊苦難的土地帶來抽水機與米糧;然而戰事頻仍,慈善扶助無奈中止。

直至二○○七年,因戰亂離家至日本經商成功的實業家釋順和,在新加坡認識慈濟,進而培訓和受證。他情牽祖國,回到柬埔寨尋找父親,親睹貧民的生活狀況,於心不忍,於是在二○一一年,邀請當年慈濟新加坡分會執行長劉濟雨至柬埔寨主講「幸福人生」講座,而再度牽起慈濟在柬埔寨的因緣。

此次慈濟在柬埔寨首度舉辦的大型義診,包括配戴眼鏡的眼科、內科、外科、牙科和中醫,共嘉惠兩千八百八十位鄉親,但還有更多病苦者在引頸企盼。

林俊龍執行長拿出整箱的維他命,一一送給他們,在這貧瘠的地方,聊勝於無。林執行長說:「在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人醫會成員已經蓬勃發展,貧民不愁沒有醫師照護;唯獨柬埔寨,未來臺灣還可以使力幫助。」

不到十位的柬埔寨受證慈濟志工,在極艱難的環境下,成就一場大型聯合義診,連多次跨國義診的簡守信院長,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鼓勵醫護人員,一切從「柬」,不要讓柬埔寨慈濟志業負責人謝明勳和胡美玲夫妻成為「亞細亞的孤兒」,「再接再厲,我們一定會再回來的!」

(資料提供/許雅玲、林玲悧、大愛電視「大愛全紀錄」)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