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5期
2017-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慈善臺灣‧臺東
  慈善臺灣‧臺南
  特別報導
  兩代之間
  書摘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川震九周年,九年志工路
  聞法札記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5期
  尼伯特遠颺,紅藜熟了
撰文‧葉秀品、葉子豪、王上秦

放棄服飾業返鄉的江志鵬,來到花蓮慈濟科技大學習自然農法,栽種高經濟價值作物紅藜。

(攝影/顏霖沼)

二○一六年,尼伯特風災重創臺東,
太麻里鄉農田、果園受損嚴重,
農家第二代返鄉復建,帶回「穀類紅寶石」,
也把對自然更友善的耕作法帶給大地。

初春陽光下,花蓮慈濟科技大學教學農場六千株紅藜成熟結穗,迎風擺動,這是臺東尼伯特風災受災農民第二代辛勤四個多月的收成。

三位農家子弟在慈科大學習栽種紅藜,接觸周邊研發商品,並重拾課本、接受網路行銷等課程洗禮,開啟返鄉務農、重新出發的新契機。

 

農家子弟的承擔

 

「紅藜栽種不難,只怕兩樣——梅雨季和颱風。」走在廣闊的農場田間,江志鵬邊採收、邊聊尼伯特災情,與災後學種紅藜的點滴。

出身臺東縣太麻里鄉的他,父母靠種植稻米、蘭花等作物,拉拔他和妹妹江雨蒨長大成人,後來轉種高經濟價值的釋迦,在太麻里當地算得上是有規模的農戶。

盤商、觀光客載走一箱箱釋迦果,為江家帶來豐足的收入與殷實的生活。不過在臺東地區,如果不是務農,就業機會有限,兄妹倆於是離鄉背井到外地打拚,江志鵬以賣服飾為業,開著箱型車到處擺攤,在釋迦收成的時候,會回去幫忙採收、裝箱,江雨蒨則在高雄結婚成家。

江家的田園,在二○○九年莫拉克颱風、二○一六年尼伯特強颱後均受到嚴重災害;兄妹倆返回老家探視,但見釋迦果樹摧折凋萎,葉子乾枯了無生氣,被強風吹落的釋迦果實散落地面,發黑腐壞。父母好不容易復建的基業又遭重創,而挖除枯死果樹重植新苗,得要等上四年才能結果採收。

如同前一次的莫拉克風災,務農的父母別無選擇,只能一步一腳印再次重建。但這一回跟以往有些不同,證嚴上人在災後行腳臺東訪視災情,與損失嚴重的在地農戶會面時,建議他們:「去慈濟科技大學學種紅藜!」

江家兄妹的母親張鳳蘭是臺東資深慈濟志工,於是鼓勵兒子北上花蓮學習。江志鵬也有意返鄉務農,與妹妹及剛退伍的同鄉劉清鴻先來到慈科大,跟隨劉威忠、耿念慈、郭又銘、陳皇瞱四位老師,與「農業生醫研究中心」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學生團隊,一起學習紅藜的種植技術及加工產銷知識。

從育苗起,江志鵬(右)在慈科大農業生醫及行管系團隊陪伴下步步學習,並構思產品、包裝;右圖為紅藜穀粉、茶包成品。

(攝影/王上秦)


自然農法的挑戰
 

有穀物中「紅寶石」之稱的紅藜,以營養價值在穀物中名列前茅而得名,但因為產量少,價格是頂級稻米的數倍。

紅藜屬於短期作物,四個月就能採收,如果避開颱風季節,一年可兩穫,收成後土地可繼續種植其他作物,非常符合經濟效益。

在老師指導下,三位幾無務農經驗的年輕人,負責教學農場中兩千坪的紅藜栽種面積,育苗、澆水、除草,一切從頭學起。

「沒想到,光是紅藜育苗就花了整整一個月。」江志鵬投入栽種後發現,紅藜生長速度快,只要在發芽的三至五天,給予足夠水分,就能自行生長。但在不噴灑農藥的自然農法前提下,面對蟲害,就只能徒手摘除被啃食的葉子,費工且辛苦。

無論晴天或陰雨,江志鵬、江雨蒨與劉清鴻經常一整天都在彎腰屈膝地抓蟲,坦言:「務農真是比做生意還辛苦!」

「蚜蟲會包圍紅藜嫩葉,導致葉子捲曲,無法進行光合作用。所以,就在紅藜附近種植薰衣草、薄荷等味道較濃的植物,吸引蚜蟲的天敵瓢蟲。」江雨蒨表示,慈科大老師教導一物剋一物的食物鏈法則,既抑制蟲害,又有利於生態循環。育有一子的她,也不用再擔心慣行農法的噴撒農藥,可能危害家人的健康。

三年來,慈科大農業生醫研究團隊陸續研發出紅藜面膜、酵素、精力湯、能量棒、茶包等,涵蓋食品、美妝保養、生醫等領域產品;團隊並把萃取後的根莖廢棄物,回收壓縮成生質燃料棒,可作為菇蕈太空包栽培土與省能火箭爐燃料來源,充分發揮經濟效益。

慈濟科技大學校長羅文瑞表示:「上人強調我們要做的是『慈善農耕』,也是在地深耕、技術傳承、國際賑災,更希望農業能立足臺灣。」慈科大將相關技術毫無藏私地教導臺東農民,並安排品牌行銷與推廣、網路行銷、顧客關係管理等課程,協助農民轉型,引入高經濟作物增加產值。

「期待他們未來能成為種子學員,分享傳承經驗,協助更多臺東鄉親,一起提升農作物經濟收益。」羅文瑞校長說。

江家兄妹影響務農多年的雙親改變耕作方法,去年十一月於太麻里試種的一千多株紅藜,今年三月開始收成,母親張鳳蘭手捧飽滿藜穗。

(攝影/江志鵬)

 

疼惜大地的回饋
 

今年元月下旬,慈科大農場收成的紅藜,江志鵬兄妹以消費者最在乎的「簡單、安全」為行銷主軸,生產紅藜穀粉與紅藜玄米茶,主打「新鮮」,測試市場水溫。兄妹表示:「就算產量少,也要設法包裝或加工成商品,提升價值。」

務農之餘,曾在大學主修生物科技的劉清鴻,嘗試從釋迦果找出一種菌種,加入紅藜萃取液發酵,希望能釋出不一樣的營養成分。儘管一次次試驗,不保證能成功,但是,江志鵬、江雨蒨與劉清鴻都勇敢踏出舒適圈,不侷限於單一農產銷售的窠臼裏。

臺東沿海稻米無法生長的旱地,正適合紅藜生長;目前江家兄妹倆已回歸太麻里老家,栽種二分地的紅藜,不只顛覆了傳統務農的思維,也影響雙親,改變耕種模式。江雨蒨的母親張鳳蘭、劉清鴻的父親劉燿台,都首度嘗試無農藥、無化肥的紅藜栽種,採取更友善的自然農法,尊重大地的生態平衡。

當一粒粒汗水化為艷紅飽滿藜穗,務農不再望天興嘆,家鄉也將成為遊子返鄉、打拚未來的一片天。

 

穀類紅寶石—— 紅藜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公布資料,臺灣原生種紅藜的蛋白質含量約稻米的兩倍;鈣含量2523PPM,是稻米的50倍;鐵質含量達55.6PPM,比牛肉的30PPM高;鉀含量更達35280PPM,是大豆的2倍、牛肉的10倍以上。

早年臺灣原生種紅藜,僅有原住民部落種植,且是次要糧食。但其耐旱、高營養的優勢,曾在1918年臺灣遭遇嚴重乾旱與寒害時,維繫許多原住民生命。及至21世紀,聯合國及美、加、日等國開始重視藜麥的價值後,國人方才注意到在自己的土地上,就有這種不可多得的「穀類紅寶石」。(資料來源:郭耀綸、楊遠波、蔡碧仁、葛孟杰合著《紅蔾推廣手冊》)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