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5期
2017-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慈善臺灣‧臺東
  慈善臺灣‧臺南
  特別報導
  兩代之間
  書摘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川震九周年,九年志工路
  聞法札記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5期
  琉淚
撰文‧黃筱哲、蔡瑜璇 攝影‧黃筱哲



屹立不搖的「花瓶岩」
是琉球嶼的著名地標,
比島上任何人還更早誕生於此,
見證了島嶼一切變化,
只是家園不再像從前那樣清淨無染,
孤立的她卻什麼也做不了!

嘆息

我乃岸邊的珊瑚礁岩,與朝陽星辰相伴,歲月靜好。我供人類休憩賞玩,人類卻狠心在我身上燃起熊熊炭火,畢剝畢剝地燒得我痛徹心扉,最後徒留滿地的垃圾。我何辜之有?

 

宿命

我曾是擁抱湛藍海水的美麗白沙灘,卻被迫每天飲入大量由化學清潔劑調味的民生廢水,雜以食用垃圾,使我散發出腐臭刺鼻味,流下一道道發黑的膿湯。



 

是商機還是危機

位在臺灣本島西南方外海的琉球嶼,全島為珊瑚礁岩,因不受東北季風影響,海水平均溫度約攝氏二十五度,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孕育出豐富的海洋生態。遊客可以坐在珊瑚礁岸邊,聆聽海浪拍打的聲音,欣賞海水共長天一色;或是換上裝備下水浮潛,與綠蠵龜游泳不是美麗的傳說,而是真實的體驗。

近年來小琉球已成為度假天堂的代名詞,在政府的產業帶動下,小琉球從一個靜謐的漁村成功發展觀光業,為了接待龐大人潮,當地居民紛紛改建民宿,也吸引許多青年返鄉就業。

根據「大鵬灣國家風景區行政資訊網」的統計,二○一六年小琉球的觀光人次已高達四十多萬,如此爆炸性的人潮,瞬間湧入人口約一萬多人、面積僅六點八平方公里的小島,後續衍生的垃圾、機車噪音、空污、廢水污染等問題卻沒有相應的配套措施。與人潮商機並存的生態危機,是多年懸而未解的問題,當地居民笑說:「過去的琉球有三多:校長多、船長多、廟宇多;現在的琉球則是遊客多、機車多、垃圾多。」
 



當快閃族來我家

「浮潛」是琉球最具特色的水上活動之一,遊客可藉由教練的帶領,浮在水面上一窺海底世界的美麗,觀賞色彩斑斕的海洋生物及珊瑚礁。這裏是最自然的生態教室,因此每到假期,海岸邊必定擠滿人潮!

大多數人可能覺得只是觀賞而已,不會造成什麼影響,但是換個角度思考,如果是我們的家園,原本過著平靜自在的生活,卻每天受到外來不速之客的驚擾,隨時處在擔憂又緊張的時刻,我們將作何感想呢?

當地的居民表示,雖然目前海底依舊可看到許多魚類遨遊,但是海底生物的多樣性已經減少甚至消失,連珊瑚礁的覆蓋率也逐年下降,這消息無疑令所有喜愛海洋生態的人們感到心痛。正因為海洋世界的美,吸引人們的親近,但是過多人潮靠近、逼近反而危及海底生物的生存。若是我們能停下腳步,尊重生物的生存空間與距離,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海洋生物才能生生不息展現世人眼前!
 



最有效的復育期

「潮間帶」是小琉球高人氣的地方,介於潮線高和低之間的區域,當潮水退時,常見許多生物停留在上面,例如海膽、海參、蟹類等物種,具有豐富的生態樣貌;許多民宿業者身兼導覽解說員,帶著一批又一批的遊客進入體驗。但是當愈來愈多人進入,過度的踩踏,造成許多海膽或蟹類等生物被踩死,直接或間接導致潮間帶的生物縮減,甚至消失。

 為了讓潮間帶生物有休養復育的時間,每年十二月到三月底期間是小琉球觀光的淡季,這段期間會禁止遊客進入潮間帶,直到四月初再開放。但是當地人都很清楚,四個月的時間根本來不及生物復原,卻也只能無奈看待。

 雖然潮間帶有復育期,但也不等於解禁後就能盡情踩踏,或許我們該思考的是如何做到相互共存的觀念,人應尊重大自然間的生物,別因為一時的好奇隨意抓取生物,甚至攜帶出去,其實牠們最需要的是長養生息,而不是短暫的復育期。
 



默哀

居民表示,眼前邊坡是裸露的泥岩,底下原是塊天然的溼地,曾有魚類優游其中,後來成了棄土場,隨處可見大型家具、鐵皮建材、船具廢料等,還有民眾貪圖便利將家庭垃圾、廚餘丟棄於此,空氣中不時散發著臭味,不知情的人看了還以為是一座垃圾掩埋場。
 



聽聽小琉球心聲

「東琉線」的船班不斷往返白沙尾觀光漁港,來自臺灣本島、世界各地的遊客迫不及待踏上小琉球,想一覽島上明媚的風光與豐富的生態;同一時間,在東南方的大福漁港,有一群人忙著將資源回收物搬上貨船,眼前一袋袋的太空包正是遊客及居民丟棄的回收物。

小琉球的垃圾需仰賴船隻運送至屏東縣東港處理,因船運的容量有限且成本高,平時就堆放在島內。身為小琉球子民的環保志工,肩負起守護環境的使命,在民眾普遍將回收物視為一般垃圾的觀念下,就由環保志工撿拾分類並裝袋,彌補了當地清潔隊不足的人力,成為最佳的後盾,如此深耕長達二十年之久。

其實小琉球的慈濟環保志工人數不多,約有二十幾位協助資源回收分類,但是每日就有成千上萬的遊客湧入小島,能收的回收量相當有限,發展觀光產業後對當地帶來的環境衝擊與生態影響,他們看得最清楚、感受最深刻。
 



沒被看見的風景

小琉球島內原有焚化爐,過去因島內垃圾不足、機器運轉及人力成本過高,再加上海風鏽蝕,使得多項設備損毀,因此停用十多年。島內的垃圾未曾因焚化爐的停擺而停止製造,近年來又因觀光發展,旅遊旺季的垃圾量是平日的兩倍,這些垃圾每年得花近千萬元,船運到屏東崁頂焚化爐處理。

離焚化爐不遠的地方有座棄土場,這裏是環保志工李洪金善師姊每天必來報到的地方。六十幾歲的她,每隔一段時間就看到推土機將成堆的垃圾往底下掩埋,二十年來山谷就不斷被填滿。或許在師姊的有生之年,看不到棄土場變回昔日的溼地,但是她也不願後代的子孫看到垃圾山的景象。

金善師姊雖然對現代人消費即浪費的行為感到不解,但仍忍著現場不時飄來的腐臭味,繼續從垃圾堆中挑出回收物,帶回去分類,企圖減少垃圾量,這種愚公移山的精神在他人眼裏是可笑的行徑,卻令我們肅然起敬,十分感動!
 

再無奈也要堅持

投入環保已二十年的陳壽山師兄,是小琉球環保的重要推手,曾以捕魚為業的他,如今是守護海洋與土地的環保志工。這日,壽山師兄開著當初發心購買的環保車,載著我們沿途載取定點的回收物,隨著環保車行進,師兄望著窗外景致,不禁感嘆地向我們訴說了近幾年在小琉球做環保的艱辛之處。

過去小琉球的環保需靠當地居民投入幫忙,才能有效處理龐大的回收量,但自從觀光愈來愈盛行,許多居民為了生活經濟,紛紛投入經營民宿、浮潛或賣麻花捲等工作;此時遊客與回收量大幅增加,可協助的志工人力卻銳減,可想而知壽山師兄肩上的環保責任更加沈重,但是他沒有因此而中止環保回收工作。即使有時只剩自己一個人,他仍會想辦法完成資源回收的任務。因為師兄明白,如果連他都放棄做環保的話,就等於眼睜睜棄守他的家園。
 

 

 

 

將環保回歸自身

小琉球的回收物來源,除了環保志工利用時間到處撿拾之外,有大部分的回收物還是得靠有心人士收集,比如民宿業者或店家願意保留店內的回收物,還有當地居民設回收定點收集附近鄰居的回收物等,才有機會廣泛地收集到島內各處的回收物。待回收量集中到一定程度後,志工便會開環保車收取。

其實後續的分類及整理,才是考驗人力與心力的開始。若遇到旅遊旺季,回收量是平時的好幾倍,志工人力根本應接不暇。再加上原使用八年的環保站,為配合地主的需求,已在兩年前歸還場地,回收物因此沒有可存放的空間,只好暫時放置在壽山師兄家的車庫與空地,更加考驗了志工們對環保的堅定。

雖然在小琉球做環保不容易,除了有少數環保志工發心投入之外,其實更需要居民與遊客們的共識,隨手分類做環保,別讓可回收的資源淪為垃圾大軍。若能隨身攜帶環保用具,減少一次性容器使用,降低垃圾製造,如此一來,才是改善問題的根本之道!

 

就地取材為環保

壽山師兄與我們分享,在漁村裏經常見到的「玻璃絲」,是漁民捕魚不可或缺的線材,有討海經驗的他,了解玻璃絲強韌的特性,若有漁民淘汰不要,他就會拿來當成縫合環保袋的線材。除此之外,裝回收物的太空包,每個單價就要六十元,長期使用下來所費不貲,於是壽山師兄去棄土場撿人家使用過壞掉的,只是使用前必須先清洗乾淨,刷洗袋內的泥沙,再將破掉的部分一一縫合起來才能使用。雖然要多幾道程序,但是為了節省成本,再麻煩也是值得的!

壽山師兄提到,在小琉球做環保不比其他地區有充裕的資源,而且成本較高,從小地方就得用心才能減少不必要的浪費,因此就地取材與善用資源的畫面,無形中也成了小琉球環保的在地特色。

 



看見美麗與哀愁

在小琉球的慈濟環保志工,全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他們可是見證了這塊土地從「天然」轉變為「污染」的過程,感到相當無奈。因為不忍自己成長的土地不斷被破壞,他們投入環保行列,期望為這塊土地延緩惡化的速度。

志工們感慨地提到,近幾年來所整理的回收物,絕大部分來自遊客丟棄,其中以盛裝飲料的寶特瓶特別多,其次是民宿業者使用完的清潔劑及漂白水空罐,光是這些瓶瓶罐罐,就可想像背後帶來的污染有多大。尤其當遊客愈多,民宿業者的清潔劑用量就愈大,而小琉球島內無廢水處理措施,這些化學物質沒經妥善處理就直接排入大海的話,對我們的海洋及生態可是莫大的傷害,就算有再美麗的海洋景觀,終究會有消失的一日!

 



感恩菩薩船護航

在小琉球做環保有別於其他地區,就是處理好的回收物,得由貨船運至臺灣東港給回收商才算告一段落,平均一個月需運送一次,因此裝袋打包好的回收物得先存放,等累積到一定的量,再與輪船公司相約出航時間。在船出港的前一天,志工就得先將回收物用環保車載至港口,然後再一袋一袋的搬到船上,待隔天清晨出發運至臺灣東港。

志工們口中的「菩薩船」,就是這艘為小琉球環保志工服務將近二十年的「恭成」貨船。起初是輪船公司黃地芳老船長發心免費為慈濟服務,直到前幾年退休後,由自己兒子接起船長的棒子,並持續護航小琉球的環保。

事實上,若沒有「恭成」發心運送,光是一趟運費就得花上九千元不等,將會是一大成本開銷。「恭成」兩代父子彷彿是小琉球環保志工的後盾,「若沒有他們,我們的環保真不曉得該怎麼做下去!」志工感恩地說。

 





已招不回的記憶

當我們完成紀錄正要離開的當天,巧遇一位小琉球村民,他也是定點的環保志工,從小在島內長大;與這片海洋共度六十一年的歲月,可說是他這輩子最熟悉的記憶了。他感慨於小琉球環境幾乎已達無法挽回的地步,早年島內只不過有四、五間民宿,是用來接待親朋好友;現在居然高達五百多間,而且還在增建中。最令他感到悲憤的是:「琉球嶼四周是天然的珊瑚礁石與沙灘,本身就是具有天然的消波功能,為何人類還要在天然的海岸線放置人工消坡塊與水泥堆積的建築體?」

聽完這番話,我們試圖找到一塊沒有被破壞的白沙灣,卻是居民抗爭後勉強留下的一區,其原因竟然是順應民俗,留下可以招魂。招魂,是為了引領亡者回到原鄉,不要迷失返家的方向,或許亡魂可招引,但是小琉球人美好的童年回憶已破壞殆盡,將何處招回?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