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5期
2017-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慈善臺灣‧臺東
  慈善臺灣‧臺南
  特別報導
  兩代之間
  書摘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川震九周年,九年志工路
  聞法札記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5期
  和中學生做朋友
撰文‧林玲悧

萬謙(右二)跟俊憲爸爸(右三)相處兩年,有著不言而喻的好默契。

(攝影╲陳唐君)

 

面對每個來到跟前、各有煩惱的青少年,
隊輔爸爸媽媽心中沒有成績也沒有得失,
更柔軟、更有耐心去傾聽、去愛……

 

慈濟臺中分會舊會所邊上有一條綠園道,按著節氣,深秋紅葉醉人,冬天則是落葉窸窣,一派北國風情。今天活動日,我在園道邊上找好車位,抬頭看,年前光禿禿的樹梢全是新芽,是啊,明日春分,還是乍暖還冷的春天,再下一個節氣就是清明了。

走進精進書房,卻見前班主任黃朗涓師姊未著制服,一派輕鬆打扮。這就奇怪了,笑問:「加入慈少迄今,年年全勤,怎麼今天打破自己紀錄了?」「家族掃墓排今天,非去不可。」朗涓媽解釋。

十幾年前,她的兒子從學校拿一張單子回來,只說:「你可以去看看。」原來是慈濟大愛媽媽的招募傳單,她真的去參加了,也把她青春叛逆、無論在學校或家裏選擇消極抵抗、不願多說一句話的孩子帶著,一路走進慈少班,在充滿愛的環境裏,耐心等待一棵幼苗成長茁壯。

如今,孩子早就從慈少班畢業,青澀褪盡,是在社會上能占一席之地的青年了。朗涓媽卻未轉身,繼續陪伴來到跟前的孩子。

又看見一個穿便服的人站在精進書房前。「等一下要去掃墓,我先彎來看看。」眼前的帥哥跟大家打招呼。「是國瑋啦!」班主任鄭碧枝師姊驚呼一聲,先來擁抱眼前這帥氣的青年人,許多媽媽也都能記得他;一時,洪國瑋得到許多熱情招呼。國瑋二○○九年就從慈少班畢業,闊別八年,臺中慈少班的母與子依舊親如故。

 

讓孩子有參與的機會

 

今天的課程是捏陶,是孩子不會拿手機出來滑的手作課,卻有一個睡眼惺忪的孩子不願動手。「睡飽了喔,可以安心上課了。」呂俊憲師兄慈顏悅色地鼓舞著萬謙。「他因為腦部受傷需要吃藥,否則無法安靜片刻。」俊憲爸語中充滿不捨的對我解開疑惑,「但是,吃了藥,睡意一來就像幼兒一般,沒半句商量,馬上要睡。」

萬謙三歲時一場病,併發腦炎、心肌炎之後的後遺症,是癲癇藥、疏通情緒的藥物不能離;吃了嗜睡,不吃過動,是兩難的抉擇。

媽媽楊素蜜從同學楊麗純師姊那裏知道,臺中慈少班是一個溫馨的處所,不拒絕任何孩子,趕緊尋覓而來。萬謙到俊憲爸的小隊已兩年,每個活動日,這位爸爸都很忙,有時哄、有時抱、有時背……就像一個慈祥的爸爸對待自己的小BABY。

隔幾張長桌外,是另一個場景。

「不要,髒髒!」每個孩子都會喜歡陶藝課,可是棣文例外,就是不喜歡陶土溼溼黏黏的觸感,他雙手舉高,就是不肯碰。

「慢慢來,沒關係。」芳誼媽再一次輕拉起他的手,放在這一團陶土上。

「嗯──這樣……」棣文反而牽起芳誼媽的手放在陶土上,自己的手再壓在她的手背上。就這樣,兩人四手共捏一塊土……

「來,這裏一雙手套,讓他戴起來。」陶藝老師柳進財也曾是慈少班隊輔,深知孩子脾性。棣文安心地穿上手套後,不再害怕陶土的觸感,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樣,專心地享受捏陶之樂。

本年度慈少班有三位特殊孩子,除了仁俞是唐寶寶外,萬謙三歲腦炎,從鬼門關回來後,智力發展受挫;棣文出生就有多功能障礙,發展遲緩,聽力、口語、表達能力均有困難。俊憲爸、芳誼媽這對夫妻檔正巧各帶了一位。

時光流轉,倏忽回到當年……

慈少班每個月帶給孩子的不只有課程還有愛,是這群志工團隊最無私、最恆常的陪伴與守候。

(攝影╲黃善繼)

 

寬容成長的各種姿態

 

「滿頭紅橙黃綠五顏六色的男生,穿梭在臺中分會二樓佛堂,和所有的孩子明顯不同,但沒有一個隊輔覺得奇怪,一樣柔和的聲音、同樣溫馨的問候……我的兒子在這裏找到一個可以自在的角落。」俊憲爸談到兒子呂虔逸時,眼角淚光一閃。

「兒子過動坐不住,喜歡搞怪。我聽說有一個神奇的地方,可以翻轉孩子的未來;孩子還國小,我就從兒童班先『升』上慈少班了……」因為報名想進慈少班的人多,而名額有限,需抽籤決定,用心良苦的父母提早一年進慈少當隊輔,取得為工作人員子女保留的保障名額。

虔逸不服管教,在家裏,爸爸的用心良苦,只惹來孩子的怒目相向。所幸,在慈少班易子而教,敏悧媽的課是他能聽懂受用的。孩子順利結業而去,但他有疑惑時,依然會回到這裏。

某一回,敏悧媽的親子講座結束後,來了一位粉絲,是虔逸。

「你剛剛說的,我超認同的。敏悧媽,你知道我是誰嗎?」敏悧媽還在記憶庫搜尋時,他就自己說了,「我是俊憲爸的兒子。」

「哇,你長這麼大了,我都快認不出你了。」

「我正在當兵……我可以跟你談一下嗎?」

一老一少,兩人在六○三教室席地而坐。「怎麼了?」敏悧媽問。

「我跟爸爸吵架了……」虔逸敘述他跟爸爸之間為了意見不合所發生的爭執。聽著、聽著……敏悧媽開口:「這樣喔,我給你看一張圖片。」打開電腦,翻出電腦裏的簡報檔,找到其中一個畫面,一個玻璃缸裏面有兩隻金魚,一個小BABY和一隻貓盯著魚缸看……

看了好一陣,虔逸開口了,「我想,我懂了;沒有誰對誰錯,只是看法不同……」

「孩子,你來慈少這麼久,敏悧媽想知道,慈少課程對你有什麼影響。」

「我碰到事情的時候,會先想一想……慈少在我的腦袋裏,種下了一顆善的種子。」想了很久,虔逸回答。

「敏悧師姊轉達這段對話給我。」俊憲爸描述這段往事時,還是紅了眼眶,「當年過動的小孩,今年要培訓慈誠了。」俊憲爸的臉上漾滿笑意,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年有人用父母的愛來對待他們的孩子,現在,他們同樣用父母的心陪伴來到面前每一個孩子。呂俊憲、吳芳誼比一般的父母親更柔軟、更有耐心。

吳芳誼協助棣文在陶土成品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攝影╲黃善繼)


不想變壞、不願變壞

 

我是文字志工,口袋裏還有許多感人的故事──楊美珠師姊如何陪伴失去媽媽的孩子,一路陪伴到多了一個女兒。我也想告訴大家,國瑋的弟弟國銓,是當年兒童劇團西遊記裏的孫猴子;他自己的媽媽未必知道,但慈濟媽媽都知道,他的年少輕狂是可以號召一班人去飆車,而校園裏是毒品地雷處處,不想變壞、不願變壞,都是因為「心裏已經種下了一顆善的種子」。

深藏在孩子心中的種子,用包容、忍耐、盼望、信任及淚水灌溉,春天到了,一定會發芽,蔚然成林。

有一個地方有滿滿的愛,讓流浪的人兒想要安定下來……有一個地方有暖暖的愛,讓想哭的人能哭個痛快……那是家,可以撒嬌,可以依賴的地方。

慈濟臺中青少年成長班,是一個像家一樣,神奇的所在。讓想要付出的有緣人,個個成為自動自發的有機體;建構了一個充滿正向能量的生態系;愛與善,生生不息。

(資料提供╲林敏悧、黃美麗)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