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5期
2017-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慈善臺灣‧臺東
  慈善臺灣‧臺南
  特別報導
  兩代之間
  書摘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川震九周年,九年志工路
  聞法札記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5期
  心美,看什麼都美
撰文‧邊靜

汶川地震時, 我沒有想要逃跑,
想著要是被砸死了也沒有關係。
現在能這麼自信的活著,是遇到了慈濟,
才懂得生命的價值觀:
不要計較失去的,要珍惜擁有的;
我的生命也該如此。

任時香

攝影╲邊靜


母親的懷抱,是兒女溫暖的搖籃。親情血濃於水,母親用無私的愛去呵護、照顧自己的「貼心小棉襖」;但當一場意外降臨,讓一位原本與母親親密無間的女兒,變成了看到母親心懷懼怕的孩子。

 

心痛甚於身痛
該怎麼活下去

 

一九九二年,因丈夫出軌,任時香被懷著恨意的第三者用高濃度硫酸毀了面容,臉部、手臂和大腿都有大面積的燒傷。

「醫師說屬於重度燒傷,燒傷面積好像百分之二十幾還是三十幾,記不清了……右眼角膜燒壞,失明了,左眼也因瘢痕組織不能完全閉合,視力受到影響。受傷前是一點五度,後來只有零點六左右;以前還時不時的會痛,現在不會痛了。」時香回憶自己的傷勢。

因為這樣重大的面部變化,時香和家人不敢讓年幼的女兒胡蓉看到,暫時讓她住在親戚家生活。

在當時,醫療並不發達,治療燒燙傷的技術也沒有現在的先進,過程十分漫長難熬,讓時香感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但每當想到女兒,她咬牙挺過,「我一心想趕快好起來,好照顧女兒。」卻未曾想過,女兒不經意的反應,讓時香看似堅強的內心堡壘,再次崩塌。

出事前的時香,因為丈夫經常在外,與女兒的互動可以說是親密無間。時香出院了,把三歲的胡蓉接回來,沒想到胡蓉一見到時香,就嚇得躲在外婆後面。

「為了女兒,一次次治療的痛苦我都能忍受著;但現在她不敢看我,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只想陪伴她長大,看她那樣躲我,心裏的痛苦比身體的疼痛還難受。」

住院治療及等待傷口恢復,時香用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她第一次出院時,家人將家裏所有鏡子遮起來,就怕她無法接受現在的改變。

後來看到女兒的反應,她趁著家人們熟睡,悄悄掀起蓋在鏡子上的布,這是受傷半年後第一次看到自己,「我頓時心跳加速,也被這一張恐怖的臉嚇到了,嚴重程度完全在我意料之外;內心深處劇烈疼痛,想著這個樣子要怎麼活下去。」

這樣的巨變,很快傳遍小鎮,不論大人、孩子,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時香;這讓本就自卑的時香,處境更是雪上加霜。但她堅持咬牙活下來,「還是放不下年幼的女兒,否則我就躲進深山裏自生自滅去了。」

單位領導得知情況,十分照顧,讓時香改為在倉庫管理物資,不會接觸到外人,「康復後,我為了生活又上班工作,除此之外就是回娘家。」時香從而疏遠人群,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別的孩子都有家長接送,但我的女兒只能自己上學;就怕別人嘲笑我的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的媽媽,所以我不敢去。」運動會時,時香想著女兒無人牽引、獨自前往會場,內心更是掙扎,「還是沒敢去,只是在家裏乾著急……」

「當時感覺比較小心吧,怕提到什麼敏感的東西。」隨著年齡漸長,身為小學生的胡蓉也開始慢慢接受母親的面容,但內心卻總還是小心翼翼地與母親相處。

任時香一九六五年出生於德陽市,二十三歲結婚,生下寶貝女兒,笑容燦爛、幸福洋溢;卻在一九九二年遭遇意外,人生改變。

(相片提供╲任時香)

 

 

為什麼不是我
轉念才能好命

 

歲月的沖刷,洗不掉時香內心的仇恨與自卑,還時常讓她有著輕生的想法。

二○○八年汶川地震,住在二樓的時香明顯感覺到強烈的晃動,明知是地震了,卻沒有想要逃跑,而是生起一個念頭:「要是被砸死了也沒有關係,反正女兒現在讀大學了,可以獨立生活,沒了我也沒關係。」

然而事與願違,這樣的大地震除了讓她的家變成危房,本人毫髮無傷。震感漸漸平息,她走出家門看到街上鄉親死傷一片時,再次想到:「為什麼死的不是我呢?」這次的地震導致綿竹市漢旺七十八人往生,百分之九十八的房屋倒塌。

五月十三日,臺灣慈濟志工帶著物資輾轉抵達四川,從煮熱食、發放物資、義診,再到開始有一梯梯的關懷團到四川,陪伴受災鄉親的路不曾間斷。同年八月下旬,一次大型的物資發放後,志工走進板房區回訪,了解鄉親們領取的物資是否適用;來到了這個距離成都一百零五公里、車程約三個半小時的漢旺小鎮,這一走,就走進了任時香的家。

這時的時香,雖已提前退休在家,但為了生活和女兒的學費,在板房社區做著清潔衛生的工作。看著時香的面容,慈濟志工謹慎地與她互動;聆聽她的故事後,慢慢用證嚴上人的靜思語來開導她封閉的內心。

傾聽、聊天、比手語,隨著時間的累積,時香也打開心扉,漸漸邁出家門,走入人群。時香說:「聽師兄師姊講慈濟,了解因緣果報,還有『心美看什麼都美』。人生苦難偏多,卻總是無奈,既然碰到了就要甘願接受、再歡喜付出!還有就是學會了感恩,感恩傷害你的人,讓我還很年輕就不用工作,可以做想做的事情……」

時香說:「事情發生過後,我不再照鏡子,也沒有拍過一張照片;就連過年拍全家福的時候,我也是走到一邊。」但地震後,她感受到來自身邊的愛,想到要改變自己的內心。

二○○九年,時香在慈濟志工鼓勵下,拍下自事發後二十多年來的第一張照片。「她以前確實沒拍過相片,當時和慈濟接觸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所以比較看得開了。」時香的轉變,烙印在女兒胡蓉的眼裏。

「最終能這麼自信的活著,是遇到了慈濟,才更加懂得生命的價值觀,不要計較失去的,要珍惜現在擁有的,我的生命也該如此。」經由志工開解,時香感受「認命即是好命」,學會以一顆寬闊的心胸接納自己、包容他人。

任時香(左)二○○八年接觸慈濟,此後成為一位環保志工,走上街向村民收取回收物,和以往封閉心門的狀態大相逕庭。

(攝影╲李澤田)

 

環保靜心凈大地
訪視增長同理心

 

為了居家環境更好,慈濟志工努力在板房屋宣導資源回收,挨家挨戶家訪做愛灑,膚慰每一顆受傷的心靈,呵護每一位願意布施的社區志工。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二○○九年五月,慈濟在漢旺鎮武都村成立「慈濟漢旺服務中心」,「漢旺環保教育站」也在同年的七月二十七日啟用。

兩天後,志工們第一次到板房區做夜間環保;戴上手套、口罩,沿路挨家挨戶收資源回收物,拎著或抱著回集中點做分類;載回收物的車子,也是志工們從過路的三輪車中找來的。

這些活動,時香幾乎沒有缺席。她和劉玉秀、郭秀萍及張友鳳,以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五一二震災後,她們同樣住在板房區,在服務中心又常相聚。時香曾經因為自己顏面受傷而羞於見人,如今走出陰霾,當個快樂的志工,常與師兄姊去看個案,用自己的例子激勵案家重新站起來。

時香分享參與訪視的感受:「個案年紀輕輕就因病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慈善工作真的是見苦知福。」

二○一二年,首次有四川本地志工回臺灣受證;任時香和郭秀萍,平時在漢旺常常相約做環保,感情相當好的兩個人,不僅慈濟委員號只差兩號,巧合的是,連法號都大有玄機,一個是「慮清」,一個是「慮潔」。郭秀萍說:「上人賜給我們的法號,就是清潔;我們要把大地保護好,當好守護大地的清潔工。」

時香是當地志工中為數不多的年輕人,在關懷團師兄師姊的鼓勵下,開始學習電腦和攝影,承擔起更多的責任與使命;平日在社區中不僅要帶動讀書會、環保,還擔任人文真善美志工,拍照記錄,為當地志工留下身影。

因為有平日的累積,讓時香更了解活動的帶動與記錄,二○一三年四月二十日四川雅安蘆山地震時,她義無反顧地參與賑災,用同理心去撫慰受到災害的苦難人。「受證以後,更覺得是責任,哪裏有災難,藍天白雲就出現在哪。」

在漢旺,任時香(左一)的年紀相對年輕,卻以媽媽心來照顧年長的環保志工們。

(攝影╲劉文隆)

 

二○一二年,四川首次有志工來臺受證慈濟委員,任時香和好姊妹郭秀萍(左)法號分別為「慮清」與「慮潔」。

(相片提供╲任時香)

 

很難但要克難
自愛更要愛人

 

從二○○一年開始的「四川慈濟暑期人文教育交流」,時香從未缺席;因為燒燙傷的原因,她的皮膚排汗並不方便,且一眼失明、另一眼視力低弱,但不畏懼辛苦。

二○一五年暑期,這天早晨的志工早會,上人正針對臺灣八仙樂園的燒傷病患開示;看著畫面,時香不禁默默拭淚,因為經歷過復健的痛,也知道這樣的傷害會對未來有如何的影響,更能用同理心感受到這些傷患的難,默默地為他們送上祝福。

「那個生命還存在,你不可能自己把它結束掉;儘管再難,還是要去面對以後的生活。祝福他們勇敢堅強度過一次次治療的痛苦,早日康復。」

今日的時香,落淚不再是為了自己,而是不忍見苦難。雖然一眼失明,但她希望掌握相機的手,用心在當下,讓生命美麗、也讓慧命延續。

因為在慈濟付出的過程中,從而感受到「因為被需要,就覺得很幸福」,時香在社區中更加勇猛精進地陪伴志工的成長。

如今在漢旺鎮,每週七天有四天是環保日,從新城區到鄉村,志工們共帶動了十六個社區做環保。因為城區不一,所以回收的周期也不一;環保志工有百分之八十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無法騎電動車,就依靠雙腿將小鎮走遍。

在新城區,志工們早上八點半出門,十二點左右回家,而到最遠的鄉村,需要早上六點出門,下午三點才能回到家。

為讓當地環保志工在慈濟更有家的感覺,時香與秀萍帶動參與讀書會,分享靜思語,並將近期的活動做成回顧帶,播放給環保志工們觀看。

逢年過節,更邀約環保志工們回慈濟的家,參與各類溫馨的活動,讓人人都能接受節日的祝福。每當哪位志工沒有前來參加活動,時香主動打電話,關心老人家們的身體狀況。

這樣的用心,是因為自身接受到了愛的陪伴,如今時香也用行動傳遞這分愛。因為慈濟、因為環保,讓小鎮上的老人們尋找到了歡樂的老年生活方式,也讓時香也找到生命的價值。

成都市金堂縣冬令發放前置作業,任時香與志工前往貧困鄉親家中訪視,關懷生活情形。

(攝影╲繆琴)

 

二○一三年游仙區慈濟實驗中小學快樂健康營,臺灣與四川人文真善美志工合作紀錄,任時香(前排左二)展現充分的自信與豐富的經驗。

(攝影╲許譯云)

 

肉麻的媽媽
幸福的女兒

 

時香改變了自己,也改變了家庭的氛圍。

女兒胡蓉回憶起兒時的心境:「那時候脾氣特別怪,可能是太自卑,所以在外面故意表現得很厲害,和別的小孩吵架、打架。而且如果聽到別人的議論,就立馬發脾氣、很暴躁。」

「現在爸爸也接受慈濟的思想,看慈濟的書,還會跟別人講他的一些領悟,我和媽媽交流也順暢多了。之前她比較小心眼、愛鑽牛角尖,我上學的時候和她發生矛盾,她經常會哭;但她現在不會了,更堅強了,還會表達自己的情感,給我發我愛你呀、親愛的女兒呀、你好棒呀什麼的。」提到變得有些「肉麻」的媽媽,胡蓉露出幸福的微笑。

而時香更是歡喜。「放下怨恨,身心輕安自在,家庭更和睦了,老公、女兒工作順利。自己每天雖然忙忙碌碌,卻過得很充實,沒空去想不愉快的事情,身體就更健康了。」正如時香最喜歡的靜思語「心美看什麼都美」,當心念轉,一切就會變得美好而幸福。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