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5期
2017-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大地保母
  慈善臺灣‧臺東
  慈善臺灣‧臺南
  特別報導
  兩代之間
  書摘
  健康百寶箱
  特別報導‧川震九周年,九年志工路
  聞法札記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5期
  如果我不識字
撰文•張麗雲

如果不是父親當年堅持讓我讀書識字,
我的人生或許在柴米油鹽中迷茫過去;
如果不是上人苦口婆心要弟子日日薰法,
以及法親彼此督促共修的力量,
此生難以體會到甚深微妙法。

                                          

幾位師兄、師姊因為最近兩、三年「晨鐘起,薰法香」的默契,相約今年農曆年初一繼續更早起,在社區共修點與靜思精舍連線拜經,就這樣一直延續到初八。

我從來沒有連續每天大清早四點起來拜經,也從未曾三年不間斷恭聽上人講經,有時候想起來,這對我來說,是一生一項「很不可能」的功課。

我說「功課」,因為這是一項比求學時還要困難的作業。

就學時期,不需要如此早起;大學考上很不甘願的西班牙文系,大部分時間就耗在社團活動;踏出校門輾轉十幾年後,與慈濟接軌,對我來說,做志工、做慈濟事實在不是了不得的困難,包括茹素。

二○一一年,慈濟規畫「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我被派為法繹種子之一,開始讀《水懺》。我按照要分享的進度讀,也因為喜歡音樂而愛上演繹偈文的唱誦。

反覆唱誦時,才驚覺人心普遍存有五毒:貪、瞋、癡、慢、疑,只要染上此劇毒,不問貴賤貧富,就會顛覆你的人生以致萬劫不復。

「法譬如水」經藏演繹圓滿後,很多人以為活動已結束,但緊接歲末祝福祈福會來臨,「靈山法會不散」,持續推廣讀書會,廣邀社區會眾藉著經文偈頌、手語而接觸經藏。

五、六年過去了,如果以就學的年階來算,也該有小學、中學的進階,會領到一張畢業證書;但是我們沒有證書,有的是自證,自正其義;犧牲休閒及睡眠的背後,換來心靈的喜樂。

如果沒有「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我可能還一直在「持香跟拜」(閩南語),做而不覺,一知半解;會像上人說的,生生世世來來回回,歷萬劫仍在原地踏步,即使有因緣接觸佛法,也會因無明而被塵沙網錮。

三年多來每日清晨,張麗雲(右)至慈濟臺中軍福共修處薰法香。

(攝影/施龍文)

 

離島歲月讀書聲

 

過年期間,連續八天禮拜《無量義經》和《法華經》,不知是唱誦「韋馱天將,菩薩化身,擁護佛法誓弘深……」的經律撼動我心,還是已非「持香跟拜」的心態,我突然熱淚盈眶,想起一生推我「讀書識字」的父親。

我生在離島金門,且是在人煙稀少,長年受戰火威脅的小金門。生活中除了單數日晚上,怕被對岸亂飛的無預警宣傳彈波及,家家早早熄燈入屋,或躲進防空洞;雙數日晚間,則可奢侈地閒蕩直至七、八點,到鄰居姊妹家學習打毛線圍巾,繡花枕頭。

在蔓草煙沒、木麻黃參天的小島,沒有多餘的娛樂或物質享受。身為女孩兒,做飯、洗衣、餵豬、養雞鴨是稀鬆平常的工作,我的同伴因為有義務教育而上學,可是那書本卻比一桶餵豬的餿水重多了,很多家庭的父母都說:「讀不會,就不要去啦,女孩子讀那麼多,最後還是嫁人。」

「那我為什麼每天都要去讀書?」看到同伴可以自由自在做喜歡的事,有一天,我也想出了矇騙父親的招數,謊稱「頭殼痛」要請假。嚴厲的父親竟然不問真假,拿起棍子作勢要打,我就繞著大埕上的井,跑給他追。

在那不看重教育的前線,鄉民三餐都不濟了,哪來多餘閒情閒錢給孩子讀書。可能因為競爭對手不多,我竟常拿第一,也替老師上臺教同學中文正音;但就不喜歡持續做同一件事,時而想偷懶。有一回,月考考了第三名,這下慘了,不多話的父親,抓起棍子也是追著打。我就這樣被父親半推半就讀完小學,一直到國一,也保持在第一或第二的成績。

沒想到,家逢噩耗,大哥無預警地喝下農藥,走完年僅二十四歲的人生,全家從此陷入低迷哀淒的氛圍,母親不與父親講話,鎮日跑去田埂哀號,尋覓兒子蹤跡。

父親失去大哥幫忙農事,同時也失去母親共事的陪伴,更加沈默哀怨。那個時候,他也沒有心情管我是否拿到好成績了,印象中只記得他變得暴躁,子女不敢親近。

後來,已經搬遷至臺灣定居的舅舅,眼看母親觸景生情,整天在悲傷中不是辦法,將她和外婆接到臺灣定居。陸續,二哥、三哥因為就學而離家,我和父親也到了臺灣。

臺灣就學環境競爭激烈,我對於國二的理化科目理解不來。看到同伴不必苦背書,到工廠車衣服又有薪水可領,就說:「我不要讀書了!」三哥知道了,陪著我從臺北大直沿著自強隧道來回散步,分析如何讀理科。和我同擠上下鋪的表姊成績頂尖,考上臺大、進入服務性社團,也成為我成長階段跟進學習的目標。

我在想,會持續忍著睡眼惺忪晨起拜經和薰法香,日久終能優游其中,一來是父親讓我讀書識字,二來是上人的權巧妙智。如果父親當年不堅持,我的人生將在柴米油鹽中,迷茫過日;如果不是上人在慈濟四十五周年時,話機一轉,苦口婆心要弟子入經藏,我也不會認真、用心讀經。

如果不是上人要弟子每日薰法香,如果不是法親彼此扶持督促共修的力量,我依舊還在「大平林」中懈怠……

張麗雲感恩父親(左)於她懵懂年幼時,督促與堅持她讀書識字,也很珍惜人生路上得遇善緣,才能進入甚深微妙的佛法境界。

(相片提供/張麗雲)

 

盲龜浮木殊勝緣

 

每逢農曆初一、十五拜經的最後,有一段是感恩生身父母恩。我們藉著父母的因緣來到世間,不知歷經幾世才修得人身,既得人身又能聞佛法,與上人同生一世代,同住一國家,那又豈不是「盲龜浮木」的巧因緣?

一切過程就像「化城」一樣,每一位在我人生走過的人,都是善知識,引領我步步踏在靈山法會上,繼續精進學習。

上人常說,修行,就是在修「習氣」。「習」就像分分秒秒振翅即飛的鳥兒,「氣」就如大氣層般隨時變化萬千。只不過,人心變異比鳥兒飛翔、大氣層的變化億萬倍的快。

一千多個日子,記錄十幾本的薰法香筆記,本本視為珍寶,比就學時期的筆記還珍惜,只恨雜事太多,無法一一複習重讀;但每天持續聽法,就像烙印一樣,腦筋裏隨時浮現上人法語,提醒我在日常生活中,謹慎心、口、意。

每日誦經,嘴邊自然哼起經調,所以「薰者,習也」,讓法日日薰習意識,自然好習慣養成,壞習氣遠離;所以薰法香是我永遠的功課,也是體會不盡的甚深微妙法。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