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6期
2017-05-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基隆
  慈善臺灣‧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海地
  慈善國際‧厄瓜多
  純素生活誌
  書摘
  同個屋簷下
  阿板薰法香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6期
  港島 天橋人生 今宵多珍重
撰文‧邱如蓮  攝影‧蕭耀華

糖水道天橋位於北角熱鬧的街口,人潮熙來攘往,卻少有人留意到這裏有群無家可歸的人。

城市作息一日將盡,
街友把握短暫寧靜的片刻就寢;
夜色中,
慈濟志工穿梭一個又一個天橋,
傾聽那些起起落落的人生。


噹噹噹!」色彩斑斕的雙層電車緩緩在大街上駛過,這部百年的交通工具,由東到西貫穿了香港島,從繁榮的金融商業區—— 中環、銅鑼灣,到喧鬧的北角春秧市場,搖晃來回,送著行人往目的地去。

位於糖水道的北角電車總站,商鋪眾多,往來的人潮也特別多,卻鮮少有人留心注意到,糖水道人行天橋上,有著三、四間木板隔成的「小房子」,門還用鎖頭給鎖上,像是個真正的私人住宅。

唯一沒牆、沒門的,是阿耀的家。

六十四歲的阿耀,過去因為吸毒多次進出監獄,他曾想改過、重新做人,卻一次又一次陷入毒品的泥淖;最後一次出獄,他覺得愧對家人,於是離家,露宿在糖水道天橋上,一張床墊、一條被子、幾件衣服,是他全部的家當。

每天晚上十二點過後,電車收班了,阿耀才能入眠;隔天早上六點,電車的噹噹聲就是免費的鬧鐘,喊他起床……

 

獄中朋友

 

二○一三年,慈濟志工王長堅因為朋友邀約,參加了「平等分享行動」,這是一個在網路上號召的活動,大家帶著物資發放給露宿者,王長堅也因此有了籌組「街友關懷小組」的念頭。

王長堅退休前任職懲教署,在赤柱監獄裏看過形形色色的受刑人;參加街友關懷,他發現有幾位是他在獄中見過的熟面孔。他深知這些人要戒除毒品引誘已是難題,立足於社會更是非常困難,需要有人在身邊關懷與鼓勵。

慈濟志工來訪糖水道行人天橋,街友阿麗滔滔不絕述說心聲;志工傾聽,也勸她放下對父親的怨懟。

在某一個週五晚上,他與幾位慈濟志工開始了街友關懷行動。一群人走上天橋,王長堅就感覺到有一股視線一直看著自己,「我知道有人認出了我,但是為了顧慮他們的心情,我還是先假裝不認得。」

王長堅刻意壓低帽簷,遮掩面容。當他走到阿耀面前,就聽到:「你是……」

看著他,王長堅淡淡笑說:「被你認出來啦!」

阿耀認出是那位在獄中曾以佛經開導他的懲教員,很訝異他竟然會來關懷餐風露宿的街友,自然跟他聊起近況。

阿耀的母親與妹妹就住在北角,他仍經常搭上電車回家探探。王長堅鼓勵他:「別再陷進去了,毒品對身體的危害很大!」阿耀低聲應和,畢竟自己也下定決心了很多次……

四年來,每回王長堅來看他,都會觀察他是否還有毒癮,「從精神、表情上大概可以判斷,他應該已經沒有再使用毒品了。」

二○一七年五月的一個晚上,王長堅如常來探訪阿耀;因為長期居住在不潔的環境,阿耀的頭皮、手腳趾都有輕微黴菌感染的現象,但是精神看來還頗為清朗。

阿耀對王長堅說:「應該再等兩年,公屋申請的批准就能下來了。」王長堅拍拍他的肩膀,對他說:「好好保重啊!記得別再碰毒!」

 

街頭歌手

 

「以前基於工作,威嚴總是擺在關心之前。」臉部線條不怒而威的王長堅,自嘲自己暴躁的脾氣,在參與慈濟後漸漸變得柔軟;而能走入這些曾在獄所裏結緣的人的生命,讓他十分珍惜。

慈濟志工何偉華,去年接棒承擔港島街友關懷小組窗口;退休前在銀行業工作,他說:「在香港生活真的壓力很大,現在大學生畢業,如果沒有父母幫忙,薪水只是付房租,就沒錢生活了。」因此,也不難明白部分露宿者,可能是為了紓解生活壓力接觸毒品,卻沒想到從此淪陷。

深夜十一點半,港島區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速食店,陸續出現借宿一晚的朋友。

 

與志工同行、愛唱歌的施先生,也曾因為吸毒而露宿街頭。他說:「是發金師姊把我從那黑暗的隧道拉出來,把我從吸毒的困境拉出來的!」

慈濟志工林發金與他在跑馬地的地下道相遇;他一頭長髮,靠著偶爾在活動上替人伴唱,賺取生活費。

林發金觀察他經常哼哼唱唱,心想:「不如以一起來唱慈濟的歌,吸引、邀約他與志工多接觸。」因此只要有活動,林發金就邀請施先生來參加,後來在一次活動中正式邀約他演唱慈濟歌曲「一家人」。

為了演出順利,林發金想了很多辦法陪伴他練習。

「他啊,常常就給我搞失蹤!」林發金笑說,施先生經常假藉手機沒電、沒繳通訊費,不接電話,缺席排練。為了督促他,林發金每次都會到跑馬地地下道,接他一起來排練;施先生看志工都找到「家」裏來了,也就乖乖出席;後來演出順利,施先生欣喜發願:「我也要認真做慈濟!」

愛唱歌的施先生,不計較在慈濟沒有紅包可拿,甚至報名參與「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演繹。期間恰好遇上施先生的生日,林發金親自做了蛋糕,讓大家為他慶生;從未有人替他過生日的施先生感動的說:「深深感到幸福……」

施先生從不講自己的故事,只是街坊間傳說,過去他家境富裕。去年,他搬出了地下道,在新界上水租了一間房子,來往中國,做點買賣生意,但每週三只要有空,他就會依約出現在北角環保點,跟著志工做環保。

林發金說:「雖然他還是有些壞習慣,但只要他願意來,相信能慢慢影響他。」

街邊,少有人走動的空曠平臺,志工就地開啟理髮廳,替K婆婆剪髮;記性好的K婆婆即使沒有手機,也能記得什麼時間與志工有約,準時出現。

 

自食其力

 

離開糖水道天橋,志工步行到不遠處的福元街天橋底,阿昌的紙皮基地就在這裏。

阿昌因為行動不方便,難以找到工作,因此倚靠周圍店家給他的紙箱,整理後賣得的錢,再加上綜援金來生活;收入不夠負擔租房費用,只能住到街頭,他利用木板、紙皮還有塑膠布,在店家的後巷搭了一個小空間,作為棲身之所。

「這裏靠近我收紙皮的店鋪,天橋底下又能夠讓我存放紙皮,最理想不過的住處!」阿昌笑著說。從他的笑容中,看不到對生命的怨懟,彷彿這一切對他來說已經足夠。

天橋的另一端,還住著一位街友,但貼著出入平安的木板緊閉,主人看起來還沒放工回家,志工將餐食放在「門口」,給他做夜宵。

回想四年前,剛開始投入街友關懷,忽略了很多細節,王長堅分享:「沒有注意到他們生活的空間,取水不容易;請他們吃的水果要方便取食,以不弄髒手為優先;而購買物資時,也要考慮到方便他們移動的小包裝。」

此後,志工會挑選適宜他們外食的水果,甚至在天冷時煲煮些糖水或粥品,「這都是香港人生活中習慣、喜歡的飲食。」王長堅說,甜甜熱熱的食物,可以讓露宿的人們暖暖身子,所以通常街友收到都會很歡喜。

天橋階梯的轉角處,阿蘇將幾張椅子拼湊成為「床」。阿蘇因為賭馬而輸掉了父親留給他的財產,也輸掉了人生,露宿天橋。

七十八歲的K婆婆,非常喜歡吃芝麻糊。她說自己的英文名字是Katherine,所以要志工稱呼她K婆婆。K婆婆年輕時替外國人幫傭,所以英文聽、說、讀、寫不是問題,只是年紀大了,眼力、聽力都退化了。

K婆婆沒有家人,生活就靠著政府的綜援金;每天晚上,她就背著一包行囊,在北角一帶四處換地方露宿,居無定所。但是,志工總是會找到她,為她送上一碗芝麻糊;每四個月會在路邊開起露天理髮廳,替她理髮。

晚上十一點,志工們與K婆婆道晚安,並相約下次再見。志工們或搭地鐵、或搭巴士、或搭電車,各自回家。

明天早上六點,電車又要噹噹噹地喚醒人們,一天到來,街頭又繁忙起來,小販吆喝著歡迎光臨,往來熙攘的遊客仍是川流不息;夜宿街頭的街友們,也得為今天謀生。但願他們的今天,因為有了人關心陪伴,能與昨天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