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6期
2017-05-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基隆
  慈善臺灣‧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海地
  慈善國際‧厄瓜多
  純素生活誌
  書摘
  同個屋簷下
  阿板薰法香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6期
  浴佛馨香念母恩
撰文‧潘翠微

「二○一七年全球浴佛大典」五月十四日七點於花蓮靜思堂展開,結合臺中潭子、清水及高雄四地連線,共一萬兩千餘人虔誠禮敬諸佛。

(攝影/楊智清)

在母親身邊時,卻渴望離家、追尋自由;
直到進入慈濟大家庭,法水洗去心中塵埃,
才看見多年默默守候的身影,母親的愛,一直都在。

今年五月十四日,是佛誕日、母親節、全球慈濟日三節合一的大日子,花蓮靜思堂道侶廣場人人虔誠合十,齊聲唱誦〈開經偈〉;浴佛臺前輕煙裊裊,蘭花馨香,浴佛道氣更見莊嚴、祥和。

工作人員忙碌的身影,穿梭在靜思堂地下一樓,我也是其中之一,以一柱心香,在人群中虔誠供佛在心;殷勤付出,在法喜中供養人間菩薩;也感恩工作團隊的補位,成就了我參與慈濟五十一周年慶的浴佛大典。

與往常一樣三節合一的母親節,今年心中多了一分說不出的心情,念念感恩母親給予健康的身心,默默地守護著我,讓我可以毫無牽掛地投入人群。

從香港回到靜思精舍四年半來,在法的浸潤下、力行的付出中,深深體會人生的「前世因,今生緣」。天地開闊,佛心相映,把思念母親之情,隨著微風送往他鄉之地。

 

那一刻終於到來

 

「媽媽走了……」二○一六年十一月下旬的一個夜晚,還在辦公桌前埋頭工作的我,收到在醫院的弟弟傳來訊息,只有簡單的這四字。時空當下凝結,一時間腦筋轉不過來……

從媽媽十月初證實罹患癌症末期、一個月內病情惡化,自己經常想像當這一天來臨時,是否能夠勇敢地面對、接受終於發生的事實。

那個當下,心情如夜晚一樣寧靜,沒有馬上奔往臺北的衝動。是因為從小由外婆帶大,與媽媽的感情較為薄弱,所以流不出眼淚?還是個性太獨立,武裝著內心的難過?

第二天早上如常進辦公室,埋首慈濟約旦義診發放團行前的行政工作;也從法親安慰中,感受到大家的不捨。在媽媽的告別式後不到一個月,我終於有機會踏上約旦這塊黃沙延綿的土地。

在另一個國度,親眼看到敘利亞難民及貝都因人的貧困,以及難民母親們為子女無法就醫而愁眉深鎖……內心再次感恩媽媽,賜給我健康的身體,能夠盡情地發揮良能,增添人身難得的生命意義。

 

落腳異鄉母女情

 

從小,我就不是讓父母操心的小孩,個性害羞、內向,總是選擇默默獨處。童年的記憶,媽媽之於我,有一點遙遠;生病的夜晚,徹夜照顧我的是外婆。

姊姊是父母第一個小孩,備受寵愛;哥哥是長子,自然受到重視;弟弟是老么,更是萬般寵愛集於一身。忙碌的爸爸、活潑的姊姊、調皮的哥哥,已經占去媽媽所有的時間與心思。記得小時候、甚至長大了,還是一直會投訴媽媽偏心,而她總是回答同樣一句話:「每一個兒女,媽媽都一樣疼愛的。」

小學畢業前,父親前往香港工作,於是舉家移民到東方之珠。離開了與我最親的外婆,才有機會開始「直接」感受母愛,開啟了另一段的因緣。

一九九五年潘翠微(右)與母親在香港合影。從小被外婆帶大的她,成長過程與母親總有距離,直到進入慈濟才知行善、行孝不能等。

(相片提供/潘翠微)

第一次坐上香港的雙層巴士,看著兩旁高高的大樓、五光十色的霓虹燈;在學校,周遭說著自己完全聽不懂的「廣東話」;由於父親的工作關係,拍戲的片場是我們的假日遊樂園。香港的一切對小孩子來說,有著說不出的新鮮與驚喜。

放學後回家做完功課,更經常幫媽媽挑菜、切點小東西,閒話家常、學習家事;更喜歡看著煮得一手好菜的媽媽,在廚房炒菜的身影,心中有著長大後為人妻、為人母的心願。

 

除夕夜離家單飛

 

父親日日為養家奔波煩惱,母親為了持家辛勞憂愁。大人的世界,小孩不懂。後來,爸爸返回臺灣工作,偶爾才回香港短聚,媽媽則留在香港照顧我們的生活及學業。

面對爸爸工作的起起落落,讓從小就苦過來的媽媽覺得,「金錢」是可以讓子女溫飽的唯一。母親在家裏做起了論件手工,省吃儉用,把最好的都給了疼愛的子女。

高中畢業後,我投入社會工作,與姊姊每個月的薪水,拿一半給媽媽幫補家用。獨立的個性,讓媽媽把我當男孩子:爬上屋頂修理電視天線、拿著電鑽鑽牆裝櫃、搬搬抬抬。

記得當時心不甘情不願,無法善解媽媽需要協助的心情,以自我為中心,諸多的埋怨,鑽入了牛角尖。漸漸地,生活上與媽媽互動常有小摩擦,總覺得媽媽是金錢至上,我也愈來愈想離開家,尋找不受約束的天地。

二十二歲,遲來的叛逆期。除夕夜,吃完年夜飯後,向媽媽說要外出與朋友過新年,「今晚不回家了。」就這樣,我在沒有預告之下搬離了家庭,選擇過一個人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追尋長期嚮往的自由。

《父母恩重難報經》中言「母年一百歲,常憂八十兒」,媽媽永遠掛心早已長大成人的兒女。事隔多年才得知,那時媽媽六神無主,打電話給在臺灣的爸爸。爸爸知道女兒的個性,輕輕地說了一句:「就讓她搬出去吧!」

人不在家裏、心不在家庭,浮沈在滾滾紅塵,隨心所欲,當時完全無法體會母親的擔憂與傷心。

身在香港繁華社會的大染缸中,奇怪的是,心中總有一把尺提醒著自己,沒有被惡勢力拉去;而協助家中經濟的責任,還是與姊姊一同扛起。

現在回想起來,父母採用民主的教育,無論升學或就業,都不會給子女太大的壓力,有很大的自主空間;而做人應該要有的道德與責任,也讓我們默默的看在眼裏,吸收入心。

 

行善行孝不能等

 

生老病死,自然法則;天災人禍,娑婆是苦。記得剛接觸佛法的時候,只是消極地去面對人世間的一切,獨處在自己的心靈世界;小愛、小我,隨著五毒在心起起伏伏,無法解脫。

一九九六年十月,改變人生的一大因緣來臨,我認識了慈濟。同年十二月,第一次參加慈濟在大陸閩東水災災區的發放,為等待領取物資的受災鄉親們比劃著〈普天三無〉手語歌時,看見面前一位老奶奶眼眶泛起了淚水,埋藏在我內心的情感,當下被「賑」出來了。

二○一六年底慈濟義診發放團在約旦阿紮來卡難民營舉辦義診,潘翠微為敘利亞孩子抹上凡士林。

(攝影/周幸弘)

喜歡慈濟這個團體,開始將像男孩子的一頭短髮留長;向來我行我素,卻甘願遵守慈濟的人文禮儀,愈是投入,愈是法喜。

當一次聽到證嚴上人的靜思語——「行善、行孝不能等」,當下反思「行善」我做到了,但「行孝」呢?

自己的獨立與主觀,來自於成長的過程與社會的磨練,帶著這五濁塵染的習氣,走在入世的菩薩道上,自是跌跌撞撞。「理直氣壯」成為待人處世的方式,總是認為自己最有理。想要去除習氣,卻找不到方法;看到別人的習氣,不曾察覺自己也一樣,總是懊悔重蹈覆轍。

感恩有佛法的浸潤,漸漸明了人生是苦,苦在揮之不去的業力。感恩不斷有好因緣,讓自己反觀自性,也醒悟了對媽媽長久以來的「自以為是」,無法體會天下慈母懷胎九個月的辛苦,母子身心相連那分割不斷的親情。

「行善」要利益人群,「行孝」就要讓父母放心。選擇回到靜思精舍,雖然無法朝夕陪伴父母,但心靈更是貼近。記得一次回去探望父母,離開前回望,看見爸爸拿著枴杖,慢慢地走到房間門口,向我與姊姊揮手道再見,當時我有想哭的衝動……但很快就想起要拉長情、擴大愛,更要覺有情。與其不捨、傷心,誓願要把握時間認真修行,以父母給我的生命,無畏入群勤精進。

 

沒有眼淚,只祝福媽媽好走;緣深緣淺,前世造作。想起上人的開示:「家人走了,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不要再緊拉著線不放,讓他沒有罣礙地走吧!」

快半年了,仍記得媽媽的身軀化為一縷輕煙那天的天空,夕陽西下微風輕送,雖有不捨,心中以無法言盡的感恩,送上最誠心的祝福,圓滿今生母女情。期盼緣續來生為法親,菩薩道上同精進。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