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6期
2017-05-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基隆
  慈善臺灣‧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海地
  慈善國際‧厄瓜多
  純素生活誌
  書摘
  同個屋簷下
  阿板薰法香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6期
  一身傷口的好藥方
撰文‧高玉美

獨居的阿源渾身是傷,
如何擺脫九年瘡疽人生?
要治療的不僅是身,更是絕望求死的心……

「刷……刷……刷……」椅子滾輪轉動的陣陣聲響,是阿源「走路」的特有聲音。罹患硬皮症,阿源雙手僵硬變形,多年來橫放在胸前,雙腳也無力行走,只能坐在一張附有滑輪的椅子上移動,用腳尖僅有的力量滑行。

這天,阿源在狹小的屋內緩緩滑動,忽然間又跌倒了。這次跌得不輕,全身多處挫傷,痛得連爬行的力氣都沒有。偏偏又是冬寒時節,左鄰右舍大多緊閉門窗,任憑阿源叫破喉嚨也無人應答。

躺在地上好一陣子,阿源用盡全身力氣,連滾帶爬,總算搆到電話,撥打一一○求助;鄰近的六腳派出所所長立刻趕過來,這才解除阿源在地上凍壞身體的危機。

這一天,慈濟志工林玉錦也來到阿源家,勸道:「阿源仔,你還是去看一下醫師,住院詳細檢查,找出病因,好好治療。」面對志工們的關懷,阿源雖然感懷於心,但對於就醫,卻一直採取相應不理的消極態度。

阿源心裏想著「死一死比較乾脆」。之前,他已有多次自殺紀錄,都未能遂意,徒增身心的折磨。

 

好奇一問,怨嘆回應

 

位於嘉義縣西部的六腳鄉,是一個居民不到三萬人的僻靜村落。夏末傍晚,慈濟志工在六腳鄉信仰中心紫極殿的廟埕,忙著布置社區茶會的場地,村辦公室廣播聲也響起:「各位鄉親,今晚慈濟功德會在紫極殿前舉辦平安祈福晚會,歡迎大家闔第光臨……」

夕照餘暉中,臺上志工正在演出「人間有愛」的手語歌曲,臺下志工穿梭會場,為鄉親奉茶。訪視志工和阿源的結識,就在二○一一年這場祈福會裏。

當時,林玉錦注意到這位坐在一旁的鄉親,兩隻手一直橫放在胸前,手指蜷縮,模樣不尋常,於是趨前關懷。

「師姊,醫師說我這是硬皮症,好不了啦!」阿源說著,林玉錦拉來椅子,挨著他身邊坐下,聽他說自己的遭遇。

阿源年輕時在臺北的鐵工廠工作,一次意外壓傷雙腿,復原後,身體卻日漸僵硬不聽使喚,無奈之下只好回鄉與父母親同住。

沒幾年,父母相繼往生,獨居的他,行動能力愈來愈差,生活自理變得困難,不僅身心失去依怙,種種因素累積下,也逐漸喪失生存意志,成為附近派出所的關懷對象。

硬皮症使得阿源的四肢皮膚肌肉僵硬萎縮,關節也不靈活,常常一個不小心,連人帶椅翻落,摔得一身是傷;要以這僵硬的肢體自行護理傷口,又是難上加難。

阿源骨瘦嶙峋,掀開長褲,更讓林玉錦嚇了一跳!滿腿坑疤大洞,有些傷口甚至見骨,紅黃青白各色雜陳。「你沒給醫師看嗎?」林玉錦一問,阿源又是一陣怨嘆。

幾日後,慈濟志工召開訪視個案研討會,林玉錦將阿源的遭遇提出與團隊商討,若是硬皮症無法根治,也要幫他治療身上的外傷。

 

膿臭撲鼻,心有顧慮

 

星期日早晨,大林慈濟醫院整形外科許宏達醫師,出現在醫院一樓大廳。難得的休假,他要隨著慈濟人醫會團隊,到偏鄉義診。

一路上,他聽著林玉錦的說明,知道今天有一個棘手個案。

許宏達從小隨家人移民南非,追隨祖父行醫的腳步,深入部落,為南非窮苦人義診;長大後,他也選擇行醫之路,並參與當地慈濟義診活動。

二○○○年,許宏達回到臺灣花蓮慈濟醫院服務,後來又轉到大林慈濟醫院擔任整形外科醫師。在醫療資源缺乏的地區貢獻專業、照顧鄉親,對他而言,再自然不過。

當許宏達與訪視志工踏進阿源的家,一陣臭味撲鼻而來;他沒有卻步,而是彎下身,仔細檢視阿源腳上的大小傷口;棉花棒輕壓潰爛患處,膿液竟像地底泥漿般噴發出來。

阿源肢體僵硬姿勢固定,反覆跌傷造成全身傷口,慈濟人醫會醫師往診時仔細治療膿瘡。

(攝影/江珮如)

「阿伯,你腳的傷拖太久了,只是換藥消毒,不會改善,要住院做徹底的治療,傷才會好!」許宏達幫阿源擠壓膿液,手上不斷抽換紙巾,還一邊幫他做衛教:「阿伯,罐頭食物沒吃完,要換一個碗,拿到冰箱冰起來,不然吃了會壞肚子!」許宏達苦口婆心地勸著,阿源卻把頭別過去,眼睛看著門外。

一旁的林玉錦趕忙敲邊鼓:「對啦,對啦!你要聽醫師的話,醫師是為你好喔!」儘管大家一再勸說,阿源依然不為所動。

後來,大林慈院簡瑞騰副院長親自來訪。他對阿源排斥就醫的事情早有耳聞,來到阿源面前,蹲下身子,還沒撩起阿源的褲管,就看到他褲子被膿液浸溼的痕跡。

「你看,這樣擠還有膿流出來,腳裏面還有很多髒東西。」簡瑞騰解說著傷口的惡化程度,有些即使表面稍有收合,皮下膿瘍卻透露危機四伏。

阿源聽了默不作聲。清理完傷口後,簡瑞騰站起來說 :「你要配合治療,我幫你安排住院!」阿源還是不答腔。

一旁的訪視志工說話了:「阿源,你這樣我們很擔心,也枉費我們一直陪伴你的苦心!」

簡瑞騰接著說:「錢的事情,你免煩惱,我們大家一起來幫你想辦法,你安心去住院,傷口治療好,我們才能放心!」

阿源擔心醫藥費又怕麻煩,一直不肯就醫,簡瑞騰這句話說中了他心底的顧慮。他低頭沈思了一會兒,終於點頭了:「歹勢啦,那這樣就麻煩你們了!」

志工離開阿源家,開始為安排住院的事項忙碌起來。

 

聯手照護,克服考驗

 

回到醫院,簡瑞騰找來各科醫師商量,請大家通力合作,一起幫助這位久傷不癒的鄉親,擺脫瘡疽人生。

擔任主治醫師的許宏達,在看過檢驗報告後說明,阿源外傷看起來很像蜂窩性組織炎,實際為壞死性筋膜炎,必須及早清創,否則若細菌侵蝕到血管,會造成致命的敗血症。

壞死性筋膜炎的治療關鍵是及早診斷、及時清創引流,徹底清除壞死組織,以控制感染擴散;所以,用抗生素治療的同時,也要儘速施行手術治療。

同為醫療小組成員之一的免疫風溼科醫師黃光永指出,硬皮症是全身性自體免疫疾病,會侵犯皮膚、體內器官,讓皮膚、肌肉變硬,四肢靈活度變差。「身體活動度差,平衡感自然不好,容易跌倒,這就是造成阿源身上大小傷口的主因。加上他雙手僵硬變形,無法照顧自己的傷口,惡性循環之下,演變成壞死性筋膜炎。」

硬皮症患者皮膚組織纖維化,皮下脂肪流失、肌肉萎縮,皮膚防衛力變弱,一旦有傷口,細菌就長驅直入,到達肌肉組織,容易造成嚴重的感染。

阿源的皮下血管不易尋找,再加上肢體僵硬,手術擺位和麻醉都是考驗;許宏達央請血管外科醫師,利用超音波掃描,植入中央導管,才能順利將麻醉藥品注入血管中。

第一次的大規模筋膜切開與清創手術,歷時兩小時完成。許宏達表示:「清創手術對外科來說並不困難,但阿源壞死的筋膜面積實在太大,細菌侵蝕又非常深層,增加清創的難度。」

因硬皮症讓皮膚組織難以與人造皮結合,無法施行植皮手術加速傷口癒合;醫療團隊只能透過不斷的清創引流、換藥、傷口護理,讓肌肉慢慢增長。

出院後,為了解決阿源傷口照護問題,訪視志工結合村辦公室,向嘉義縣政府社會局申請居家服務員。已有多年居家照護經驗的阿梅,每天兩次到宅服務,除了協助環境清掃、餵食,更重要的是每天幫阿源換藥兩次。

阿梅對於臥病患者的看護相當熟練,她說:「阿源的傷口感染很深,往往照護得稍有起色,細菌又侵蝕到旁邊的肌肉,沒幾天又冒出新傷口,真的是很大的考驗。」每當傷口有變化,阿梅透過手機通訊軟體,將照片即時傳給許宏達,協助醫師判斷是否需要送醫,或做其他後續處置。

 

有愛陪伴,走出桎梏

 

星期六晚間,許宏達結束一周的忙碌,回到家,兩個寶貝女兒坐在書桌前寫功課。「爸爸明天要去看一位阿伯,你們要一起去嗎?」從女兒就讀幼兒園開始,許宏達就經常帶著她們一起往診,讓孩子耳濡目染,習慣付出、關心弱勢、見苦知福。

隔天一行人來到阿源家,面對阿源腳上未癒的傷口,不時還流出膿血,兩個小女孩一點都不驚懼,「爸爸,你要輕一點,要不然阿伯會痛!」稚語童言,如一股暖流竄入阿源心中;愛心人這麼多,他真的不孤獨。

獨居的阿源行動不便,除了人醫會每月往診,志工亦不時關懷,在各方合力陪伴下,讓阿源重新面對人生。

(攝影/劉麗美)

志工的關懷,醫師的治療,居服員的照料,連兩個可愛小女孩都加入團隊,這些愛的配方,成為一帖良藥,治療糾纏多年的惡疾,腳上傷口日漸癒合;雖然身體無法恢復到發病前的狀態,但膿血不再亂竄,傷口肌肉漸漸增長,也恢復彈性。

此外,嘉義縣社會局人員定期追蹤阿源的生活起居,伊甸基金會也補助他的生活及居家照護。

在愛心集結下,阿源一次次住院、治療、出院、護理,傷口漸有起色,更重要的是,他的心態轉變,臉上也多了笑容。他對許宏達說:「謝謝你,把我身體的病和心理的病,都處理得這麼好。」

阿源的進步,讓許宏達相當振奮:「真的要感恩太多人,訪視志工長期陪伴、送營養補充品,公部門社會政策及居家服務員的悉心照料,讓身為醫療團隊一員的我,多了許多支持的力量。」

如今,阿源不再獨自窩居在狹小的屋內。這天,志工推著他來到戶外,看著西斜的落日餘暉,阿源說:「原來,日頭落山也這麼水!」心境改變,呼吸的新鮮空氣,看著屋角的小花野草,都是一種美。

「能活到這個年紀,要感恩、要惜福,珍惜生命的價值。」阿源一字一字說出心底的感恩。

有愛陪伴,領著他走出桎梏人生,望著今天的夕陽,對於明日的晨曦,心中有了期待。

(本文摘自《醫往情深》)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