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6期
2017-05-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基隆
  慈善臺灣‧臺南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海地
  慈善國際‧厄瓜多
  純素生活誌
  書摘
  同個屋簷下
  阿板薰法香
  特別報導
  聞法札記
  生命的禮物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6期
  阿良的歸白人生
撰文‧高肇良 推薦序撰文‧洪宗煌(法務部矯正署彰化監獄典獄長)

高肇良關懷彰化監獄收容人。

(攝影/黃筱哲)

毒品,讓我陷入牢獄近十年。
那十年,我沒有名字,大部分時間被三或四個阿拉伯數字所取代;
縱使身處社會中,也常被人們稱為「毒蟲」!

浮沈毒海近二十年,非常痛苦,
很幸運地,我成功戒了毒,
希望自己的故事,
能在黑暗中點一盞燈,
讓更多人看見更生甦醒的方向。

二○○九年自彰化監獄最後一次出獄隔天,我打電話給獄中通信的蔡天勝師兄,他告訴我:「今天剛好有志工精進日活動,結束時我們一起去你家。」

我騎摩托車從家裏出來,在相約的一家店前見到了蔡天勝、陳朝勇、張志吉、張明智師兄以及蕭麗華師姊。

我微笑看著他們,也忍不住打量他們的穿著,內心浮現疑問:「蔡師兄不是說,做慈濟是有心人的參與,不是有錢人的權利,怎麼他們又是西裝領帶、又是旗袍,看起來個個像是有錢人?」

「我什麼都沒有,有辦法加入慈濟嗎?」

「你要加入慈濟很簡單,有心就好了。星期六永靖環保站有拜經,你既然有心就來。」陳朝勇師兄彷彿在試探我。

幾天後,我依約到了永靖環保站。我不曾正式在道場拜經,看到女眾那邊人較多,要學較快,便加入她們;一位師姊看到了,把我請到旁邊,說我站錯邊了。

我再次入列到男眾那邊,笨手笨腳地跟著拜到滿身大汗;這時陳朝勇師兄來了,他又試探性地問我:「星期日要去三義茶園出坡,一起來。」

隔天,我穿著布鞋,跟著他們去茶園出坡。我想知道慈濟人對更生人的態度,故意告訴其他志工:「我才剛關回來。」

「你就好好地用心做,咱攏同款啦!只要有心,其他都沒要緊,不要想太多。」陳朝勇師兄誠懇地回我,讓我初初領會慈濟人的心寬念純。

一日,蔡天勝師兄邀我到臺中參加「七月吉祥月」活動,身無分文的我,厚著臉皮跟阿母拿車錢:「阿母,可不可以給我兩百塊錢?」

「你要兩百塊錢做啥米?」阿母立即警戒性地提高了音量。

「我想去臺中找蔡師兄參加慈濟的活動,你可以讓我去嗎?」我輕聲回答。

阿母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手伸進口袋找啊找,遞給我兩張皺成一團的百元紙鈔。

「拿去吧!」她說。

「那我要去臺中了喔!你怎麼敢把兩百元給我?」我問著。

「講那個沒效啦!只有兩百元你也搞不出什麼花樣,要去,快去。」

我再次感受到阿母的語調裏充滿了不信任,因此更加堅定要改變的決心。

我搭火車到臺中的太原火車站,遍尋不著蔡天勝師兄的身影。

「奇怪,他不是說要來載我嗎?」

我呆站在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的路旁,再度起了疑問:「我現在沒有錢,而慈濟人都穿得西裝筆挺的,我是有法度嘸?」

念頭剛閃過,一個騎著五十西西小綿羊摩托車的人,喊著我的名字:「肇良,我在這裏!」

我向聲音的來處望去,只見到一個身穿背心、短褲,腳踩藍白拖鞋的人;我朝著半掩在安全帽底下的臉龐仔細一看,「啊!原來是蔡天勝師兄。」

我定過神,「怎麼變成這樣?原本不是西裝筆挺的嗎?」

我才坐上摩托車的後座,他便說:「肇良,歹勢、歹勢,剛剛我和阿修一起經營的素食店裏正忙,有人叫外送,所以遲到了,歹勢、歹勢!」

他頻頻向後座的我道歉,讓我不好意思了起來。

「是我麻煩他來接我,怎麼他還這麼客氣。」我才明白,原來蔡師兄也是努力工作著,經手每個客人訂的便當;不論晴天、雨天辛苦地外送,賺著每一分錢。

我想起他說過的那句話:「做慈濟是有心人的參與,不是有錢人的權利。」心,豁然開朗起來。

 

再遠的路都可以

 

回首二十年放蕩任性的時日,飽受左鄰右舍鄙視的眼神與輕視,冷不防的,還會隨時會丟來一句:「不孝子!撿角!沒路用啦!」

受到最大傷害的,是最愛我的阿母,永遠應付不完有人來家裏罵她的兒子那種心痛與難堪。我終於能體會,不論是掩藏在自我世界的吸毒者,或是被標註著特殊身分的更生人,都必須忍受任何人所給予的考驗。

高肇良少年時期即有毒癮,從服役到出社會,從吸食安非他命至注射海洛因,青春時光在反覆進出監獄中流逝。
(相片提供/高肇良)

以前,我的生命只有毒品,身旁是狐群狗黨;此刻,我的生命只有慈濟,生活中有許多師兄、師姊在身邊。我更加全心全意地投入志工活動,積極找回遺失很久的生命意義。

我做過沙發師傅,出獄後在一家小型沙發廠找到工作;下班後,從龍井騎著摩托車到臺中市民權路上的慈濟分會參加活動。剛開始,總覺騎車在路上,會受到莫名的注目,停紅綠燈時,有民眾對著我微笑點頭,而且是很溫暖、很尊重的眼神。

一次等燈號變換,旁邊是一位中年婦女,直盯著我的臉瞧,不知道看了多久後,開始轉往我身上,而後到腳、鞋子;再從鞋子到腳、身上、再到臉……

我再也忍不住轉頭,正要張嘴問時,她說話了,「少年耶!你在做慈濟喔!不簡單喔!」她像鑑定師一樣對我說:「看你沒幾歲,就會跟著別人做慈濟,不錯喔!」

聽了她的話,我大感不好意思,連忙回她:「感恩!感恩!還要再學習啦!」

我終於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身上這套慈濟志工服。「我只是穿上志工服,就能讓別人認同、肯定。」這是我不曾有過的感受;原來,我的人生也可以過得如此抬頭挺胸。

加入慈濟後,我感受到別人的尊重與讚歎,也明白過去的我從不會主動幫助別人、尊重別人,當然別人也不會尊重我、重視我。

我發願要在兩年內培訓受證慈誠隊員,所以很珍惜見習志工的課程,捨不得錯過任何一堂;有時星期六早上回彰化老家,星期日一大早又去臺中上課。有次去參加安養機構關懷,我提早一個小時到場,一位師兄問我:「肇良師兄!你住哪裏?」

「龍井。」

「很遠耶!你從那麼遠來?」師兄一臉驚訝。

我淺淺地笑著回答:「感恩!這段路不算遠。」

人生的道路百轉千迴,為了重新找回人生的方向,再遠的路,我都可以走,都願意走。

 

願大志堅不回頭

 

高雄的黃金珠師姊透過蔡天勝師兄認識了我,邀我以過來人的經驗,到高雄監獄分享個人的生命故事。

而後,我也到其他監獄關懷;在愛滋病專舍裏,我遇到了老友阿呆,此情此景,已是不同的兩個身分──一個送出關懷,一個被關懷。

我也遇到阿財,是我以前在沙發工廠工作認識的司機。

曾經,我被警察通緝時,跑到他家躲,兩個人一起回家騙我阿母,硬是要拿錢。拿到錢後,我們一起去買藥,還共用針頭施打毒品。

我以慈濟志工身分到彰監專舍關懷時,同時看到他們兩個,感到非常驚訝,但也慶幸,自己沒有感染上愛滋病。

而後我得知,阿呆出獄了,仍然沒有戒毒;因毒癮發作,騎著摩托車急著去找錢買藥,在路上發生車禍,終結了他的一生。

高肇良與妻子開設包包店,門口飲料攤一杯杯踏實營生,工作之餘更重要的是投入校園防毒宣導與慈濟志工的付出。

(攝影/邱垂崇)

我在專舍遇到的,還有阿豪,他和我通信了快三年。出獄一個多月後,我帶他回去專舍關懷收容人,他的分享大受同學接納,掌聲響亮。

我和彰化詹大為師兄一行四人去他家關懷,邀約他加入慈濟,好幾次他都拒絕。之後,他在臉書上私訊我,說:「師兄,您們放心,我過得很好,沒有再走回頭路。」我回答:「沒有參加慈濟沒關係,只希望你過得好!」

不意幾個月後,他又繼續碰毒,和我們愈來愈疏離。而後接獲消息,他跌倒撞傷前胸,因為免疫系統不好,產生敗血症而亡。

我們一行四人來到他的靈堂致意,難過地看著他的遺照;也祝福他遠離毒害之苦而得樂,下輩子不要再受害於毒品了。

這些例子讓我感觸很深,我們有心要去接引,對方如果沒有心,就算面對著面、手拉著他,也沒有用。

 

回到彰化監獄

 

當我受邀到學校宣導反毒或到監獄關懷,每每站在講臺上,總是觸動著我內心裏的那個願── 多麼希望自己有天能站在彰化監獄十二工場,告訴工場裏的同學們,我改變了;多麼希望能夠帶著更多的同學,回到社會正常的軌道,帶著更多的更生人,一起踏上慈濟這條路。

「我想回饋彰化監獄,跟同學們說不要放棄……」我向彰化監獄蕭妙奇教誨師說出回去分享的心願。

「師兄,我來安排。明年開始巡迴彰化監獄各工場,讓你圓滿這個願。」蕭妙奇教誨師篤定地跟我說。

我終於得到這個機會,終於能夠以志工身分,回到我曾經待過的地方。

二○一一年,慈濟在臺中小巨蛋舉辦「法譬如水•經藏演繹」,高肇良(左二)與志工採訪香積菩薩;他在善的環境親近善友,告別往昔生活。

(攝影/柯秋源)

這一路走來,我深感「立願要立大願」,並且心志要堅,願才能夠成真,才能夠翻轉自己的人生,於是定下「願大志堅、翻轉人生」的主題,以毒品防制宣導為志願,走上了「行願」的旅程。

二○一六年一月,我重回到了以往進出多次、也是最熟悉的地方── 彰化監獄十二工場。

獄警將鑰匙插進孔裏輕輕一轉,通往監獄的鐵門被打開了,隨即鏗鏘地又被關上。我聽著那熟悉的金屬碰撞聲,將我拉回到以往在監服刑的時光──     長廊上的鐵門像極了洪水猛獸,呲牙裂嘴地張開一口又一口,恨不得把我們吞進深不可見的食道裏,讓我們永不見天日。

同一個場景,不同的時空,少了手銬腳鐐的我,踏著輕快步伐,褪去毫無生氣的囚衣,換上藍天白雲志工服,亦步亦趨地跟著師兄和師姊前進。我內心既是期待,又怕受傷害;多麼希望能看到熟識的同學,卻又希望他們早已假釋離開,重返社會走向正途。

當我走進工場,迎面而來的,是以前還沒服刑就認識的兄弟。他看到我這回居然沒穿囚衣而是志工服,相當地訝異,「你怎麼會來?」

一位大哥也跑了過來:「你怎麼穿慈濟志工的制服?」

「慈濟今天來這裏分享,我是這次的主講人。」我回答著。

我問一位入獄前曾一起吸毒的朋友:「大哥,你現在過得好嗎?」

「唉,不要講這些,講那個沒有用啦!我看這次進來,應該是沒辦法再出去了。」

「為什麼?」我著急地問。

「這次販毒又被判了十六年。」

「大嫂有來看你嗎?」

「看我?她來看我都是要離婚啦!上個月才辦好離婚手續。」他無奈地說。

我將手搭在他的肩膀,安慰他:「大哥,你要想開一點。既然遇到了,就是去面對。」

人不親土親,加上我是從這裏開始努力翻轉自己的人生,所以,當我站在彰化監獄的講臺上,臺下的同學幾乎都聚精會神地盯著我看。

我分享自己服刑時,是如何發心立願,出獄後要成為一個慈濟人;縱使不被看好,也經歷許多冷言冷語,但是我沒有打消念頭,心念始終如一,如今堅持走來,也近七年了。

一些長刑期的同學,從我在監時就服刑至今尚未出獄;這一次,他們看到我的轉變,也不禁站出來分享,想不到能看到我重新以另一種身分,走回彰化監獄十二工場。

近年來新興毒品侵入校園,青少年疏於防範就身受毒害;高肇良宣導防毒,提醒孩子們提高警覺,多年來分享已超過三百七十場次。

(攝影/謝舒亞)

我鼓勵同學們:「這段路難行能行,我做得到,你們也做得到。」

我請有心改過的同學可以寫信給我,雖然走回正軌的路上步步艱辛,但是我願意在這條路上努力幫助他們,以及他們的家屬。

每回我到監獄分享後,或多或少總有同學會寫信給我。看著郵差送來一封封同學們的信,我想起在獄中發心立願時寫信給蔡天勝師兄的自己,想起當初寄信時的忐忑與期待,想起這些年來每一雙曾經支持過我、握過我的雙手,我便會握緊筆桿,認真地回覆我的期待與關心。

寧靜的夜裏,我將寫好的信裝進信封,貼上郵票,看著信封上曾經發信的地址,如今成為我寄信的地址;不自覺地,我再次發願,要當彰化監獄永遠的志工。

(本文摘自《阿良的歸白人生》)

高肇良著 2017年6月出版
劃撥帳號/19924552
戶名/經典雜誌
客服專線/02-28989991
定價/250元

各界推薦

在社會接納的同時,最重要的是自我要有改變的決心。若能從心開始,勇敢奮起,要翻轉人生充滿可能。
——    黃俊棠(法務部矯正署署長)

成功更生的重要關鍵,除了自我覺醒,善心人士的關懷、家人的不離不棄能讓人卸下無形的枷鎖,通往光明未來。
——    王添盛(更生保護會董事長)

吸毒不是英雄,戒毒成功才是真英雄!我佩服肇良師兄的勇氣,更感動於他奉獻生命全力反毒的精神。
——    陳美玉(彰化縣迎向春暉認輔志工團團長)

【推薦序】洪宗煌(法務部矯正署彰化監獄典獄長)

願永不受轄制

  這本書是肇良自己的真實故事,以自傳體方式自我坦露,娓娓道出從穿著藍白拖的吸毒犯,到穿著藍白制服的反毒志工,角色上的天壤之別,心境上的巨大轉變,讓人生從此改變。

  僅有國中學歷的肇良,未曾受過寫作專業訓練,但憑藉著卓絕毅力與一分想助人的真誠,耗時費日地寫下每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期盼藉由文字具體的描述,提供想法以協助為毒品所苦的人,以及他的家人或是整個社會。

  隨著書頁的翻閱,愈發令人感佩與感動肇良的立意與精神。

  我從事矯正工作四十餘載,最期盼的莫不是踏出監獄的更生人,尤其是施用毒品的人,能徹底地痛改前非、幡然悔悟,從此與監獄隔絕。

  然而,事與願違,就像大家所熟知的,毒品犯的再犯率至今仍然居高不下,許多人會問:「監獄對毒品犯的矯治是否具有成效呢?」

  在此,我必須說答案是肯定的。矯正機關各項處遇均具有學理與實證根據,對於毒品施用者日後更生拒毒的信念,絕對有一定的成效。

  但為何收容人在走出矯正機關後,會再度吸毒呢?誠如本書所言「心癮,是存在意識裏」,離開了監獄,回到熟悉的社會後,很容易在某些因素下,再喚起施用毒品那種情境與意境。

  「一日染毒,終身戒毒」,因此,對於戒毒成效的良窳,不應僅針對矯正機關在教化處遇上的探究,宜就國家整體策略進行檢視,並與社會的民間力量相結合,方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聖經》上說:「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總不受它的轄制。」(哥林多前書六章十二節)提出了行為的基本原則,在積極方面要「對自己有益處」,消極方面則要「不受它的轄制」。

  我想,吸菸、喝酒、賭博及施用毒品等行為,行為者只要捫心自問:「這些習慣對自己的身體、心靈是否有益處?是否會因此受到轄制呢?」答案無非是肯定的。

  僅以此文與讀者共勉!也期待仍沈迷於毒海的朋友們,能以肇良戒毒成功為典範,跟隨他的腳步,從黑暗走向光明。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