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8期
2017-07-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人文清流
  慈善臺灣‧臺中
  慈善臺灣‧烏日
  慈善國際‧土耳其
  慈善國際‧印尼
  親師生‧坦白話
  大捨之愛
  人醫之愛
  純素生活誌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8期
  創意來自同理心 多功能福慧床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特點
:無須組裝,十秒即可快速展開,做為單人床、雙邊或單邊座椅,讓人遠離地表溼氣及蟲蟻侵擾

應用:南臺灣大地震搜救現場、尼伯特風災安置、菲律賓海燕風災、西非伊波拉疫後醫療援助等廣泛運用;臺灣不少救難單位基於未雨綢繆的考量,也大量備置

 

看似是數片塑膠板摺疊,攤平後是一張單人床;再拉起中央的手把輕輕一提,兩張床板隨即豎立合起,單人床就變成有靠背的椅子。

這張多功能的「福慧床」,二○一四年在來自五十多個國家、四千八百多件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贏得德國紅點設計獎(Red Dot Design Award)之「最高品質獎」。

「得獎的好處是,證明我們賑災時送給別人的東西,品質是最好的!」談到獲得號稱「設計界奧斯卡」的肯定,「福慧床」設計者蔡昇倫不居功,而是一再強調證嚴上人的悲心。

而這分榮耀不僅肯定個人的設計能力,也彰顯了以慈悲、助人為出發點的設計概念,已獲得世界性的肯定,甚至足以成為一種新趨勢。

 

躺在地上的小女嬰

 

蔡昇倫出身菲律賓慈濟家庭,在英國取得醫療建築碩士學位。促使他從本行建築設計跨界到「工業設計」,研發福慧床的主因,要從二○一○年夏天巴基斯坦大水患說起。

巴國主要河川印度河流域暴雨成災,淹沒了五分之一的國土面積,導致兩千人喪生,兩千萬人流離失所。受災者窩居帳棚,有毛毯或塑膠布鋪蓋已算幸運;一無所有者,只能和衣躺在泥土地上,忍受溼冷過夜。

慈濟志工勘災時發現,一對失去家當的父母,用幾根木條撐起一塊布,勉強湊出有遮蓋的小地方,讓女嬰夏娜安身。初到人間的她,不知自己身處困境,但父母、外婆卻是憂心忡忡,因為缺乏糧食,母親也沒有足夠奶水哺育。

「受災居民真苦,再讓他睡地上的積水中,情何以堪。」早在九二一大地震救災期間,上人就注意到受災者無床可睡的苦痛;十一年後看到巴國洪水過後的惡劣環境,連大人都受不了,更何況未滿月的嬰兒?

夏娜的處境顯示,災後人們需要的不只是毛毯及糧食,迫使慈濟加快「簡易組合式睡床」的研發。它本是美國慈濟志工張義朗,為援助年初的海地強震災情而設計,成品進入測試修改階段;他在十一月五日來到慈濟花蓮本會,報告最新改良方案。

張義朗的設計可謂「克難創意」,床組總重約二十公斤,一個人就能搬運,材質採用       塑膠瓦楞板,不怕泥水浸泡又容易清潔。

床面內含空氣層,溫暖、柔軟,能讓使用者睡得舒服,也可摺疊或捲起,以便於搬運、收納;展開面積約一點五六坪,可躺上四到六位成人,等於讓一家人共享一張床。

床架由寬度十公分的長板,以「井」字交叉組成立體架構,支撐床面離地十公分,有效隔離溼氣與低溫。

為了方便裝櫃運送,製造廠商把每條十公分寬的床架零件,一條條地「刻」在整片      瓦楞板上。如此一來,所有的床架零件出廠時,都是一片片薄板,可以運到現場之後再拆下組裝。

二○一五年尼泊爾大地震後,慈濟志工致贈福慧床給住在帳棚中的居民,兩、三張床併起來鋪上被褥,就能安頓一個家庭。

(攝影╲游錫璋)

 

多功能摺疊平臺

 

因應需求,簡易組合式睡床緊急量產,二○一○年十二月下旬,美國慈濟志工將九千六百多個床組及塑膠布,裝入十二個貨櫃,分兩批海運到巴基斯坦,於隔年二月初送抵災區。

賑災團員抵達巴國蘇加瓦鎮後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向鎮長及村長們,展示組合床的實用性:一個人沒問題,一家人躺下去也撐得住。漂洋過海而來的組合床,讓氣氛低迷已久的重災區振奮不已。

志工們把睡床運到小女嬰夏娜居住的村落,致贈給三十多戶居民,並把特別製作的小尺寸嬰兒床,送給當時近四個月大的她。

美國慈濟人設計的簡易組合式睡床,嘉惠了數萬巴基斯坦民眾,大人小孩的笑容,是志工收到最感動的回饋。

但事後檢討,也發現可以改進的空間── 床組零件打包後,長度超過兩公尺,一個人搬運仍有不便;床架條不容易拆出,切割過後的     板邊緣鋒利如刀,許多志工及鄉親在拆卸時不慎割傷了手。

蔡昇倫吸取前人的經驗,檢視市售的各式床具,發現:「行軍床是布和鐵架做的,太軟,老人家睡幾天就不想用了;充氣床如果被刺破就沒氣了,沙發床、鐵床沈重,海綿床墊則是禁不起淹水……」

幾番勞神苦思,蔡昇倫漸漸摸索出一套「多功能摺疊平臺」方案。為了避免合板家具受潮變形、鐵製床架泡水生鏽的缺失,並確保使用者的健康,他特地選用食品級的       塑膠打造床板,材質與使用者的皮膚接觸,不會有刺激性。

摺疊平臺的床面,由六塊塑膠板組成;床架部分,由左右兩側各六面的側板,以及前後各一的底板構成。「別忘了開洞讓水流過去。」聽取初步的設計報告後,上人指示改良,蔡昇倫從善如流,在每塊側板上設計圓孔,兩端底板則開圓柱形孔洞,推出了第一版。由於上人常以「福慧雙修」期勉慈濟人,多功能摺疊平臺因此被賦予「福慧床」的雅號。

之後,為了改善不透氣、散熱不良的缺失,蔡昇倫將第二版改成床面滿布六角形孔洞的「洞洞床」,也一併解決過重的缺點。大開孔洞之後,新床的通風效果真的變好了,但強度、耐用性也變弱了。

由瓦楞板組成的簡易組合式睡床,以「井」字交叉構成床架,上鋪塑膠蓆構成床面,能快速量產、運輸,組裝也相當容易,不失為「克難創意」傑作。                 (攝影╲黃福全)

 

單人床提著走

 

為了達成上人的期許,滿足慈濟志工賑災的需求,蔡昇倫花了三年時間不斷修改,把六角孔洞改成小一點的圓孔,終於在二○一三年推出成熟、可以量產的第三版成品,重量十五公斤,卻可承重一百五十公斤,尺寸、強度都符合一般單人床的標準,摺疊之後約是「一卡皮箱」的大小,不論運送、收納都非常方便。

在那年十一月,慈濟援助菲律賓海燕風災時,「福慧床」展現了便於大量運輸的優勢。

「我留守在花蓮,妹妹青兒、姊姊奇珊、哥哥昇航都去了第一線。」當時福慧床才推出,身為設計者的他留在臺灣,檢視包裝、運輸、通關等作業。一連串過程,驗證了當初的設計概念──一個四十呎標準貨櫃,可以裝五百張福慧床,如果是市售的鐵床,可能只能裝幾十張。

「海燕風災後那兩個星期,前往災區的志工們是鋪草蓆睡在水泥地上,後來有福慧床,就『享福』了!」大哥蔡昇航道出第一手使用心得,弟弟的創意研發更讓劫後餘生的受災鄉親受惠。

二○一四年二月,菲律賓慈濟志工來到災區奧莫克市,訪視被市政府安置在臨時屋的民眾,並將福慧床發放給他們。三個月後回訪複查,發現居民們已將這份安身好物,運用得淋漓盡致。

「如果沒有這張床,我們就得在屋裏睡,但裏面很熱……」雙腳先天畸形的婦人奧菲利亞,聊起了災後遷居的生活點滴。臨時屋十分窄小又通風不佳,奧菲利亞與稚子難耐燠熱,索性把福慧床搬到屋外,乘著清涼晚風睡覺。

「白天做生意時把它當椅子坐,晚上就全部展開當床睡。」在家門口賣零食的康瑟森說道。前來訪視的慈濟人,看到曾經徬徨無助的鄉親,因為各方的援助、慈悲科技的巧思,重拾正常生活展開笑顏,也感染這分歡喜。

蔡昇倫以「吉祥臥」姿態,躺臥在福慧床上;後方的摺疊式系列家具,可滿足受災民眾、賑災人員的生活起居需求。(攝影╲劉國泰)

 

國際大獎肯定

 

對從事設計的人來說,德國紅點設計獎、瑞士日內瓦國際發明獎,以及美國匹茲堡國際發明獎是三大頂尖獎項,其中又以紅點的標準最高,最難獲得;蔡昇倫初試啼聲,就挑戰最難的,但他不奢求得獎,而是希望把佛教慈悲精神藉由參賽傳達廣布。

二○一四年七月,從德國捎來好消息,福慧床獲得了第六十屆紅點設計獎「最高品質獎」。紅點專刊《每件產品都訴說著故事》,精要地說明了獲獎緣由:「福慧床協助受災民眾得到充分休息,在睡眠中恢復體力,同時讓大腦有足夠的時間調適心情,處理災難造成的心理衝擊。」

福慧床獲得紅點獎後,蔡昇倫又以同樣的設計概念,推出了「福慧桌椅」,延續福慧床的優點,輕輕一提就合攏、符合人體工學、好搬運,可滿足家庭生活起居、學童就學讀書、賑災人員辦公等多樣需求。

為了顧及環保及方便搬運,他在福慧床的包裝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不僅將使用說明直接印在紙盒上,省掉內附說明書的紙張消耗,更將包裝紙板設計成簡易床墊,拆下之後可固定在展開的福慧床上。紙盒下端則是兩個回收紙捲做成的小輪子。整組包裝命名「盒而為一」,一推出就讓人眼睛一亮。

福慧床及後續創作,被紅點設計獎創辦人彼得.賽克(Dr. Petaer Zec),譽為「好用又環保」的設計,「中國好設計」評委何人可與「中國工業設計之父」柳冠中教授,更不約而同地以「具有社會責任的設計」形容這些助人的傑作。

紅點之後,蔡昇倫陸續獲得匹茲堡國際發明展、紐倫堡國際發明展等多個獎項肯定。在二○一六年四月瑞士日內瓦國際發明展中,一舉囊括了四面金牌及一面銀牌獎,主辦單位除了肯定他的創意,也特別頒發「發明教育貢獻獎」給證嚴上人。

蔡昇倫持續研發出多項新產品,總共取得三十餘項專利,獲頒七項設計大獎,四十二項發明獎。二○一六年十一月,十大傑出青年基金會頒給他「華裔青年特別獎」,表彰他以建築專業為慈善、醫療付出,結合慈悲與創意研發賑災器具的貢獻。

 然而,蔡昇倫始終謹記上人教誨,把外界的肯定、讚美當成警惕,把握每一次參展、領獎的機會,與世界廣結善緣。歐洲慈濟人也乘著協助參展的機會,向德、法、瑞士等國人士宣揚「來自臺灣的愛」。

其中,二○一四年東歐國家波士尼亞水災後的援助,慈濟志工林美鳳與德籍夫婿加入賑災團,一抵達災區就看到路上堆滿了垃圾,其中很多都是泡了水的床墊。

「淹水後,很多人沒錢買新家具,又不能睡在溼的彈簧墊上面,只好睡地上。」賑災團抵達時已是十一月,溫度冷到會結冰了。志工們於是帶動中學生,將福慧床搬到受助者家中,展開打平並鋪上被毯。當地鄉親,尤其很多老人家非常感動,終於不用席地而睡了。

慈濟於菲律賓南部三寶顏市進行義診,在臨時診療地點,醫護人員展開福慧床,讓病人接受診療。

(相片提供╲花蓮本會)

 

 

 

因為實用性高,福慧床推出短短兩、三年,就廣泛運用於慈濟的急難救助及賑災場合。二○一五年六月,八仙樂園粉塵暴燃事件造成近五百名青少年燒燙傷,慈濟志工從慈濟板橋、三重園區,緊急調運二十一張福慧床到亞東醫院,展開床架、鋪設毛毯、放置枕頭,不到一小時就協助院方布置好一間家屬休息室。

在守護西非伊波拉疫情倖存者的關懷行動中,慈濟也送去福慧床。由於資源缺乏,當地醫療機構很難對醫療用品進行有效消毒,許多重症患者用過的器具只能放火燒掉;但食品級     塑膠製成的福慧床,只要噴上消毒液仔細清洗,即能符合衛生標準重複使用,緩解了「病毒感染」及「廢棄物污染」的兩難問題。

誠如《無量義經》經文所述:「是諸眾生安隱樂處,救處護處大依止處。」一個用心設計的賑災物資,不只可以幫助使用者,遠離不必要的肉體痛苦,更能守護人性尊嚴。

「慈悲是很抽象的,若有具體物品,人們會更明白什麼是慈悲。」回顧一路走來的設計歷程,蔡昇倫遵循著佛心與師志,時時體察著受苦眾生與救苦菩薩的需求,以利他為出發點的設計理念,蘊藏著深切的慈悲心,卻又不失智慧的便利與人文的美感。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