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8期
2017-07-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人文清流
  慈善臺灣‧臺中
  慈善臺灣‧烏日
  慈善國際‧土耳其
  慈善國際‧印尼
  親師生‧坦白話
  大捨之愛
  人醫之愛
  純素生活誌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8期
  險路運輸 全地形救災工作車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特點
:能在崎嶇路面負重行駛, 體積小可鑽走巷弄運送物資或運出淤泥

應用:二○一七年初成軍, 於 「慈濟防救災科學營」 模擬救災運輸

 

「ATV注意!駕駛手上車!」依循指揮者的口令,慈濟急難救助隊志工,像騎兵上馬般,跨上(All-Terrain Vehicle,全地形車,簡稱ATV)救災工作車,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地進行出車前的檢視。「方向盤左轉到底!」「方向盤左轉到底!」「方向盤右轉到底!」「方向盤右轉到底!」

雖然執行的是運送熱食、物資的二線任務,但隊員們的訓練卻是完全「軍事化」,就連服裝、配備也有幾分特種部隊色彩。儘管他們的退伍令,已在抽屜裏擺了三、四十年,身材也不復當兵時的精壯,但按照準則操練起來,依舊虎虎生風。

「急難救助隊在訓練的時候完全軍事化。為什麼軍事化?是因為要『防呆』!」校級軍官退伍的志工嚴聖炎說明,複誦是為了防止聽錯口令,做錯動作,造成不必要的危險,同時也有助於記憶操作程序,熟悉裝備運作。「當你練到晚上說夢話,都會講『打空檔!』『打前進檔!』,到達這種程度就成功了。」

把位居二線、負責運送物資的救助隊員,當成第一線救災尖兵來訓練,是因為他們實際出動時,面對的是非常險惡的環境。

以當次操練地點,烏來區龜山里的新北市童軍訓練中心為例,位於南勢溪畔河階地,有大草坪可供露營,青山碧水相伴,本是條件頗佳的活動場地,但在二○一五年八月,蘇迪勒颱風來襲當下,童訓中心營地後頭的龜山國小、對岸的溫泉旅館以及附近聚落,全被暴漲的溪水淹沒。

強颱遠離後,政府及民間救援力量快速動員,急著把車輛、機具開進山區,幫助鄉親重建家園。然而交通動脈省道臺九甲線受損嚴重,落石坍方、路面受損,讓很多車輛動彈不得,軍方也出動直升機,以機外吊掛的方式,將部分物資及機具空運入山。

為了避免堵車影響救災,負責河川事務的經濟部水利署設置了管制站,除了在地居民的私家車、經過核准的救災車輛,外車一律不准進入管制區。因此許多開小貨車前來支援的慈濟志工,就把車子放在新店、烏來交界處的停車場,再乘接駁車進入烏來老街、龜山國小等災區,或是結伴步行前往。

「出發!」教官志工嚴聖炎下達口令,      小組發動引擎穩穩前進,接受各界來賓校閱,向大眾顯示全地形車已正式加入慈濟救助賑災序列。

 

慈濟的行動淨水機組及操作人員,是少數獲得允許直接開進重災區的團隊。為了避免阻礙臺九甲線的交通,慈濟將行動淨水機組設置在童訓中心的籃球場上,每當志工們裝好一定的桶數,嚴聖炎就開車裝載,將水運到外面的發放點。

「一次送大概四、五十桶水,每桶十公升。行李箱、後座、副駕駛座都塞滿了,只要車子承載得了,上得去、走得動,能帶多少就帶多少。」顧不得負載過重、路況惡劣,他把進口轎車當戰車開,一路直衝,成功地把水送到需要的地方。

然而泥濘崎嶇的路面,乒乒乓乓的撞擊,卻對車體底盤造成嚴重損壞,任務結束後把愛車開去檢查,修車廠一看就搖頭,底盤、懸吊裝置、A型架全都報銷了,坦白告訴他:「修理不划算,換掉算了。」

 

改造農用搬運車

 

為了救回愛車,嚴聖炎付出的費用,足可買一部新的國產車,但他所煩惱的是如何在惡劣環境下有效率地進行救助工作。他把烏來災區遇到的困難做了一番歸納──

首先,在道路受損嚴重的情況下,一般的轎車、貨車行動困難,且容易受損;其次,慈濟志工深入狹窄巷道,幫助居民清理室內淤泥,一小桶就重達十公斤以上,大家用人龍傳接方式傾倒,一天下來身體實在受不了;而在谷地內勘災、找水源時,眼睛看得到的定點,往往要走上半小時才能抵達,浪費許多體力與時間。

「有什麼載具是可以在災區、狹小的地方順利通行,承載力夠且安全性高?」嚴聖炎找到的可用之物是全地形車(ATV)。

全地形車的輪胎寬厚、對地壓力低,可在沙灘、林間、礫石地暢行無阻,外型粗曠霸氣,不少到海邊玩的遊客喜歡租全地形車兜風,追求速度與動感的刺激,因此在臺灣,人們多半以「沙灘車」稱呼這款車輛。

除了休閒娛樂用途,全地形車做「正經事」也表現得相當出色。它可漆上迷彩當空降部隊的突擊車,小巧的體積、不到一噸的重量便於飛機運輸,還具有兩、三百公斤的承載力。消防隊與民間救難隊,則用它突破惡劣地形,執行勘災、搜救任務。

但若閒來無事,把全地形車駛上省道、縣道,警察看到了,就會盡忠職守地奉送一張罰單。就連獲准使用的軍人、消防救難隊,也不能任意將它駛入一般道路,因為按照臺灣現行法規,全地形車既不是汽車也不是機車,不能當一般交通工具開上路,使用者只能在特定的範圍,或特殊狀況下使用它。

全地形車很少出現在人來車往的市區,但在遠離城市的農田、果園,不少農民喜歡拿它當「鐵牛」用,穿梭田間載運肥料、種子、穀物、果實等重物,生產廠商也因應消費者需求,推出全地形車型的農用搬運車。

在法令規範與廠商考量的特殊因緣下,嚴聖炎尋尋覓覓,終於在二○一五年十月底的雲林縣農業機械展中,找到了合適的車型。

「賑災救難的時候,這種車可以跑山坡地、溪床,一般車跑不到。」製造商陳慶漳老先生,高齡近八十,雖已把事業交棒給下一代,但依然精神矍鑠,站上展覽第一線推薦自家產品;因此遇到嚴聖炎,雙方簡短對談、相約再見,也開啟了合作歷程。


老董事長未完成的願望

 

「菩薩就是這樣子,當需要的時候,各方善士就如湧泉湧出。」嚴聖炎來到陳慶漳位於嘉義的製造廠。當地鄰近布袋鎮海灘及龍宮溪入海口,許多土地未經開發,保有崎嶇不平的原貌,因此陳慶漳及旗下主管同仁,經常開著全地形車樣車勇闖附近荒地,對自家產品進行最嚴苛的測試,多年磨練下來,造就了實在可靠的品質。

肯定全地形車的品質、性能外,嚴聖炎更敬重陳家的善念。二○○七年起,陳家人就捐贈善款給慈濟,陳慶漳謙虛地把一切歸功給太太:「我們男人做生意而已,比較沒想到什麼,都是她在慈善團體走動。」

陳慶漳樂善好施,更實際行善。二○○九年莫拉克颱風肆虐後,臺灣西南部沿海鄉鎮淹水嚴重,許多低窪地區覆上了厚厚的泥土;路面崎嶇泥濘不堪,一般車輛很難通行,而全地形車的高機動性,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那時六輪驅動全地形車剛做出樣車,只待測試完成即可投入生產;有感於災區需求孔急,陳慶漳催促員工加快進度,希望早點做出可用的車輛,大家一起到南部運送物資賑災。沒想到陳慶漳試車時,腳踏板部位的焊接點,承受不住接二連三的震盪而斷裂,零件的破口銳利如刀,在他左小腿上劃出一道長約二十公分、幾可見骨的傷口。

由於事發地點一般車輛無法進入,員工及救護人員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陳慶漳抬上救護車;率隊開全地形車前進災區的行動,也只能忍痛放棄。更令陳慶漳難過的是,牽手大半輩子的另一半,也在不久後辭世。

身與心的傷痛,讓二○○九年成為陳慶漳與子女們生命中的低谷,喪偶的他一度憂鬱消沈,但仍勉力維持公司的營運,並以技術、產品持續支持救難勇士。「張君雅基金會跟我們買了四部,捐贈給中華搜救總隊。」大女兒陳昱縝回憶道。

當時應客戶要求,做給搜救總隊的全地形車是六輪驅動車型,而慈濟委製的救災工作車,則是四個輪子、後輪驅動的版本,相比之下,不難發現第一線救命者與第二線支援者需求的不同。儘管性能不像搜救用車那般「威猛」,但慈濟志工的要求,依然遠高於一般水準。

陳慶漳家族經營汽機車製造業,領域涵蓋電動機車、迷你車等,出品之全地形車多外銷,也因應慈濟等援助團體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

 

不求快但求安全

 

負責慈濟專案的林經理表示,以往製作全地形車,引擎規格大多不超過一百五十西西。「但慈濟師兄在河床地測試,發現有些地方爬不上去,所以換成排氣量較大的兩百七十二西西引擎。」因應需求,陳慶漳的設計團隊不僅改換引擎,也在安全性、負載強度等方面下功夫。

「志工們要求一輛車能載兩百份的香積飯,再加兩百人份的飲水。山區一個小村莊,派一輛車子進去就夠了。」林經理說明,車輛必須載重,為了確保在坡地停車不會有問題,特別設計一個和汽車一樣的機械式手剎車,不會對油壓系統造成負荷。

慈濟全地形救災工作車設定的最大負重量,不超過兩百四十公斤,嚴聖炎也建議志工們在使用時,載重盡量不要超過兩百公斤。

林經理表示,為了確保安全,團隊在測試的時候,特別進行「超載」實驗,把三百五十公斤重物搬上車,觀察在超負荷狀態下,車體結構是否撐得住;他們還刻意將嚴重超載的樣車,停在十五度坡地上測試刹車性能,並進行上坡起步測試,確保不會「倒退嚕」。

當然,要讓性能、安全性都符合高標準,零組件的品質都不能馬虎,就連不承負重量的後視鏡也要講究。「車子上看到所有的東西,輪胎、電燈、後視鏡都是有認證的,符合歐盟的安全標準。」林經理補充說。

賑災車主要用途是在不平的地面上載運物資,高速性能沒有太大用處,因此嚴聖炎請設計團隊修改「齒輪比」,最高時速降到只有二十公里,相當於騎腳踏車的速度,但扭力加大,更適合在崎嶇路面負重行駛。

不求快但求穩的設計需求,源自於多年的急難救助經驗;嚴聖炎說:「我們不是要到非常極端的環境,或者爬坡四十五度,而是要送飲水、物資、毛毯,要求的不是快,是安全。」

臺灣救災環境,多半具有範圍小、人口多、巷道窄、往返距離短的特性,大型貨車在這樣的環境下運作多所不便,能以大量的小型載具,頻繁往返載送物資,就可有效提升賑災效率。

莫拉克風災後,陳慶漳(左)本想率領員工駕全地型車南下救災,可惜因意外受傷未能如願;八年後,他為慈濟打造全地形救災工作車支援賑災,得償宿願。

 

縮小自己更暢行無阻

 

早年慈濟志工往颱風、地震災區送熱食,通常是一輛三點五噸貨車,載上千份便當,跑五、六個村里。在路況不是很理想的狀態下,駕車的志工為了確保人和物資的安全,只能放慢速度,如此一來,點與點之間的交通時間勢必拉長。

加上抵達定點之後,發放食物、慰問受災鄉親、了解情況,又要花一點時間。等到駛抵最後一、兩個定點時,往往已錯過用餐時間,鄉親飢腸轆轆,而熱食早已失溫變冷。

非常時期,運輸速度慢、時間久或許無可厚非,但意外的變數卻不容忽視,一旦車輛因機件故障或其他事故無法動彈,大量食物也就跟著卡在半路上,屆時緊急派人、派車轉運,又得大費周章。

為了讓全地形車發揮最大的功能,嚴聖炎構思出「蜂巢式」的運作概念,一個全地形車救災工作組,由一輛「勘災指揮車」加上四到五輛配備貨斗的「運輸車」組成。

接獲救助指令後,先將全地形車開上三點五噸以上的貨卡,運抵第一線工作站。完成勤前教育分配責任區後,即裝載熱食、物資分頭駛向各自負責的區域,進行發放及救助工作。

「如果一次派五臺全地形車出去跑五個村落,一次就到位。出車後第一優先是通信聯絡,距離遠、地形複雜的話,我們會裝車用天線。」嚴聖炎簡要說明「蜂巢式」運作的優勢與要點。

以一個飯盒四到五百公克的重量計算,一輛救災工作車即可遞送三、四百人份熱食。若一整組運輸車同時出動,就可在半小時內抵達方圓五公里內四到五個發放點,在一小時內送完一、兩千份熱食返回工作站。

若有一、兩輛車透過無線電通報,因車輛故障或道路受阻無法前進,其餘車輛及組員還是可以完成分內的任務,避免「所有雞蛋集於一籃」的風險。

除了運送熱食,全地形車也是清除淤泥、土石的好幫手,只要把車子開到受災戶家門口,志工就能把鏟出來的淤泥倒在貨斗裏,然後載去指定地點傾倒,無需排人龍用手接力傳送,省時又省力。

為此,嚴聖炎特別請陳慶漳在貨斗的傾斜角度上多花點心思:「全地形車車身不是很長,貨斗傾斜角度就抓二十五到三十度左右;一打開,用鏟子輕輕一撥,裏頭裝的土石就可倒出。」

慈濟人的需求,陳慶漳幾乎照單全收,為了測試未來要用的全地形車,慈濟南區救助隊特別會同研發團隊,來到大橋下的曾文溪河床,把全地形車開上凹凸不平的卵石地,一方面測試性能,一方面訓練種子教官。雙方「邊走邊整隊」,彼此激盪腦力、磨合想法,終於做出符合救助需求的全地形車。

「他們以我們的需求做了充分的改善,涉水深度可達四十五公分。在送物資這方面提供很大的方便。」南區慈濟志工王壽榮,曾在發送熱食的時候,乘坐當地里長提供的耕耘機越過積水,對急難救助的困難感觸頗深,也因此更加敬佩陳慶漳的全力配合。

「但我們還是戒慎虔誠,祈求天下無災無難。如果真的有了災難,這項設備就可以讓受災受難的人,提早得到慈濟的愛與關懷。」王壽榮語重心長地說。

在二○一七年春的「救將」營隊中,慈濟急難救助志工,指導學員駕駛全地型車,模擬賑災運輸作業。

 

 

二○一七年元月二十五日,陳慶漳公司出品的六輛全地形救災工作車,包含一輛賑災指揮車及五輛運輸車,正式捐贈給慈濟,交由急難救助志工使用。

「這車是救災用,希望臺灣以後平靜過日子,不必再救災。」陳老先生簡短數語,為眾人獻上祝福,接著將慈濟標誌的貼紙,貼上潔白的車身。

「貼得正,得人疼啊!」老人家對全地形車說了幾句話,彷彿在叮囑即將出外打拚的少年郎,要不畏艱險勇往直前,為「新頭家」以及需要幫助的人全力以赴。

「駕駛手上車!」依循指揮志工的口令,慈濟南區急難救助隊隊員發動引擎,像閱兵般在廠區大門廣場繞了一圈,隨即順著登車梯駛上貨車,熟練的操作,贏得眾人掌聲,也象徵著慈濟人急難救助的序列裏,又多了一批機動生力軍。

「它載重穩,速度夠快,扭力也夠大。能把物資很快帶到各定位去,節省了很多人力。」接收全地形車之後,慈濟志工立即將它投入二○一七年「防救災科學營」活動,用來搬運摺疊床、太陽能路燈零組件等粗重物資,並藉機操練賑災運輸技能。約略估算,原本一百人才能完成場地布置,在全地形工作車投入後,僅需四十人,節省百分之六十的人力付出。

若能把粗重的工作交給

等機具去做,讓人從重複的勞動工作中解放出來,去做只有「人」才能做的事,如膚慰、關懷,將是未來防救災難、安身安心的可行之道。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