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8期
2017-07-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健康百寶箱
  人文清流
  慈善臺灣‧臺中
  慈善臺灣‧烏日
  慈善國際‧土耳其
  慈善國際‧印尼
  親師生‧坦白話
  大捨之愛
  人醫之愛
  純素生活誌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8期
  救災前線的深夜食堂 模組化行動廚房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特點
:三小時內能提供九百人餐點,    整個機組可讓小貨車載著跑

應用:復興航空南港空難搜救現場、    臺南維冠大樓震災搜救現場

 

這個葉梗要先炒過,變軟了再放進菜葉。」「加點水。」「要滾的水還是冷的水?」「好了嗎,火要關掉了!」

十幾人忙進忙出,不是在室內的廚房煮菜,而是使用露天擺放的「行動廚房」烹調。二○一七年慈濟基金會主辦的「救將!防救災科學營」,遇上陰雨綿綿,「餐食組」成員穿上輕便雨衣擋雨防風,在最接近實際災難的場景中,為兩百多位學員及工作人員準備晚餐。

「我們強調三小時上四菜一湯,出九百份以上的餐盒。有沒有這樣的功能,等一下要看各位的表現了。」學員下廚之前,行動廚房設計者蔡堅印先激勵幾句。

這套機具,用過的人都不會懷疑它的能量,曾在一個上午提供近千人飲食;而今要餵飽兩、三百人何難之有?更何況現場的機組有三臺之多。

前一晚才成軍的餐食組果然不負眾望,及時端出了義式番茄飯、古早味菜飯,搭配炒高麗菜、炒地瓜葉、木耳素肉、馬鈴薯泥等配菜。

色、香、味俱全的料理,引得眾人食指大動,約莫半小時,盛裝食物的鐵盤就已見底,證明餐食組的廚藝足以戰勝「餓魔」,也讓人更深刻體會,一份有溫度的熱食,多麼暖心!

 

安全顧慮催生行動餐車

 

「第一代取名為大愛餐車,就是一臺卡車。」蔡堅印從十八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說起。強震在深夜一點四十七分爆發,全臺慈濟志工不待日出就展開急難救助,香積組進入會所廚房煮大鍋菜,用工廠生產線的方式趕製一批批飯盒,送上小貨車直奔避難所。

在距離「中央廚房」較遠,或交通受阻的災區,當地慈濟志工就找空地,搬來瓦斯和快速爐,擺上鍋碗瓢盆,就地開伙煮飯。

證嚴上人來到中臺灣災區,看見「臨時廚房」管線紊亂、大人小孩進進出出,不禁擔憂:「那些地方都很窄,一大鍋水在那裏滾,菜也在那裏切、那裏煮,瓦斯管交錯重疊,若不小心踢倒,真的很危險。」

不只九二一災區,颱風侵襲後的受災鄉鎮,也常見這種場景。上人為了確保安全,推動兩個解決方案,一是在慈濟各會所、環保站廣設廚房;其次就是設置「行動廚房」,把鍋具、瓦斯、火爐集成一體,哪裏有需要就往哪裏去。

「會跑的」廚房不難做,只需將兩噸以下小貨車裝上不鏽鋼廚具,搬入瓦斯、快速爐等工具。這種俗稱「小發財」的車,體積小,適合穿梭街巷,許多賣小吃的人都喜歡拿它改裝成餐車;但兩噸不到的車體,並不符合慈濟需求。

「它是一人份、一人份地出餐,但我們要供應的是『大家庭』,一出餐就千人以上。」蔡堅印道出了行動廚房的設計基準。

供食量大,鍋具、廚具也要夠大,但又不能大到難以運輸。而更大的問題是,蔡堅印雖然從事汽車修護行業多年,卻從來沒有做過設計、改造的工作,甚至連機械製圖都不會。

然而憑著「以師志為己志」、「有事弟子服其勞」的使命感,加上自己對車輛設計的好奇心,蔡堅印勇敢接受挑戰。

二〇一六年在臺南強震搜救現場附近,慈濟志工用行動廚房開設「深夜食堂」,供應熱食支援救難人員及受災者。(攝影╲柳宗言)

 

從六點四到三點五

 

蔡堅印首先設想了兩個方案,其一是把車體和廚具合而為一;第二是打造一臺無動力廚房車,以其他車輛拖曳到現場之後再開鍋煮食。

取捨之際,正好有人捐了部六點四噸卡車,蔡堅印就先拿它改裝。他當過香積志工,對餐車上該有哪些用具、該配哪些東西並不陌生,計算著:「一鍋飯五十人份,那煮九百人份,需要多少時間和配備?若是早上八點開始煮,十一點就得出爐,如何讓烹煮流程順暢?」

他以手繪草圖向上人報告初步概念,上人要求他繪製立體圖。他趕緊邀請具有設計專長的志工助陣,一組三人花了近兩個月密集溝通,終於將抽象的設計概念具象化。

為了符合交通法規,設計團隊在車體高度、寬度、容量、重量等方面都下過一番功夫,只要按部就班施工,通過監理處檢驗,就可安心開上路。上人聽取簡報後,指示先用木板試作。

裁切、組裝後,一臺高度一樓半的龐然大車駛入眾人眼簾,飯鍋、瓦斯爐、流理臺等用具一應俱全。不過,上人一眼就看出缺失:「這麼高怎麼可以?」由於六噸級貨車底盤高,餐廚工作區高度離地約一公尺,煮食的人進出都要踏一小段階梯,一不小心就可能跌落摔傷;而且駕駛六噸的車,需要大貨車駕照,大大限制了人力的運用。

大車不合用,蔡堅印改以環保志工普遍使用,只需一般駕照就能開的三點五噸貨車為載臺,並將工作區踏板改良成可調式,讓身高一百八以上或不足一百六十公分的人,都能舒適、安全地發揮廚藝。

新的餐車配備三個五十人份飯鍋、兩組快速湯爐、兩組大型快速炒爐與直徑兩尺半的大鍋;容量一噸的水箱,搭配加壓馬達、進水抽水馬達及簡易淨水器,組成衛生安全的供水系統,並具有夜間照明設備、排油煙機及散熱裝置,可供四個人同時站在平臺上煮食。

從九二一大地震後,應上人指示展開研發,到二○○一年三點五噸級「大愛餐車」通過檢驗開上路,蔡堅印花了兩年,終於成功做到以前不曾嘗試過的事。
 

第一代行動廚房

 

行動廚房最初採用車體與廚房設備結合的餐車式概念,以六點四噸貨車加裝木板試作。樣車的餐廚作業區離地頗高,人員有墜落的風險,後來改用底盤較低的貨車為載臺。

 

大愛餐車的太平歲月

 

二○○一年八月,「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於新竹公演時,大愛餐車首次上場,為近三百位演員及工作人員供餐。臺北慈濟醫院啟業前景觀工程施工期間,蔡堅印也把它開到位於新店的院區,承擔廚房工作長達一個月。

更特別的是,由於餐車常駐慈濟竹東聯絡處,距離湖口的裝甲兵基地不遠,每當新竹地區舉行災害防救演習,動員軍、警、消及民間力量聯合演練時,大愛餐車就經常接受「教召」參加操演,甚至排在車陣裏接受校閱。

「軍方或一般急難救助單位,都覺得這部車很厲害呢。」蔡堅印語帶自信地說。

如果把救災比喻為「實戰」,大愛餐車可說過了十幾年「太平日子」;精心打造的餐車幾無用武之地,身為設計者的他反倒相當慶幸。

「第一代就很少發揮功能了,我也想不到還有哪些東西能做。」及至二○一○年行動淨水機組等賑災設備陸續推陳出新,蔡堅印也興起新的設計概念:「第一代餐車是不是太小,所以派不上用場?如果是這樣,乾脆換大的,把發電機、冷凍庫、冷藏室、帳棚都裝上去。」

他把車體規格調高到十噸以上。如同第一次打造餐車,蔡堅印與新加入的設計志工張敏忠,興沖沖地向上人報告;而上人也再一次指出不足之處:「開在臺灣的路上還可以,但到國外就沒辦法了。」

蔡堅印曾參加賑災團,前往柬埔寨、朝鮮發放物資,看過骨瘦如柴的貧民,經歷過路不成路的崎嶇,因此師父所說,他一點就通。

從手繪到實體

素人發明家  蔡堅印的夢想廚房
 

蔡堅印十四歲成為修車學徒,從事本行達五十年,未受過機械專業教育,不懂機械製圖,完全以手繪方式畫行動廚房設計草圖,逐步落實心中勾勒夢想。

1.評估餐食需求

力求在最少時間內提供最大量,必須在三小時內供應九百人餐食

2.計算所需配備

根據餐食需求量,預估裝配之廚具種類及數量

3餐車空間規畫

按照裝載廚具模塊的需求、3.5噸貨車之承載能力以及貨斗規格,規畫廚具設備配置空間

4尋找協力廠商製造廚具

5.外部箱體設計

包含側板、電動油壓腳架、懸臂等機械裝置

 

炊具與車體分離更彈性

 

回頭檢視大愛餐車,蔡堅印和夥伴們發現,當初把車身和廚具合而為一,並不是最好的設計。「我們不像做生意的快餐車,天天都會使用。車和廚房綁在一起,不能用於其他用途,每年只用一、兩次,很可惜啊……」志工柳宗言提出了建議。

蔡堅印於是改採廚房與車體分離的概念重啟設計。相較於只此一輛的大愛餐車,慈濟環保志工所擁有的三點五噸貨車,多達九百多輛。這些車平日在各自社區當「環保車」載送資源回收物,一旦有災難就可變身快速運輸部隊。

二○○九年八月莫拉克颱風肆虐後,慈濟就採高鐵載人、環保貨車載機具的方式,將人力物力快速運抵南臺灣佳冬、林邊等地清理災區;如果把廚房做成一個可用小貨車載運的箱體,那千百輛車皆可為其所用。

要讓小貨車載著跑,廚房機組的長寬勢必得比車斗小一號,高度也要仔細拿捏,以免上車後因重心過高,危及行車安全。憑著先前累積的經驗,蔡堅印把二代行動廚房設計得更緊貼。

整個機組收攏時,即是一個白色外殼附帶太陽能板的大鐵箱,志工張敏忠將它設計成一套由六個模塊組成的行動廚房,那模塊可以是蒸籠、湯鍋、炒菜鍋等炊具,使用者依照需求選配。

蔡堅印依臺灣香積志工的需求,調配出「本土版」的行動廚房模組:兩個五十人份飯鍋、兩個大灶、一個湯鍋、一個蒸籠,特別的是古早味的大灶,能在沒瓦斯的情況下燒柴煮食。電力部分則由太陽能板及蓄電池提供,不必外接電源,可以在沒電的地方全時段運作。

二代行動廚房體積略小卻功能不減,供餐的標準,一樣是三小時內,為千人提供四菜一湯。災情更嚴重時,就把所有鍋具拿來煮開水,沖泡速食的「香積飯」,用同樣三小時餵飽更多人。

最新的行動廚房模組,採取車體與廚房分離的設計概念,收攏之後是一個白色箱體,任何三點五噸以上卡車均可輕易載運。

 

 

能量補給站隨處開張

 

二代行動廚房在二○一三年推出,二○一五年二月首次投入救災,支援復興航空南港空難救援行動。當時北區慈濟人在鄰近現場的會所,做好熱食、熱飲後,用小貨車載到救災前線;但那幾天寒流來襲,加上墜機地點位於基隆河道,周邊空曠沒有屏障,熱食熱飲在無情冷風吹拂下很快就冷了。

前線需要穩定的熱食供應,新竹區志工於是把行動廚房運到臺北支援。「有行動廚房就可以將菜載過來,直接在這邊煮,保持熱度,讓所有救難者及家屬,都有一碗熱熱的食物。」從板橋前來支援的志工詹龍禎肯定地說。

一年後,行動廚房又再次出動,馳援臺南市永康區維冠金龍大樓的震災救援,成為受災者、救難者乃至採訪記者不可或缺的能量補給站。

時值農曆春節期間,但受災戶無心過年,焦急地等待救難人員把親人從倒塌建築物中救出來。慈濟人則是投入陪伴家屬、為罹難者助念、供應熱食等二線工作;三餐便當由臺南靜思堂供應,運送車程約十五到二十分鐘,行動廚房在現場就煮熱湯、薑湯。

「你們有沒有東西可以吃?」兩名飢腸轆轆的報社記者,來到慈濟服務站求助。晚間八點多,靜思堂的廚房已經停止供應便當,「不然這樣好了,我煮麵。」柳宗言開了包臺南有名的「關廟麵」,用行動廚房的鍋具現煮,白色的麵條在滾水裏翻騰,蒸氣裏飄散著淡淡的麵香。

幾分鐘後麵煮好了,再奉送志工親手沖的熱咖啡。「真是不好意思!」接過熱騰騰的湯麵和咖啡,兩位記者朋友連聲道謝。

接下來就應接不暇了,清運瓦礫的卡車司機、暫時休息的救難人員,都請慈濟人提供麵食和咖啡。一下子湧來那麼多人,本來要返家休息的志工們也留下來幫忙了。

柳宗言回眸一看,漆黑的夜、溫暖的燈光、飄散香味的食物,像極了日劇「深夜食堂」的場景,影片中為晚歸者、失眠人供餐的食堂老闆,不僅照顧食客們的胃,也傾聽他們的心聲,用溫暖的食物與言語療癒受創心靈。而當下慈濟人在做的,不就是同樣的事嗎?

「救災人員是二十四小時不停歇,晚上會肚子餓,到凌晨還會想再吃。於是我們就延長服務時間。」柳宗言表示,晚上氣溫低,大家都想吃熱湯麵,一次下鍋二、三十碗的量;當時使用的行動廚房是為海外慈濟人「客製化」的版本,配備了六個大鍋,「我們就開了五鍋來煮麵,剩下那一鍋煮開水,燙洗環保碗消毒。」

從二月十日運抵現場,到十三日搜救任務結束,「深夜食堂」收攤,柳宗言已不記得總共煮了幾碗麵,只知道有一個晚上煮了兩百七十餘碗,而志工們送出去的手沖咖啡,總計有七千多杯。

當然,供食的數量不是重點,堅持不退,與受災者、救援者站在一起,膚慰憂勞痛創的誠心,才是最感動人的。

客製化餐車

臺灣
 

包括兩個五十人份飯鍋、兩個大灶、一個湯鍋、一個蒸籠,其中古早味的大灶,能在沒瓦斯的情況下燒柴煮食。

辛巴威
 

志工長期濟貧,米飯量需求大,因此配備六個瓦斯飯鍋;另有流理臺、瓦斯木柴兩用大灶、大型炒鍋、鍋具儲藏櫃各一。

馬來西亞
 

二○一五年大水患後,慈濟人因應賑災供食需求,儲備行動廚房,配備與臺灣版相同,但側板加裝小遮板,展開後可拉出增加遮蔽面積。

菲律賓
 

因應貧民窟火災頻傳,隨時出動供應熱食,裝配四個瓦斯飯鍋,瓦斯木柴兩用大灶兩組,流理臺、鍋具儲藏櫃各一。   (相片提供╲張敏忠)


 

 

「這一臺是特別為辛巴威客製化的,當地的朱金財師兄供餐給窮人、孩童,他們通常煮一、兩道菜就好了,可是飯量很大,所以炒菜鍋只留一個,蒸籠改為儲物櫃放六個飯鍋。這六鍋煮好發出去,馬上接著六鍋下去煮。」

柳宗言向「防救災科學營」學員們,講解行動廚房的研發歷程與賑災效能。從唯一的「大愛餐車」,到為辛巴威、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志工需求而「客製化」的模組化行動廚房,設計概念都是「邊走邊整隊」。

「做這個沒有市場,就是給慈濟志工去發揮。」回顧一路走來的歷程,蔡堅印自嘲,以前不懂繪圖,到現在還是不會畫;但秉持「做就對了」的信念,專注於志願承擔的使命,學徒出身沒有顯赫學歷的他,終究超越自身極限,打造出連專業機械工程師都驚歎的作品。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