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9期
2017-08-01
  發刊詞
  社論
  學者觀點
  慈濟月刊‧守護慧命五十年
  編採線上
  紙上攝影展
  向人文真善美志工致敬
  粉絲讀月刊
  慈濟月刊五十周年特展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9期
  無悔筆耕人生
撰文‧林翠蓮(新加坡) 攝影‧黃銘村

 

揚善隱惡,帶動更多人行善,

「善」與「惡」的拔河,人多的一方就會贏。

 

高中以前,我是受華文教育,離開學校後就沒再用中文寫過長篇文,沒想到進入慈濟,卻開啟了中文寫作生涯……

 

閱讀中吸收文字內涵

 

一九九六年,我從《亞洲週刊》看到一篇證嚴上人的報導,得知慈濟在臺灣與世界各地做了很多好事,心想若新加坡有慈濟,該有多好?

兩年後,一次送婆婆就醫途中,發現「慈濟文化中心」的告示標誌,「哇,原來新加坡有慈濟啊!」我興奮找上門,請購一本《靜思語》回家讀,發現字義簡明卻深遠,上人太有智慧了。

但過沒多久,告示牌不見了,我納悶著:「慈濟去了那裏?」一年後,有次經過牛車水,又不期而遇:「原來慈濟搬到這裏。」我邁開大步走進去,林淑婷師姊跟我解說慈濟成立背景及意義,我很感動,當場加入會員。

有一天,接到會所祕書郭友義來電,他看到我的會員資料,標註會打中文,便問:「可否幫忙打稿?」我欣然應允;之後,他不定時傳來一些文稿,我謄打時,感覺有些文句不通順,問他:「可以修改嗎?」就這樣,從打字變成筆耕成員,真是我始料未及。

中學時,我就喜歡看臺灣多位作家的書,還有香港金庸、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常挑燈夜讀,日日追看;之後更愛上大陸作家余秋雨的作品,如《文化苦旅》、《山居筆記》等,尤其《文化苦旅》讀過多遍,最欣賞他深邃的文化內涵、文字架構及敘事有畫面感,對我啟迪很大,也感受到中華文化的精深博大,那境界是我難以企及的。

 

報導中體會真義

 

最初新加坡分會,筆耕志工並不多,二○○四年婆婆往生後,我有更多時間投入,此時正逢會務迅速發展,加上有幾例轟動全球的醫療個案,如罹患巨大型齒堊質瘤的印尼巴淡島男孩諾文狄、患有「遺傳性神經系統退化疾病」的新加坡潘氏兄妹等,這些個案轉介到臺灣治療的前後,我都有參與追蹤報導。

那時,新加坡人醫會也常跨海到巴淡島義診,我多次隨行記錄,寫的文稿登在新加坡分會出版的《慈濟世界》,讓我逐漸建立起信心。

只是,起先對慈濟語彙不熟,常發出疑問:「為何到花蓮靜思精舍尋根,不是用『去』,而用『回』?」後來才明白那是大家的「心靈故鄉」,自然是「回」了;還有一次,看到「膚慰」,直覺跟常用的「撫慰」不同,當聽過上人解釋,「有人傷痛,就要幫忙膚膚」,更具深意了,用手撫摸皮膚的接觸感覺,確實較能達到安慰效果。

一般新聞媒體,常報導負面新聞居多,而慈濟志工都在做好事,但當初我寫稿,曾質疑:「這樣會不會像歌功頌德?」寫久了,漸能體會揚善隱惡沒什麼不好,若能帶動更多人行善,總比把壞事渲染,讓惡人模仿來得好,這就像「善」與「惡」的拔河。

為了寫好文稿,我常參考臺灣的《慈濟》月刊報導,不論新與舊,一看見就趕快先拿,因送來新加坡的數量有限,這刊物是我寫作良伴,看別人如何運用角度切入撰寫,對我有實質的幫助。

近期,寫最多是斯里蘭卡的報導,從二○○四年印度洋海嘯發生後,新加坡分會對該國關懷從沒停過,我個人來回不下四十次,從災後急難救助,到中長期援建大愛屋和學校,並持續舉辦義診,都有參與。

二○一三年起,又接手斯里蘭卡的會務推動,慈善和筆耕並行;去年和今年六月,漢班托塔發生土石流災難,從勘災到賑濟,我除了寫日誌、攝影,還包辦做簡報資料。

回首來時路,從文字起始,我也兼做攝影,多功能發揮,正可鍛鍊自己的文筆及拍照技巧;而深入報導慈濟事,體驗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的真諦,讓我生命過得更充實,也豐富了人生閱歷,有此學習機會,真覺得今生無憾!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