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9期
2017-08-01
  發刊詞
  社論
  學者觀點
  慈濟月刊‧守護慧命五十年
  編採線上
  紙上攝影展
  向人文真善美志工致敬
  粉絲讀月刊
  慈濟月刊五十周年特展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9期
  黃筱哲

1982年生於臺灣臺南市。2006年受母親影響開始參與慈濟人文真善美攝影志工,無償記錄慈濟志工在各地行善付出的身影近十年。2012年受攝影大師阮義忠老師的啟迪,立定以「攝影」作為人生志業,並在同年開始協助《慈濟》月刊報導攝影。2016年決定放下十四年的自由平面設計師身分,全心投入攝影,在同年正式成為《慈濟》月刊攝影記者,並有個人專欄〈大地保母〉固定撰寫與攝影作品發表至今。

 

 

最敬重的環保老菩薩

接觸攝影至今僅十來年的我,有感於攝影啟蒙阮義忠老師的指導,讓我下定決心以「攝影」作為人生志業,並以紀實人間美善、傳遞社會溫情為主要目標。

慈濟的環保菩薩,正是我長期在《慈濟月刊.大地保母》專欄記錄的對象,適逢《慈濟》月刊五十周年特展,我特別挑出十六張環保老菩薩的照片,年齡從六十到九十歲都有,普遍生於艱苦貧窮的年代,多半不識字,卻有著簡樸認命、耐勞吃苦的特質。年輕時,他們從事勞力工作,用這雙手擔負家計;如今他們年邁,仍用這雙手做環保,以行腳僧的精神,走訪大街小巷回收資源。他們並非拾荒者,而是捨不得資源被丟棄而造成環境負擔,就如慈母心疼惜大地,為後代子孫守著一方乾淨的土地。

透過記錄,我得以貼近他們的生命故事,有的歷經喪子、喪偶之痛,有的行動不便、疾病纏身,也有幾乎眼盲,儘管際遇、信仰不同,卻因為受到證嚴法師的精神感召,藉由做環保使困頓的生命得以轉化,透過付出找到生命的價值。在他人眼中或許是風中殘燭的晚年,但是我見到環保菩薩老而不殘,殘而不廢,我相信即使是微弱的燭光,仍可點亮世間,成為人品典範。

郭黃招

│臺南市東區,二○一四

一雙眼睛從門口往外看對街市集的熱鬧喧譁,好像看盡人生百態、悲歡離合;又好像引頸期盼、等待家人跫音的歸來。

這是郭黃招阿嬤,那年已八十七歲,原在嘉義縣六腳鄉務農,鄉下人耿直單純,一聽到做環保可以幫助師父救地球、救人,便積極投入。由於住家離黃昏市場只隔一條路,阿嬤會在早中晚三個時段巡視撿拾回收物,抓緊腳步,不放棄任何一樣可回收資源,返家休息時已深夜十一點多。憑著堅定的信念,每次回收的量相當可觀,環保車要一週三趟方能載完。

然而老伴在十多年前往生,隔一年二兒子也往生,接連失去家人的阿嬤,頓失依靠,縱然不時以淚洗面,傷悲痛心,做環保的心念卻從不退轉。

 

盧李綢

│臺南市東山區,二○一四

一襲回收布衣,一頂舊草帽,屈著身,以接近九十度的姿勢走來,我們幾乎看不見阿嬤的面容,直到阿嬤坐下,才看見帽緣下素淨慈藹的氣質。那時已八十四歲的老菩薩,因數年前發生意外,導致脊椎受損日漸駝背,身體狀況也大不如前,原本該休息養病的她,憑著意志力,克服肢體的限制,靠著兩輪手推車撐起身子,一步一步往前行,只為換取更多做環保的機會。

 

凃秋梅

│臺南市山上區,二○一四

拂曉時分,遠方雞啼四起,外頭仍是一片星空黑夜,秋梅阿嬤早已整裝準備出門,此時牆上的時鐘指著四點四十分。阿嬤徒步推著獨輪車,沿著街頭巷尾收取回收物。拆開紙箱放在最底部,玻璃瓶、塑膠杯、紙杯等混合回收物壓得扎實,袋袋相疊,似乎已達獨輪車承載量的最大限度,只見阿嬤頗具巧思地在前端放了竹竿與鋼條,拿起繩子纏繞固定,繼續往前走到下一戶人家。

這時阿嬤拿起掛勾,熟練地東掛一袋,西掛一袋,持續前行,一趟路下來,回收物早已疊得不能再疊,阿嬤僅露出兩隻眼睛,這一幕好像人有無限可能,車有無限空間,實在令我們佩服萬分!

 

陳   器

│臺南市白河區,二○一四

八月底炎陽溽暑,枯荷殘藕,雖然賞蓮的花期已過,但有一位心像蓮花般清淨盛開的環保菩薩,在白河區綻放人品馨香。陳器阿嬤身體健朗,精神敏銳,完全看不出已八十九歲高齡。

這日阿嬤拿出環保志工證,我隨口念出「陳器」。阿嬤聽到後馬上說:「長輩取這個『氣』字是要讓我生氣,但我偏不生氣,生氣只是增加痛苦而已,我要讓自己的心情好一點,快樂一點。」原來不識字的阿嬤,因為諧音,把「氣」與「器」搞混了,於是我向阿嬤解釋「器」有器度雅量之意,阿嬤才恍然大悟。這個將錯就錯的趣味典故,正呈現出阿嬤待人接物的準則:多包容、不生氣。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