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9期
2017-08-01
  發刊詞
  社論
  學者觀點
  慈濟月刊‧守護慧命五十年
  編採線上
  紙上攝影展
  向人文真善美志工致敬
  粉絲讀月刊
  慈濟月刊五十周年特展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9期
  見證慈善足跡五十年
撰文‧黃秀花 相片提供‧慈濟花蓮本會

   
   
   

 


從黑白到彩色,從後山第一個個案到國際賑災現場,
五萬六千頁圖文見證慈善足跡,步步深印。

 

霪雨霏霏的十二月天,冷風呼呼地吹,證嚴上人親帶委員和會員三十多人搭乘一輛巴士,從花蓮出發往南,進行兩天、六十多戶個案複查。這是一九七○年,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成立以來,第三次冬令發放前置作業。

在車上,上人鼓勵大家以觀世音菩薩為念,行聞聲救苦精神。第一站到玉里訪視,過程順利;再轉至鳳林,要前往山興里拜訪黃阿惡祖孫時,必須跨過花蓮溪;乾水期有便橋通行,豐水期就要靠獨木舟,人坐上去,藉由一條鋼索連接兩端,再順著湍急水流沖向對岸,十分驚險。

這次來訪,碰到枯水期,但便橋已被颱風沖毀,眾人準備下車走河床;司機見雨絲不停飄落,研判河水尚淺,車子底盤夠高,可以過得去。

哪知,才前行一小段,輪子就陷入泥沙中,動彈不得!

一張上人拍下的眾人合力推車畫面,說明了這段下鄉訪貧的艱辛。一九七一年元月《慈濟》雜誌記載著:「說來實在不可思議,正在萬分焦急、無法可施的當兒,司機竟在路上看到他朋友駕駛推土機,上前去求援,推土機趕到幫忙時已六點多,我們這班多是婦女,三個多鐘頭在雨中等待,實在有夠長的……」

一九七○年冬令發放前訪視,巴士陷入花蓮溪河床泥沙中,眾婦女合力推車,成為流傳至今的經典畫面,代表著慈善初始的寫實經歷。

時空來到今日南非,臺商潘明水領著一群祖魯族婦女乘坐廂型車,跨境到南部非洲五國關懷,沿路宣傳慈濟理念,用愛慰訪貧病者。二○一六年元月號《慈濟》月刊,以「祖魯媽媽跨國記」為主題報導,封面上的祖魯族婦女,動作輕柔地幫一位阿嬤洗頭。這群上了年紀的婦女,皮膚黝黑、體態豐碩,與臺灣早年婆婆媽媽的模樣迥然不同;但熱切助人之心一樣。而潘明水則如同上人當初形象,傳遞著古早精神。

創刊半個世紀,最初為徵信而辦的《慈濟》雜誌,不僅記錄臺灣本島的美善事蹟,隨著慈濟全球化,也擴及報導海外行善足跡。

上人揭示「時間、空間與人間」是一重大座標軸,現世發生的長期濟助、急難救災及國際人道救援等,無不都是採集重點,為時代做見證、為人類寫歷史,刻不容緩,也是永恆不變的初衷。

 

從後山啟動善門
 

打開《慈濟》雜誌創刊號,八十六歲林曾老太太的故事刻畫著悲慘人生——

從福建漳州跨海來尋夫,無奈丈夫亡故,收養的養子、孫女,一早逝、一離家出走,老太太罹患氣喘病,處境堪憐。

上人透過五號委員陳貞如(靜智)引領,來到市場邊的一扇門,彎腰走進陰暗房間,見到瘦小的老阿嬤蜷臥在床上,行動不便,如廁就近在一個坑解決;上人不嫌惡臭,趨近關心。隨後補助老奶奶每月生活費三百元,並請人幫忙煮飯、洗衣及帶她就醫。

在雜誌的首頁,醒目標題寫著「寡居貧病老婦林曾獲慈濟會長期救助」,就這樣一直照顧到她生命終了。

《慈濟》雜誌第七期,第三版:「吉安鄉民李阿拋孤苦無靠,本會決長期救濟,並將建屋贈送。」內文詳述上人帶領弟子訪視,目睹全盲老人彎著佝僂身子,蹲在三塊石頭架起的簡易爐灶前,以僵硬手指折草點火、吃力地搧風……那一幕,令上人心頭一怔:「老人住在茅草屋,眼睛看不見,若不慎星火彈跳,燒到房子怎麼辦?四周無鄰居,誰來救他?」

上人興起建屋的念頭,獲得善心人士張榮華捐地後,立刻啟建;短短一個多月,建好一間空心磚屋,讓老人可以遮風蔽雨。此事經《慈濟》雜誌披露,引起花蓮民眾愛心響應,有人買床、有人送來衣服,上人還為他添購新碗筷,讓老人歡喜搬入新家。

老、病、殘、弱,是上人初做訪視所見的真實景象,這也是當年花蓮許多貧戶個案的縮影。一九六六年,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成立之時,長達十五年的美援剛終止,臺灣經濟還未起飛;此時全島一千三百多萬人口中,有十分之一是貧民,尤其後山花蓮的人們,只有「窮」與「更窮」的區別而已。

林曾,是功德會首位濟助對象,李阿拋則在次年發現。當時,跟隨上人做慈濟的委員,多數生活也不好過,但上人教她們「教貧濟貧」,即使日子再苦,也要省出一點錢來布施;而跟在師父身邊做訪視,也學習如何處理問題。

四號委員吳玉鳳(靜慈),經營豆乾店,是少數經濟較寬裕者,但她個性嚴謹,要放低姿態著實不易,為了做慈善,也努力調整自己。

有次,她評估一戶貧戶,生活改善了,打算停濟;詎料卻遭對方出口怒罵,讓她心灰意冷。上人開導:「對個案不能起厭嫌心,有的人不只生活困苦,還有心靈的蒙昧,身為委員要學習菩薩的『忍辱』,給予物質救濟,也要幫助打開心門,讓他感受人間的溫暖,建立『雖貧而樂』的人生觀。」(見慈濟月刊第一五六期)

當她再度探訪,便耐心向對方解釋,善款得之不易,是否將它轉給更需要幫助的人?經誠懇溝通,對方終能諒解,事情也總算圓滿解決。

一九六七年,慈濟為獨居在河堤邊茅草屋的八十一歲盲眼老伯李阿拋建造空心磚屋,當時由上人親自動土,此為援建第一間「慈濟屋」,月餘後完工,讓老人安享晚年。

早期個案多由上人親自領軍訪查,委員們跟在旁邊學習,不僅學到訪視技巧,也感受到師父的慈悲為懷,進而照見及昇華自己的人生觀。

 

七號委員陳阿玉(靜慇),有一位會員,後來變成了照顧戶。他是受僱於糕餅店的師傅,日夜操勞,突患胃疾倒下,妻子要照顧他,收入無著,還有四名孩子要扶養,生活立陷困頓。(登於月刊第二二八期)

上人得知後,不僅補助手術費用,在他休養期間,給予一家人白米及生活費;等到他復原,又給家庭輔助費五百元,幫助他創業,果然他生意做出成績,扭轉了命運,一口氣回捐五百元做濟貧。

陳阿玉從此個案中,感受到上人的深謀遠慮,也體悟幫助人就要讓他「自立」;而她也反思,從前總埋怨出身養女、又嫁給賣柴的先生,日子辛苦,上人婉勸要「甘願」,藉由訪視過程,她見到比自己更苦的人,就懂得「知足」,個性也漸開朗了。

早期有長達六年,都由上人親自領軍看個案,告訴委員如何濟助,他走入每戶貧困家庭,了解他們為何需要?進一步探討「貧窮」的成因。所以上人才說:「我的研究室在『人間』!」歸結而論,慈濟的慈善,就是靠上人一步步摸索出來,是有脈絡可循的。

 

急難救助雛形確立

 

一九六九年中秋節,強颱艾爾西重創臺灣,四百多人傷亡、三萬戶房屋毀損;尤以臺東卑南鄉東魯凱族部落「大南村」最慘烈,深夜一場大火燒毀全村,七百多人無家可歸。聞訊後,人在豐原的上人急忙趕回,並率領委員南下勘災;已成廢墟的村莊停放一口口棺木,令人怵目驚心。

上人緊急籌備應急金和毛毯、棉被等禦寒衣物,發給大南村及花蓮秀林鄉崇德村重災戶,這是功德會成立三年來,規模最大的急難救助。當時,《慈濟》雜誌連做兩期報導,文中受助居民表示:「這是最適合我們應用的救濟物品,花蓮慈濟功德會全體會員的同情關懷厚愛,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的!」

事隔二十多年,一九九四年慈濟人重履此地,多位居民仍保留救濟毛毯,右下角繡有「花蓮佛教慈濟功德會贈」。其中,當年剛從嘉義帶著妻小東遷的沈為信,災後一無所有,全家在收容所席地而眠,慈濟致贈的毛毯及時溫暖了這一家人,也重振他的意志。

一九九五年六月,夫妻倆將保存二十六年的毛毯送回慈濟,已是鬚髮斑白的沈為信敘述了這段經歷,登在《慈濟》月刊三二九期,他回憶:「那時慌亂中逃出來只有一身衣服,看到妻兒像狗一樣睡在地板上,我自己受凍沒關係,兒女都還幼小,那條毛毯是我們最需要的,我一直很珍惜它!」舊時毛毯雖洗薄了,但暖意猶在,也為慈濟慈善歷史留下了見證。

一九六九年,強颱艾爾西引發臺東卑南鄉大南村一場大火,慈濟緊急發放毛毯、棉被及應急金,二十多年後,當地不少民眾仍保留著救濟毛毯,村民沈為信甚至偕妻子送回毛毯給慈濟,為這場救災歷史留下了見證。

 

一九七三年十月九日,娜拉颱風降下三天三夜豪雨,花蓮玉里以南到臺東大武之間出現嚴重災情。臺東卑南鄉新斑鳩溪上游堰塞湖崩塌,大量土石傾瀉而下,二十多人喪命,全縣兩萬六千多人受災;因適逢國慶日前一天,舉國慶祝,媒體未關注東部災情。

那時,從花蓮到臺東,很多橋梁被沖毀,鐵、公路也中斷。上人雖憂心卻無法立即南下勘災,十天後,他在委、會員聯誼會上談話,登於八十五期《慈濟》雜誌,概述這次花蓮幸而平安無損,幸福的人應憐憫不幸之人;要做好準備,待道路一通就展開勘查,盡快救濟。

上人並手刻鋼板印傳單,寄送給全臺四千多位會員及寺院,呼籲各界響應賑災。

半個月後,道路搶通,上人親臨勘查,粗估購買救災物資約需六十萬元。有委員一聽,驚呼:「六十萬!從何而來?」這也是所有委員的憂慮;但上人說:「我也感到力有不足,可是我不忍心。佛陀說『入我門不貧,出我門不富』,相信只要大家有心,一切都可克服。」

不久,就接獲《菩提樹》雜誌創辦人朱斐居士挹注善資,旅美華僑沈家禎居士夫人居和如看到該雜誌轉載災情慘重,慨捐五千美元,折合當時臺幣約二十萬,大大紓解了賑災壓力。

出生臺東、現為嘉義資深委員的王壽榮,經由父母口中得知這段賑災之難。他的父親王添丁和母親黃玉女是臺東最早委員;王添丁回憶,最初評估比較嚴格,呈報受災兩百戶;上人看過資料後,立刻叫他放寬標準,後來救災戶數達六百七十多戶,臺東就占了五百戶。

當時臺東發放點在介壽堂,上人考量偏遠民眾不易前來,特地派專車往返金崙、太麻里等地接送;而關山、月眉及鹿野的災戶,則補貼交通費。「上人凡事都以受災居民為重,設想周到,所展現正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偉大精神啊!」王壽榮說。

也因此次賑災,讓慈濟確立了「勘災、募款、造冊、發放」步驟,並樹立「重點、直接、尊重」等原則,如今海內外都以此為依據,奉行不渝。

 

社區志工守護家園

 

「九二一」大地震是國人最慘痛的記憶,然在之前重創中、南部的道格和賀伯颱風,以及在北部釀災的溫妮颱風,都讓慈濟在整個救災行動有了新的思維,親幫親、鄰幫鄰的「社區志工」觀念於焉產生。

一九九四年八月,道格颱風造成高雄大淹水,僅在岡山就有一萬五千戶受災,重災區停水、停電,居民受困家中,無法煮食。連續半個月,慈濟志工乘坐橡皮艇挨家挨戶發送熱食,水退後又逐戶慰訪。上人稍後抵達時,感恩志工們投入救災,也強調要盡速協助民眾恢復家園、重整生活。

旋即,上人轉赴南投縣仁愛及信義鄉,驚見眼前整座山竟然位移,其中仁愛鄉力行村翠巒部落和信義鄉神木村,地層滑動、嚴重下陷。上人認為應讓受災鄉親「盡快搬離危險境地,在原處加強造林,讓山林復原。」這些話,記載於當期月刊;幾經協商後,由南投縣政府提供仁愛鄉一塊地,讓慈濟為三十五戶翠巒部落泰雅族居民興建永久屋。

隔了兩年,名列十大強颱之一的賀伯颱風肆虐全臺,九縣受到重創,尤其南投縣多處村莊遭土石流淹沒,傷亡人數最多,水里和信義鄉災情亦重;慈濟志工次日便入山發放慰問金給受災戶,並在水里設置救災指揮中心、關懷傷患。慶幸的是,仁愛鄉翠巒部落因先前慈濟協助搬遷蓋屋,平安地度過。

賀伯救災告一段落後,上人便提出要重視「環境保護」與「社區志工」概念。幾個月後, 一九九七年八月,溫妮颱風在北部造成大淹水及土石坍方,位於汐止的林肯大郡,二十八名住戶遭滑落的土石活埋罹難。

住在該社區的慈濟志工黃明輝,聽到異常巨響,立即衝出家門展開搜救,並打電話搬救兵,不到十分鐘,十多位汐止的慈誠隊員就趕抵協助救援。

這一連串事件,更讓上人下定決心,要全力推動「社區志工」,將過去依循人脈網絡的委員組別,改成依居住社區重新編組。他強調:「一定要落實社區,做到敦親睦鄰,守望相助,力量才能充分發揮出來。」

九二一震殤之痛,慈濟人啟動安身、安心及安生陪伴,志工們走訪帳棚區撫慰受災鄉親,隨後建蓋大愛屋及打造希望工程學校。 (攝影/林鳳琪)

不久後,九二一大地震發生。住在臺中東勢鎮的委員姚淑娥,在當月的月刊描述著:「驚心動魄的震盪停止後,我摸黑找到蠟燭、手電筒照明,才知道整個家毀了!衣櫥倒塌、神桌翻落地面,把出口的大門堵住……好不容易出了門,殘牆、招牌、電線橫臥;再往前走,東勢最高的王朝大樓,十四層只剩七層樓傾斜路面,裏面住了一百多戶,有許多是我的親戚、朋友……」

不消多久,住在后里的張碧珠打電話給她,姚淑娥在驚慌中,用緊迫語氣說著:「東勢很嚴重、很嚴重!」大約七點,后里十多位志工就趕至東勢災區,在銀行前設立定點,開始煮熱食,供應給救難人員和受災民眾充饑;而醫院滿是哀號傷患,搶救不及的罹難者陸續被抬到地下室,慈濟人也趕至助念……慈濟人展現快速動員力,藍衣白褲成為救災現場的一大標誌,適時地撫慰人心。

震後,上人以「悲極無言」比喻內心最大的沈痛。三九四期月刊也用黑白照當封面,並以「沈痛哀悼、誠心祈福」八字,代表與全國民眾同心哀慟;主題報導「以愛作半徑,缺口畫成圓」中,流露出現場採訪者的哀傷與不忍卒睹,最後寫到「人類的希望,來自互助,祈願人人以災區為圓心、愛心作半徑,讓震災的傷口慢慢畫成一個圓。」這也是月刊全體同仁的共同祝福。

 

記錄臺灣走過九二一

 

九二一震後,死亡人數不斷攀升,救援的急迫性,牽動全臺每一個人的神經,全國壟罩在一股難以名狀的低氣壓;月刊記者全員出動,分派到各災區做採訪報導,「浩劫中的溫情」、「天災無情,人間有愛」……一篇篇報導,希企能在共同傷痛中,傳達出一絲絲溫暖。

上人於震後第三天,直奔中部關心,聽取各區委員簡報災區情況,並指揮如何救援。得悉很多災民都住在帳棚,他當下思考:「現階段最重要是『安身』」與『安心』,『安心』是要走近關心災民,視如親眷,以愛心和耐心陪伴他們穩定惶恐不安之心;而『安身』,則要趕快把握時間興建簡易屋,讓他們有安居處所。」這一段開示,登於當年十月出刊的《慈濟》月刊。

獲得各縣市政府提撥土地及簽約後,簡易屋馬上動工。基於人性化考量,每戶有十二坪,三房、客廳、廚房及衛浴,能防潮、防熱,也兼顧採光、通風;短短三個月內,慈濟動員了五萬人次,完成一千七百多戶「大愛屋」,分布在臺中縣市、南投及雲林,讓無家可歸民眾至少有兩至三年的安全住所。

同時,上人也想到「安生」,他一方面要委員著手短中長期補助和關懷,照顧災戶的後續生活;另方面也昭示:「世紀末倒下的學校,要讓它在世紀初站起來。」鄭重對大眾宣布,要在兩世紀交接之際,援建毀壞學校,全力打造希望工程,所著眼即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

九二一災後兩年援建完工的學校有了第一屆畢業生,校園內展現出活潑青春樣貌。  (攝影/阮義忠)

在全臺打造大愛屋和重建學校之際,《慈濟》月刊記者也無時不刻緊盯著進度,從深入各區大愛屋工地採訪,捕捉海內外志工的施工情形,製作成「工地一天」、「用愛建造小屋」等報導;到希望工程開始認養,規畫設計圖、動工、完工到落成啟用,有「打造希望學園」、「大愛為梁,希望為牆」等專欄;還有心靈陪伴單元,如「手牽手會更好走」、「用愛療傷止痛」,一路記錄下來。

而在此時,讀者的回饋也相當踴躍。震災第一時間,南非慈濟志工施鴻祺即發送「送愛到臺灣」訊息,登在月刊「心靈交流道」,表達一個旅外臺人對家鄉遭逢巨變,心情的起伏與感傷;在美國洛杉磯的曾慈慧,也寫到過去因地震被慈濟救援的哥倫比亞,有人傳送電子郵件,為臺灣加油打氣!陸續,還有吃到慈濟的熱食、住進大愛村的居民,以及希望工程學校的師生們發表感言。重建期間,這本刊物儼然成為大家相互取暖的交流園地。

入住南投埔里原住民大愛村的巴萬‧納威表示:「我想藉此感謝慈濟的支持,讓我們住進乾淨、整潔、環境優美的新社區,還可以與同樣講母語的族人為鄰,倍感溫馨與親切。」竹山國小教師梁明也稱:「美麗的校園瞬間變得滿目瘡痍,斷裂扭曲的柱子及龜裂牆壁,除了驚嚇,還有更多焦慮和不安;就在百廢待舉時,慈濟人走進校園,如久旱逢甘霖般帶來了滋潤……」因重建期與慈濟教聯會老師頻繁接觸,梁明感動於他們對學童的付出與陪伴,後來他和妻子吳昭勳都成為教聯會成員。

更多起而行動者,還有南投國小校長蔣碧珠,親睹上人到校關心在帳棚裏學習的孩子,眼神中透露出不忍之情,三天後,慈濟志工馬上進駐幫忙搭蓋簡易教室,那種行動力,讓她激賞!而草屯炎峰國小校長許昆龍,一聽到學校被慈濟認養,心立刻安下,感激之餘,他在退休後第二天,就報名參加志工;住在臺中東勢的劉紀勝,房子被震毀、流落街頭時,吃到慈濟的一分熱食,讓他決定振作,自願擔任嚮導和客語翻譯,陪同志工們穿梭大街小巷慰訪鄉親……

持續有兩、三年,關於重建與人情互助的主題不斷被撰寫,《慈濟》月刊等於是貼緊慈濟的腳步,及時呈現動態讓全球讀者們知道;直到五十一所學校都援建完成,報導才逐漸功成身退。

二○○一年九月號月刊,「希望工程‧攝影筆記」單元的作者阮義忠,發表了一篇「希望工程的第一屆畢業生」文章,寫他長期記錄災區學校的感想:「這些日子以來,我過得非常充實。從孩子身上,我感受到天真無邪的生命力;從校長、老師身上,我看到教育工作者的心血與付出;從慈濟人身上,我體會到佛陀的慈悲喜捨。這一切,使我對這片土地從失望轉為希望……」

阮義忠和妻子袁瑤瑤是慈濟月刊的志工,兩人搭配文字和攝影,留下很多學校重建期的寶貴資料,他們與許多九二一受災鄉親和學校師長,皆感悟到上人所稱「驚世災難,要有醒世覺悟」,一路當志工,陪伴災區復原;而月刊的編採群亦是如此,慈濟人救災,是「走到最前、做到最後」,記者們也緊隨報導,與他們同聲息。

二○○九年莫拉克惡水襲擊南臺灣,重災鄉鎮泡在大水中,很多受災民眾無法煮食,慈濟志工搭乘裝甲車在屏東林邊鄉發送便當,鄉親搭舢舨而至,雙方在水中交會,傳遞溫暖。(攝影/蕭耀華)

 

全球一體,善效應互循環  

 

進入二十一世紀,全球災難更加頻仍,慈濟的賑災腳步也愈踏愈廣。

二○○三年,伊朗巴姆城大地震;二○○四年印度洋大海嘯;二○○八年緬甸納吉斯風災、四川汶川大地震;二○○九年,臺灣莫拉克風災、菲律賓凱莎娜颱風;二○一○年海地大地震;二○一三年菲律賓海燕風災;二○一五年尼泊爾大地震……一次又一次重大災難,慈濟人無役不與,也使救災變成國際化、深度化。

二○○九年菲律賓遭受凱莎娜風災時,上人指示當地慈濟人用「以工代賑」,帶動馬尼拉和馬利僅那市災民一起打掃、清掃淤泥。不僅做到安定人心,也讓災區快速復原,甚至因而感化很多人戒掉抽菸、喝酒、賭博等惡習,培訓成為慈濟志工,落實「本土化」理想。

五一八期《慈濟》月刊的「衲履足跡」單元記載,當年底,在靜思精舍舉辦的「九國聯合董事會」中,上人稱許菲國慈濟人:「聞聲救苦,不只布施物資,亦想辦法拯救其心靈,為他打開迷茫執著,導向正確光明、拔苦予樂,這就是『悲智雙運』。」

約旦本土志工人力單薄,仍盡力關懷敘利亞難民,安排扎塔里難民營病童手術後,並致贈奶粉、電扇等生活物資。災禍起於仇恨,慈濟人希望用愛化解。(攝影/蕭耀華)

 

同年的莫拉克風災後一百天,慈濟在高雄、屏東、臺南等三縣為受災民眾建造「永久屋」。高雄杉林大愛園區動工時,上人考量若能「以工代賑」,讓安置中心的民眾有機會為未來新家付出力量,不但有工資領,也可讓他們忘卻傷痛、提振精神;此構想一提出,立即獲得熱烈回響。

擔任總領班的靼虎犮拉菲,開工第一天,即精神抖擻地號令:「各位鄉親朋友,請排好隊伍,我們準備上工了!」

靼虎是那瑪夏鄉南沙魯村布農族人,他雖不捨離開山上,但當災後開著四輪傳動車上山,一路顛簸難行,路面崩裂、危險重重,他也體認到:「家鄉不適宜再住人了!」他感慨指著前方一條道路,對本刊隨行記者說:「十三年前賀伯颱風時,慈濟志工就是在這裏用竹子搭便橋,運送物資給我們的。」

來自桃源鄉寶山村的陳則東也坦言:「災後第一次回去,站在門外,看到熟悉半毀的家,我竟不敢踏進去,這是多大的懲罰啊!」而當出席援建說明會,聽到建築師簡報設計圖,看似規畫很完善、房子也堅固,他仍不敢置信:「你們說的是事實嗎?請一定要做到,不要讓我們二度受傷害。」 

高雄杉林大愛園區,在工程人員加緊趕工下,短短八十八天第一期完工,讓七百五十二戶入住;一年後,第二期也完成,總計園區住有六鄉鎮一千零四戶居民;連同屏東三處及臺南玉井大愛村,援建經費都是來自全球五十二個國家慈濟人的愛心募款,其中也包含窮困的海地與非洲各國。九二一受災戶,也有不少人義務幫忙莫拉克風災重建,包括建造永久屋及到屏東林邊打掃,印證善的效應會循環,互為感染。

二○一三年菲律賓發生海燕風災,多國慈濟志工聚集萊特省帶動受災鄉親「以工代賑」打掃,讓重災區獨魯萬恢復市容,重啟生機,這是一場善的接力,也是眾人愛心大匯集。

(攝影/蕭耀華)

《無量義經》有云:「是諸眾生真善知識,是諸眾生大良福田,是諸眾生不請之師,是諸眾生安隱樂處,救處、護處、大依止處……」上人常期勉慈濟人要當「不請之師」,循聲救苦、主動關懷助人,哪裏有災難,不分親疏,都要展開雙手擁抱和膚慰,讓苦難人宣洩悲苦及予以濟助。

這一慈善理念,自遠古貫穿至今,未曾改變。因此,當看見近年來敘利亞因戰禍衍生數以百萬難民,不斷逃亡海外,不管在約旦、土耳其或塞爾維亞,當地慈濟人都毫無保留地發揮大愛,展開人道救援。

在約旦,志工人力單薄,卻自二○一二年起就走進難民營發放冬衣和毛毯,而在聯合國醫療援助停止,仍持續將受傷難民轉介到醫院動手術,讓很多人拾回健康;在土耳其,慈濟人僅有三位,結合敘利亞籍的主麻教授創辦滿納海學校,找回失學兒童給予免費教育,還提供等同於打工的工資補貼其家庭,讓孩子可安心學習;而在歐洲,各國慈濟人多次組團到塞爾維亞邊界,發給難民所需物資及禦寒冬衣,也帶去香積飯,讓他們品嘗久未嘗到的熱食與溫暖……

一手動時,千手動;一眼觀時,千眼觀。《慈濟》月刊為聞聲救苦做耳目,就是希望傳達給讀者更廣闊的視野,並能同理國際間所發生的災難,寄予關心和送暖。

《慈濟》月刊攝影記者蕭耀華,所集結出版的《他們的故事》,即呈現歷年來採訪國內外的作品,攝影展於臺北慈濟醫院開展時,他說:「我希望透過鏡頭和文字,連結每一段相遇,匆匆交會的瞬間,坦率定格成永恆,讓每位有緣接觸的人,都能看到事件背後的『真』與『誠』。」

這番談話,也代表了所有在這本雜誌幕後耕耘的編採團隊心語。創刊五十年了,月刊更期盼能繼續用關懷的角度,記錄臺灣及全球所發生的美好故事和人物,將人心導為向善,帶出更多的「人間菩薩」一起行善。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