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09期
2017-08-01
  發刊詞
  社論
  學者觀點
  慈濟月刊‧守護慧命五十年
  編採線上
  紙上攝影展
  向人文真善美志工致敬
  粉絲讀月刊
  慈濟月刊五十周年特展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09期
  為徵信創辦《慈濟》雜誌
撰文‧中文期刊部慈濟史編撰小組 相片提供‧慈濟花蓮本會


一九六七年七月,《慈濟》雜誌創刊,
讓每一個奉獻愛心的人知道,善款用在哪裏、救濟了哪些人。
證嚴上人說:「一分一毫點滴不漏,就是『正』。唯有做到『正』,才能取信於人,廣招來眾。」

 

功德會成立十四個月,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日,四開型報紙《慈濟》創刊。「發刊獻辭」說明了出版主旨──

《慈濟》雜誌顧名思義,是「慈悲為懷,濟世為志」,但卻是廣義而非狹義、積極而非消極的。所以,我們的創刊主旨雖然是「闡揚佛教真諦、報導佛教動態」,不過,我們的主要用意,卻完全在乎:介紹好人好事、挽轉社會頹風。「闡揚佛教真諦」和「報導佛教動態」,是以「慈悲」為出發點的;而「介紹好人好事」與「挽轉社會頹風」,乃是以「濟世」為總歸驟。

發刊辭強調,《慈濟》雜誌的版面不大,卻非常珍貴──

我們絕不浪費一字一行,說那無益於人、無利於世的話,今後也絕不違背主旨與用意,去做那無關潛移默化,無關「慈悲」「濟世」的事。

這份以「慈悲為懷,濟世為志」的刊物採黑白印刷,半個月出版一大張四個版,創刊號發行三千份。

一九六七年七月《慈濟》雜誌創刊,言明每一筆善款用於救濟,絕不浪費一字一行,說那無益於人、無利於世的話,一切以「慈悲」「濟世」為要旨。




發揮徵信功能

 

早年臺灣寺院做法會時,善士都會捐米、捐錢贊助,寺方書寫明細張貼在寺外。沿襲這個傳統,上人創辦功德會開始,就要求委員們將每一筆捐款詳細記錄在勸募本上,隨時公開資料,以此作為「徵信」。

隨著會員逐日增多,無法逐一張貼徵信;如果能有一份刊物,不只能詳列捐款人及捐款金額,還可以讓大眾知道善款用途,啟發更多人行善之心。

然而,一九六七年臺灣還處在「戒嚴」時期,包括集會、結社、言論、旅遊、出版等,都受《戒嚴法》規範,要辦一份刊物不容易。當時臺灣最大報《中央日報》,花蓮部主任林志勝是花蓮的「新聞頭」── 記者聯誼會理事長;在媒體服務的慈濟委員陳貞如,引薦他幫忙慈濟申辦雜誌。

山東籍的林志勝個性豪爽,人脈很廣,同意擔任《慈濟》雜誌發行人。另外《中華日報》以及《中國時報》花蓮特派員侯蔚萍、溫煥元,則協助辦理刊物登記。這三人被花蓮媒體圈稱為「三仙老公仔標」,具有相當影響力。感念上人來到貧窮的後山濟貧救苦,他們熱誠護持,順利讓《慈濟》雜誌申請到核可執照。

陳貞如和同為慈濟委員的舅媽吳玉鳳,分別擔任《慈濟》雜誌社長、副社長,侯蔚萍擔任總編輯、《民聲日報》特派記者李業漢兼任記者。創刊初期每期所需紙張及印製費用約一千五百元,由陳貞如和吳玉鳳分擔。

 

實踐「誠正信實」

 

創刊號頭版有一則啟事,呼籲佛弟子「體佛陀之悲懷、追大士之芳蹤」,加入功德會濟貧救苦──

佛法以離苦得樂為宗,解脫其生死苦迫,誠為要著。而於人間現有之苦,若貧病、孤老無依、災橫,尤為發大心者所宜出於同情之慈愍,而予以救濟者也。況今地處穢土,時當濁世,苦難偏多,吾佛弟子尤宜體佛陀之悲懷、追大士之芳蹤,隨分隨力有以救濟之矣。爰發起組織「慈濟功德會」廣徵會員,月施淨資用以救苦救難之需,善款寄存於第一信用合作社,推許老居士聰敏負責保管。每月二十四日由證嚴法師為持誦藥師經咒,以資回向,消災延壽。

佛說救苦為先,世稱為善最樂。此舉也,定能會員日眾,善款日集,受援濟者日多,而發心者功德日日增長也,是為啟。

慈濟功德會啟

 

這兩百多個字,出自證嚴上人的皈依師父── 印順導師,是導師對弟子克難從事慈善工作的支持。

《慈濟》雜誌創刊後,最重要的是負起「徵信」之責。每一期的徵信頁中,包括:「每月樂捐名單」── 密密麻麻記載著捐款者的姓名以及他們捐贈的金額。儘管捐款以五元、十元居多,上人仍強調每一分毫都要清楚透明,不能有「無名氏」。

此外,還有「每月受救濟名單」──希望讓每一個奉獻愛心的人知道,他們的善款用在哪裏、救濟了哪些人。

「一分一毫點滴不漏,就是『正』。唯有做到『正』,才能取信於人,廣招來眾。」上人強調,善款必須點滴不漏做到「正」。而慈濟委員除了捐款、勸募,還要親身走到苦難人的身邊,腳踏「實」地付出。「訪視不只要撥出時間,還要自付車馬費,這分心甘情願,就是『誠』。」

除了誠、正、實,還要有「信」。上人表示:「就像馬拉車,要有橫擔,『信』就是慈濟和會員之間的橫擔── 有『信』才能啟發人的善根、培養功德。」

「誠正信實」四個字,是上人對弟子的耳提面命,也是對《慈濟》雜誌鄭重賦予的人文使命。

除了徵信,創刊號還報導了功德會第一個長期救助的個案林曾,以及補助菜販盧丹桂開刀治療眼疾的故事。

報導好人好事,啟發人心向善行善,是《慈濟》雜誌欲傳達的另一理念,猶如「酵母」,經過轉化的觸媒,讓大眾明瞭,進而護持善業。

每天撕下的日曆紙,就是上人撰寫這些個案故事的稿紙,詳實記錄訪視所見所聞,再由「侯記者」(侯蔚萍)、陳貞如等人撰寫成新聞報導,刊登在《慈濟》雜誌上。每張日曆紙上,鉛筆、藍色原子筆、紅色原子筆、毛筆,密密麻麻、深淺不同的字跡層層覆蓋,正是上人親身跋山涉水、看盡人間苦相的實錄。

《慈濟》雜誌就此成為功德會與會員之間的橋梁,也是啟發大眾愛心的珍貴酵母。

 

吉達風災募款


臺灣秋末冬初時節,因為西北太平洋海溫降低,一般來說不利颱風生成。但《慈濟》雜誌發行這年「立冬」剛過,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強烈颱風吉達登陸東臺灣,是當時氣象觀測史上「全年最晚侵臺」的颱風。

最大風速出現在花蓮。許多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傳統木屋擋不住強風吹襲,全縣全倒或半倒房屋高達三千七百多間,消防單位第一時間撤離居住在危險區域的民眾超過一萬人。

短短數小時釀成全臺五死五十七傷災情。尤其貧窮的後山花蓮,災情相當慘重,上萬人住家毀損。入冬後東北季風漸強,住在板房的上人感同身受,憂心著:「天氣愈來愈冷,貧窮又受災的人,要如何過冬?」

災後兩天,十一月二十日出刊的第九期《慈濟》雜誌,頭版新聞標題:「吉達颱風猛襲,花蓮災情慘重,有待各界發揮同情心,慷解義囊濟萬千災民」,呼籲大眾幫助災胞迅速重整家園。

國民黨花蓮縣黨部號召民眾捐錢、捐衣、捐食物。功德會立即響應,挨家挨戶勸募,收集一件件舊衣,彙整三元、五元的捐資,悉數交給花蓮縣黨部,再透過黨部各鄉鎮的聯合服務大隊,配送給受災民眾。

除了代收賑災款與物資交政府統籌運用,因為很多慈濟長期照顧戶也受災,上人也希望能提供他們一些援助。然而當時正在為李阿拋老伯建屋,花費金額高達四千兩百元,實在沒有餘錢了。

愛唱歌的陳貞如,想到舉辦「慈善義演」籌募善款。一九六八年元月十二日,功德會和陳貞如服務的《民聲日報》合作,在中美戲院舉辦兩場「冬令救濟慈善歌舞大會」。

中美戲院位於花蓮市區最熱鬧的金三角地帶,附近就是東部最大的百貨公司。義演當晚,時年二十八的新生代歌手謝雷,在臺上演唱最新單曲「苦酒滿杯」,贏得如雷掌聲;此外,「小調歌后」徐珮,以及演唱「冰點」一炮而紅的新銳歌手蔡一紅、邵氏電影公司新人高明等……用歌聲點燃後山民眾熱情。

兩場慈善歌舞大會盈餘九千三百九十八元兩角,功德會分為兩部分運用──針對慈濟照顧的十九戶家庭,視狀況給予一百元到七百元補助金;餘款三千九百一十八元,響應東區警備司令部為期一個月的「冬令貧民供膳」活動。

每月五日及二十日出版的《慈濟》雜誌,及時發揮了號召善士援助風災的功能。創刊九個月後,一九六八年四月,改為每月出版一次。一九六九年七月,創刊屆滿兩年的《慈濟》月刊,正式由「花蓮佛教慈濟功德會」發行。

「慈善要有人文,理念才能源遠流長。」《慈濟》月刊為慈濟奠定了「誠正信實」的慈善人文,是慈濟人文志業的開端;也在未來數十年間,持續報導慈濟人秉持「恆心、毅力、慈悲喜捨心、為善不退心」,行菩薩道的人間行路。

 

 

 

 

 

《慈濟》創刊九個月後,由半月刊改為月刊。每期詳載每位委員募款金額,五元、十元點滴善款,積累出救助貧戶的綿長力量。

舊時靜思精舍的牆上,貼有每月救濟的收支情形,隨著資料日增,無法逐一張貼,《慈濟》雜誌創刊後,最重要的是負起「徵信」之責。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