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1期
2017-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慈善臺灣‧桃園
  特別報導‧兩岸青年人文交流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國際‧美國
  書摘‧道侶叢書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大地保母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1期
  桃園女子監獄 不離棄,最幸福
撰文‧李委煌 攝影‧蕭耀華


一對一與收容人談心,
每個人最想的都是「回家孝順父母」;
還能獲得親情包容最是幸福,
如果被家人放棄,飽受懊悔的責罰,則是度日如年……

 

近十年來,慈濟志工許玉姬在龍潭的桃園女子監獄一對一輔導收容人,她們尊稱她為老師,她則喚她們同學,而不是冰冷的數字編號。

桃園女監有近一千七百位收容人,獄內七個工場,其中一個由患有愛滋病的收容人組成,平日工作與活動和其他工場略有不同,生活空間因為疾病更為獨立,也缺乏外界組織的接觸。當許玉姬聽聞獄方提及這些背景,沒有考慮地便承擔起教誨志工,從此陪伴這群因病卻非因罪而被排斥的收容人。

曾經,當她微笑執起對方的手,那人竟當場落淚;她不難想像,長期飽受異樣眼光,一個真誠而單純的接觸就可以是巨大的心靈震撼。

當下,她也感恩過往做志工的經驗,因為在慈濟醫院擔任過醫療志工,讓她對多數人有錯誤偏見的「愛滋」沒有莫名的恐懼;她也知道南非有許多「黑菩薩」慈濟志工,長年關懷著社區中貧病無依的愛滋病患,這都讓她對自己所做的事更有信心!

許玉姬隻身出入桃園女子監獄近十個寒暑, 以一對一方式輔導收容人。

想念家人時

 

許玉姬獲准與收容人單獨談話,也因此有較深度的關懷與了解,她不僅傾聽她們失去自由的煩惱與懊悔,也會回饋分享她的見解和期許。雖然可能只是數十分鐘,卻是收容人很期待的一段時間,「至少讓心情有個出口。」

許玉姬十年來所遇見的收容人,有老人、孕婦或帶著襁褓嬰孩的媽媽,年齡從二十多歲到七十歲,像是蔡姨(化名),她就陪伴了七年之久。

蔡姨和前夫共用針頭吸毒而感染愛滋,為免同樣服刑的前夫出獄後會去糾纏打擾孩子,她安排女兒離開臺灣依親生活,卻不免感到孤身在監獄的痛苦。

許玉姬清楚長年身陷囹圄的苦楚,但彼此互動熟稔後,她也試著讓蔡姨了解── 販毒時瀟灑賺錢、叱吒風雲,是否曾經想過受害者的家庭,他們的妻兒是否流淚?他們的父母有多麼痛苦?

收容人陳妹(化名),也是因為販毒而入獄,是蔡姨在獄中最好的朋友;陳妹最在意父親放棄了她,在她入監八、九年來不曾探望,寫信也石沈大海……儘管很感傷,許玉姬也請她將心比心:「出入監獄這麼多次,肯定也重重傷了父親。」

幾乎每位受刑人的心情與話題,就是「很想回家孝順父母」。失去自由的人總是悔不當初,許玉姬只能建議她們:「想念家人,就給他們寫信吧,明白表達思念與懺悔。」若沒家人或不便寫信,寫日記也是很好的抒發。

許玉姬觀察,家人不放棄而且常來探望者,算是「很幸福」的收容人,逢年過節有親情關懷,也有餘力購置獄中所需生活用品。相反地,如果是被家人放棄者,則內心憂苦、度日如年,很容易失去期待及希望,飽受懊悔的責罰。

不少收容人提及,入獄前也許只認識一、兩位「藥頭」,結果入獄後反而結識了更多藥頭獄友,還建立起「革命情感」。販毒雖然刑責很重,但因為可獲得暴利、誘惑難擋,往往一而再鋌而走險,成為出入監獄的常客。

許玉姬說,有時尚未與收容人建立信任基礎,對方反而會「質詢」她;「她們難免擔心,我是獄方派來探底的,又或是想打聽些相關案情細節。」這個時候,她會主動跟對方談談自己的故事,只有真心關懷沒有利害關係,對方久而久之也願意放下心防。

想飛的心, 是高牆內鎩羽收容人的渴望;直到失去自由後, 才體悟到展翅伸志的可貴。            (攝影/黃筱哲)

戒慎每步路

 

幼時,家裏在桃園大溪經營旅社,往來旅客頻繁,許玉姬有較多機會聽聞晦暗的人生,被家暴的婦女、重男輕女的悲劇……也因此特別能理解身為女性的處境及心情;後來,當她得知證嚴上人為了東部原住民女孩而設立慈濟護專的初衷與悲願,她非常認同。

她曾經開業做美髮二十多年,一九八九年坐月子時,聽到慈濟廣播,呼籲每人每月捐一百元,就可幫助慈濟建設醫院,她想:「幫人洗頭,一次四十元,只要洗兩個半就有一百元了。」她覺得自己做得到,後來遇到客人中有一位剛好是慈濟人,於是她每月為全家五口人捐五百元。

三十歲的她,開始一邊為客人美髮、一邊說慈濟;在那個年代,婦女做家庭手工貼補家用很普遍,不少人手邊有餘錢,於是響應捐小錢行大善來救人。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那年,她受證為慈濟委員。後來進入校園當「大愛媽媽」,與小學生宣導防毒資訊時,順口詢問小朋友可曾看過影片中的毒品?結果竟有位孩子舉手,她頓時驚訝得冷汗直流。

歧途的開始,總是不知不覺。許玉姬陪伴三年的收容人呂嬤(化名),不過只是一時孤單,將先生的遺產用來賭博,在不良環境下染上了毒品,最後終因販毒而鎯鐺入獄;年近七十的她,難以適應牢房環境,打呼聲更是吵到舍友,不免受到大家排擠。許玉姬深深感嘆:「因為喪偶無聊的開端,卻毀了自己的老年人生。」

矯正機關長期面臨超收困境,收容人服刑環境自然不可能太理想,無盡的後悔更是時時刻刻折磨著心靈。她將這樣的見聞當成警惕,也持續陪伴收容人改變心態、避免一錯再錯,「哪怕只是撒下一顆種子,在未來也有機會萌芽、成長。」因此她總是提醒自己:「別輕視一己的小力量。」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