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1期
2017-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慈善臺灣‧桃園
  特別報導‧兩岸青年人文交流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國際‧美國
  書摘‧道侶叢書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大地保母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1期
  臺南監獄明德戒治分監 好心,真的有好報?
撰文‧黃秀珠 攝影‧茆勝利

六年來、 每年十次, 新化區慈濟志工接力, 荷擔一簞法、 一瓢水到山上區的明德監獄分享, 陳龍杰監長 (第一排左五) 幾乎全程參與活動。

家族的工廠首次提供工作機會給更生人,
卻沒想到他盜取貴重器材變賣籌錢買毒;
兄長心寬不予提告,但我熾熱的心卻跌落深淵,
疑惑:「善怎麼會無善報?」


提到臺南監獄明德戒治分監關懷活動,新化慈濟人都知道這條山路狹窄蜿蜒,被志工視為要用心、小心走著,才不會偏離方向墜落山谷間;這條崎嶇山路,我喜歡稱它為「菩薩道(到)。」

二○一二年四月上旬,與一群志工到了明德戒治分監,我開始承擔在此一年十場愛灑關懷活動的筆耕記錄任務。活動的對象主要是吸毒而服刑者,我內心惶恐,擔憂無法調適一般人對監獄的刻板印象;雖然如此,我還是願意接受這未知的挑戰。

和同學們初次見面,看到他們都是雄赳赳、氣昂昂的大漢,還有不少人都在身上刺畫圖文,讓人有幾分畏懼,畢竟這和我們平素舉辦活動的氛圍全然不同,難免令人有幾分質疑:「會有度化的效果嗎?」但是透過一場又一場課程交流,我漸漸熟悉他們的故事,才發現原來他們有無限的善根可啟發!

每次活動知心相契時段,會徵求上臺分享者,同學們總是你看我、我看你,鮮少主動和志工互動;監長一次次鼓勵,志工半勸半推的邀請,終讓他們拋開面子問題,侃侃而談:懺悔吃毒、人生茫茫渺渺在監獄過大半生、出去後將舉目無親……也有興奮地當眾表態,離獄後的人生計畫,「要學習慈濟人的說話方式和佛法生活化,再回過頭來為反毒宣導貢獻心力。」

每次活動內容,形式上看來也許並無特別之處,但不同時刻和講師的故事,內含同學細微的身心靈反應,漾起我心深處的感動,驚喜的妙感有如一股墨香,向我飄襲而來,化為一篇篇大藏經記錄。

參與數回活動後,樂觀情緒魔力就在我的全身蔓延,每個月都有熱騰騰的志工心得與家人津津樂道。在此之前,自己從沒有想過,只要我們能夠更大方地給更生人一點愛、一個機會,很可能就會改變他的一生,又何樂而不為呢?

 

心,是人最大的戰場

 

隔年、二○一三年,兄長經營的工廠第一次提供工作機會給更生人阿展(化名),在培育上投下了苦功,為了讓他快速學會生產的技能,同事們卯起全力用心教導,也提供專業知識進修機會,希望他學會一技之長後,能夠自信地面對社會,重溫和家人相處的安定生活。

但是沒有想過,進入職場工作的更生人,有時因為拒毒意志力不夠堅強,當毒友再開始與他們接觸時,下意識會心生欲念,接著就會鑄下更大的錯誤。

在迎接二○一四年到來時,工廠貴重資材遺失,經警方查獲,是阿展和偷竊集團連袂合作盜取賤賣,原因只為籌錢買毒。雖兄長心寬不予提告,但他仍被以竊盜罪移送法辦,也造成工廠信譽、財物損失,引來協助更生人就業的負評。

我雖已接觸佛法,還是有潛在習性,埋怨「善怎會無善報」?於是漸漸變得冷漠,也忘了平常朗朗上口的「哪裏需要我們、我們就去那裏」的服務願力。

殘酷事實的當頭一擊,又快又狠,使我一顆本來熾熱的心跌落深淵的低潮,陷入十分沮喪的窘境,懷疑是否:「做就對了嗎?」

收容人以硃砂筆抄寫《心經》, 致贈慈濟志工蔡天勝 (右), 並期待他能常到監所鼓勵, 指引更生皈覺路。

當改變不斷發生

 

但二○一五年四月十四日一場活動,使得我重新啟動「對的事,做就對了」的動力轉折。

阿雄三年來都坐在佛教班第一排位置,課堂上喜歡抄寫筆記,常會主動上臺分享感受,急切地向司儀要求,「今天可以借我幾分鐘嗎?下個月就離開監獄,這是最後一次以同學的角色在此分享。」

「很多人以為慈濟只會布施,沒有法!在大愛劇場『芳草碧連天』中,媽媽的一句話影響我甚深:『咱們要對一個人好,不要有條件,不然以後會很難過』。」阿雄打開鼓鼓的公文袋,取出一大疊拆過的信,說道:「這些是慈濟人寫給我的信,都是我不認識的人。以前,我很討厭師兄、師姊來此講道說法,白目的我就寫信給證嚴上人說出我的心情,做夢也想不到,靜思精舍常住師父竟然回信,因緣就這樣產生了。」

阿雄曾經看過一篇報導,一個五歲兒童寫信向比爾蓋茲募到一百萬美元愛心款,捐給非洲弱勢家庭買蚊帳,讓孩子們免於受蚊蟲叮咬得傳染病致死;阿雄自嘲,「我就跟那位天真的兒童一樣,不同的是他救了三百位小朋友,我則是發大願要『自覺覺他,自利利他』!」

「在這個地方,讓我學習到懺悔,從師兄、師姊的故事與同學上臺分享中獲益良多!出去之後,不敢說能成就大業,但能每天與家人一起同桌用餐,這就是生命價值的快樂。」

那天,我與阿雄相隔「一公尺的距離」,淚光閃閃相送並祝福他,「以前有很多改變的想法,離開後就有時間去實踐。」

 

當夢想逐漸成真

 

以我的個性,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因這個感動而對那段痛苦的經歷做任何轉念;那段時候,在活動回程路上,打開寫著同學分享紀錄的本子,十之八九用質疑的心態去看待,這是假的嗎……

直到陳龍杰監長宣布,二○一五年、二○一六年連續兩年,經法務部統計結果,由明德戒治分監輔導出獄的同學,半年返獄率為全臺監獄低率典範。對此,他認為:「同學從慈濟人身上得到一些感動,學到一些佛法智慧,學到感恩、尊重、愛,是創造此成果的主要原因。」我也從這分肯定,逐步修正耗費如此龐大人力資源在監獄辦活動的價值觀。

今年初,活動聯絡人李益昌師兄陸續捎來幾則出獄同學的動態訊息──

阿興,透過宗教志工的傳授學了一門好手藝,已經是水餃美食館主廚。阿忠和家人一起在港都開服飾店。阿龍,從事布袋戲兼做夜市生意,也在佛教道場當志工。

阿甘,跑夜市做路邊攤小老闆,也走進慈濟成為慈誠隊員。還有阿成,在法親的工廠工作,也常參與慈濟活動。在北部開貨車的阿隆,用心做社區志工。阿雄與母親經營餐飲店,也會利用時間參加精進活動。

剛出獄的阿明,從事營建工作,已經預約要到臺南善化慈濟園區來幫忙……透過這些回饋的聲音,讓我才震撼於「活動已達到關懷成果」。

 

永不放棄相互成就

 

上人希望我們做監獄的守門員,讓「離毒得樂的家庭,一年比一年更多」;最初,單純是為了履行這個期待,而開始了明德外監的關懷生命教育活動。

但是到現在,已經超越了簡單的初發心,躍升為夢想的相互成就,也讓活動內容更多元化,應同學需求增加了書信傳心音計畫。

有句古諺:「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六年來我看到的、感受到的,無疑為這句話作了最佳的見證。我已明白一個道理︱︱ 或許現在不能有立即的改變,但在未來的某一天也許會有一點突破與變化。也期待更多人一起來描繪人生各個階段的蛻變,將希望和善種子撒得更廣更遠。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