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1期
2017-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慈善臺灣‧桃園
  特別報導‧兩岸青年人文交流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國際‧美國
  書摘‧道侶叢書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大地保母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1期
  桃園監獄 在罪有應得之後
撰文‧李美儒 攝影‧蕭耀華

以身觸法後, 桃監一群收容人如今站上舞臺 「以身說法」, 藉肢體語言詮釋佛法意義。

灰暗高牆裏,鎖著無數顆冰封的心,志工以愛敲開心門,
種下善的種子,並耐心澆灌,期待發芽……


站上臺傳法音

二○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這個日子將在我的人生留下深刻的回憶。

自慈濟的法船突破一層又一層關卡, 駛進高牆傳法音的那一刻開始, 感恩師姊們這兩個多月來, 辛苦教導我們學習手語、 上臺演繹, 也讓我們比別人多了聞法音、 啟智慧的好緣。 「慈悲水懺啟心門」 演繹當天, 我們更是肩負了把良善道氣傳揚出去的重責;說真的, 過去面對打打殺殺的場面, 都不會比今天更感覺緊張萬分。

說不怯場肯定是騙人的, 當輪到我們站上舞臺, 全體就定位時, 這股緊張情緒依舊存在, 直到聽見音樂下的那一刻, 隨著唱誦才逐漸讓我意識到, 今天的任務是把道氣演繹出來, 讓別的同學也能感受到經文的意義。

不知道我們盡力完成的表演能否如師姊們的期盼, 直至結束回到舞臺下, 思緒依然紊亂緊張。 當被告知要單獨上臺發表感言時, 腦袋一片空白, 不知所措, 還好看見美儒師姊和麗媜師姊, 讓我找到安定的力量, 才不致於出糗。

感恩這段日子, 慈濟師姊們的陪伴與教導, 讓我得以在往後的日子, 將你們辛苦在我們心裏栽下的善良種子, 繼續灌溉, 開花結果。 也請師姊們繼續幫我, 讓捐款的願望傳愛出去, 雖然所捐極小。 感恩! 

陳同學

 

我相信我可以

 

「逃避不一定躲得過, 面對不一定最難受。」 兩年前的夏天, 當我在新店勒戒所驗血, 得知染上HIV時, 這句話是當下的心情寫照。

來到桃園監獄服刑, 日復一日, 心境普遍是荒涼或是麻木了。 感謝舍房的主管, 鼓勵我們走出封閉黑暗的心靈, 在水泥高牆內, 竟能接觸到法譬如水經藏演繹, 在兩、 三個月的練習中, 慈濟志工用心教導陪伴, 雖然時間不長, 卻足夠滋潤我疲乏的心境, 所以每週總是期待與師姊們互動。

還有另一項收穫, 就是從《慈濟》月刊看到世界上有那麼多的苦難天天上演著, 之前都不知道;於是我萌生捐郵票助人的念頭, 雖然本身過得不是很寬裕, 但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 有這樣手心向下的心念, 我想是目前對我年邁的父親唯一能做的事, 每日早晚回向給他, 希望他身體健康。

父親因為戰爭隨國民政府來臺, 當時很多本省人嫁給所謂的「老芋仔」, 我就是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小時候很少見到父親, 有時跟著父親搭上林務局運送木材的車上山工作, 至今檜木的香氣還深深烙印在我心中, 那是很美好的記憶。

我發願, 把服刑的日子當成修行, 並好好懺悔, 恆持善念, 將來出獄好好做人, 但願我真的能做到且做好, 我相信我可以的。

王同學

慈濟志工在桃監關懷到今年八月屆滿三年,三年來每月固定在六個工場、仁舍輪流愛灑關懷,並帶動愛舍收容人經藏演繹。

 

師姊,這十六位要表演的同學都是愛滋病患,你們可以接受嗎?」電話那頭教化科李教誨師小心翼翼地問。

「愛…滋…病…患…」電話這一頭,拿著手機的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腦海浮現南非慈濟人展露笑容,坐在愛滋病患床邊真誠關懷的畫面,當下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回答:「可以啊,沒問題!」

二○一六年,慈濟志工與桃園監獄七間工場、十位收容人合作,共同演繹八場的《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頗獲獄方的肯定。

今年,志工與獄方討論五月浴佛節活動時,決定六月也舉辦「慈悲水懺啟心門」愛灑活動,負責手語的志工蔡麗媜提出,希望有十六位收容人一起來參與演繹,只是我們都沒想到,在進出快三年的監所一隅,有一個獨立的區塊 ──「愛舍」,而十六位一同演繹的收容人,竟是因為罹患了愛滋病而被隔離。

 

從冷漠到布施

 

第一堂手語教學課,志工和這十六位同學見面,先是準備了《水懺》的導讀共修,希望讓同學們先熟悉要演繹的經典;不過也許因為第一次見面,同學們面帶顧忌,甚至自顧自地聊天,當然也就完全沒將經文講解聽入心。雖然如此,志工蔡麗媜不但不氣餒,還總是輕聲的說:「菩薩們,你們好棒!」

一星期之後,我們在教誨師的帶領下,穿越一道道深鎖的鐵門,準備進行第二次手語教學。阮教誨師平日負責關懷愛舍的同學,他跟我們說:「這群人比較自卑,對人生不抱希望,需要大家多一點肯定和鼓勵。」

排練時間到了,看著同學一一走進來,穿著同款式的灰夾克、深藍長褲及藍白相間的拖鞋。

教誨師的話在我心中響起,感覺到他們的確比較特殊,我想除了愛心和耐心外,還要利用教手語的空檔,跟同學分享彼此的生命故事,慢慢拉近彼此距離。

幾次下來,漸漸與他們的互動愈來愈好,當初那一雙雙不信任的眼睛不見了,反而可以如家人般話家常,對話當中,常常聽到同學們的懺悔與感恩。

誤入歧途深陷囹圄,又身患疾病,對人生失去信心;為了引導他們感受自己仍有付出的能力,並為自己植福,我分享更生人志工蔡天勝鼓勵受刑人將郵票化為愛心的善舉。

我詢問同學們:「想不想做好事?每個月一百元,可以救助比我們更苦難的人,同時也能回饋社會。」

當下有七、八位同學很有意願,留下姓名和編號;之後由志工先寄信到獄中,同學們再一一回信到桃園靜思堂,並附上愛心郵票,慈濟志工認購這些郵票,轉換成現金捐款,並將捐款收據附在回信上,圓滿同學們手心向下的助人心願。

桃園監獄收容人鼓起勇氣拿起麥克風分享, 每當有人當眾坦言心情並懺悔己過時, 桃園監獄收容人鼓起勇氣拿起麥克風分享, 每當有人當眾坦言心情並懺悔己過時, 往往也會引起其他同學們的情緒共鳴。

為求演繹時肢體到位,每週三下午,慈濟志工總是用耐心指導同學;但經常遭遇變化球,有時是有人缺席,不然就是換了不同的同學來練習,志工們仍然不厭其煩地從頭再教一次。

蔡麗媜鼓勵他們利用睡前或早起的時間熟練手語動作,但同學們說,床位太擠,連翻身都有困難,沒辦法練習;我聽了心疼又無奈,一面也擔心正式演繹時能否順利,蔡麗媜卻仍然鼓勵著同學:「沒關係!可以每天練習唱誦,熟悉經文。」

歷經兩個多月反覆練習,動作從非常不整齊到力道一致,莊嚴呈現出「法譬如水」經藏演繹的「業障」及「果報障」,成就殊勝的法會。

 

唯一的牽掛

 

演繹結束,慈濟志工的愛並沒有結束,仍舊持續每月進監獄愛灑、關懷同學。

記得有一次到仁舍(監獄病房區),一位年約四十多歲的收容人,一隻受傷的手吊著繃帶,另一隻手拿著原子筆正在抄寫經文,我讚歎他筆跡工整,也與他聊了起來,他突然問我:「有沒有原子筆?」我回答他:「下次我們進來時,帶來跟你結緣。」

事後我才了解,家人放棄他們,普遍不會送來生活物資或金錢,加上生病、受傷無法做加工,獄方雖然有提供寫書信的原子筆,但在大量抄寫經文下,墨水很快用罄;對他們來說,失去自由的無奈,是連想要擁有一支原子筆都如此困難。

活動結束後, 志工雙手合十祝福每位收容人。 關懷團隊以誠以情走進鐵窗內, 持續努力堅持, 希望他們翻越不斷輪迴的高牆, 堅定走向光明坦途。 

收容人最掛念的就是鐵窗外的家人,「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在洗腎的媽媽,她一個人住,可以麻煩你們去關懷嗎?」三十多歲的受刑人吳明憲(化名),進出監獄長達二十年,透過書信,向志工黃淑珍表達,希望能代替他去探望母親。

幾位志工相約拜訪明憲的媽媽。一見面,媽媽一邊招呼志工,一邊不停稱讚兒子:「明憲非常乖、非常孝順,只是重朋友,才會被朋友影響。以前如果他在家,都會陪我去洗腎……」

吳媽媽的婚姻並不順遂,離婚後,二十七歲即洗腎,洗腎三十多年,眼睛已經看不清楚,獨居的她,平日靠著一點補助,省吃儉用,吃得簡單卻營養不足,身體更顯虛弱,於是志工提報給訪視組評估,成為慈濟的照顧戶。

媽媽對兒子始終不放棄,相信他有一天一定會回頭;但也有其他心碎的媽媽,選擇放棄,希望永遠不要再見到兒子。

「我希望他不要回來!」受刑人蔡一定(化名)的媽媽,在電話中跟我表示,兒子毒癮發作時會猛撞房門,完全變成另一個人,她真的非常害怕。

「可是出獄後,他要去住哪裏?」我擔心地問。

「我沒辦法了……」蔡媽媽無奈地說。

是呀!沒辦法三個字,幾乎是所有吸毒者家屬最無奈的表達。但我深信,只要有佛法不斷滋潤,一定可以喚醒他們誤入歧途徬徨迷茫的心靈,棄惡向善;更希望他們回到家人身邊時,父母親能重新擁抱這個孩子,而這也是關懷團隊,走進桃園監獄的初衷。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