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1期
2017-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慈善臺灣‧桃園
  特別報導‧兩岸青年人文交流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國際‧美國
  書摘‧道侶叢書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大地保母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1期
  合流部落新家園 離災不離村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兩年前蘇迪勒風災,
土石流吞沒桃園市復興區合流部落,災後族人流散四處;
今年八月,終能回到舊址附近安全處,入住穩固新家,
也為臺灣災害防救,立下「離災不離村」典範。

 

假日近午,桃園市復興區一如往常湧現度假的車潮,角板山、小烏來、拉拉山等著名景點,和西北面的大溪老街、慈湖、石門水庫,由臺七線蜿蜒串聯,讓這個面積比臺北市還大,人口僅萬餘人的山地原住民區域,成了北臺灣著名的旅遊勝地。

遊客熙來攘往,卻鮮少在合流部落舊址駐足,那裏接近大漢溪和霞雲溪匯流處,因而得到「合流」之名,曾是復興區的旅遊點之一,卻在二○一五年八月,被蘇迪勒颱風引發的土石流瞬間吞沒。

事發至今,寫著合流兩字的巴士站牌依然矗立,但位於陡峭山壁下的聚落早已空無一人,只留下成堆的石礫和受損的空屋,還有災後興建的高聳攔砂壩,無言地訴說著土石流的危險。

居民都到哪裏去了?今年夏天,倖免於難的部落居民,終於結束了寄人籬下的生活,在距離老家約一點七公里遠的新社區展開新生活。桃園市政府與慈濟基金會通力合作,以一年完成行政程序,一年完成建築工程的超高效率,讓受災居民擁有了堅固舒適的家。

二○一七年八月十九日,市府首長、官員會同慈濟,為十五戶永久屋舉行了啟用儀式,志工們分送代表「圓圓滿滿」的湯圓給每個家戶,還準備油飯,象徵「幸福油然而生」。

然而對於占部落人口絕大多數的泰雅族原住民來說,辦過傳統的祈福儀式,與新居所在地的族人分享食物、把酒言歡後,才算真正完成安居落戶。

「雖然同在羅浮里,但是泰雅族人以部落自居,我們是合流部落,現在這個地方是羅浮部落,所以我們要謝謝他們,同意讓我們搬過來。」居民洪金輝表示,按照泰雅傳統,一個家庭擁有的土地是不容許其他人隨意進入的,就算親兄弟也不例外。也因此當合流部落居民,遷入位於羅浮部落的新居時,就得依照祖先傳下來的規矩,與久居當地的族人好好互動建立新關係。

合流部落永久屋落成啟用,桃園市長鄭文燦(右三)、原民局長林日龍(右二)、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左四)及志工一起為鄉親們的新居剪綵、祝福。

 

及早撤離,屋毀人平安

 

生存領域界限分明、土地不容侵犯的傳統,使得泰雅族人捍衛家園的意識分外強烈,一九○七年五月,日治政府為了開發角板山的山林資源,強行進入部落領域,泰雅先民奮起反抗,爆發「枕頭山事件」。

性格強悍的族人,憑藉山區險要地勢固守家園,與日本軍警鏖戰百日以上,令敵方付出陣亡兩百餘人的代價。然刀箭土槍不敵現代化武力,終究失去傳統領域,倖存的族人被迫遷徙,有些人就在大漢溪與霞雲溪匯流處落戶,形成了合流部落。

遷居到合流部落的泰雅族人,在艱困中求生存,也和其他部落通婚結親,延續族群的血脈與文化。

「我是宜蘭南澳的泰雅族人,民國五十年嫁過來,在這邊五十六年了。」洪金輝的母親洪彭貴鳳回想從前,未滿十七歲就被父母安排,嫁到大山另一端的桃園縣復興鄉。時過境遷半世紀,昔日含淚思故鄉的泰雅少婦,今已成兒孫滿堂的阿嬤,四子一女都已是四、五十歲的壯年人,除了次子,其他兒女已成家。上了年紀的她,本可安享山居晚年,怎料一場突如其來災害,讓熟悉的家園變了樣。

「掉眼淚有什麼用?我那個家兩層樓,蓋了才八年,還有貸款。你看……」

兩年前蘇迪勒颱風肆虐,強降雨釀成土石流衝進合流部落,洪家的房子雖然沒有全毀,但一、二樓都遭土石入侵,原本寬闊舒適,可容納大家庭的透天厝,成了不能居住的危樓,回不去的家。

  

災後兩年多,土石流痕跡已被綠草樹叢掩蓋,但政府為了安全,已禁止鄉親返回居住,倖存的房屋空無一人,徒留斑駁牆面,銘記災變的當下。


相對於洪家還留有遺跡可供憑弔,黃明忠的家可謂片瓦不存,事發至今兩年多,大家口中的「阿忠」,回想二○一五年八月八日土石流爆發當日,依舊萬分懊惱:「想說颱風不會那麼嚴重,前一天只帶一套衣服就走了。早上五點多回來路都不通。看電視,哇,合流全部滅村!如果知道會垮,傍晚我們就叫卡車來搬了!」

阿忠的住家、雜貨店、機車行位於臺七線路邊,是全部落最高處,本是做生意的絕佳地點,土石流爆發時卻是首當其衝。凌晨五時許,阿忠的家沒入土石中,緊接著洪家、羅浮里里長的房子相繼淪陷,總計有十四戶房屋遭土石流吞沒或入侵。

不幸中的大幸是,部落中無人傷亡,因為桃園市政府早在前一天,就下令住在土石流警戒區的居民撤離!

「黃色警戒發布,我們下午就預警撤離,八月七號撤離了將近四百人。那一次的土石流非常猛烈,大概有六萬立方公尺。所幸當時在合流部落的二十五位居民,都提早撤離。」桃園市長鄭文燦道出受災當下零傷亡的關鍵,也慰勉區長、里長冒險勘災的辛勞。

其中復興區長曾振湘的經歷更可謂生死一瞬,他才驅車經過合流部落,沒過幾秒土石流就下來了。

洞燭機先的撤離,保住了全部落的性命,讓政府與民眾見識到預防性撤離的重要性,合流部落的案例因此被喻為防範土石流災害的典範。但緊接而來的緊急安置、重建作業,是更重大的考驗。

 

安穩居處,族人的期盼

 

「災難發生後,我們搬到大溪去住,但媽媽不肯搬,堅持留在山上。」洪金輝表示,受災後四兄弟遵循公所安排,帶著妻兒和母親,先到羅浮國小宿舍安身,等到開學後再拿市政府提供的租金補助,各自找房子。

排行老三的洪金輝在山下的大溪區租到房子,打算把媽媽洪彭貴鳳接過去住。然而老母親住不慣市區,不喜歡被「關」在公寓樓上,兄弟們只好在羅浮里租一間鐵皮平房,讓二哥以及么弟一家人陪著她,度過這段不算短的過渡期。

寄人籬下難免不便,但再怎麼不便也比不上失去家園的傷痛。「我們修建那房子花了一百多萬,住不到一年,整個就沖掉了。」黃明忠無奈地表示,來自越南的太太受不了打擊,三度哭到昏倒,住院十多天,身為一家之主的他只能盡力安慰,勸她認命,度過眼前的難關,至於自己,也一樣只能逆來順受。

「我一直被水沖啊,老家因為石門水庫蓋好淹沒了,我們就跑上來。跑到這邊來也被沖,賀伯颱風那一次房子沒有倒,但土石流把房子撞出一個洞,十四臺新機車全部被沖走。上一次損失比較少,這一次是全部垮了!沒有店面我沒辦法修機車,只能做板模工、砍草、賣水蜜桃,有什麼做什麼。」黃明忠自嘲道。

  
阿忠的老家和店面,風災中被沿著屋旁小溪衝下的土石流摧毀,原址如今已成灰白色水泥地及攔砂壩(右圖)。為維持生計,夫妻倆打零工、賣水蜜桃,收入勉強餬口。
 

合流部落受災之初,民間愛心力量迅速馳援,神父、牧師都來幫忙,慈濟志工也前往設於羅浮國小的避難所訪視並致贈祝福金。開學後,受災鄉親各自找租處,有的就近在復興區租屋,也有人住到山下的大溪區,桃園地區的慈濟志工也跟著東奔西跑,持續訪視關懷。

「從我們關懷到現在,只有一戶曾經是我們的救助個案,但已經結案了。」大溪慈濟訪視志工白桂梅表示,受災戶有政府租金補助,而且大多有工作,生活不成問題,因此慈濟的關懷重點不在金錢,而是持續不斷的陪伴。

但要財產化為烏有,一切「從零開始」的合流鄉親,拿出一大筆錢去買房子,顯然是不可承受之重。「他們都是在路邊賣東西或打零工,外面一棟房子要五、六百萬,他們買不起啊。」桃園市原民局長林日龍坦言道。

幫助受災鄉親重新站起來,政府與民間都有必要拉他們一把,慈濟基金會於是應桃園市政府之邀,承擔永久屋援建工程。為早日讓部落居民有家可歸,桃園市相關單位,上至市長、一級局處,下至復興區公所,羅浮里辦公室,都快馬加鞭地跑公文,辦理地目變更,努力縮短行政作業時間。

 

運用新工法,蓋「自己的家」

 

二○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桃園市長鄭文燦,與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正式簽訂合作備忘錄,宣示合作重建合流部落。十一月二十六日,合流部落重建工程,在原住民嘹亮的歌聲中邁開第一步。

本著「離災不離村」,兼顧生活、生產、生態的「三生」原則,市政府在地勢較高、距離部落舊址僅一點七公里的羅浮里中心地帶,取得一塊約八百坪的平坦安全建地,營造工程由慈濟營建處及實業家志工許長欽負責。本著建蓋自己家的用心,施工及監造單位都力求以最好的品質、最短的工期,為合流居民打造新居。

永久屋採用新式的3D鋼網牆,牆心材質為耐燃的EPS  泡沫聚苯乙烯隔熱板,牆板組裝好即可噴塗水泥砂漿,固化後的牆面堅固、隔熱而耐震。

鄰近羅浮國小的永久屋社區共計八幢十五棟,多為雙拼建築,中央通道尚在建設中,就可預見寬闊平整的未來面貌。

「我的員工都在問:『老闆,以後我們的工程,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趕?』我說:『你想,當你是受災戶,是不是期望著早一天入住?』以同理心、慈悲心來想這件事情,就有無窮的動力去推動工程。」身為營造公司董事長的許長欽直白地說。

工程既要求快更要求好,施工團隊特別引進新式工法,僅管永久屋的高度頂多兩層樓,但其結構卻是鋼骨,建築物的重量都由輕而堅實的鋼結構承擔,不負重的外牆及隔間牆則以「3D鋼網牆」工法施作。

工地經理李振?解說:「它的中間是EPS(泡沫聚苯乙烯隔熱板),兩邊是鋼絲網,施工時是一塊一塊組裝的,每一塊寬一點二公尺高三公尺,先在工廠加工好後,再運到現場組裝、噴塗水泥砂漿。」

除了堅固鋼構、質輕耐火的3D鋼網牆,屋頂外層為鋼瓦,內層的岩棉能有效隔熱,具備半小時的防火時效。曾有慈濟志工在氣溫逼近攝氏三十八度的大熱天,進入尚未完工的永久屋一探究竟,出來後對其涼爽的室溫讚不絕口。「這種房子是冬暖夏涼,裏面跟外面大概差六到八度,而且本身就是耐震結構。堅固、涼爽、絕緣、隔熱。」許長欽自信滿滿地說。

施工廠商承建過慈濟九二一希望工程學校、杉林大愛園區住屋,對慈濟的援建理念、工程品質的要求相當熟悉,然而一年完工的「限時考題」,山區的種種變數,還是讓施工團隊不敢掉以輕心,好比交通運輸就是必須注意的困難點。

由於復興區景點眾多,主要的交通動脈臺七線塞車問題嚴重,市政府規定,重型車輛不得在週六、週日行駛臺七線的山區路段;這多少影響工程進度。

「有時候週六可以灌漿,可是車子不能上來,無形中就損失兩天。或是早上出太陽,但看到黑雲我們就不敢做洗石子工程,因為一洗下去被雨水沖掉,就整個都毀了!」李振?經理道出施工者「看天吃飯」的難題。由於六月初梅雨不斷,外牆的洗石子工程遲遲無法進行,完工期程因此一延再延。

所幸在眾人努力與祝福之下,合流部落的永久屋終於在八月十九日啟用,儘管未能趕在八月八日蘇迪勒風災兩周年前完工,也可說不辱使命了。

土石流災後,合流部落居民依靠租金補貼,四散各處棲身,及至永久屋落成後,熟悉的鄰居重新比鄰而居,孩子們也能安心成長。

有家可歸,重啟人生藍圖

 

「土地變更花了十一個月,剩下的十三個月,就交給慈濟一起來援建。只花兩年,破了全國紀錄。」談起援建的速度,桃園市原民局長林日龍語帶讚歎。

以往政府遷村重建的期程,從開始到完工落成,通常得費時七、八年,桃園市政府與慈濟僅用三分之一的時間就完成重建,桃園市長鄭文燦在啟用典禮上,特別感謝證嚴上人。

「上人並不是只蓋房子給災民居住。為此,他找了我三次。」鄭市長表示,上人第一個要求是「離災不離村」,希望新居離舊部落不要太遠,以免受災鄉親遠離親友;其次是新社區要達到生活、生產、生態的「三生」理想,支持原住民的就業;最後是老人的生活,希望社區裏有老人家活動的空間,方便鄰居守望相助照顧長者。

「最令我感動的是,每一間的設計,上人都看過。他告訴我說,通風要好、採光要好,要讓老人可以和鄰居聊天。標準愈來愈高,所以圖又改了。點點滴滴都體現了上人用心。」

懷著喜悅的心情,合流部落鄉親陸續遷入新居,曾經茫然無助的人們,有了穩固的家,歡喜心情溢於言表。

「我今年七十幾歲了,沒想到竟然有新房子可以住!」獨居的李阿香阿嬤,分到十四坪大的房屋,一個人住相當寬裕,篤信基督的她看到慈濟志工,就歡喜地說:「只要想到羅浮的家,我就為你禱告!」

而人丁興旺的洪家,則是大人小孩齊聚一堂,身為阿嬤的洪彭貴鳳一邊招呼親友,一邊看顧跑來跑去的孫子們。四個兒子及他們的妻兒全都以新的永久屋為家,長子洪清龍歡喜地說:「以後要照顧媽媽就方便了。」

「我喜歡原住民傳統習俗,但這些習俗跟現在的法律大多有牴觸,而且這次風災,讓我感覺到法律對我們原住民影響很大。」現為桃園市政府臨時雇員的老三洪金輝,一家安頓好後,九月開始到輔仁大學財經法律系原住民碩士在職專班進修。

洪金輝發願成為通曉原住民傳統文化與現代法律的中介人才,希望未來以知識幫助族人。而黃明忠則是添購了冷藏櫃和冷凍櫃,在社區開小雜貨店重起爐灶,並利用自家的空地,為左鄰右舍及老客戶提供維修機車的服務。

合流部落永久屋坐落於羅浮里中心地帶,地質穩定安全性高,鄉親按照泰雅族習俗與當地族人建立和諧關係,在離故里不遠的土地上重新出發。

 

「那一家,先生是清潔隊員,太太身體不太好,常常在住院,他說要賺一間房子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很高興,如今能有一個新的房子。」來到全新落成的永久屋社區裏,身為訪視志工的白桂梅幾乎沒有不認識的人,兩年多的陪伴,讓她與合流的鄉親們結了深厚的好緣,小孩們甚至暱稱她為阿嬤,看到曾經茫然無助的人們重燃希望,白桂梅也如釋重負。

「他們當初住學校的宿舍,打地鋪,到今天有一個家了。我自己以前苦過,所以看到大家能夠安定就很高興。」

及早預警撤離無傷亡、受災戶數少容易整合、土地所需面積不大、容易取得,合流部落的援建,可謂具足多項有利條件,但能完成援建,縮短居民流離在外的時間,政府主事者的擔當與魄力,慈濟人的悲懷與效率都不可或缺。

各方因緣合和,讓合流部落居民有家可歸,得以站穩腳跟重新出發,也為臺灣未來的災害防救,立下「離災不離村」的新典範。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