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1期
2017-10-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之愛
  慈善臺灣‧桃園
  特別報導‧兩岸青年人文交流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國際‧美國
  書摘‧道侶叢書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大地保母系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1期
  擲出青春好球
撰文‧萬星顯 攝影‧陳麗雪

 

臺灣慈濟大專青年透過西遊記人物做串聯,引領拉攬小學「希望樂學營」的學員們走進「水族的奇幻之旅」一同學習。

 

今年夏天,我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
成為貴州小學營隊的學員長,
成為小朋友口中的孫悟空「猴哥」;
我竭盡所能,讓每個人記得我揮灑的樣子,
進而喜歡上「慈青」。

 

前一秒我似乎還在慈濟板橋園區與慈青夥伴開著籌備會;下一秒就已經站在拉攬小學的講臺上賣力演出,成為小學員口中的「猴哥」。

當我在貴州哭紅了眼,不捨與當地學生的分離,還來不及消化這幾天帶給我的感動;睜開眼時卻已經坐在家中的電腦桌前,而在貴州所流下的淚,也還沒乾呢!

 

擁有最積極的心

 

參加人文交流,並不在我的規畫當中,甚至覺得還有其他比我合適的人可以參加;但直到營期我才發現,從來就沒有最合適的人,只有最積極的心態。

比起團隊中的其他夥伴,我在暑假的負擔是相對較小的,只需要準備一週一次的碩士班課程、英文補習以及打工,有時間可以參與討論跟發想課程。

一個好投手,在面對最後一位打者時,一定要投出一顆驚豔眾人、威力十足的好球。起初,便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情參加交流,因為這是我大學四年的最後一個暑假、最後一個大型活動,希望竭盡所能表現,讓每個人記得我盡力揮灑的樣子,進而喜歡上慈青。

另外,「得之於人太多,出之於己太少」。從花蓮慈濟中學六年乃至於大學加入慈青社,一路上跌跌撞撞卻總是備受關愛,也讓我成長許多。是時候,也必須該做些什麼,用實際的行動感恩一路上陪伴我的貴人們,並播下新的種子,讓愛的循環繼續下去。

 

學員長學習成長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如果你想看的是「順利籌備」的人文交流,很抱歉,這完全不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我們只有很少的時間準備,和愈來愈少的夥伴相互扶持。出發前,總是可以看到學姊憔悴的臉色,和志工媽媽陳廉忻憂心的神情。

實際上,每當我看到有夥伴無法成行,心中是很難過的;但也感恩他們給了我們這樣成長的機會。也希望慈青學弟學妹可以記取教訓,千萬不要養成「慢慢來的習慣」,而是要在事前做好百分之兩百的準備,才可以在出團期間迎接每顆變化球。

課程發想雖然有難度,但更難的是如何讓在都市長大、養尊處優,甚至偶爾與媽媽發生口角的我,去設計一堂關於親情的課程,給生長在鄉村,凡事只能靠自己的小學生。

我希望課程可以貼近小朋友的日常生活,並帶給他們一些啟發,當然我也從中學到很多,要多抱抱爸媽,好好「孝親」一番。

慈青活動中,「學員長」總是充滿人文氣息,一舉一動足以作為典範。因此,這次營隊中我十分抗拒承擔「希望樂學營」學員長這個角色,再加上我所扮演的「孫悟空」,個性特質與學員長差異甚遠。

出發前,隨口一句:「動動猴毛、GOGO拉攬」,竟然成為希望樂學營中最有影響力的一句話。每當我在布達事項前,說出「動動猴毛」時,小學員會自動大聲喊出下一句,臺上的我也清楚地感受到一雙雙專注的眼神,期待著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從那一刻起我才知道,這樣活靈活現的學員長,是成功的。

我是一個怕熱的人,營隊期間頂著大太陽,穿梭在校園各個角落,以致於後來起了很嚴重的溼疹,每走一步對我而言都十分痛苦。小學員也都好奇:「為什麼悟空走路姿勢怪怪的?」所幸在往後幾天逐漸好轉,我也不再舉步維艱。

很開心能承擔學員長,學習體驗很多;也很感恩夥伴們全力支援我,還有小朋友的用心聆聽及熱烈反應。

拉攬小學營隊期間,天氣悶熱、諸多挑戰,很多人受不了,慈青萬星顯與大家分享討論,要用什麼觀念來面對當下的自己。


故事有了開頭

 

進入排燒村家訪前,蘆笙舞樂音悠悠自遠方傳來,愈來愈響,在規律且渾厚的笙與鼓交錯下,搭配迎賓的舞步,朝我襲來。直至畫面停留在苗族人們迎賓的長長隊伍上,直至隊伍裏的人們讓我深深地記下他們誠摯的笑臉,直至我想起其中幾個笑臉在小學營離別時還是哭的……那一刻,畫面模糊了;但我知道,我永遠也忘不了。

在領取完新鮮的食材後,我們各自去家訪。各家擺設乾淨整齊,家人互動真誠且溫馨,對於生活知足又樂觀,完全是我平日最為欠缺的。

雖然與他們未曾謀面,但互動時卻好像認識了很久;再一次,在慈濟,在貴州,我又有了這樣暖心的感覺。

和兩位小朋友談話時,不難發現他們很希望能夠讀大學。於是我送他們一人一支自動鉛筆,並告訴他們只是暫時寄放而已,等到他們考上大學後,一定要還給我。

這次相遇只是故事的起點,期待在十年後的某一天,我可以收到來自貴州苗寨的兩支自動鉛筆,一支都不能少。

小朋友熱情邀請我們至村莊制高點的涼亭欣賞全村美景。過程中,有很長一段坡陡且滑的路,貼心的小朋友察覺到我的腳步放慢,因此抓著我的手穩穩地前進。看到他們走在步道外側,我除了感動之外也多了一分擔心,畢竟,小夥伴的成長過程就如同在懸崖邊走路,途中變數太多;希望他們可以平安健康的長大,走出大山。

家訪那天,一位小女孩在學校從上午等到下午四點,就希望跟我見一面;沒有人可以勸得動她,她好不容易稍微止住淚水,打算走路回家,走沒幾步又折回來問:「為什麼慈青哥哥還沒回來?」

當我得知後,上了車特意選了前座角落坐著;車子一開動,淚水再也止不住。看著蜿蜒的公路,腦中不禁浮現孤單瘦小的小女孩獨自走著;我也下定決心,做好事的腳步,要再走得堅定一些。

 

記住最初的感動

 

貴州志願者夥伴對我說:「貴州有我們在,請你們放心。」作為他們的後盾,我們該盡多大的努力,才能成為他們最安心的依靠呢?

此次參訪,也不斷聽到他們推崇臺灣的慈青們。作為火車頭的各位夥伴們,千萬要持續精進,才能實至名歸。

我認為,除了在既有的人文下求新求變之外,也要顧好自己的一念心。回到原本的崗位,一定會遭遇各式各樣不同的挑戰,這時候,記住當初的感動,就會成為支撐我們的力量。

貴州的大學生其實也遭遇與臺灣慈青們類似的問題。一位夥伴說,周圍的朋友都不了解他為何要做志工,認為是浪費時間;此外,又該如何種下愛的種子?

面對這樣的疑問,可以感受到他們迫切地希望朋友都能加入;我只能鼓勵他「堅定自己的步伐,以實際的行動讓他們主動好奇」,這樣的過程本來就不容易,所以夥伴們也要彼此打氣。

一次的人文交流,並不可能徹底改變些什麼;但只要能成功種下志願者夥伴對服務的熱情與決心,哪怕只有一顆種子能成功發芽,我就覺得值得。

更甚者,只要有一位大山的小朋友能記住我們這幾天相處帶給他的一句話、一個舉動,進而影響他們、改變他們,我便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人文交流只是一個起點,是播下希望種子的開始;也期待善的循環繼續,就像我們曾一起大聲唱出的歌一樣,讓愛傳出去。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