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2期
2017-1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慈善臺灣.臺南
  助人線上
  祝福快遞‧菲律賓
  社區長照.臺南
  健康百寶箱
  聞思修
  生命的禮物
  慈善科技
  慈善國際‧美國
  書摘‧《捨得歡喜——葛濟捨和孫慈喜的喜捨人生》
  志工人物誌‧桃園
  百川歸海
  聞法札記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2期
  忘記沒關係 安平記憶保養學苑 陪您重拾美好時光
撰文‧徐麗華

記憶保養學苑的長輩與志工跟著老師做「愛笑瑜珈」,一笑心中無煩惱。

(攝影/蘇友祿)


年齡漸長,遺忘難免,臺南安平區慈濟志工與大林慈濟醫院合作,
舉辦記憶保養學苑,以多元化活動為長輩增添嶄新而美好的回憶,
讓長期陪伴的家人得以喘息舒壓。


 

星期五早上九點,慈濟臺南安平聯絡處「記憶保養學苑」上課,約有二十位長輩參加。「阿嬤,您上次怎麼缺席?」志工問;滿頭白髮的洪阿嬤靦腆地笑著回答:「忘記了!我沒來,你也知道喔!」志工的溫言暖語,直貼老人家的心,讓同行的家屬也倍感親切。

半年多來,阿公、阿嬤們已經熟悉上課的環境,推開門就找尋第一堂課自己彩繪製作的生肖名牌,然後報到、量血壓。

志工粘紋紋拿著麥克風,綻放笑容跟全場打招呼。「來,記不記得這個呢?」她請長輩們看著桌上的骰子,有阿嬤點點頭表示,這是先前大家在課堂中自製的水果骰子;紋紋賣個關子說:「咦?今天老師要利用這個玩具帶我們玩什麼呢?就讓我們先來運動熱身,再揭曉答案吧!」

 

慢活有氧暖身操

 

安平「記憶保養學苑」是嘉義大林慈濟醫院失智症中心在全臺成立的第十二個社區據點,也是臺南市繼慈濟佳里聯絡處、漳洲里社區後的第三個據點。

大林慈院失智症中心推動早期失智症篩檢與用藥,也積極踏出診間,推展社區關懷據點成立,聚集眾多有愛心、有能量的人士,以多元化活動幫助長輩形成嶄新又快樂的記憶;志工的關懷能成為長輩溫暖的依靠,也讓照顧者有喘息與學習成長的機會。

今年元月,大林慈院失智症中心至慈濟臺南安平聯區舉辦「AD8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的志工培訓課程,也兩度為鄰里長輩進行篩檢,並邀約報告異常者參加記憶保養學苑,於今年二月三日正式開班,一起來健腦與健身。

每堂課的熱身時間,洪素蕊老師教大家把手伸直,「大聲數十下!一、二、三、四……」手部向前轉,往後再繞十下,重複再來一次,「手痠不痠呀?」接著引導長輩左手捶捶、右手揉揉。

洪素蕊拿起彈力球,請長輩們坐在椅子上,跟著她的口令再次複習上星期的動作 ︱︱ 提起球、內手肘夾球、把球用雙腳夾住、右手舉球拋物線往上換左手,平行將球送回右手、將球換邊依樣再次舉球,期間搭配吐氣、吸氣。

阿公、阿嬤一聽到《小城故事》歌曲前奏,就跟著老師氣定神閒地將球放在胸前,接著雙手捧球上下循環運轉;哼著老歌暖筋骨,心情頓時放鬆。

洪素蕊在安親班工作,擔任慈濟志工多年,擅長編排手語團康動作,是安平記憶保養班團隊成員之一。她看到失智症中心護理師劉秋滿示範用彈力球搭配歌曲,學習和長者互動並訓練肌力,於是熟練彈力球,並設計簡易的動作;她又怕長輩們覺得無趣,所以選用耳熟能詳的老歌,成為課前暖身的慢活操。

洪素蕊開心分享:「彈力球讓阿公、阿嬤學習專注力和手指的靈活度;用大腿內側夾球,改善長輩們尿失禁的問題;側拉動作強調伸展側邊肌肉;平舉和上舉讓手部伸展高過心、肺,就像有氧運動,增強心、肺功能。彈力球不但多變、好玩且不易受傷,對於核心肌群還有助益哩!」

志工設計各種遊戲,帶動長輩們練習心、眼、手、腳的協調。   (攝影/李雅貞)

 

茶敘貼心話家常

 

工作團隊考量到長輩們在家早餐吃得早,暖身運動結束後,貼心地準備精緻的小點心;長輩們享用的同時,也與志工們話家常。

陳玉堂阿公的手、腳較不靈活,女兒和女婿每次都陪他來上課;老伴陳王秋霞多年來照顧他,非常吃力。玉堂阿公的二女兒陳春吟是慈濟志工,得知安平記憶保養學苑開課,全家人商討後,決定陪老爸來上課;大女兒陳昭蓉描述,每當老爸下課回家,脾氣變少,笑容變多。

陳王秋霞有次陪同先生來到現場,才發現有這麼多志工在照顧老伴。於是每週當先生上課,她就到安平聯絡處的廚房幫忙香積志工,一來轉換心情,再者感恩志工們無私的付出。

七十一歲的郭盧淑娥,梳著整齊的慈濟頭,微駝著背,每堂課帶著笑容跟長輩們互動。她說:「我在這邊也是學習。看人家怎麼做,回去我也照著學、試著練習。」

郭盧淑娥經常走出家門就不清楚回家的方向,半年前得知大林慈濟醫院來舉辦記憶篩檢,淑娥的媳婦鼓勵她參加;報告確認她有些微的記憶退化,透過保養班課程,她領悟到縱然年齡漸大,也不能中斷學習,否則記憶力會退化得很快。

重新當小朋友的感覺很快樂,在上了一期有了改善之後,郭盧淑娥從學員的角色轉回志工所承擔的位置;燦爛的笑容下,她以過來人的同理心,與更多的長者分享與互動。

「來!跟我做。」劉江南阿公的太太尤碧真(右)請老伴跟著她練習以彈力球健身。

(攝影/郭明娟)

 

 

再次認識你真好

 

「來來來,來上課囉!」課務長許慧雅呼叫大家靠攏,面對面相視圍坐;她幽默地告訴阿公、阿嬤:「現在可不是要相親喔!我們要玩的是『再度認識你,真好!』」

許慧雅簡單講述遊戲規則,「若是叫到你的名字,千萬不要舉手,其他人用手指對準我所唱出名字的人。」

當唱名「瑞蘭阿嬤」的剎那間,只見阿嬤立刻舉手……大家笑了出來;許慧雅稱讚瑞蘭阿嬤反應快,但重申遊戲規則。接著,她再度唱名:「瑞蘭阿嬤」,這回阿嬤不但舉手,還說著:「我在這裏!」

許慧雅側著頭,微笑地注視著阿嬤;阿嬤無辜的表情,惹得大家笑彎了腰,陪伴她前來的女兒張鳳珠跑到媽媽身邊,準備幫她贏回分數。許慧雅也走到阿嬤身邊說:「阿嬤,感恩您再度給別人得分機會,讓您玩『戳戳樂』一次,搖屁股三次。」瑞蘭阿嬤左、右連續晃了三下,佛堂頓時被掌聲、笑聲包圍。

張鳳珠分享,媽媽過去是個很活潑的人,後來發現她變得不愛出門,甚至不再打電話跟朋友聊天,即使拿起電話簿,也想不起來朋友的名字和影像,才知道她記憶減退。

每次媽媽上課時,張鳳珠會用手機拍下她活動的身影,回家後放出來,讓媽媽回想課程內容,以及所發生的快樂事。

 

樂老人、老人樂

 

粘紋紋接續著主持,拿起骰子說:「現在來比賽誰是今天的獲勝者喔!」課務志工董燕純將長輩們依記憶力狀態分成三組,準備闖關。

 「我說預備起,您們就丟喔!」志工們對著聰華阿公和連富阿公說。只見兩人像個頑童般,將骰子往上一丟;志工問,「六和三,誰大?」連富阿公笑得合不攏嘴,開心自己得分高!

另一個角落,阿公、阿嬤像小朋友般排隊,排頭的江海阿公拿著彈力球放手一擲,志工們拍手鼓掌,直說:「阿公好棒!」並問:「第一球二分,第二球一分,加起來幾分呢?」

佛堂中間,劉江南阿公雙手推球,志工們蹲下身仔細盯著球入洞,興奮地問:「阿公,這次得幾分?加上剛剛兩分,總共幾分呢?」

不同的遊戲體驗,刺激長輩們的認知能力和肢體協調。董燕純分享:「志工的熱情,讓設計活動的課務人員不得不讚歎,把阿公、阿嬤逗得那麼可愛!」

上一堂課學習的太鼓「丟丟銅」,這一堂課忘記了,但沒人介意,大家一起重新練習。

(攝影/李雅貞)

 

 

 

志工詹金美說:「劉江南阿公總愛稱呼我美金,他認為這樣比較好記。」金美開始陪伴阿公時,看他是坐著輪椅進安平聯絡處的,沒想到再來是推著輪椅當輔具進佛堂,到現在竟然可以離開輪椅,緩步走進來和大家上課。

劉江南阿公非常欣慰可以看到這麼多志工一起做善事,「來這裏學很多,最愛打鼓。」阿公感受到好多人關心他,甚至認為現在學東西比以前快呢!

陪伴在側的妻子尤碧真欲言又止,感慨之前兩人獨自在家,一百五十幾公分的自己,總是要用拖拉的方式,才能將高大的老伴拖行到廁所,常常被拖倒,當下痛哭流涕,沒辦法接受另一半的老化。

現在,每當阿公來上課,碧真阿嬤就有一段短暫的喘息時間;最重要的是看到中風後的老伴,重拾笑顏且日益進步;她說:「也知道有很多人愛我們,志工只要打電話找不到我們,還會登門來看看呢!」

 

社會有情、志工有愛

 

臺灣面臨老化與少子化,照顧罹患失智症的父母,更是子女無法逃避的嚴峻挑戰;有時晚輩因為必須工作,交由外籍看護代勞,但語言的隔閡,加速長輩退化的速度。

慈濟志工張粟茹曾經擔任居家服務員,陪伴患有巴金森氏症二十年的鄭陳實憐阿嬤來記憶保養學苑。粟茹發現實憐阿嬤與來自國外的看護阿美朝夕相處,表情木訥沒有活力;但在記憶班有團體的力量,雖然阿嬤沒有力氣,也盡其所能參與活動。

每次張粟茹載實憐阿嬤來上課前,也會邀約鄰居楊連富阿公同行。連富阿公患有輕微巴金森氏症,雖然早上會到公園運動,但回到家中,年輕人上班或上學,孤單的時間讓他覺得漫長。

公園晨運的人潮很熱鬧,但他更期待每週五去記憶保養學苑上課,「這邊很溫暖,如果沒有阿茹,離家這麼近,我也不懂怎麼來。」

安平記憶保養學苑有時派出機動車接送老人家上課,華山基金會志工鄭瑞龍也會到安南區接送陳聰華阿公。一次回程的路上,阿公眼神失落,詢問鄭瑞龍:「我可以把之前縫製的粽子,燒給我的老伴嗎?」

自從老伴久病離開人間後,陳聰華阿公就鬱鬱寡歡,思念逝去的美好時光,每每抬頭望著屋內空蕩的各個角落,觸景傷情,總想著要快快去陪伴老伴;憂鬱沈悶的心,竟然在記憶保養學苑與人互動後,有了改善。

鄭先生感受到阿公的變化,也肯定每次上課由志工一對一輔助長輩,下課更有關懷小組定時打電話,甚至家訪關心長者。

慈濟人醫會湯燕雪醫師每堂課駐站服務,看到老人家從最初的木訥、安靜甚至有點害怕,經過大家半年來的陪伴,表現與眼神靈活許多,她相信記憶保養學苑讓長輩們生活中有了期待。

湯燕雪醫師為長輩量血壓,也守候現場備詢,隨時解答家屬照護上的疑問。「身為上人的弟子,就是全力以赴。況且安平記憶學苑有大林慈院的專科醫師主導,又有一大群愛心滿滿的志工陪伴,這個班實在太棒了!」

大林慈濟醫院失智症中心主任曹汶龍與臺南志工蔡阿芒,向參加記憶保養學苑的阿公問候;醫療與社區結合,更能有效照顧鄰里長輩。         (攝影/許翠卿)

 

 

共餐時光同樂會

 

「肚子有沒有咕嚕咕嚕叫了呢?」粘紋紋問大家餓不餓、開不開心?回應的聲音太小,似乎有點不太快樂,於是課務長請出吳巧雲老師帶動複習「愛笑瑜珈」。

「Ho、Ho、Ha、Ha、Ha……」吳巧雲請長輩們每天運用丹田發聲,拍掌讓血液循環,志工們也聽著口令,扶著長輩們起身移動,只要逢人就擊掌、大笑。他們純真的笑顏和動作,也感染在場所有人。

吳巧雲請大家回座,並說:「右手請舉高!」志工們頓時發現有些阿公、阿嬤舉錯手,吳巧雲於是帶動:「我的右邊有夠讚,我的右手有夠讚,我的右腳真正讚!」透過團體遊戲,讓長輩們練習心、眼、手、腳的協調,也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熱絡的氣氛,讓一早就從嘉義大林前來陪伴的慈院失智症中心曹汶龍主任感動,他看到阿公、阿嬤的主動性,跟剛開課時明顯不同,有感而發:「聽說有老人家每週都期待來上課,把這裏當成一個家。這個據點就像磁鐵般,吸引著不一樣的人前來,愛心與能量匯聚,讓彼此學習更多的專業。」

曹主任勉勵全場,大家每週來這兒動動腦筋,學習讓生活沒有煩惱,「只要你們笑瞇瞇的,家屬也一定會笑瞇瞇的,這是一個快樂的成長班,讓我們的記憶永遠快樂美好。」

看見長輩找回開心的容顏,是志工們心中最大的安慰。接近下課時間,敏珠阿嬤緊緊抱住志工許慧雅,捨不得離開的心情溢於言表,志工們摟摟阿嬤,陪伴她到餐廳用餐。

主廚志工薛純敏每週五巧心設計合乎長輩們的菜單。「阿嬤,今天的菜還可以嗎?」她問候並關心老人家們的胃口。

「這盤絲瓜好特別,我第一次嚐到這種味道。」阿嬤讚不絕口。薛純敏彷彿成了家中女兒般,和阿嬤交流起絲瓜經:「我使用了椰漿和奶油,絲瓜本身甜,不用再加什麼調味,灑上一些黑胡椒,很西式口味吧!」阿嬤頻頻點頭直說:「順口滑溜,很下飯。」

志工們陪伴阿公、阿嬤用餐,四菜一湯加上綠豆甜湯,除了滿足味蕾,也享受共餐的溫馨美好。

看見長輩在記憶保養學苑找回笑顏,就是志工們心中最大的安慰。(攝影/劉萃芬)

女兒們陪伴在爸爸身邊,一起玩「戳戳樂」,大家樂在其中。     (攝影/蘇友祿)

 

人人學習面對「老」

 

承擔安平記憶保養學苑總窗口的志工蔡阿芒表示:「工作團隊嚴謹以對,如何讓長輩感受舒適,來到記憶班不惶恐且歡喜、自在,並且安住家屬那顆早已疲憊的心。」

蔡阿芒表示,九點活動開始,工作人員則是八點前抵達,共識理念並跑流程,相互叮嚀維護長輩們的安全,並且不忘引發學習力。

志工們多半動作敏捷,加上具有服務熱忱,無形中會使長輩失去學習的機會與動力;因此工作人員要有認知,並非幫長輩做好每件事,例如玩遊戲時,要鼓勵長輩動腦計算積分,動手、動腳又動腦,才有進步空間。

課後的關心,「至少每一週打一次電話」是工作人員的默契,和家屬交談中,了解長輩和家屬的需求,以改進活動內容;若是發現長輩心情鬱卒或情緒不穩,工作團隊除了交流解決的方法,也會結伴到長輩家中探訪。

志工結束上午的課程與家屬座談會,把握曹汶龍醫師和劉秋滿護理師南下的珍貴機會,午後造訪練阿公的家。

二房一廳的空間,獨居的練阿公穿著休閒,驚喜迎接大家。談笑之間,阿公聊到初戀與婚姻,談及兒女和對過世弟弟的不捨,往昔的風華到現在的孤寂,阿公擔心的是兩條腿不聽使喚的無奈。志工勸慰的當下,老人家彷彿感覺多了許多兒女。

從家訪中,志工們領略了長者的人生;曹主任的陪伴,則讓志工們學會傾聽的重要。如何讓長輩們心開意解,或許就是大家要學習的智慧與功課。

 

無論甘苦 銘記溫暖

撰文‧徐麗華

隨著年齡增長出現失智傾向,代表人漸漸走向終點;
家屬只要讓長輩保持愉悅、溫暖的感受,
相信所留住的新記憶是美好、快樂的。

 

曹汶龍醫師(右四)陪伴家訪,讓志工們了解傾聽是讓長輩心開意解的妙方。

(攝影/徐麗華)

記憶保養學苑每週上課,每個月會有一次家屬座談會,在記憶保養學苑關懷窗口蔡阿芒師姊溫情陪伴下,大家輪流道出陪伴過程中的甘苦談和疑問──

「以前因為照顧的問題,媽媽常因情緒宣洩不及而出手太重,爸爸時常有瘀青的現象。」

「從沒聽過爸媽兩人甜言蜜語,自從上了記憶班竟然會手牽手。」

「失智長輩尿失禁,到底要看失智症門診或泌尿科呢?」

「姊姊因為記憶退化加速,吃藥不舒服,藥效過後又顯得沒有活力。是要請醫師加重藥劑或減輕藥量?」

「爸爸常常過沒多久,就又問我一次時間,或者一直問我垃圾車來了沒?身為子女,究竟要如何延緩老人家退化的速度?」

大林慈濟醫院失智症中心曹汶龍醫師,傾聽大家的心聲,也分享臨床經驗。他說,有時不是記憶力消失快,而是學習的環境變差了;如果生活在封閉的空間中,沒有講話的對象,漸漸變得不愛講話,最後乾脆不講;不是退化造成不會講話,而是互動不足,該用而沒用所造成。

曹汶龍主任比喻,車子用久了,本來就會開得慢,若加上機油就會改善。藥物好比機油,但幫助仍是有限的,照顧者要想辦法把老人家帶到他能接受的環境,取得他的信任,幫助他找到尚未喪失的本能,慢慢教、慢慢學,讓他有機會發揮原有的能力。

他建議家屬把心門打開,老人家究竟是老化或退化,要細心觀察;偶爾忘記關水龍頭,或許有時候是旁邊有事情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曹主任提出忠告,誰都不願意失智,當活得夠老,一定要面對退化的現象。「一歲的小孩子尿床,有可能我們覺得是自然,但若換成一個老人家失禁,我們可能感覺臭而有厭惡的表情。老人家接收到照顧者不悅的神情而心生緊張,更加無法掌控節奏。」

曹主任也期待家屬明白,隨著年齡增長,有失智傾向,代表一個人勢必漸漸走向終點,身為家屬只要讓對方保持愉悅、溫暖的感受,相信讓老人家留住的新記憶是美好、快樂的。

「尋訪老人家熟悉沒忘記的記憶,找回未消失的節奏,這就是照顧者所要學習的。」曹主任肯定家屬讓老人家來參加記憶保養班,讓他們的腦筋激盪,相信脾氣或睡眠品質都會有所改變;家屬在聚會中也能學到一些照顧方法,會比較有信心。

曹主任認為,志工們的愛心讓老人家得到尊重,發自內心的笑容真的很可愛,他說:「這樣的笑容比什麼安慰都好。」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