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4期
2018-0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特別報導
  見證人間真善美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書摘
  健康百寶箱
  人物誌‧上海
  人物誌‧新北市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4期
  媒材多元 每秒傳遞美善訊號
口述‧何建明 (大愛電視臺副總監) 撰文‧楊舜斌

二○一二年大愛電視臺十四周年,大愛電視HD高畫質頻道開播,大愛臺副總監何建明向各界來賓介紹建置完成的HD相關設備、數位機房。   

 

大愛臺是全臺第一家全數位化的電視臺, 過程艱辛難以言喻,

每次覺得快累倒時, 心裏會有個念頭出現,

就是期待未來每一秒鐘都能傳遞美善的訊號;

如果可以做到, 我們終生無憾。

 

早年,大愛臺向其他電視臺租用機組空間,直到二○○一年納莉颱風造成大臺北淹水,片庫錄影帶全部泡水,所有心血毀於一旦,才讓我們開始思考興建一棟屬於自己的大樓,「關渡計畫」就在這樣的因緣下產生。

當時製播系統有兩種選擇,第一個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買傳統設備,第二個就是全數位化。

在現在,這是個很容易的選擇,因為數位製播系統已經相當成熟、費用也合理;但十五年前卻沒有那麼簡單,我們清楚數位化是趨勢,也決定採購數位化配備,但是各大廠推出的產品都還是第一代,臺灣也尚未有電視臺引進,因此大愛臺成立數位實驗室,負責測試不同廠商的各種設備。

這個臨時辦公室就設在攝影棚的化妝室旁,長條桌排成三豎一橫,旁邊擺滿塑膠椅,團隊成員有電視工程人員、電腦工程人員,從轉檔、剪接到播映,長時間測試,計算從影帶變成數位影像播出要花費多少時間,因為這對講究時效的新聞,是最關鍵的考量。

然而測試了好幾個月,結果令人失望,因為這些設備仍在起步階段,不是功能不完備,就是系統不穩定,更大的問題是十分昂貴,比如一臺剪接用電腦,就要兩百萬新臺幣。

如果我們貿然採購,風險會變得很高,更不捨得來自十方的善款如此花掉。時任大愛電視臺總監的姚仁祿師兄問我:「我們該怎麼辦?」

每個訊號利益眾生

我思考,雖然眼前已經是「死棋」,但沒有路還是得去找路出來;我們先找到旅美的范可輝博士,他曾帶著自主研發的數位片庫系統來測試,證明他了解數位檔案控制,而且他有辦法透過一套演算法,將檔案進行壓縮,而且播出的畫質不減損。

我們跟范博士說明需求,沒想到他試了幾天,真的成功將數位檔案透過影像輸出卡變成電視訊號播出;這也讓我們從此走上不歸路,數位實驗室從採購既有設備變成開發系統。

只要選擇規格對且穩定的硬體設備,影響的關鍵其實是軟體。從和范博士簽約寫下第一行程式,到位於關渡的人文志業中心大樓啟用,中間只有九個月時間,他白天在美國寫好程式,用網路將檔案打包好傳給我們;此時換臺灣白天了,我們就用一模一樣的機器把它裝起來,不停地置入檔案測試,晚上再將結果回傳,讓他接手修正軟體。所以地球在轉,我們也二十四小時沒停下來。

另一個數位化的難關,是拍攝來源;當時錄影機都是使用錄影帶,該怎麼把它變成數位檔案,總不能繼續用一堆工業級電腦加上影像擷取卡來錄帶子。最後終於找到一家硬碟公司有出產一張特別的晶片,能在錄影同時外接訊號到硬碟內。

我們做了五個系統,將拍攝、剪接、編輯、播映、存檔都數位化,並最先搬入正在內部裝修的大愛臺測試,但此時依然還在寫程式,甚至到二○○五年元旦開播前一天,關乎新聞部生命的外電自動錄影系統都還無法完成,只好用土法煉鋼的方式,靠人力手動撐過這段空窗期。

運作初期,系統也不太穩定,因此另外準備一臺主機,在系統出錯時播慈濟音樂,跑馬燈寫著:「目前系統發生異常,正在搶救中……」

從二○○四年十一月一日到十二月二十四日,整整五十四天,總共有三十七家廠商進駐到新大樓裝設器材;此時我們的工作又從開發變成數位執行,要控制每天的工程進度。如今執行長辦公桌背後的牆面,就是當年的戰情中心黑板,我們在上面畫了三十七欄跟五十四列,代表施作廠商和日期,前面懸了一條紅線,每過一天,紅線就向右邊移一格。

那座牆前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爭執落淚過,但大家擦乾眼淚繼續向前,因為心中一直有個時鐘,滴答滴答不停跑;覺得快累倒時,心裏會有個念頭,就是期待這個電視臺能夠順利開播,未來每一秒鐘都在傳遞美善的訊號,每個訊號都是利益眾生;如果可以做到,我們這群人終生無憾。

數位實驗室團隊成員不到十人,除了我以外,核心成員還有顏志中和李建興,用他們的專業避免我走錯路。李建興形容當時我們很像一群瘋子,有理想和方向,可是前方是斷崖,我們只能全力衝刺,時間到了就用力跳,結果發現自己安全落地,而且回頭一看,所有人都跟過來了。

【草根菩提】

二○○一年開播,記錄環保志工的故事,傳達庶民無形又堅強的力量。泉州市惠安縣黃塘鎮的慈濟環保站,有許多環保健將,其中李伴老奶奶,在二○一七年草根菩提團隊前往採訪時,總是在門口等待導演陳俊嘉與工作人員抵達。

(左圖攝影/蕭耀華)(右圖提供/草根菩提節目)



永遠記得撙節開支
 

二○○五年,大愛電視臺以這套自主研發的「整合式低造價電視影音圖文採編播存系統」,拿下第四十屆金鐘獎「研究發展獎」,這套系統讓大愛臺成為全臺第一家全數位化電視臺。

數位化帶來什麼好處?最大的好處當然是省錢,不然光是買錄影帶跟相關器材,就是天文數字。

當年姚總監給我的目標很簡單,只有十個字:「全面數位化、預算少個零。」所以關渡專案的預算是其他廠商預估的十分之一,完工時還有一千多萬結餘。把錢花在值得投資的地方,而不是買完設備後,也沒錢製作好的節目。

再來是節省時間成本。以二○○六年雪山隧道通車為例,典禮在隧道正中央進行,時間是早上十點,活動一結束,各家電視臺的車都拚命往外衝回去發稿,但那節的午間新聞,全臺灣只有大愛電視臺播出完整新聞帶,其他家都是活動畫面。

因為我們用數位化系統,電腦就是剪接機,攝影機拍下來就是數位檔案,出隧道的半小時,記者在車上過音和剪接,所以送上SNG 車的是可以直接播出的新聞影片,讓距離不再是影響新聞即時性的因素。

能夠完成這樣一件大事,說沒有成就感是騙人的,尤其是我們自認盡最大的努力去節省。然而有次參加慈濟人文營,我被分配到跟著一輛環保車做回收,整車的白紙、花紙最後賣出約兩千元;回程時,開車的師姊問我:「聽說大愛臺很花錢?」

我當下一愣,急忙跟她解釋我們是如何盡最大努力來節省,師姊聽完後反問:「那我們要載幾車才夠?」

一個剪接設備二十萬,環保志工就要載一百車!剎那間我突然明白,我們省錢是應該的。真的是要很感恩環保志工們點點滴滴的護持,感謝願意捐款支持我們的大愛之友與榮董們。因為他們相信上人,相信臺灣有一個專門以善良為出發點的電視臺,我們是站在巨人的肩上,才有辦法去完成這件事。

【大愛醫生館】

堪稱臺灣最長壽的醫療節目,播出超過十六年,主持人臺中慈濟醫院院長簡守信,二○一四年榮獲金鼎獎教育文化節目主持人獎。(攝影/葛傳富)

 

 

喧譁紅塵中的清音

 

記得大愛臺還在南港大樓的時候,有次上人行腳,特地到數位實驗室聽我們報告進度,聽完就說:「你們的實驗室在這裏,我的實驗室在這個社會。」

當時對慈濟還不夠了解,對這句話沒有感覺;時至今日,才了解上人的用意,他期待透過媒體去淨化人心,這是他創辦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志業的結論,他認為媒體具有改變風氣的力量,如果能達到引導社會向善的效果,一切的花費都值得。

回顧慈濟辦媒體的歷史,第一步是月刊,後來開始做廣播、做電視;上人並不是為了宣傳慈濟,而是期待導正人心的價值觀,即便轉變成社群網路的時代,媒體和傳播的路徑改變,但是大愛臺核心價值不會變。

我們是有使命感的媒體,我們的核心就是佛法,傳遞人生在世,無常是常,以及因果循環,善惡有報的正念。當你了解這個道理,人生自然會有不同於執著名利的選擇。

如果去翻閱世界歷史,會發現被記錄下的,往往是天災人禍,是人性裏較為黑暗的一面;但成就人類文明的東西,往往是那些當代善良的極弱音。

我擔任新聞部經理時,曾與同仁分享,假如我們是生活在春秋戰國時代的記者,科技已經和現代一樣,一邊是齊國要舉辦世紀婚禮,一邊是一位老先生帶著七十二個弟子遊歷到陳倉,宣揚仁義道德的觀念,但是衣食難以為繼;我們會報導哪一個?

大部分人當然是選世紀婚禮,有俊男美女,喜氣洋洋,畫面多麼好看。但試問,兩者誰影響中國歷史最為深遠?是那位老先生孔子。

我們所製播的節目與新聞,都是美善的故事,所選擇的價值觀能夠歷經時代考驗,並且在過程中問心無愧,因為這些是對社會真正有幫助的事。

去年全球最大的兩家錄影帶生產商宣布停產,我心裏有很多感慨。當年我們在做數位化的時候,很多人不看好,但今天回頭看,哪一家不是用數位化系統;雖然我們只是躬逢其盛,但某種程度上,我們也扮演了數位化的推手。

一路走來,集結眾人的力量,才有如今的大愛臺;因為沒有私心,所以才有許多好緣來共同成就。我相信善有磁吸效應,也因為如此,我們能做的就是把方向掌穩,持續在分分秒秒中都發揮善良的力量。

 

【大愛新聞】

主播群以整齊的形象播報,內容包括臺灣民生、交通、保健等大事,以及外電報導、慈濟事物。(相片提供/大愛電視)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