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4期
2018-0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特別報導
  見證人間真善美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書摘
  健康百寶箱
  人物誌‧上海
  人物誌‧新北市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4期
  真實故事 才有說服力
口述‧龐宜安 (大愛電視臺戲劇顧問) 撰文‧葉子豪 攝影‧蕭耀華

《大愛會客室》錄影,擔任大愛劇場顧問、滿頭白髮的龐宜安,專注與大愛劇場演員討論分享內容。大愛劇場一九九九年首播,迄今已經播出近兩百三十齣戲劇,每齣均為真人實事。

很多電視臺做戲劇, 內容都是有冤報冤、 有仇報仇,

可是大愛劇場是教你怎麼知足、 感恩、 善解、 包容;

也因為是真實的, 觀眾會想:「主角能做得到, 為什麼我不行?」

 

二○一六年,我獲得金鐘獎「終身貢獻獎」。回顧過往,教育電臺加光啟社十年、臺視三十年,就四十年了,接下來在大愛臺服務滿十八年,我想這就是獲頒「終身貢獻獎」的原因吧。

一九九八年以前,我對慈濟完全不了解,那時我六十歲,從臺視退休,副總經理廖蒼松把我推薦給大愛臺張平顧問;四月三十日離開臺視後「無縫接軌」,退休第二天就到大愛臺服務。

剛來是當導播,後來擔任節目部的主任兼導播,導了好多節目,如《師兄放輕鬆》、《家家有本幸福經》。

我也拍大愛劇場電視劇。編導把故事寫成劇本,我就跟他們商量,這條不要、那條可以發展,或是加添人物角色,成為一個很有戲劇性的作品。我以為絕對不會編錯,可是上人卻說:「他沒有女朋友啊,你怎麼寫個女朋友呢?」

「這樣寫才有故事性啊!」我這麼回應,但上人說不行:「要做真實的故事,不能在裏面創造一個人物。」

我問上人:「一定要做真實的嗎?那很困難啊!」上人表示,不管多困難都要做真正的故事:「你能嗎?」我想了半天,回答說,我行。

這次事件把我打醒,從此以後就親自採訪。寫真實故事,任何一個相關的人都要訪問,他如果說我不讓你寫,你就不能寫;每個我訪問的人,都要徵求他們同意,曾經有個故事訪問了差不多有七、八個月了,結果他們家庭開會,有一個人不同意,就作罷不拍了。

 

不去加油添醋

 

很多電視臺做戲劇,內容都是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可以善解的卻不善解。可是我們做的戲,是教你怎麼知足、感恩、善解、包容;只要把這「四神湯」裏任何一味拿出來做連續劇就行了。

我們把大愛劇場做得很有感情,很美、很優質,就像一個無形的磁鐵,吸引人不得不看,讓觀眾恨不得和裏面的人物一樣,想想同樣是人,他可以做得這麼好,我為什麼不可以?

大愛劇場《賣油阿成》主角是屏東的師兄,他曾經為了躲債四處跑路,還想衝下山谷自殺。後來慈濟人接引他、勸導他,太太也跟他講欠人錢就應該還,最後改變他的一生。

《賣油阿成》播出後,有一次我到臺南分享新戲《麻豆小鎮》,來高鐵站接我們的慈誠師兄,對我講:「我是因為你而進慈濟的。」

原來他曾被人騙很多錢,痛苦到想自殺;但看了《賣油阿成》,他想,阿成能做得到、我為何做不到,於是去找真實人物阿成師兄,學習他的經驗。《賣油阿成》那部戲,等於救了他一命。

二○一七年下半年播出的《生命桃花源》,主角是李森佳醫師,兩年多前我們訪問他時,他已經罹患肺腺癌第四期了,可是他很堅強,覺得自己可以克服這個病痛。劇中演員詮釋出李森佳對病人的關懷,他完全是一個良醫;戲劇播完最後一集,第二天他就走了。

李森佳醫師全神貫注在醫病關係上,對病人的關切比對家人還多;拍攝前,他的大女兒受訪時,很難過、很傷心地說:「爸爸對我不諒解!」原來李森佳希望大女兒也成為醫師,但她喜歡繪畫、鋼琴、音樂,堅持成為畫家與老師。她曾得到演講比賽第一名,爸爸卻不重視,一直念她:「為什麼不學醫?」父女的心結,直到大女兒結婚以後都沒有解開。

當我們知道這段過程,也跟李醫師講;在訪問的過程中,父女漸漸溝通了。戲劇播出時,父女共同觀看,相互擁抱,我們製作團隊也非常開心。

龐宜安是全臺第一位戲劇女導播,二○一六年獲得第五十一屆金鐘獎終身貢獻獎;八十歲的她依然在職場奉獻專業,為大愛劇場提供珍貴的經驗。

 

放心讓孩子看電視

 

從一九九八年到現在,我拍攝、監製八十多部大愛劇場;我覺得每做一部戲,我的心就洗一次。因為大愛的戲是普遍級的,沒有一點壞榜樣,幾部收視率比較高的戲,如《草山春暉》、《芳草碧連天》、《四重奏》,都是偏重家庭倫理、孝順,讓觀眾覺得有親切感,也能有省思。

我製作大愛劇場的目標,就是希望所有的孩子看到,將來一定會很「健康」;我要改變一般父母認為電視會教壞孩子、不准孩子看電視的想法。

有一位名演員兼導演對我說,他以前不敢讓孩子看他拍的戲,因為內容不宜;但跟著我拍了幾部大愛劇場後,他告訴我:「我可以摟著孩子一起看戲,告訴他這是爸爸拍的。」我也發現有些演員很願意演大愛的戲,寧願少賺一點錢,但心裏很快樂。

從故事採訪開始,審核劇本,監督拍攝,直到後製播出,都是我要負責的;雖然是拍真實的故事,但大愛劇場還是有創作的空間,就像作畫,架構都有了,但怎麼上色?怎麼安排光影明暗?那也需要創作。

它是在真實以內創作,為故事增色、潤滑,更加詮釋出主角的優點與善良。我們要寓教於樂,有百分之百的可看性,才能抓住人們的目光。

有這麼多頻道可以選擇,所以戲劇一定要好看;如果能用一個鏡頭,吸引觀眾停在那裏,多看一分鐘就有希望。所以我很注意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要「吸睛」。

目前大愛劇場已做了十九年,不僅觀眾看到,業界也看到,影響所及,友臺也有一部分戲劇採用類似模式,注重家庭倫理親情。

二○○五年時,我因自己不小心大病一場,被送到臺北慈濟醫院搶救,我相信是上人把我救回來的。

二○一八年,我的職場生涯滿六十年了,歲數也到八十歲,無常什麼時候來不知道,但感恩上人給我第二個春天,所以要很珍惜,努力讓觀眾看了戲之後,認識慈濟這個團體,跟著做好人、行好事,我也會做到離開世界的那一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