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4期
2018-0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特別報導
  見證人間真善美
  慈善國際‧馬來西亞
  書摘
  健康百寶箱
  人物誌‧上海
  人物誌‧新北市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4期
  海南女兒回家
撰文‧陳美羿 攝影‧黃筱哲

在海口新市,王菊師姊偕同當地志工訪視。

 

加入海南慈濟人行列後,

王菊將照顧先生的實務經驗,落實在慰訪貧病個案上;

她說,面對他人的苦難,沒看見便罷,

看見了,不可袖手旁觀,一定要去幫。

 

二○一○年八月,王菊帶著葉明西和兩個孩子,舉家搬到海南瓊海市。「搬回海南,很大的原因是不讓媽媽擔心。」王菊說:「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是我要把慈濟的種子帶回到我生長的故鄉。」

隔年元月,慈濟人在臨高發放,她把握機會參加,後來也經常到海口參與慈濟活動。二○一二年三月,海南會眾十多人去臺灣參加環保營隊,成員不少是學佛的蓮友,大家都抱著去拜拜順便旅遊的心態,沒想到行程緊湊到連喘口氣都難。

聽到十二個國家的慈濟人分享做環保的經驗,一行人震撼了,原來學佛不只是念佛、拜佛,更要淨化自己、淨化環境。「原來寶特瓶可以做成衣服、毛毯。」「原來不把塑料回收,五百年它都不能分解掉。」「原來……」

回到海南後,當年七十多歲的馮淑珍率先捐出庭院,做為環保點。每個星期大家一起做資源回收;每一位去過臺灣的蓮友,都開始向她們認識的人宣導環保回收觀念;每週日早上,再將各地收集的回收資源送到馮淑珍家分類。

雖然葉明西健康有進步,還是需要人照顧,但王菊謹守諾言,積極參與海南的慈濟活動,接引志同道合的鄉親做慈善、做環保。她關懷貧病鄉親,不管路途再遠,都親自去撫慰、協助。她說:「我曾經受人幫助,現在我有能力,也要幫助需要的人。」

 

鼓舞寄養少年學習愛

 

從瓊海市往西南馳去,馬路兩旁盡是橡膠、椰子、檳榔、香蕉……一派熱帶風光。四十公里外的東平農場,是著名的「飄仙」牌胡椒產地,更是楊貴妃最愛的「妃子笑」荔枝的故鄉。

二○一六年五月,王菊接到個案提報單:「阿先,男,十三歲。父吸毒坐牢兩年,出獄後不讓孩子讀書,輟學兩年。父去年往生,母親改嫁。爺爺往生,奶奶和姑姑嚴重精神疾病,關在東平農場醫院。」

「阿先寄養在姨父家,就讀東平小學三年級,週一至週五住校,週五放學後回姨父家,週日下午返校。學費、食宿由農場支付。」

「姨父母有一女一男,女兒十五歲,患自閉症;男孩九歲,在瓊海市讀書。阿先母親改嫁文昌鄉下,育有一對兒女,生活也很辛苦。」……

王菊一邊讀、一邊忍不住掉淚。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阿先是怎麼成長過來的?寄人籬下,姨父母待他好嗎?她恨不得立刻就過去抱抱他,可憐的孩子!

「六月初,我們去訪視,姨父母可能不懂為什麼有陌生人會來關心孩子,抱持著戒心。我握著阿先的手,他很緊張,手心直冒汗。」王菊說:「當姨父說起孩子的家境,我看他一直咬著嘴唇。」

下一個月再去時,阿先雖還很羞澀,但已不至太拘謹。七月底,志工徵得二姨同意,帶阿先去醫院看奶奶和姑姑。

兩人同住七平方米大的重度病房,一張水泥床、一張草蓆,地上到處都是排泄物。送餐人員從窗戶遞給她們外賣的海南粉,姑姑蹲在滿是穢物的地板,打開袋子,用手抓著吃。

阿先緊緊抓著王菊,愈抓愈緊。王菊提醒他:「叫人哪!」阿先才喊:「阿婆!阿姑!」

同行的志工大聲叫:「阿婆!你孫子來看你了。」奶奶抬起頭,面無表情,她已經記不得任何事情了。

暑假,母親帶著同母異父的弟妹來看阿先,也住了幾天。阿先跟志工提起這件事時,言語中流露得到母愛的欣喜。

開學後,志工到學校關懷阿先,在大榕樹下,一下子圍了很多小朋友。有人問:「你們是誰?為什麼來看阿先?『師姑』是什麼意思?」阿先臉色「刷」地一下緊繃起來,不知師姑怎麼回答?害怕同學會有異樣的眼光。

「我們是阿先阿姨的朋友,專程來看看他的。」王菊輕鬆地說:「師姑,就是家中長輩的意思。」

「原來是這樣的。」小朋友都鼓掌起來,阿先也笑了。王菊把握機會跟他們分享:「行善行孝不能等,好好讀書,做一個讓父母安心的好孩子……」

阿先的姨父罹患小兒麻痺,行動要靠枴杖。雖然態度感覺酷酷的,但可以看出來,他對阿先疼愛有加,這一點讓志工放心又讚賞。

「上星期去參加家長會,老師說,同學嘲笑阿先十三歲了才讀三年級,讓他很傷心。」姨父說:「我跟孩子講,父母、家庭不是我們能選擇的,不好聽的話,就像風一樣,吹過就沒了,不要放在心上。」

關懷一年多了,這天大夥兒再去訪視,阿先正和表弟妹們吃水餃,看到志工來了,趕緊放下碗筷,去搬椅子出來。

姨父母稱讚阿先很乖,會幫忙做家事。王菊暗示阿先為姨父、姨母奉茶,阿先靦腆地搖搖頭,但他站起來,很恭敬地向姨父母深深一鞠躬。

「抱抱吧!」王菊推推阿先,姨母站起來,緊緊抱著阿先,眼眶紅了起來。姨父也站起來,「吃醋」地喊著:「還有我啊!」他伸出雙手,把阿先緊緊摟著。

肢體僵硬的凱迪在王菊眼裏,還是很有希望的。她用幫葉明西復建的實務經驗,加上居家服務員的專業訓練,輕輕地為孩子活動手腳關節,按摩臉頰。

 

腦癱孩子「站」起來

 

「腦癱的孩子」凱迪,十三歲,住在瓊山區新市。因為新市有慈濟環保站,由環保志工提報關懷。

二○一七年五月,王菊第一次前去訪視,奶奶說他四歲發高燒才變成這樣,父母對孩子也束手無策。

看著他一天天長大,卻是不能講話,手腳扭曲僵硬;小學三年級的弟弟,倒是頭好壯壯的健康寶寶。王菊覺得好心痛、好可惜:「他們不懂,任憑孩子臥床九年。其實透過復健,這孩子應該可以更好。」

王菊回憶,葉明西在臺灣新光醫院復健期間,她經常到隔壁的「兒童早療室」去看,「有些腦性麻痺的孩子,小小的就來利用各種器材拉筋、鍛鍊肌力、練習走路,不必一輩子臥床、由人照顧。」

王菊很仔細、很專業地說明,透過復健,孩子是可以進步的。務農兼當廚師的爸爸聽著聽著,忽然崩潰地痛哭起來。王菊說:「我感受他的哭,是覺得有一線希望;還有,他對我們的關懷有無比的感恩。」

僵硬的凱迪在王菊眼裏,還是很有希望的。她輕輕為孩子活動手腳關節、按摩臉頰,同時也讓凱迪的父母和奶奶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

王菊每個星期不辭辛勞地到凱迪家,她發現凱迪的父母和奶奶都很努力為他復健;幾次之後,凱迪的脖子有了力量,可以坐起來了。「坐在輪椅上,家人可以推著他到外面看看天空、看看藍天白雲、看看外面的世界。」

經常陪著去的志工林燕說:「第一次讓他『站』的時候,他哭得聲嘶力竭,因為很痛。『站』完躺在床上,還哭很久。」

一次又一次,凱迪慢慢適應站立姿勢,數數從十數到五十。林燕說:「他後來就不哭了,甚至數到三十時還很高興,因為他知道,已經過去一大半了。」

做完以後,王菊為他全身膚慰:「來!把頭放鬆、額頭放鬆、眼睛放鬆……」果然不哭,還很享受地微笑起來。

「我撿了幾顆人家蓋房子的小石頭去,洗乾淨放在手上,叫他來拿,做手部大肌肉的職能訓練。」王菊笑說:「只要用心,復健道具到處都有。」

王菊想到以前在醫院復健回家後,她再找東西給葉明西練習。「我用花生米和腰果讓他拿,哇!效果真好,因為他拿到就往嘴裏塞,那些『道具』都被他吃光光。」

王菊還規定凱迪要坐起來吃飯,不可以躺著吃;喝水用吸管,訓練肺活量。甚至說:「哭也很好,也是訓練肺活量的方法之一。」

「這一次,我帶了沙包去,那是家均買來給爸爸用的,只有兩公斤重。」王菊說:「現在葉明西用不著了,我就送給迪迪。讓他做完髖關節、膝關節、踝關節復健後,可以壓在關節上用的。」

王菊稱讚「迪迪好聰明」,他的手不能用,但是他會用嘴唇碰手機、玩遊戲。「希望他能日漸進步,十三歲正在發育,把握復健的黃金期,他一定會很好很好的。」

幫忙復健結束,告辭時已是晚上九點,林燕和王菊還沒用晚餐,兩人出來找個小吃攤隨便填肚子,就騎著電動摩托車回家。「從新市到海口一趟路要四、五十分鐘,我騎著騎著,覺得車子怪怪的,原來是快沒電了。」林燕說。

王菊於是騎上路邊「小黃人」腳踏車到巴士站去,巴士收班了,她只好搭上叫客共乘的計程車,回到瓊海家中,已經超過夜裏十一點。

林燕往家的方向騎去,不一會兒真沒電了,距離家裏還有五、六百米,她兩隻腳像鴨子划水般,一左一右,向前「划」回去。

「前面是一段上坡,我『划』不上去,只好下來用推的。」林燕說:「為他人服務,雖然又餓又累,但是我們不抱怨,也不以為苦。原來,『助人為快樂之本』是真的。」

王菊則表示,面對他人的苦難,沒看見便罷,看見了,不可袖手旁觀,一定要下去做。「透過關懷個案,案家和志工都收穫很多,改變很大。」

阿蓮腦傷後曾經臥床難行,經王菊鍥而不捨協助復健,如今在攙扶下,可以踮著腳走上一大段路。

 

用心復健爭取希望

 

二○一三年三月,王菊到瓊海鄰鎮陽江探視個案。村長的兒子劉先生說,太太去年五月去文昌訪親友,回程在車上昏倒;送瓊海人民醫院,兩天後轉海口開刀、氣切,在醫院住了半年,現在帶回家裏照顧,還沒恢復意識,全靠初中剛畢業的女兒照顧,每天要換尿布、擦身體、餵食、翻身……

劉家住的是超過五十年的房子,在鄰近新蓋樓房中更顯得老舊不堪。踏進雜亂的房間,只見一個僵硬的婦人躺在木板床上,包著尿布,臭味難聞。

「阿蓮!」王菊呼喚著,阿蓮完全沒有反應。老村長無奈地說,家裏有橡膠和檳榔一千多棵,前兩年橡膠價格好,攢了二十多萬元,準備蓋新房;遇到這樣的事,只能先救人。原本割膠都是他和媳婦做,兒子不會割;現在媳婦病倒了,往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王菊分享自己在臺灣遭逢先生車禍的經驗,教導他們如何照顧和復健:「阿蓮還年輕,要有信心,一定會好轉的。」

臨走時,王菊將阿蓮房間簡單打掃一下,幫她擦澡更衣,又做了幾個復健動作,才不忍地離開。往後每個月,王菊都來兩次以上,她用照顧葉明西的經驗,以及臺灣居服員訓練的專業,努力為阿蓮復健;加上劉家人平時的照顧,阿蓮進步很快,意識慢慢恢復,可以坐起來了……

二○一四年三月,村長太太不幸中風,一下子又多了個病人,讓這個家雪上加霜。王菊每次去,同時為婆媳倆復健;阿蓮畢竟年輕,慢慢扶著牆壁可以走路,把她帶到屋外,有人牽著她,也可以踮著腳,走上一大段。

「可惜缺乏醫療和常識,錯失了語言治療的黃金期,阿蓮只會笑,無法開口講話。」王菊說:「婆婆復健得很好,生活大致可以自理。」

為了家計,阿蓮的女兒到三亞的餐廳打工,每月薪水兩千兩百元,她寄一千五百元給爺爺。村長的兒子照料家裏兩個病人已經團團轉了,農活只能靠老村長,小孫子偶爾也會幫忙。

透過鎮政府核實,確定這個家庭需要幫助,全家六口通過低保,每月有一千兩百元補助。老村長大大鬆了一口氣,雖然家裏經濟作物價格不好,但是基本生活應可無虞。

連續幾年,王菊經常帶著志工拜訪這個樸實的家庭,過年時也會送去大米、食用油、生活包、毛毯等。老村長總是感動得老淚縱橫,直說:「你們都是好人。」

 

 

近幾年來,中國政府「精準扶貧」,讓很多貧困家庭經濟改善,他們在金錢和物資上或許並不匱乏,但「真誠的關懷和陪伴、正向心態的引導,這是我們要做的!」王菊堅毅地說。

再次來到陽江的阿蓮家關懷,她看見王菊,緊緊抓住不放,臉上露出燦爛笑容。王菊帶她到屋外,在院子裏一趟又一趟地走著。老村長又掉淚了,他說:「如果不是你們,媳婦還躺在床上,哪能起來走啊?感謝你們的大恩大德!」

「想當年,葉明西受傷時,也是慈濟人不離不棄關懷我們、陪伴我們,給我們勇氣。」王菊說:「我要把這顆愛的種子種下去、傳下去。」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