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5期
2018-02-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慈善臺灣
  書訊
  慈善國際‧土耳其
  特別報導
  人物誌.嘉義
  聞法札記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5期
  墨西哥強震後 讓愛生根
撰文‧黃秀花 攝影‧黃筱哲

霍奇米科市聖哥帝亞區的街邊,老婦人住家震垮後還未完全清理,她緊抱著慈濟發送的物資卡,這是災後最切實的幫助。


「唱吧,別哭!美麗的天空會溫暖我們的心……」

墨西哥震災後,一分實際的援助,

像民間版國歌〈美麗的天空〉一樣振奮心靈。

慈濟志工與本土志工合力寫下歷史一頁,

圓滿十場發放,將援助送到最需要的人們手中,

也將希望、愛的種子帶入心,在高原生根。

 

震災頻繁,不能說這國家和人民沒有警覺心,而是先天地質所致,加上後天失調。

一九八五年九月十九日,發生在墨西哥西南外海芮氏規模七點八強震,重創首都墨西哥市,奪走七千條人命;沒想到相隔三十二年,二○一七年同月同日,政府剛通令全國舉行防震演習,數小時過去,下午一點十四分,中部普埃布拉州(Puebla)就發生芮氏規模七點一地震,距離震央一百二十公里的首都也遭強烈震動,造成重災。

十二天前,恰帕斯州近海剛發生規模八點一強震。根據美國地質勘探局監測,二十世紀,該國有四十多起芮氏規模七以上大地震,其中有四次在規模八以上。

為何墨西哥地震如此頻繁?

這肇因於墨西哥位居北美洲板塊、科科斯板塊及太平洋板塊三大地殼交界,而首都最初建城於湖泊盆地中,鬆軟地質產生「果凍效應」,更易導致災情。

去年九月十九日地震中的重災區荷呼特拉市,災後近三個月街道空蕩殘破,重建步伐蹣跚。

 

古文明地,大湖建城

 

墨西哥為美洲古文明發源地,其中又以阿茲特克人(Aztecs)建立的帝國最為人所熟知。

相傳在遠古時代,居住在墨西哥峽谷的阿茲特克人四處流浪,太陽神託夢給祭司,只要見到老鷹停在仙人掌上,啄食一條扭動的蛇,此地就適合定居;果然,在酋長帶領下,他們來到一處碧藍的湖水怪石發現這奇特景象,就此修築城堡、繁衍生息。

一三二五年,阿茲特克人所建帝國的首都,即今墨西哥市的東側,取名為「特諾奇提特蘭城」(Tenochtitlán),那是以特斯科科湖(Lake Texcoco)的小島為中心,填湖建造出的水上城市。在當時,他們不但展現人造島嶼和金字塔的高技術,也用城牆環繞、開鑿運河和漂浮公園,構築網狀城區。十五世紀,帝國勢力達到鼎盛,首都人口就有三十萬。

十五世紀末,歐洲人進入大航海時代。西班牙人來到新大陸,控制了整個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各島。

一五一九年,科爾特斯(Cortés)率軍攻打特諾奇提特蘭城,國王蒙特祖馬二世被挾持,繼任者又染天花喪命;兩年後,新國王夸特莫克(Cuauhtemoc)面對西班牙和敵對部落的十多萬大軍誓死奮戰,最終不幸敗北、帝國覆滅,從此進入西班牙殖民統治。

西班牙人把特斯科科湖面大部分區域填平,重建更大的新首都,亦即今日墨西哥市主要市區所在。

 

高原國度,踏勘深印

 

墨西哥國旗上,一隻雄鷹叼蛇立於仙人掌上的國徽,正來自古老建城神話。古城早已不在,如今墨西哥市,含納周邊衛星城市,總面積兩千零一十八平方公里,人口達兩千五百萬,多於臺灣總人口數;慈濟此次賑濟的霍奇米科市和特拉瓦克市都涵蓋其中,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

其中,霍奇米科市地處阿納瓦克(Anáhuac)山谷中部,被高聳的火山頂峰所包圍,海拔兩千兩百五十公尺,整個墨西哥市也都屬於高原地形,當初慈濟人一踏入,走路會有點喘,必須調息呼吸才能適應。

慈濟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帶領的美國團隊一行六人,在去年災後第七天、九月二十六日進到重災區霍奇米科市的聖哥帝亞(San Gregorio)區踏勘。觸目所及,毀壞房屋無數;悽慘景況中,卻也見到街邊很多民眾提供水和物資、設醫療站,自發性投入救災。

根據媒體報導,霍奇米科市有六人喪命,七百多間房屋毀損,二十八條道路損壞。慈濟勘災團在聖哥帝亞遇到市府派駐現場、調度指揮救災的能源和建築部祕書茱莉亞(Julia Bonetti),她告知,該區三萬人口,人民月平均收入不到三百美元,生活貧困,震後更顯雪上加霜。

墨西哥市近郊特奧蒂瓦坎被稱為「眾神之城」,古城中的太陽金字塔,是比阿茲特克帝國更早的古印第安文明遺跡。  (攝影/黃福全)

浮水耕種區的農人,正辛苦翻土種植蔬菜,這裏是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保護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它見證了阿茲特克帝國湖上造田的能力,餵養著世世代代後人。

勘災團行經一座一百七十年歷史的老教堂,據說地震時一側頂棚倒塌,造成死傷,所幸教堂主結構未受損,居民依舊在此祈禱禮拜。

見陌生的慈濟人前來,弗蘭西科(Francisco Castellanos)神父誠懇說道:「我們流淌著同樣的血液!」意即宗教應互助沒分野,讓志工們深深感動。

此後,第二梯次團隊以此為基地,按官方和民間所提供的受災戶名單,逐戶走訪複查、確認最需要幫助的家庭,並接引本地志工做嚮導,協助以西語與受災民眾溝通;而從美國趕來的墨裔女孩莉莉(Lillian Aguilar)續留下隨團勘災翻譯,拉近了慈濟人與居民的距離。

之後,又有來自阿根廷、厄瓜多及臺灣通曉西語的志工加入,兩個多月密集訪視、複查,慈濟已跟當地居民建立良好的友誼;甚至深入窮困的「浮水耕種區」(Chinampas;指在湖區開發耕地)關懷,那裏有三分之二住戶被政府視為違建,得不到任何補助。

但其實這種在淺湖床上填土造陸的矩形耕種方式,是傳襲自古代阿茲特克人。昔日帝國故都雖已被西班牙人鏟平,但古運河和浮水耕種卻保存下來,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在浮水耕種區,農夫海梅因住家倒塌而喪氣,經志工們鼓勵,終於提振起精神,日日騎著單車協助複查災民名冊,他說:「這裏每個人都是志工,而且是打從心裏想要為自己社區做事。」

將悲傷化為力量的受災戶不少,推著嬰兒車做家訪的布蘭達和震後患憂鬱症的芙蘿拉也是,他們陸續成為生力軍,慈濟在霍奇米科市未發放,即已帶動人心,讓彼此關係結得更緊密。

莫雷洛斯州(Morelos),其實是勘災團的第一站。去年九月二十四日一抵達墨國,黃思賢看到媒體報導莫雷洛斯州荷呼特拉市幾已被夷為平地,數十條街的住宅和商店嚴重受損塌壞;即使很多人警告,該地治安不好、黑道勢力猖獗,但他還是毅然決定次日帶隊前往。

也因有那次勘災行,讓眾人見到何謂「滿目瘡痍」,走在荷呼特拉街道上,處處可見倒房及帳棚,受災居民夜晚露宿街頭的淒冷,讓人極不忍心;考量大隊來臨時,安全顧慮和交通問題都可排除,黃思賢決定將此特重災區納入發放範圍。

 

墨西哥庶民生活,古今並存,街邊可見瓜達露佩聖母聖像、印地安風味小吃、服飾;首都市區西班牙殖民留下的巴洛克式建築、樂隊演唱馬里亞契傳統音樂、擦鞋匠,其他城市仍可見居民以馬代步。


平靜生活,災後變調

 

二○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十三個國家地區慈濟志工組成的一百多人團隊,在特拉瓦克市展開首場發放。這城市是慈濟人最晚進入勘災,卻是最早發放的定點,透過霍奇米科市官員茱莉亞轉介而來,正因兩市是緊鄰相連。

十二月四日,臺灣團一抵達墨國,就由阿根廷志工洪良岱、王姵文及市府團隊陪同走訪特拉瓦克災區,發送「發放通知單」給受災民眾。

經過兩個半月,震災痕跡仍處處可見,很多房屋用鐵條或木條固定,以防傾倒。其中有一區幾乎整排房子被貼了告示單,代表全部需要拆除,不能再住人,但居民們守著辛苦建立的家園,怎麼也不肯離去。

只是,端看這一區,路面嚴重塌陷,高低坡度落差好幾公尺,一位穿著綠衣的男子引領我們走進他家,牆壁被震出數道裂縫,大門地基也被掏空,他拿起鐵條測量,足有七、八十公分深。

男子表示,他本是開冷氣設備行,屋子和設備都被震毀,失去收入,積蓄有限的他不得不節儉過日,勉強在緊臨的一間房棲身。

另一位住在黃色屋子的五十二歲婦人,哭訴房屋被震壞後家人分離,她帶著八十歲生病的老母投靠妹妹,兒女則住到親友家。眼望用木條撐住的毀屋,她多麼想能回到過去的時光,全家人就可團聚在一起……

婦女說,市府曾承諾要補助建材,讓他們重建。但實情是這一區已被聯邦政府判定為斷層帶,希望住戶搬離。有律師幫忙找來建築結構專家做評估,而大學也派出地質團隊深入研究,要等八個月後才會有結果。

從表面看,察覺不出危險性,但當我們踏入另一戶地面裂開的房子,一進門就覺得頭暈,原以為高山症發作,後來女主人拿來彈珠測試,只見滾動的痕跡歪斜,更可確定這一帶地層整個位移,若原地重建,難保不會有下次災難。

往回走時,瞥見戶外有一流動餐車,從震後持續供應水和食物,一位女士走過來用英文打招呼,她叫「娜漢米」(Xlohemi Isabel),除了告訴我們,她和住另一區的姊姊已收到發放通知單,還拿出一袋橘子分送給大家吃。

同行的大愛臺總監葉樹姍解釋,橘子對華人來講,取其諧音有「大吉大利」的含意,用此好話來祝福她,她聽完歡喜地笑了!

特拉瓦克市發放當天,看見她和姊姊結伴前來,當領到物資卡和環保毛毯那一刻,姊妹倆喜極而泣。娜漢米激動地說:「我一直在等待,終於降臨了,你們的慈悲與大愛,我們會永遠記得。」

隨著勘災影片及慈濟人帶動,現場很多老人又哭又笑。領完物資卡的七十歲老婦克莉絲汀娜(Cristina Chousal)說,家中被震到只剩客廳可以住,她與八十五歲丈夫就擠在小小空間起居,災後日子窘迫,做擦鞋匠的丈夫儘管已老邁,還是得出門去做生意。「有了這張卡,我們終於可採買一些物資,過個歡樂的耶誕節了!」

在蔗糖重要產地扎卡特派市,市府提供的發放場地是可容納兩萬五千人的國家足球場,燒甘蔗葉的煙塵染灰天空,受助的一千五百餘戶民眾歡喜前來。

德拉奇市發放時的土風舞表演,舞者身穿揉合著印第安圖騰及西班牙鬥牛士裝扮表演傳統舞蹈。

 

擦乾淚水,自助人助

 

接下來兩天的霍奇米科市發放,臺上和臺下更加歡喜交融,市長蘭吉爾(Avelino Méndez Rangel)看到這熱鬧的場面,忍不住落淚。地震剛發生時,市府遭質疑救災不力,他勘災曾被民眾追打;對比今日盛況,他有感而言:「我相信霍奇米科市會站起來,因為有慈濟給我們支助,很快就能擺脫苦痛,讓大家團結一心、共度難關!」

在本土志工塔妮(Tani Foncerrada)恭讀證嚴上人慰問信時,很多鄉親感動拭淚,瑪麗(Marie Angelica)女士捧著自種的一大束玫瑰花走向臺前獻給慈濟人。在聖哥帝亞區開設小兒科診所的她,地震把住家和診所全毀了,「可我並不氣餒,發願再蓋回來。」

現年六十二歲的瑪麗,行醫四十年,認識無數市民,地震後不斷送物資和煮熱食分享大家,也親眼目睹慈濟人不停在災區走動、慰撫民眾,感覺這一群人就像玫瑰花那樣芬芳,帶給人希望和溫暖。

她曾經歷過三十二年前的大地震,再看此次震災,直覺是上帝給的考驗:「祂在出考題,看人們是否會互助互愛?」篤信天主教的她,是這樣詮釋災變;而她也把自我角色昇華,本是幫人醫治「身病」,地震後,變成也幫人醫「心病」。

因地震受創,苦悶和悲傷的病人不少,每天在義診區不斷上演。通常一個病人來,需好幾人服務,因要借助翻譯,中、英、西語交錯進行;有一幕,是葉添浩醫師幫一位血糖飆高的婦人看診,由本土志工羅德里戈(Rodrigo Pérez Lozada)以英語和西語做雙方橋梁;但有一些葉添浩不常運用的英文表達不出來,這時臺灣志工蕭芳芬馬上輔助翻譯,讓雙方溝通更順暢。

去年九月震災造成一萬兩千多間學校受損。位於扎卡特派災區的一所中學,師生在樹蔭下搭設帳棚克難上課,環境簡陋仍努力學習。

 

高原氣候,日夜溫差達二十度以上,霍奇米科市的第二場發放,上午僅有攝氏兩度,幾位臺商和陸商也帶著家人前來服務。其中,捐營養品給慈濟發送的林裕期,與妻小和員工一同參與,在寒風中跟著慈濟人彎腰,遞送環保毛毯給受災居民,駐墨西哥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廖世傑代表也偕同夫人共襄盛舉,在異國眾多華人面孔共聚,合力幫助不同族裔的人民,就有如「天下一家人」。

 

震後創痕,以愛癒合

 

莫雷洛斯州的發放有四場,分為德拉奇市、扎卡特派市及荷呼特拉市兩場。為了應付近六千戶的高負荷挑戰,墨市很多本土志工南下支援,尤以霍奇米科市的崔妮(Trinidad Jardines)帶隊十多人,聲勢最浩大。

發放前夕,賑災義診團先走看荷呼特拉市區災情,震後就投入救災的大衛(David Gutiérrez)詳細解說災況,沿途許多倒房還未清除,帳棚也四處矗立,很多商店只剩廢墟;所謂當地民風剽悍、治安不好,走在街上,絲毫未感受到,反而是聽見民眾一聲聲熱情的歡呼聲。

正式發放時,不論在審核區為民眾解說慈濟的理念及物資卡如何使用;或做引導、慰訪,即便語言不通,很多受災鄉親卻主動向志工握手或者擁抱貼臉,只因他們感受到那分濃濃的關愛,歡喜笑容毋需言語也能通。

 

荷呼特拉的發放點就在帳棚圍繞的的小英雄足球場,這對年長夫婦難以謀職,妻子有ˋ病在身,領到慈濟發放的物資卡和毛毯後,備感暖心。

 

荷呼特拉市發放中,一直在現場維護秩序和安全的女警,最後也加入發放行列、擁抱鄉親,感受親手布施的互動溫馨。

受助家庭依人口數領到的物資卡,約當地兩到六個月基本薪資,可在簽約商店及超市,購買生活、醫療用品及重建所需建材,使用範圍廣泛,但是不能購買菸酒。

 

發放中也擴大舉辦義診,臺灣團由臺中慈院簡守信和臺北慈院趙有誠兩院長領軍,美國團二十多位則由美國醫療基金會執行長葛濟捨帶隊而來,另外包括阿根廷等國,共組成西醫十名、多位中醫、牙醫四位,以及脊椎科、物理治療師、護理師等龐大隊伍,在體育館、在草地上搭帳棚,隨處而安,服務熱忱始終不變。

每天一大早,還未開診,民眾就已大排長龍等候。在荷呼特拉一場義診中,大林慈院急診部主任李宜恭研判一位突發胸悶的男子,是急性心肌梗塞,立刻請當地志工聯絡救護車緊急送醫急救,及時挽救了病人一命。

高血壓、糖尿病、腎臟病是當地最常見的慢性疾病;牙科也治療好多蛀牙或牙痛的民眾。美國牙醫師廖敬興即稱,這可能跟當地人偏好甜食有關,在他身邊學習交流的本地醫師安娜(Ana San Martin)也認同。

現場,有很多鄉親因肩膀或手臂疼痛來求診,中醫科、復健師及整復師,忙到無暇休息,卻感覺很充實。

在德拉奇市發放點是在一處水上樂園的停車場,面積廣闊,繞了一圈走到醫療區,無意間結識了本地心理師蘿易莎(Eloisa Mejia Hernández)。她說到,災後很多人走不出傷痛,特別是家中有人往生,來找她看病者,不是崩潰哭泣,就是歇斯底斯、焦燥不安,情緒非常不穩;她總是多傾聽少說話,讓對方把悲傷宣洩出來,痛哭甚至大吼大叫,都比悶在心上還要好。

等病人哭夠後,她再慢慢安慰,並轉移注意力,導引他專注到別的事情上,也不太需要藥物治療。就像義診當日,有位老奶奶來求診,她主述地震時,為了保護九歲孫子,頭部和肩膀都被壓傷,還好不太嚴重。她耐心聽完老太太講述,發現她好多了,遞給她一杯別人贈送的奶茶,老太太很高興喝著,最後帶著笑意離開。

而在荷呼特拉市發放現場,我聽到在公立診所擔任家醫科醫師的貝德羅(Pedro Alberto Serrano Vela)描述,疼愛的姪女在地震中喪生,每當看到年紀相仿的小傷患,他總會多關照幾句,好像也是彌補自己心中的傷痕。

他說,災變過去已近三個月,災區謠言四起,有人傳說大地震會再次發生,導致人心惶惶;也有人因此不敢住在屋內,寧願棲身帳棚忍受寒冷。

「昨天是聖母節,活動變少了,有一些古老教堂倒掉,很難再修復了!」亞伯特告訴我,當地人重視的十二月十二日瓜達露佩(Guadalupe)聖母節剛過,政府因震殤而取消一些耶誕節及過年的慶祝活動,沒有宗教信仰的他說著,有些淡淡的落寞。

在義診區,來自各國的醫師仔細問診,透過懂西語的志工翻譯傳達,讓民眾更能暢所欲言,也舒緩災後創傷壓力,醫病且醫心。

中醫的針灸治療廣受鄉親們歡迎,往往幾針扎下,疼痛就可得到緩解,對於很多從事勞務工作者的幫助很大,求診人數總是不間斷。

 

墨西哥大文豪,已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克塔維奧‧帕斯(Octavio Paz),在其散文集《孤獨的迷宮》一書中寫到:「我覺得墨西哥人性格封閉而執拗,面孔是一幅面具,露出的笑容也是面具……他們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的隱私,卻渴望了解別人的祕密……」

乍看之下,好像跟我在墨國所見的民情不太一樣;但仔細探究,他的話語有些暗示、比喻味道,人的表面和內心本就常有差距。慈濟志工最初進入災區時,人們從充滿戒心、對外來團體的不信任,經過兩個多月訪視、互動,終於圓滿十場發放;現場每每看到受災民眾跟著音樂手舞足蹈。

扎卡特派市長弗朗西斯科(Francisco Salinas),前一刻還跟著大家唱著民間國歌〈美麗的天空〉,隨著歌詞;「唱吧,別哭!因為美麗的天空會溫暖我們的心……」雙手揮舞、擺動身軀;但當音樂轉成〈愛與關懷〉,勘災時的慘況觸動心靈,不禁淚水直流,人與人之間,好似也在悲喜交加中更融為一體。

墨西哥人是堅忍的,帕斯為文提及,一般人會把阿茲特克帝國夸特莫克國王英勇抵抗西班牙入侵的事蹟,視為英雄標竿,而「夸特莫克」這個名字,印第安語之意是「撲擊之鷹」,也就象徵他們立國的精神,國徽上的老鷹捕蛇圖案,正說明了一切。

期待,地震受災人們也能以堅毅的心,克服萬難、走出陰霾,如同祖輩所傳承的精神,要有那股不服輸的傲氣,勇敢挺過去,而能真正迎接「美麗的天空」。

(參考書籍:《墨西哥史:仙人掌王國》,何國世著,三民書局出版)

在霍奇米科市發放中,墨西哥民眾熱情表達感謝,瑪莉女士不等典禮結束,上臺送上自種的玫瑰,感謝慈濟人像花一樣帶來希望與溫暖。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