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6期
2018-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妙手.大林慈濟醫院
  慈善臺灣
  健康百寶箱
  人物誌.臺中
  人物誌.臺南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山東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貴州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6期
  志工筆記 用愛與善書寫島嶼
撰文‧林玲悧

靜思精舍法師、營建處同仁及志工們來到七星潭,慰訪受災居民,致贈物資和慰問金。                  (攝影/鄭啟聰)

她是「婆娑之洋,美麗之島」,

賑災之行更真實照見,她以善為寶。

 

Formosa ! Oh ! Formosa !」十六世紀的葡萄牙水手航經臺灣海峽,浩渺而無邊際的海洋盡頭出現一島嶼,崇山峻嶺,蓊蓊鬱鬱,真是航遍三大洋也未曾見過的美麗之島,不禁開口讚歎:「美麗啊!噢,美麗啊!」

您會如何形容這島嶼?社運人士說,臺灣就像一個番薯,像母親,養育兩千三百萬的子民;毋寧選擇美學大師蔣勳老師所形容,臺灣像一個襁褓中的孩子,被海洋緊緊包裹著。確實是一個年輕的孩子呀!勇敢承受板塊擠壓,不斷長高;島上一個斷層又一個斷層,是她成長的印記。

真的會痛啊!那一夜,地層錯動,承受這一道重擊,花蓮受傷了。

 

七星潭,站在斷層線上

 

地震後第五天,隨慈濟「安心家訪」隊伍來到七星潭,白浪沙灘依舊美麗,看見那一道傷口從沙灘直衝上陸地,大地血痕起自七星潭,一路分筋錯骨,傷痕累累。

大漢村七星街分毫不差地站在米崙斷層線上,正面迎擊。這條街有日治時代老屋,也有外觀氣派的新建屋,全部敗下陣。

七星潭昔日是小漁村,有些房子比屋主還高齡,多搖幾次可能就散了。這裏也是定置漁業發達興盛之地,地震後,老漁民仍守著老屋,白天休息,晚上出海。

靜思精舍德懷法師安慰鄉親,「好不容易平安了,不要再住了,安全最重要。」聽不進德懷法師、純寬法師一再勸慰,遷離後慈濟基金會會持續幫忙,他六神無主,因為若是離開一輩子熟悉的地方,可能也找不到一個可以兼顧工作的去處,他只是一再重複呢喃:「漁民保險也沒下來,孩子要念書,我們能搬去哪裏?」

應力、扭力精準計算的鋼筋建築,面對大自然,一樣要俯首。房子的結構過關了,但大地不平,一家人所居的分寸之地,有隆起、有陷落,歪了、斜了,誰能有神奇之手,將地重新撫平,再將結構完好的房子輕輕放回嗎?男主人紅著眼眶說:「好不容易蓋好的房子,一輩子的心血啊!」

 

一鍋粥,把早餐捐出去

 

那一夜,創巨痛深,傷口一路崩裂,遇到七星潭大橋還是不停。橋面隆起,橋墩扭曲。大橋重傷了,天若有情,一定吶喊:「停止吧,再往前是紅塵滾滾之地,是子民安住生息之地啊!」

為何天不垂憐,傷口狠狠劃開,四棟大樓傾倒。

這一夜很漫長,第一時間,慈濟防災協調中心成立;本地志工就地即時勘災回報災情,即刻展開多線關懷;靜思精舍大寮開始煮熱食,成為受災鄉親與第一線救災人員的堅強後盾;志工愛的接力,一手接一手。

災後第二天午後,我從臺中趕往花蓮。「世間無常,國土危脆」不是經文上的字句,而是當下照見,照見花蓮正如詩人陳克華所言之「最危至脆之福地」。

曾美伶也是人文真善美團隊一員,來自廈門的她,地震前正在花蓮慈濟醫院當志工,安單在精舍,震後第二天一早即投入人文真善美團隊做記錄。出班空檔,我問:「地震時,怕不怕?」

「怕啊!怎能不怕!德安師父跑來問大家有沒有受驚?大家當然逞強地說沒有。師父請我們安住。」

「然後呢?」

「雖然震不停,大家心想這裏是最安全的,就乖乖聽話繼續睡,天亮後才知災情如此慘重。」她說,第二天精舍的早餐只有一鍋白粥,再無其他。

志工早會時,才聽上人說:「救災的同時,香積建立起來,讓大家專心去做前面的事,後援由他們(精舍師父)動員,從凌晨一點多開始,直到現在沒有停歇……」

聽到這裏,一陣鼻酸,精舍常住師父們未驚擾這些憨弟子,自己忙碌了一整夜,把所有食材用盡,煮成熱食送到鄉親手上。我腦中有畫面,彷彿小時候,媽媽忙到深夜,對想幫忙又幫不上忙的我說:「唔代誌,去睏啦!」

聚善花蓮

有心想付出,就會找到可以做的事。在安置點,慈濟與一貫道團體互補供應素食餐點;年輕人幫忙回收資源、清理環境;慈濟大學、慈濟科技大學、慈大附中師生設置「課輔陪伴閱讀中心」,準備玩具、影片及書籍陪伴孩子,讓家長有喘息的空間。

(攝影/羅瑞鑫)

 

一張床,百手接力就定位

 

「靜觀一日事,思行萬世善。」靜思常住安處精舍,天寒地動那一夜,以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修持靜定鋪愛;大愛迤邐半世紀,慈濟志工遍居世界各角落,心靈故鄉受毀傷,豈有不立即回家,家人與家人共患難之理?

但是,各地慈濟人並沒有單憑一腔熱血,盲目前進災區,平添困難;而是安住自己社區為堅強後援,依協調中心調度,一手一手愛接力,挹注能量。

你能感受到那愛的能量有多豐沛嗎?只恨沒有觀世音菩薩的千手千眼來綜觀全局,大愛全記錄。就算是這樣的駑鈍之材、隨緣出班,一個接一個至善至真至美的意象仍把我的心塞得滿滿的。最細微之處感動最深,從那一張床、那一件毛毯說起吧!

地震那一夜,九十一歲陳生美和照顧她的外籍看護兩人流浪街頭。天亮之後輾轉來到中華國小接受安置。一條毯子讓她不再寒冷瑟縮,一張福慧床讓她起落方便。

住在中華國小大禮堂無水可用,也無隱私可言,但是陳生美看見這麼多的慈濟志工,看到這麼多的善心人士前來協助,覺得這天地間是充滿善意,心裏滿懷感恩。

「運載福慧床的火車,為區間車四一八四車次。下午三點二十五分,宜蘭站上車五十床;三點三十七分,羅東站上車四十四床,抵達花蓮站為五點十一分。一共九十床。請真善美志工五點前抵達月臺與搬運師兄們會合。」

慈濟人文真善美志工「花蓮地震記錄群」不斷更新派班訊息。網路力量無遠弗屆,運用得當,可以匯聚眾善,慈濟教育系統的即時群組則號召了許多學子準時前來幫忙。

「物資裝在第一車」,訊息是這樣布達的;但是,火車呼嘯而過時,眼尖的志工發現貨物裝在第八車。火車長又長,一節車廂十米六,師生以跑百米的速度朝月臺另一端奔去;果然,年輕真好,年長志工跑抵終點時,福慧床已經全數卸下,並送上貨車了。

「第一次客車載貨物!」區間車四一八四車次許列車長說,「看見螞蟻雄兵,真佩服慈濟的動員能力。」

在花蓮靜思堂,遇見相熟的年輕孩子,她在百米競速中名列前茅,笑談那一幕時,她分享,「好像韓國電影『屍速列車』。不過我們不是殭屍,而是一群想要為受災鄉親盡一分心力的志工。」

 

志願行,有你、我、他

 

二月十日,北區志工無縫接軌接手各項賑災事宜,讓東部地區慈濟志工得以安住於花蓮慈濟歲末祝福感恩祈福會。我在社區場次已看過許多回「二○一七年慈濟大藏經」,此刻再看,心內特別有感觸。

人間總是有許許多多歡欣悲苦,無不是在時間裏不斷重複著。災難無常這麼近,這幾天志工在慈濟緣起之地的慈悲願行也將寫入「二○一八年慈濟大藏經」。

這一次花蓮賑災行,先讀「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再體會「四大苦空,五蘊無我」。上天要我們學會念無常、不放逸,但非得要用這麼強的力道才能學會嗎?

「正報依報均自造,有情無情業共生,五濁三災遍地起,敬天愛地聚福緣,靜思法脈勤行道,慈濟宗門人間路。」此時此刻,在花蓮講經堂演繹〈法譬如水〉的慈濟志工,正是這幾天奔走災區不輟的同一群人。

不是天涯行願救災,而是為家鄉的鄉親,席不暇暖地奔走,就在這一刻將情緒釋放,奮不顧身地敲響法鼓。

演繹隊伍前端是玉里慈院張玉麟院長,參與尼泊爾強震賑災時曾與他有一面之緣;李彝邦醫師出身臺中慈青,早就熟識,柬埔寨義診也曾與他同行;年輕愛畫圖的凌宛琪也在其中,我是她的第一個慈濟會員。不必一一細數了,慈濟宗門如大地,同師同道,發願共扛天下米籮的有你、有我、有他。

 

 

我不是詩人,不是社運人士,不是美學大師,若你問我如何形容這島嶼,我還是會先想起以前國文課本裏辛苦背誦過的「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實式憑之。」

但是,我更想告訴你,「這是以善為寶的島嶼,這裏有證嚴上人帶領他的弟子以大愛共伴行菩薩道,用寸寸愛,鋪展寸寸道路,從臺灣至寰宇。」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