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6期
2018-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妙手.大林慈濟醫院
  慈善臺灣
  健康百寶箱
  人物誌.臺中
  人物誌.臺南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山東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貴州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6期
  驚懼之震
撰文‧黃秀花 攝影‧蕭耀華

處於斜對角的國盛六街「白金雙星」和「吾居吾宿」兩棟樓,地震坍塌,有住戶緊急跳下毀壞的汽車上頭,倉皇逃離。


對地震習以為常的花蓮人,這一回是真的震怕了!

二月六日晚間十一點五十分,正當人們睡夢正酣,長達八十六秒的左右上下劇烈震盪來襲,室內東西掉落滿地,人們尖叫、哭喊聲不斷傳出,中央路上的消防隊迅速出動,警笛聲響個不停,衝向慈濟醫院的救護車,一輛接一輛呼嘯而過……

市區有大樓倒塌,各家醫院啟動大量傷患機制,醫療人員紛紛往急診室奔跑。慈院有醫師見到救護車載來生命垂危的傷患,直接跳上病床做CPR急救,「OHCA」(Out of hospital cardiac arrest,到院前喪失心肺功能)的喊叫讓人心驚;兩小時內一百多人湧入急診,醫護人員清理傷口、敷藥、包紮、縫合等動作不曾停歇。

發生在二月四日晚間九點多、芮氏規模六點一地震,當時大家認為是主震;沒想到兩天後,更大的芮氏規模六點二六強震襲來,花蓮市區感受到震度七級的強大威力,人們回憶起當晚最鮮明的情景,就是天旋地轉,還有呼天搶地拚命逃竄……

花蓮市區四棟大樓在強震中塌毀,以雲門翠堤大樓最為嚴重,還有國盛六街的「白金雙星」和「吾居吾宿」兩棟民宅,以及有著四十一年歷史的老字號「統帥飯店」,一樓已隱沒地底下。

在統帥飯店的正面和後方,花蓮與來自各地的救難隊仔細搜索生還者。


 

強震夜襲

 

「那一分多鐘的搖晃,把所有電器震到飛起來,好像外太空的飄浮物;暗夜中,我的頭被電視機砸到,手一摸怎麼溼溼的,原來流血了!」住在商校街雲門翠堤大樓的陳建香,第一時間並不知大樓已傾倒,漆黑中,他抓住唯一的發光體手機,就往後陽臺逃;門被大型家具堵住,他不知哪來的蠻力,費力扳開空隙鑽出來!

他住在六樓,打開門卻離地面如此近,僅剩一層樓高;有四名救難人員抬來梯子,讓他往下爬,當雙腳著地,整個人癱軟了!「一點也不誇張,我像死豬一樣,被四個人抬離現場。」

六十六歲的陳建香描述,脫困後,他呆若木雞在路上行走,天空飄著雨,更顯淒冷,漫無目的走到天亮,清晨六點多,一位先生見他瑟縮著身子,為他披上毛毯,又有員警問他是否為受災戶,後來就被送到中華國小安置。每遇友人來訪慰問,他就回答:「跟閻羅王打過架,我打贏了!」彷彿這樣說,就能為自己壯膽,也安一安心神。

同樣住在雲門翠堤大樓的慈濟志工廖連逢和吳美夫婦,也度過驚悚的一夜。強震搖醒後,乍然發現屋子整個傾斜,想爬都爬不起來,廖連逢藉著桌上供奉的宇宙大覺者的底座LED燈照明,找到妻子的鞋子為她套上,又取來保暖衣服將她包住,護送到後陽臺。

站著後陽臺往下望,看見住在同社區的公車司機吳志慶,搬來梯子並大聲呼喚。明明震到六樓變二樓,吳美還是嚇得發抖,邊爬下、邊尖叫,直至觸及地面,雙腳仍抖動不停。

廖連逢一手扶住階梯、一手緊抓肩上背袋,小心地往下走。他說:「一路上好像有菩薩指引,宇宙大覺者的光照亮了前方,才讓我們可以順利逃生、脫離險境。」

 

 

來自臺灣各地的救難隊,帶著搜救犬探路、開進器械,

期待早日找到失聯者。

搜救行動與時間競賽,國軍勞瘁心神投入救災,

家屬焦急等待,救護車一旁待命,期盼等到好消息。

 

風雨飄搖

 

站在雲門翠堤大樓的正前方,外觀呈四十五度傾斜,可見地震之威猛;以數根粗壯的鋼骨支架暫時撐住大樓頹勢,讓救難人員得以持續救援住在低樓層及前棟二樓漂亮生活旅店的住客。

搜救隊員自全臺各地趕至,冒著危險救援,與時間賽跑;震後次日早上,仍有生還者被救出,到了下午則噩耗頻傳;隨著遺體送出,雨勢也漸增,伴隨著慈濟志工的佛號聲,氣氛更增添蕭瑟與悲涼。

屋內不時傳出燃燒氣味,加上餘震頻繁,消防車鳴笛發出長串警示聲,並大聲廣播:「建築物內的作業人員請趕快撤離!」現場人群不禁屏息,深怕出事。

緊鄰美崙溪的河堤上,各家媒體架起一部部攝影機,攝影記者俯看緊盯動靜,文字記者每隔一段時間就拿起麥克風播報最新訊息。

低溫寒凍,加上又快又急的驟雨,搜救隊員、軍警、記者、各慈善組織志工,無不淋得溼透;冰冷自腳底竄到頭頂,全身直打哆嗦!

這時,慈善團體提供的薑茶最管用,一喝下馬上暖和;不遠處,設立給救難人員暫歇的天惠堂休息站,慈濟志工快速運來環保毛毯讓他們保暖,人人身上裹著一件,再吃上一碗熱食補充熱量;接近傍晚,志工又搬來汽化爐,讓大家暖手,終能驅趕一點點風寒。

在小巨蛋安置點,各慈善團體提供膳食和物資,吃飽穿暖沒問題,但處於開放空間,不但缺乏隱私,也難以安穩入睡。

在中華國小的安置點,居民多是有家歸不得或者家園已毀;慈濟緊急運來福慧床與毛毯讓居民休息。

 

分秒煎熬

 

在統帥飯店倒塌現場,旅客平安脫險,兩名員工卻仍困在建築物底下;搜救期間,救難人員還能與他們敲牆對話,令人雀躍。下午兩點四十六分,率先救出的周志軒被覆上了白布,在現場等待了十四個小時的母親洪冬春奔向前,痛徹心肺!

五十八歲的她,前一刻還滿懷希望,兩位慈濟師姊為她披上毛毯,相伴等候;身為職業軍人的次子帶著九歲兒子守候,還有好多部落族人特地從萬榮鄉趕來祈禱,她過去服務於護理界的諸多好友也圍繞著,共同加油打氣。

「我的兒子小軒很乖很孝順。」洪冬春難以接受孩子離開;與阿伯感情甚篤的小男孩,想必也留下一道很深的陰影,因為在地震剛過,就是他喚醒熟睡的祖母,告知:「阿伯上班的飯店倒掉了!」

洪冬春開車趕往統帥飯店,從半夜十二點半等到天明、午後,氣溫隨著陰雨不停下降,就在周志軒被送上救護車之後,雨勢轉大,似乎老天爺也為著所目睹的一切在流淚!

相隔一日,洪冬春回到統帥飯店現場進行招魂,告訴他:「小軒別怕,媽媽陪你、帶你回家。」招魂儀式有違自己的天主教信仰,但她還是想為兒子這麼做,並且相信:「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國團聚。」

她強忍住淚水,表現如此堅強,更令人不捨。她提到,孩子的臉只剩一半完好,愛美的他應該很難接受;禮儀公司得知後,表示會盡力修補,而這也算是做母親的她唯一能為愛子所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就在周志軒被尋獲後不久,另一位員工、二十六歲的梁書瑋經救難人員協助脫困,自行走出來,被送往花蓮慈濟醫院檢查。

地震發生,四根柱子同時炸開、玻璃門碎裂、天花板塌落,他倒在柱子旁邊。受困的十五小時,他用身體支撐,摸索著周遭環境,空間僅容他躺成大字型,左右可稍微移動。在暗黑中,他嘗試叫著:「周志軒!」隱約聽到微弱的回應和敲擊聲,但幾次餘震後,就再也聽不見對方任何聲響了。

當他聽到車聲和呼喊聲,順勢往聲音的方向爬行,也不斷用手敲擊天花板回應,好讓救難人員得知正確方位,直至人聲愈來愈清晰:「撐著!」他知道自己快獲救了,被拉出的那一刻,感受到的是:「活著真好!今後要對家人和女友更好一點。」父親也勉勵他:「老天留你這條命下來,是有任務的,希望你以後多造一些福田。」

兩百餘人在小巨蛋避難,在為期一週的安置時間,慈濟人天天備齊三餐和點心、茶水等送往。


殘局驚心

 

夜愈來愈深,縣政府用來安置受災居民的中華國小和縣立體育館(小巨蛋),人潮也逐漸多起來。

這兩處收容安置點,都有兩、三百人入住,慈濟提供福慧床讓每戶鋪在地面安寢,還有好多善心人士捐助衣服、棉被、日用品等,三餐則由慈濟、一貫道組織及其他團體供應。

雖然吃住不成問題,但人們受驚的心仍是難以撫平。「餘震不斷,我家的老狗待在家裏,我很不放心。」獨居在重災區國盛六街大樓的五十多歲劉女士,平日與一條養了十五年的拉布拉多犬相伴;地震當下,她奮力移開櫃子救出壓在下方的老狗,然後鎖上鐵門,隻身逃了出來。

災區街道封鎖,她白天回家拿走幾件貴重物品,餵老狗吃飯,再回到安置點。過去她與先生在臺北開眼鏡行,又赴大陸經商多年,三年前返回先生的故鄉花蓮定居。「這裏有好山好水,生活步調慢,所以才決定回來,哪知會碰到這麼大的地震!」

先生去年往生,她的娘家在嘉義,但父母皆已不在,也只能自立自強;還好花蓮有一些好友遞送溫暖。「我那隻狗實在太大隻了,無法帶來收容中心,明天就會送去朋友家,請他們幫忙照顧。」在受難中,有友人提供支助和慰藉,是劉女士最感溫暖之處。

手中抱著兩歲半女兒的杜女士,住在國民八街,地震後簡單帶了幾件物品,就連夜奔逃出來,入住安置點;受到驚嚇的女兒遲遲不敢入睡,一直喊著:「媽媽,出去、出去!」

從深夜到清晨,餘震動輒四、五級,四周手機此起彼落發出地震警報聲,更增加緊張情緒,母女倆睡不安穩,時睡時醒。

國民八街封鎖,白天短暫開放讓居民回家取物,杜女士回到三樓住家,看到地板磁磚爆裂、衣櫃和家具東倒西歪,她想起地震後努力扶起倒物、勉強清出一條路,母女兩人才能脫困。講到此,她終於忍不住滴下淚水!

杜女士是單親媽媽,女兒是早產兒,發展遲緩,還在做早療復健;她擦一擦眼淚後,勇敢地說:「還好我們母女都平安,就是最大的福報。」她計畫去臺北的姊姊家一起過年,之後再回來收拾殘局。

年前低溫加上陰雨連綿,救難人員更為辛苦,慈濟志工送上環保毛毯保暖。

 

談震色變

 

花蓮位居菲律賓板塊與歐亞板塊的交界處,地震頻仍,每位花蓮人都震習慣了,有人還很自豪,認為地震時根本不需要逃跑。但這一回如此不尋常,幾乎人人表情驚懼,真真確確被嚇到了。

世居南花蓮玉里鎮的傅小姐,離開家鄉和父母,獨自來到花蓮市區租屋;所住的國盛五街大樓,與兩棟震毀的「吾居吾宿」和「白金雙星」僅隔一條巷子,當晚感受到的震幅是非常驚駭!

「劇烈搖過後,我的櫃子倒了,大門也變形,右手、膝蓋受傷。」傅小姐住在四樓套房,若發生意外,身邊沒有幫手,她想來就覺得可怕。目前參加電腦職訓課的她說:「我這次是真的受驚了,連住在花蓮十幾年,教我們寫程式的老師都怕到逃去臺北。」

她親見隔壁棟即將傾倒,有人從二樓一躍而下,也有人先跳到樓前損壞的汽車上頭,再快速爬下,一群人就聚在一處遮雨棚,議論紛紛一整夜沒睡;也慶幸所有住戶均能及時逃離,無人傷亡。

三十多歲的她,帶著一隻馬爾濟斯犬來到慈濟靜思堂後方的全球慈濟人寮房,這裏在地震後就開放給居民避難。傅小姐很感謝慈濟讓有寵物的他們安心入住,而且每戶一間房,不會相互干擾,又供應三餐,還有慈濟醫院身心醫學科專業人員駐守,提供心理諮商,照顧得很周全。

慈濟志工動員兩千七百五十七人次,投入安置點關懷、安心家訪以及災難現場服務,在雲翠大樓駐守的志工,忍受低溫與悲傷,為送出的罹難者念佛。

 

各界馳援

 

職業軍人蔡哲文,領有緊急救護員執照,震後把妻子及三位兒女安頓在小巨蛋,就直奔雲門翠堤大樓現場,協助救護車載送傷患到醫院治療,以及護送大體到殯儀館安放。

妻子為護理師,也支持丈夫的行動。「他去救人,我負責安後。」他們住在吉安鄉北昌村的大樓,家中器物散落一地,水管破裂;她獨自照顧三個孩子,幼女出生才三個月,很辛苦,但全力護持先生的熱血。

花蓮像他們一樣有熱忱的民眾不少。在國盛六街的兩棟倒樓現場,義消協同軍警人員維護秩序,領隊的賴瑞均說,他以前服消防替代役,退役後加入義消,雖然母親覺得有危險不甚贊同,但他還是投入這個有意義的任務。

他和隊員們先後五次進到大樓屋內搜索,確定兩棟共一百一十五戶住民已全部撤離,才放下心。震後兩、三天,餘震已逾兩百次,大地不平靜,住戶在開放時間回家拿東西,他們會陪伴以保護安全;若是有人過了時間仍想硬闖,他們也會嚴厲制止。

因為政府與民間合作無間全力救災,加速救援速度,將傷害減輕到最低。在各個事故現場,除了花蓮本地的軍警、消防、救難隊,國家級的中華搜救總隊也來了,還有很多從全臺各地湧進的志願救災隊伍、慈善團體及個人,真心想來做點事,即使對外聯繫的蘇花公路一度坍方,也沒阻斷他們前行的路。

從北部來到雲門翠堤大樓的紅十字會附屬救難隊,災後馬上出動,計畫如果行駛到蘇澳遇道路中斷,轉搭火車也要前進;嘉義救難隊則是繞了半個臺灣才抵達,大家熱切救人的心,令人感動。

農曆春節前夕,安置點紛紛關閉;縣政府將受災戶移往福康飯店居住。在統帥飯店前,不少人趕在拆除前夕來此做最後巡禮,當中有人曾在此舉辦婚禮、宴客,也有不少異鄉客投宿過,前來緬懷;已退休的老員工,情感更是難以割捨。

儘管,業主有心重建,但就情感面來講,失去的已難再追回。而當若干年後,人們再重提這段地震往事,又將如何訴說?我想,除了傷痛的記憶外,應該還有更多的人情溫馨故事吧!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