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6期
2018-03-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人醫妙手.大林慈濟醫院
  慈善臺灣
  健康百寶箱
  人物誌.臺中
  人物誌.臺南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山東
  慈善國際‧中國大陸貴州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6期
  解脫心牢的通關密語──我有好手好腳!
撰文‧林玲悧 攝影‧陳群誠

臺中慈濟志工自二○一六年六月起每月進入法務部矯正署臺中監獄,固定到孝二工場及縫紉工場,與受刑同學共享「人文課程讀書會」。

 

關了十幾年之後,他們已經不是壞人,

卻都是做過錯事的人;

不是不懺悔,而是無法放下過去,不能原諒自己,

禁錮在心靈的煉獄。

一年半來,他們讀書、練手語、學習被愛,

終於得到了解脫的通關密語……

 

監獄牆高,外人難窺其貌,一般人僅知受刑的收容人心鎖如枷,難以解脫。但是,有慈濟志工如一道春陽照進闇黑牢房;法譬如水,從同學心上流淌而過,再來呢?淨土可期嗎?

我是文字志工,近兩年來,每個月跟著慈濟人進出臺中監獄,傾聽同學心事,我的感動與感觸何其多;但是,我今天只說一個小故事,一間牢房裏三位難兄難弟的故事。

 

一間房

 

才哥,《水懺》經文中所列的惡行惡狀幾乎一一犯過,當年一心求死,由死刑改判無期徒刑,假釋之日遙遙無期,心中了無生趣。

關了十六年,受獄中教化之功,鑽研佛法日深,善畫佛像,寫得一筆好字。在縫紉工場資歷深,技術一流,任品管之職。他本來外表就嚴肅,皺著眉頭不笑時,讓人望而生畏;職務上,站在同學對立面,被當成專挑別人毛病的壞人。

阿球,國中畢業後,就混黑道。第一次被關,雖然會怕,但是在獄中接觸的人「道行」又更深,出獄後就循著大哥們所指的路做看看,當然也同樣循著他們的路再次入監。進出監獄四次,最後犯了殺人罪再次進來,迄今,寫信跟外界聯繫的自由仍被褫奪。

里長,牢獄生涯近二十年,當年的狠勁消磨殆盡。進到縫紉工場十餘年了,曾經承擔場長,負責訂單處理外,並協助其他同學解決作業上的問題,很受工場作業導師鄭有益的肯定與信任。現在是工場的里長,負責管理秩序。

獄中可以擁有收音機和書籍。才哥總是默默占據舍房一角,或坐或趴地練書法,畫觀音像,不發一語。阿球不敢招惹,也不想招惹。里長則是邊聽政論節目邊抱怨,和阿球倒是氣味相投,評論時事,消磨時光。

每個月短短兩個小時的相聚,是受刑同學期待的一刻,有人以「戒菸」的行動,來回饋慈濟人無私的關懷,長期入監陪伴的慈濟志工劉明燦肯定大家的毅力。

 

 

睡不著

 

想像獄中生活,作息規律,早上六點半起床,離開牢房,上工場作業,稱「放封」;傍晚五點再回牢房,稱「收封」。

放封時間,工場作息和高牆外並無二致;當你什麼都沒有,只剩時間最多時,有工作可做是幸福的,因為時間好打發。

收封時刻一到,回到方寸之地,床也無,桌也無,與牢友們蹲踞在地,面面相覷。長夜漫漫,時間長得心驚。此時方能體會何謂被剝奪自由。

熄燈後,眾人打地鋪排排睡,鼾聲夢語,聲息互通。阿球睡不著,也就知道別人一樣是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老大,你也睡不著?」阿球小聲問。

「明天開始不聽了,氣得睡不著。」里長回答。政論節目再怎麼惹人心煩,總還是高牆外的滾滾紅塵,被褫奪公權的收容人連投票權也無,實在是距離太遙遠。追根究柢,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往事與悔恨。

今年四十七歲的阿球,幾乎沒有做過正常的工作,錢都是放重利、討債等不正常管道而來的。他說自己是重義氣的人,舉凡朋友喝酒跟隔壁桌吵架,也會去義氣相挺,年輕氣盛的他甚至不惜拿刀和對方互砍。

家中上有四個姊姊、兩個哥哥,他排行最小;父母一次次包容他,他一次次讓父母失望。父親腦溢血突然往生,他雖然想對家庭負起責任、孝順母親,可是這個責任感還是不敵誘惑,繼續行走暗路。母親往生時,他人在獄中,有淚水,有悔恨,但是,都來不及了。

身為人子,讓父母失望;同時他也身為人父,育有一子一女。深處獄中,隨著子女漸長,這位缺席的爸爸不免開始擔心起來了。「都可嫁娶了,有我這種父親,找得到對象嗎?」「就算有對象,對方家長肯同意嗎?」念頭一個個生起,頭腦愈來愈清醒,睡不著,真的睡不著!

作業導師鄭有益,引領慈濟人走進工場關懷;一年多來的陪伴帶動,他感受到同學們願意轉念,接受因果觀後安心服刑,在縫紉工場也比以往更珍惜物料。(攝影/蕭耀華)

 

 

放不下

 

二○一六年六月份開始,慈濟志工來到臺中監獄舉辦人文讀書會;第一堂課開場白,志工林敏悧問大家一個問題:「你的人生,關了一扇自由之門,肯定有一個覺悟之窗,等待你開啟。你,準備好了嗎?」

她的課真好聽,一個月一次,大家沒辦法全都記住,但是,總是有一句話或一則故事就那麼攝心地打在心坎上了。

慈濟志工總是準時四點結束課程,才哥坐在位置上,眼神卻跟著志工的背影,不捨放開。

五點收封前,同學們要吃飯、輪流洗澡,其實有點匆忙的,但是,才哥的心思都還在剛剛的課堂上,他記住了口足畫家謝坤山的故事 ──

有次謝坤山與上人會面,上人說:「你真不簡單,別人有手有腳,你卻是有好手好腳!」謝坤山心裏納悶,「我明明就手腳殘缺,怎麼會是好手好腳?」上人接著說:「手做好事就是好手,腳走好路、走對路就是好腳。」

敏悧師姊和同學約定,「有朝一日在自由的土地相遇,請舉起你的手,說一句『我有好手好腳』,我就會知道你已經加入行善的行列了。」

收封。不知牆外是皓月當空,還是繁星點點,牢房內就是獄友們相濡以沫,一起打發長得看不到盡頭的無聊時光。

牢中六千多個日子以來,才哥寫書法,畫佛像,學得有模有樣,但是,熄燈後、天亮前,過去荒唐事,被他傷害過的人,如走馬燈在心上播放,「我有手有腳,沒有好手好腳」,無法放下過去,不能原諒自己的心念,是無間地獄般的折磨。

某一晚,「老大,你字漂亮,幫我代筆寫信給敏悧師姊好不好!」牢友阿添很誠懇地拜託著才哥。

有了慈濟人文課之後,收封後的牢房除了聽收音機,無聊亂聊之外,牢友們多了寫信給慈濟志工這件事了。

才哥也想寫,但猶豫不決,幫人代筆倒是可行。「好,你想寫什麼?」在才哥的幫忙下,這封信很順利地寄出去了,也很快收到回信,漂亮的筆跡還被大大稱讚一番。阿添在第二封信坦承找人代筆,才哥也下決心寫信給敏悧師姊──

眼看同學紛紛寫信給您,而您也不厭其煩地一一回覆,著實令人心羨。事實上我應該是最早想寫信給你的人之一,只因自覺罪孽深重,怕你另眼相待,遲遲不敢提筆。我犯的是盜匪案,直到今日課堂上,聽到您兩次提到「放下」,我才終於鼓足勇氣。

我想如果我始終不放下所有的猜疑,又如何坦然面對未來,真正改過自新啊!不知師兄師姊是否願意接納我這樣的人。

二○一七年三月十九日

才哥寫完信,如釋重負。「敏悧師姊曾經說,心平自然煩惱就少,晚上就睡得好。」燈熄就寢,他還睜大眼睛想著課堂上的對話,「師姊問,『晚上睡不著覺的舉手』……記得,大部分的同學都舉手了,包括我在內……」

這樣的日子,日復一日,何時能改變?

沒想到,改變就悄悄地發生了。

收容人傾聽志工分享佛法,也學習手語,透過詞曲加強記憶。   (攝影/蕭必亨)

 

有用心

 

「老大ㄟ,針腳浮線,拜託一下幫我看看。」縫紉工場作業中,同學呼叫「里長」來照看,口氣小心謹慎。

「已經教過幾次了,還問!」里長邊碎念,還是幫他排除問題。從小對機械有興趣,修理針車難不倒他。

「前幾天,監所派技師進來維修,叫你們跟著學,就沒人要認真……」里長順勢教訓起同學。以前,大家會噤若寒蟬,近來里長面色良善,親切許多,同學還敢跟他抬槓:「有你在嘛!我們加減學就好了。」

里長被關了近二十年,即將符合申請假釋的條件。長久以來,他天天盼著出獄,但為什麼還是開心不起來呢?「我出獄後,這些人怎麼辦?」他心中嘀咕著。

牆外世界以何風貌在等待他?他不是不害怕,更擔心的是大家平常依賴他習慣了,他自由了,這些已經有感情的兄弟怎麼辦?

幫同學把針車修理好,他看到裁下來的邊角料堆在一邊,順手收拾了。阿球跑過來幫他,說:「老大,這種事你出聲就行,不用自己動手啦。」

「我順手啦!」里長答得輕鬆,阿球心裏有數,想著:「以前你可不是這樣,還真的改變很大。」

獄中日月長,里長從小老弟關到變老哥,是工場內大哥級人物,自有他的派頭,口氣上也不會太客氣,以往這些事他手一揮,指揮同學做這做那,大家自然乖乖配合。

要察覺這樣的變化不難,因為阿球自己也改變了。

他在人文課聽到這句話:「當你的心可以接受別人,去愛別人時,內心的世界會無限的寬廣。」

他在工場的責任是師傅、品檢員,要教同學做裁縫。遇到資質魯鈍學不會的,以往他會發飆,認為這麼簡單怎麼學不會。現在,他可以同理對方,想說可能他的領悟力比較不夠,要有耐性重複地教,也不再多心去防範別人。他將過去敢殺敢衝的想法,轉變為多關懷同學後,發現自己變得比較快樂。

以前的他,如果布料需要十公分長,而布只剩八公分,他毫不猶豫地把剩料直接丟棄;現在他會補接上兩公分,一樣可以用。他自己這麼做,其他同學願意也跟著他一起做。

「最近剩下不能用的邊角料少很多了,有用心喔!」里長邊整理,轉頭看他一眼,笑著對他說。「啊!被發現了。」阿球撓撓頭,儘管傻笑。

受刑同學繪製海報,感謝慈濟志工的陪伴。(圖片提供/林玲悧)

 

懺業障

 

二○一六年,志工分享《父母恩重難報經》,二○一七年,志工帶來《慈悲三昧水懺》,兩年來,慈濟人文課程彷彿讓大家從心改造。

大家生活、工作在一起,卻自顧自地,防備心重,彼此稍有妨礙,馬上爆出言語衝突,常常為一些小事讓工場氣氛凝結。現在,工場氣氛和諧,地上垃圾有人撿,沒人吵架,工作時還會唱歌;收封,回到牢房,光景也大不相同。

志工結緣的《法譬如水—慈悲三昧水懺講記》是套書,有三大冊。阿球只有國中畢業,年輕時也沒有閱讀習慣,拿到書即驚呼:「好厚喔!」心裏叫苦連天,「讀一本就很棒了,一次三本,別傻了……」

才哥本來就寡言,晚上就是讀書、畫畫、寫信;阿球不想去煩他,挨著里長問:「老大ㄟ,這麼大本,怎麼讀?」

「裏面都是故事,很好看喔!」里長正讀到《慈悲三昧水懺講記》第五章第二節,便講一段屠夫殺牛的故事給他聽。

「有一個屠夫記恨牛兇惡的掙扎抵抗,就算有人發心贖牛,仍堅決不肯賣。人家都說了,『你看,牛流眼淚了。』結果屠夫還是堅持:『這頭牛太可惡,我要親手用刀殺了才甘心,就算是萬兩黃金,我也不賣。』這頭牛聽了這句話,突然自己站了起來,竟然跟隨屠夫回去了。」

「然後呢?」不愛讀書,卻愛聽故事,阿球問。

「結局?你時間多,你自己看。」里長口氣誇張,其實是鼓勵他讀書。「有些字我也看不懂。」里長翻查字典,在「稽顙」二字旁邊寫下注音,並註記「叩頭而拜」。

「老大ㄟ,商量一下,你已經看到下篇了,上篇借我好不好?」阿球好聲央求。

「好啦,有福同享,有註解一起看啦!」里長回答。

他們的對話也打在才哥心上,他也讀到《慈悲三昧水懺講記》第五章第二節經文最末段「如是等報,今日皆悉稽顙慚愧懺悔」。

書中,上人說完故事,詳加解釋經文,「『稽顙』是虔誠頭面頂禮。頂禮時,慚愧反省,無論是否犯錯,都能一次次洗滌自心。」

關了十幾年之後,這些同學們現在已經不是壞人,卻都是做過錯事的人;不是不懺悔,而是解脫不了心靈的煉獄。

才哥讀水懺、畫佛像,終於懂得上人書中所言,「心獄瞬息輾轉受酷刑,神識難堪苦痛難忍,身心受苦非他人造作,唯是自我不信因果報。心要顧好,一念善起就是福,福因、福緣受福報;假使一念心惡,惡輪就轉,招惹惡因災禍受苦報。所以說是心獄,不必等到墮地獄,現世已得惡報。」

志工與受刑同學歷時兩個月籌備演練歲末祝福演繹;由於二○一八年獄方規畫新的教化團體課程,慈濟活動將暫停,同學們在演繹前最後一堂課離情依依。

 

獄中十六載,他身被關,心被囚。兩年法水洗心,他終於能鬆口氣,告訴自己「還有希望,還能擁有未來」,搬來水桶當桌子,他提筆寫信 ──

我的過去實在不堪聞問,亦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那是一段沈淪賭海悔恨交織,由人入魔,最後試圖自我毀滅的故事。

為了懲罰自己,我讓自己變成自己最厭惡的那種人。然後為了贖罪,我自求死刑並放棄上訴。

本以為一死百了,可免去所有的苦惱和罪業。熟知懲治盜匪條例一夕廢除,減刑為無期,反倒叫我不知如何面對。因此,十幾年來我一直過得很掙扎……

直到你們的到來,才讓我慢慢、慢慢了解因果業報的真正涵義。求死不難,但業障不消,果報永隨。您們的慈悲、真誠與包容,讓我願意靜下心來認真反覆的思考,怎麼做才是真正的懺悔,而我終於找到答案了。

二○一八年元月二十三日

 

誠發願

 

《法譬如水—慈悲三昧水懺講記》上、中、下共三冊,里長反覆讀三次,心有所感,開始寫劇本,要讓昔日浪子們來演出浪子的故事。這齣戲,在二○一七年歲末祝福演出。

「有錢的頭家啊,一點兒分我吧。」看見浪子意氣風發走來,乞討者連忙伸手乞求。

「閃開啦!我今天贏不少,才要去快活一下,不要擋我的路。」在街上遇三名乞丐,浪子不知施捨,反而用腳踢開他、大聲斥責。

走著、走著,竟然見到女友與男性友人調笑,狀似親密。浪子怒火中燒、上前理論。「你拿我的錢胡亂來!」浪子做勢要打。「你別胡思亂想!不是你想的這樣。」女人掩面哀號。

粗暴動手打了女友後,浪子生氣離開,又回到賭場繼續賭。輸光所有錢又不甘心、翻桌鬧事,被其他賭徒圍毆,趕出賭場。浪子身無分文之下流落街頭,加入乞食人的行列。

「人生自造業、自招苦逼迫。」老和尚領著小沙彌走過舞臺,內心沈吟。回頭對小沙彌說,「把我們今天化緣來的食物都分給他們吧!」

「全部?」小沙彌小聲地再問師父,「我也很餓耶,師父。」

「哈!哈!哈!放心去做吧!」老和尚自顧自地往前走,意有所指地叨念著:「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幕落,戲劇演出同學退場;幕啟,「改往修來存一念,我今懺悔並發願。」孝二工場二十八位同學登臺演繹《水懺》,懺悔業障。

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臺中南屯區一百一十二位慈濟志工來到臺中監獄大禮堂,繼二○一六年後再次舉行歲末祝福感恩會,縫紉工場、孝二工場及愛十一工場共兩百三十二人參與,觀看同學演繹。(攝影/蕭必亨)

 

近兩年來,慈濟志工在人文讀書會中導讀經文,並帶動妙手入經藏,將佛法契合入心,期許同學們能發露懺悔並虔誠發願。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於臺中監獄舉辦歲末祝福,共有兩百三十二位收容人參與。

這是一場道氣十足的靈山法會,有戲劇演出、經藏演繹、法海區唱誦,所有演出皆是自動自發地練習。他們非自由人,僅能利用午休半個小時及收封前的十五分鐘這兩個時段練習。長期的法水潤澤,志工與同學已經建立家人般的情誼,這麼認真,就只是想表達自身的法喜,並回饋志工的用心陪伴。

欣慰的是,種在縫紉工場的菩提種子已經萌芽。綽號「罐頭」的更生人,出獄後信守和導師鄭有益的約定,假日做環保,迄今不輟。

阿盛也出獄了,知道志工每個月來監所的日子,他等在監獄門口,只為說出通關密語:「我有好手好腳。」

他們倆天天在關懷通訊群組上報平安,日前阿盛PO出一張上學照,重返校園了;而罐頭最常PO的是滿頭大汗的工作照。

新年伊始,法船仍持續航向監所,灑向新的工場,讓更多的同學有聽聞佛法的機會。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