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7期
2018-04-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同個屋簷下
  健康百寶箱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莫三比克
  慈善國際
  慈善國際
  人醫妙手‧臺北慈濟醫院
  書訊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7期
  我的醫師爸爸
撰文‧黃秀花 攝影‧吳裕智

菲律賓女孩瑞珍感恩臺北慈院曾效祖醫師為她完成脊椎矯正手術。

我曾忌妒身體健全的人,

看著別人的正常就想到自己的不正常;

好幾次祈求上天,希望有人來幫我。

老天爺聽到我的呼喚,而給了應許,

我遇到仁慈的醫師爸爸,

他做什麼治療都會跟我討論。

我感恩一路上幫助我的人,

重新給了我生命,也讓我更有勇氣來面對困難。

── 菲律賓 瑞珍

 

二十一歲,應是青春飛揚,充滿想像和探索的年紀,菲律賓的瑞珍(Rejean M.Lique)也跟一般年輕人沒兩樣,愛幻想、喜歡流行音樂。

然而,她脊椎嚴重變形,背部隆凸,像駝著一座小山,身形瘦弱矮小,不但不能舉重物、不能爬高處,也容易感到疲勞;情況日益嚴重,卻因家貧無力就醫。

二○一七年三月,聽村中一位男孩提起,有個佛教團體可以幫忙,瑞珍循線求助,開啟了一段不同的人生。

瑞珍的脊椎旋轉側彎達一百四十度,右側突起為旋至背後的肋骨,變形嚴重壓迫內臟。


生活傾斜了

 

位處宿霧東南方的保和島(Bohol),是菲國七千多個島嶼中的第十大島,保有天然原始風貌,除了觀光業,居民多以農耕為主;瑞珍幼時,父母離異,她從納卯市(Davao city)來到保和島與外祖父母同住,與兄姊分居三處,見面次數屈指可數。

雖成長於隔代教養家庭,但外公外婆非常疼愛她;祖孫三人相依,農家生活簡單自足。小學六年級起,她的身形開始變化,高中時背脊彎曲更加明顯,不僅穿不下阿姨買給她的衣服,心肺功能也受到影響,呼吸急促易喘,只好休學,幫忙家務、做小點心貼補家用。

二○一三年十月,保和島發生芮氏規模七點二強震,慈濟人前來救災發放,援助受損學校搭建簡易教室,四年多來持續關心貧病,並多次舉辦義診;期間提供一位腦出血的九歲男孩手術費用,治療成功。瑞珍即是經由他口中得知慈濟,於是前往保和島慈濟聯絡據點求援,當地志工隨即展開家訪。

來自馬尼拉、專責醫療評估的慈濟志工許怡樂,將瑞珍的X光片給馬尼拉多位骨科醫師看過,皆認為無能力處理,最後尋求臺灣慈濟醫療體系。臺北慈濟醫院累積類似嚴重脊椎側彎病例手術近三十例,經初步評估後,決定接手。

 

勇敢臺灣行

 

「從出生到現在,我們只見過三次,第一次是國中時回去納卯過耶誕節,第二次是我中學畢業到保和島叔叔開的麵包店幫忙,再來就是這一次……」姊姊羅素(Russel),細數三次與妹妹瑞珍的聚首。

二十三歲的羅素說,見到妹妹背後隆起,很驚訝也很心疼,「我和哥哥都很想幫妹妹治病,卻不知錢從何來。」羅素無奈表示,哥哥在便利商店工作,薪水不高;她也剛從美髮學校畢業,還未謀職。

一直生活在小島的她,連首都馬尼拉都沒去過,當慈濟志工找她陪妹妹來臺治療,她一口答應;還好志工許怡樂一路陪伴,抵臺後又有如媽媽般的菲國志工陳麗君照料,讓她們很安心。

瑞珍二○一七年八月二十日住進臺北慈濟醫院,在一連串檢查後,骨科主治醫師曾效祖邀請胸腔內科醫師楊美貞、麻醉部醫師陳介絢及營養師、社工師等,召開術前團隊會議,志工許怡樂和陳麗君也列席了解治療方向。

「病人身高不滿一百四十公分,體重不到四十公斤,雖然很瘦小,但是就白血球、凝血功能、血紅素或生化檢查等數據評估營養數值,是可以開刀的。」曾效祖醫師說明,瑞珍的脊椎彎曲屬弧狀變形,達一百四十度,為確保手術安全性,他決定採用兩階段分次矯正,以時間換取空間,達到最高效果;比較擔心是她肺功能狀況不好,術後怕影響移除呼吸管的時間。

對此,胸腔內科楊美貞醫師提出看法:「脊椎側彎病人因長年受到胸廓異常壓迫,導致肺部無法有效擴張、肺活量變差,經年累月造成肺功能障礙。」她反而認為,一定要矯正脊椎、緩解擠壓;但建議術後不要急著拔除氣管內管,給她恢復適應期。

曾效祖醫師以兩次手術,分階段鬆解、矯正瑞珍弧形彎曲的脊椎,避免傷及神經。


醫者的壓力

 

八月二十九日首次手術,當羅素見妹妹即將被推進手術房,忍不住流淚;瑞珍則用笑容面對大家,還豎起大拇指,喊著:「Fighting!」

由於變形曲線大,脊椎若直接扳直,恐會傷及神經;曾效祖醫師選擇脊椎彎曲最嚴重的幾個椎節做截骨切開,將僵硬的骨頭慢慢鬆解,骨頭之間的小韌帶和小肌肉也切斷,放鬆軟組織,然後釘上釘子,再放矯正棒做扳動。

「一開下去,才發現她骨頭的僵硬度比想像中嚴重,凹側的韌帶組織非常緊,很多小關節已黏住,完全不能動;於是先費力把這些關節鬆開,才感覺脊椎每節之間有一點點可動性。其次,她脊椎曲線旋轉很厲害,打釘子時,面臨方向性的判斷,若掌握不好,很可能穿進肺部或扎到神經管。」

雖然過程遇到障礙,曾效祖切開、鬆解,嘗試再多獲得一些矯正,同時也要避免傷及組織甚至危及生命,手術總共花了十七小時才完成。

術後,瑞珍休養兩週,補充營養、恢復體力,神經和軟組織也慢慢適應變化,九月十二日接受第二次手術。

這次是更確實的大範圍矯正,曾效祖除了清理第一次手術的傷口,把一些釘子重新換過;也趁軟組織鬆開,將前回打不到釘子之處再補上,然後再換上新的矯正棒做扳動,最後再植入骨頭融合。這次手術總共又花了十六小時才完成。

倘若瑞珍不開刀矯正,會有什麼後果?曾效祖強調,若任其彎曲壓迫,會對臟器造成影響,若是彎在腰椎,腸胃功能會受損,若發生在胸椎,最嚴重是心肺功能出現障礙,將走上呼吸或心臟衰竭甚或猝逝的可能。

他正色說明,手術的麻醉容忍度,肺功能最少要達預估值的百分之三十以上,瑞珍在術前所測僅百分之二十,並不是很安全的數據;但若不手術,遲早會有生命危險,手術是給一個機會。「我所想是既不干擾到她肺功能,又多爭取一些改善空間,這就是手術最重要的考量。」

原本脊椎側彎一百四十度(左),第一次手術後矯治至八十五度(中),第二次手術後矯治為六十度。(圖片提供/臺北慈院)

 

團隊大作戰

 

在保和島時,瑞珍沒有看過病,即使生病也大多是臥床休息,靠身體免疫力自然痊癒;這次來臺接受大手術,難免膽怯不安。儘管,她了解身邊的人都在幫她,但一切發生太快了,讓她來不及反應。

第一階段手術結束,瑞珍在加護病房內,全身插滿管線,特別是從口腔進入的呼吸管教她非常難受,頻頻透過紙筆與醫療團隊溝通,希望能移除;護理師安慰她:「要忍耐!」曾效祖也耐心跟她說明,為了顧及肺功能及身體恢復,這是必須的措施。

術後一週,轉至普通病房,她還是感覺疼痛難忍,差點萌生放棄念頭:「醫師,我現在的狀況適合做第二次手術嗎?下次手術後也會這麼不舒服嗎?」

曾效祖拿來兩張X光圖對照,對她勸解:「原本的脊椎跟開完刀後做比較,是不是變形角度小很多?目前你最該做是多吃一點東西,養足體力,才有辦法接受第二次手術。」他鼓勵瑞珍:「我們要為共同的目標努力,你和我都要夠堅強和勇敢,就一定撐得過去!」

曾效祖可以想像眼前這個女孩,最親的外公、外婆沒陪在身旁,需要很強的支持力量才能熬過艱難的手術;他能做的就是向她說明醫療能做到什麼程度、改善到什麼狀況,讓她安心。

經過調理,瑞珍終於能從床上起身,一量身高,拔高了七公分,原本脊椎側彎一百四十度,已被矯正為八十五度;這帶給瑞珍歡喜,對再次接受手術,就更有意願了。

為了增強瑞珍的體質、更有本錢迎接挑戰,營養師蔡宛芮想辦法把餐食調整成她家鄉的口味,提高食欲,也每天補充兩至三瓶的營養品,短期內增重兩、三公斤。

第二次手術後,瑞珍在加護病房治療一週即轉到普通病房,積極配合醫護人員做呼吸治療。  (攝影/廖唯晴)

第二次手術後,在恢復室甦醒,護理師朱濟廷問她:「痛不痛?」瑞珍點了一下頭;再請她把雙腳動一動,她輕輕動了,讓圍在床邊的人鬆了一口氣。

住到加護病房後,每當想念家鄉的外祖父母,她就會伸手向護理人員討抱抱;犯了咳嗽,還提醒他們要戴上口罩,免得被傳染;而聽到鄰床病人痛苦呻吟,她會為對方祈禱……她已從原先的擔心害怕,轉變成能夠忍痛,甚至幫助別人,成熟許多。

第一次術前做麻醉評估時,對醫療生疏的瑞珍,為翌日手術緊張而流淚;當時推著病人等待檢查的工作人員江承翰看到,聽到陪伴身旁的志工陳麗君談起瑞珍求醫歷程與背景,感到心疼,次日趕早來親自推送她進手術房。

之後有空,江承翰就會去探視,妻子高曉琪也常煮來補品,讓瑞珍深受感動。這位缺少父母關愛的女孩,心頭是暖和的,也早將這對夫妻視同自己的父母看待。

兩階段手術完成,曾效祖醫師評估傷口後拆線;瑞珍將拆下來的縫合釘帶回家鄉做為紀念。

(攝影/顏霖沼)

   

挺直新人生

 

兩次手術後,瑞珍成功拉直脊椎,視角不再往下垂,身體能挺立,穿上衣服後,已看不出彎曲,她長高了十二公分,變成一百五十一公分,體重增至四十三公斤,整個人看起來相當有自信。

二○一七年十月初出院,陳麗君陪著姊妹倆去花蓮,也進靜思精舍向證嚴上人道別。瑞珍喜孜孜地描述當天會面情形,上人送給她們福慧紅包、佛珠及一盒巧克力,還勉勵她要繼續完成學業,做個能助人的人。

「我從沒想過有人會對我這麼好,那樣無所求付出。」瑞珍說,她來自平凡家庭,因為身體變異求助慈濟,卻像脫胎換骨似地改變了一切。她說,若無菲律賓慈濟人大力募款和安排,她不可能來到臺灣醫治;在臺北慈院又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關心,每位接觸到的人都待她如家人,令她沒齒難忘。

「過去我曾忌妒身體健全的人,看著別人的正常就想到自己的不正常,而自慚形穢;好幾次對著上天祈求,希望有人來幫我。」

「或許是老天爺聽到我的呼喚,而給了應許。」瑞珍說,這一趟臺灣行,給了她重生的機會,今後會帶著自信認真過生活。

她說,準備去花蓮的前一晚十一點,曾效祖醫師特別來到病房叮嚀,背架還來不及做好,請她搭火車時,務必帶上兩個枕頭當靠墊,以保護脊椎。

「我只能用『仁慈』來形容他了,這位醫師爸爸做什麼治療都會跟我討論,他個性很爽朗,每次都笑嘻嘻,一點距離感都沒有。」瑞珍眼中的曾醫師,親切又和藹,這也讓她對「人醫」建立了深刻印象。

二○一七年十月四日,瑞珍返回菲律賓;先在馬尼拉休養一個半月,定期回診確認術後狀況;一切穩定後,在十一月下旬回到保和島。

瑞珍(左二)不再氣喘,返回保和島後,今年二月與同伴參加教會唱詩班。

(攝影/Juvy Ann Radaza)

二○一八年二月,志工探訪瑞珍,亭亭玉立的她正要前往教會,「剛回來時,很多朋友和鄰居來探望,對我的康復很驚奇。我現在可以穿長褲,不再駝背,走長路程也不會氣喘,比以前好多了。」

瑞珍原本就會幫外婆處理家務、為外甥女準備上學的點心和午餐,現在更有體力備辦外婆在學校食堂賣的食物,用回收塑膠紙做成袋子販售貼補家用,也參加了教會的唱詩班。

瑞珍計畫六月重回學校,未來能夠讀大學、主攻會計,她要做一個正常的學生,「像所有年輕人一樣,追求自己的理想!」

 

救人反而救了自己

撰文‧許怡樂


 

這次陪瑞珍來臺就醫,冥冥之中好像老天爺在幫我;原本計畫讓陳麗君師姊接手照顧後,我就要飛去大陸談生意,但為了參加術前的跨科醫療會議,我就多待兩天。

我想與其空等,不如做健康檢查;沒想到發現「心臟血管異常」,張恒嘉副院長立刻為我做心導管檢查,發現右邊一條和左邊兩條大動脈堵塞,屬高危險性,要立即施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

我的兒子是影像科醫師,立刻從菲律賓趕來,他也認為必須動大手術。很幸運,擅長達文西手術的心臟血管中心主任張燕醫師,剛轉來臺北慈院服務,我成為他在慈院的第一例患者。

達文西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不同於傳統繞道手術要切開胸肋骨,而是在左胸開上下兩個小洞,讓機械手臂伸入心臟部位操作,加上一道十公分的橫切面,傷口非常小、出血量也少,術後我在加護病房待了十五個小時,就轉至普通病房,第三天即可下床扶著走路。

因為轉介和陪伴個案來臺就醫,結果反而救了自己。上天留我命必有用,重生後,我將踏上人生另一境界,更奉獻自己做志工,精進不懈!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