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18期
2018-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無語良師
  聞思修
  大地保母‧海南島
  健康百寶箱
  靜思精舍生活禪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最美的笑容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18期
  苦過 馮玉霞無債一身輕
撰文、攝影‧廖月鳳

每月案5222家訪視對馮玉霞(右)來說不是例行公事,而是傾聽與關注對方悲喜的重要時刻。

人生很苦,

失去先生和兒子的馮玉霞感受深刻,

但她沒有被苦束縛,

在慈善訪視中看到百種苦,

緣起緣滅,緣盡了就誰也不欠誰,

「無債一身輕,全心做慈濟很快樂!」

 

冬令慈善發放活動正進行著,已經卸下訪視志工幹事的馮玉霞依舊沒閒著,腳步快速,瞻前顧後關心活動的進行;累積十年訪視幹事的經驗,在場地走一圈,她可以立即掌握狀況,並適時提供建議,讓新任者得以從容不迫的勝任訪視幹事一職。

活動的籌備,愈是瑣碎的小事愈容易被忽略,馮玉霞總是在一旁默默打理著,直到活動結束,人都散了,那胖胖的身影依然在慈濟羅東聯絡處內外巡視,就像媽媽一樣掛心著,還有沒有被遺漏的人、事、物。

就是這分媽媽心,讓新任訪視幹事黃麗蓉激動地說:「從我接訪視幹事開始,她就像媽媽一樣,一直陪在我身邊,不論是個案研討或是辦活動,她都會給我建議,並且提醒什麼狀況該怎麼做。」

「媽媽」這個角色,曾經帶給馮玉霞一個女人最想要的幸福;但是幸福的定義是什麼?失去至親的缺角人生還能擁有幸福嗎?

 

改變人生的那一天

 

馮玉霞的父母生了五個孩子,她是老么,長得圓圓的,很受姊姊和父母的疼愛;家境雖然貧窮,但一家人生活和樂。

家中長輩擔心這一家老小食指浩繁,只靠父親一份微薄的薪水養不了,自作主張將二歲的馮玉霞送給鄰居當童養媳。未料,馮玉霞六歲時,養母家的哥哥意外往生,童養媳變成女兒,養父母將她當成掌上明珠疼愛。

二十歲時,馮玉霞經由姊姊引介在郵局做臨時工,一天工資四十元,六年後甄試通過成為正式員工;與位職榮民工程處的先生相識七年後結婚,備受夫家疼愛,兩人收入穩定、生活無慮,還不到三十歲,一雙兒女相繼出生。人生到這裏,她是所有人欽羡不已的幸福女人。

馮玉霞淡定地說著改變她一生的那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先生在平交道發生意外的電話,我想怎麼可能?那一條路是他之前上班走的路,但是他已經在十五天前就離開原來的單位,不可能會再走那一條路啊!」

馮玉霞趕到現場時,丈夫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頭部因撞到鐵軌破裂,溢出的血模糊了熟悉的臉,任她哭斷腸也喚不回只有三年半緣分的丈夫。

「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是農曆三月初三,玄天上帝生日大拜拜,三、四十年前鄉下都有吃拜拜的習俗;他的專長是冷凍食品,所以他一直想要到食品公司工作,發生意外的時候是下午,他要去新公司的老闆家吃拜拜,時間還早,就先到舊單位辦離職。當時平交道沒有柵欄,也沒有警示燈,他騎機車過平交道時,火車快速通過,機車車尾就被掃到。」

那一年先生三十三歲、馮玉霞才二十九歲,兒子二歲、女兒剛出生四個月。悲慟與對未來的恐慌,她內心不免產生怨懟,怨丈夫為什麼把孩子和父母丟下就走了,以後要怎麼過?逝去的人無以為對,天地也無言。

對馮玉霞來說,人生成長、結婚生子後,就是一連串試煉。(相片提供/馮玉霞)

 

害怕的事竟成真實

 

在郵局的工作收入養家不成問題,馮玉霞按部就班地過著母兼父職的單親生活;但是,害怕再失去至親的恐懼,在她的內心醞釀並發酵。

只要聽到救護車與消防車的鳴笛聲,就會讓她不安揣測,這呼嘯而過的恐怖事件會不會是發生在家裏?公公、婆婆、孩子是不是平安?一連串的假想會一直困擾著她,直到下班回到家,看到家裏的每一個人,她的心才能放下。

因為害怕,所以馮玉霞嚴禁國小三年級的兒子接觸交通工具,尤其是他最想得到的腳踏車。但是再怎麼管控,也無法掌握兒子的所有時間,況且她又是職業婦女。她敘述這段經過時,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一切是那麼清楚,彷彿就在眼前。

「他一直很喜歡騎腳踏車,我就不給他買,那一天他向同學借車騎,過馬路的時候,他走在最後面,被一輛闖紅燈的車子撞了,陷入昏迷、腦壓過高,又逢假日,大多數醫師休假,未能及時救治,以致醫師判定即使救活了,也會成為植物人,最後和公公、婆婆取得共識,就放手讓他走了。」

八年內,先生和兒子都在瞬間消逝,心被撕裂,所有的希望破滅了。她猜疑別人的眼光,擔憂大家是不是在背後談論自己是個不吉利的女人?艱澀的日子一天天過,愈來愈害怕與人接觸:「那時候很痛苦,很想帶著女兒到山上躲起來,甚至有離開紅塵出家的念頭。」

為母則強,養育女兒及奉養年老的公婆,是她選擇勇敢面對生活的理由,因為他們都是丈夫帶不走的牽掛,她沒有辦法自私放下一切,躲避現實的考驗。

 

不被悲傷占領心境

 

丈夫離世那年,馮玉霞成為慈濟會員;兒子走了,親友鼓勵她去花蓮靜思精舍參加農曆每月二十四日的照顧戶發放,就當作去散散心吧,她這麼想;未料一趟靜思精舍之旅,瀕臨絕望的心在此轉彎。

事隔近三十年了,她還清清楚楚記得那一天證嚴上人開示中有這麼一段:「有的孩子是來報恩,有的是來討債的,緣盡了就誰也不欠誰,各走各的路了。」馮玉霞將這番話一再咀嚼,複雜的悲傷情緒因師父簡單的闡述,她的心釋懷了。

是啊!與丈夫、與兒子不都是因為緣分才能在這輩子相遇嗎?但緣分就這麼短,再強求也枉然!緣起緣滅,是生命的自然法則,她了然在心。

兒子一向很乖、很貼心,體恤單親媽媽辛勞,會主動幫忙家事,也不像一般小孩子要求吃好、穿好,從小就不讓她操心他。「這個孩子確實是來報恩的。他從來不會讓我生氣,我們之間沒有結下惡緣,雖然母子的緣分只有短短十年,但是誰也不欠誰。」

第一次參與發放,她就被精舍師父傾所有也要扶助貧苦的精神感動,開始在每個月的發放日利用休假到花蓮幫忙;也因此看到一位媽媽因為沒有辦法走出喪子的悲慟,罹患精神疾病,讓她心起很大震撼,如果當時強行急救兒子,現在母子二人會是活在怎樣的世界!

馮玉霞像媽媽一樣瞻前顧後,不挑工作、盡力支持活動圓滿。

今年元月下旬羅東聯絡處冬令發放,志工準備各種美食與照顧戶同享過年前的溫馨氣氛,馮玉霞忙著招呼大家享用。

 

賣掉房子為友償債

 

一九八七年,馮玉霞三十七歲,開始參加慈濟活動與勸募,一九八九年受證慈濟委員;不過,她的人生並沒有因為做慈濟而結束考驗。

丈夫發生意外往生後,對於踏出家門就是來往疾駛車輛的馬路,讓她有著莫名的恐懼,因此省吃儉用貸款買下一棟避開大馬路的透天厝,當時價值一百四十萬元,疼她的公婆資助了近三分之一的房款。

住進透天厝十年,好朋友跟她商量借用房子抵押貸款創業,她善良又心軟,並沒有懷疑友人的信用,就以房子抵押擔保貸款五百萬,全部的錢都給了朋友開公司。

五年後,接到一張紙條寫著「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撐下去」,朋友跑了,債權銀行找上門,她心急著孩子怎麼辦?怎麼對公婆交代?五百萬的債務怎麼還?

那是一九九一年,慈濟為賑濟華東世紀洪澇而忙碌,她每天忙著募款,還請假跟著賑災團到華東救災,內心卻為籌措債務煩著、惱著,壓力壓得她喘不過氣,從不長斑的臉上冒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煩惱。

劉雲娥師姊帶著她來到上人面前,上人沈穩、溫柔地對著她說,別人的厝、自己的厝都是一樣住,大屋換小屋,就把省下打掃的時間拿來做慈濟啊!

上人的話,說得輕,但意義深遠。對啊!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不儘快解決,銀行利息不斷翻滾,後果恐怕難以收拾。回到宜蘭後就快速賣掉透天厝,還了銀行的保證貸款,還剩下一點錢,想到華東洪澇的受災居民還在受苦,沒有考慮就將錢捐出了:「我只有一個念頭,我還有工作收入,可以生活,但是那些居民什麼都沒有了。」

當時她住在羅東,工作地點在蘇澳,搭公車上下班,即使不會騎車、開車,也沒有交通問題;開始參加慈濟活動後,時常為了出門而四處找人搭便車,辛苦不在話下。

賣掉透天厝後,她搬到公寓,鄰居吳宏泰也是慈濟志工,從事家具業,有車又熱心,敬佩她雖然家庭遭逢變故卻能積極參加志工,承諾只要有慈濟活動就讓她搭便車。

志工們相偕在大同鄉的四季、寒溪、崙埤等村訪視,吳宏泰提起馮玉霞看個案的態度:「只要是有關慈善訪視的事,她絕對要錙銖必較並且事必躬親;一般人會覺得她處事囉哩囉嗦,其實她是用媽媽的心去關懷,對每個家庭的每一個人都關心到,去了解他們的需要;就是這分細膩的心才能得到個案的信賴,將她當作是家人。」

車行在宜蘭往桃園的臺七線,沿著蜿蜒的蘭陽溪北行,來到大同鄉英士村,開始就進入泰雅族部落,再往南,途經太平、茂安,就到了海拔一千兩百公尺的南山,這裏是宜蘭縣內最高的偏遠聚落,沿途風景因四季交替而呈現出不同的韻味,夏季避暑、冬季賞花,尤其當地是臺灣高冷蔬菜產區;再往北行,就是臺中高冷水果產區梨山,所以每到假日,從各地慕名而來的遊客必定讓臺七線壅塞。

馮玉霞與吳宏泰一九九二年開始訪視原住民部落的個案,累積的經驗告訴他們,上山一定要選擇在非假日,不然來回一百六十二公里的路程,再遇上假日塞車,要跑完這一趟例行訪視可就不容易了。

早年從羅東開車到南山,如果走山路,勢必要花費半天;為了節省時間,吳宏泰會選擇從英士橋下的溪床通過蘭陽溪到樂水;但是溪床一路顛簸,時常車子一跳躍,頭就撞到車頂,一般轎車根本沒有辦法行駛,於是吳宏泰買來爬坡力強的九人座車,對抗應付溪床與陡坡山路,即使換了耐震的車子,還是一樣被顛得沿途暈車。

遇到颱風季節就苦不堪言了,溪床水位暴漲不能通行,只得從土場繞遠路,這時候要在一天之內看完全部的個案是不可能的,得擇日多走一趟。

提起這一條高山訪視路,人人視為畏途;但馮玉霞與吳宏泰二十七年來不改其志,吳宏泰的九人座車也換了四部。

一九九七年,廣興橋興建完成,路況好多了,大大縮減上山訪視的時間,但是個案不減反增。雖然路遙難行,他們將之當成郊遊,層疊的飄渺遠山、近在車窗前的櫻花,加上偶遇如棉被覆蓋山顛的白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美景。因為勇於承擔,也享受了美景當前的眼福。

 

部落原住民悲與愁

 

天雨的冬日,滿載慈濟冬令發放物資的車子來到英士村,一下車,馮玉霞就立即安排好路線,雙手提著物資走上石階,來到第一戶個案家,大門緊閉,從敲門到大聲喊叫都沒有人回應,馮玉霞急著拿出手機找人,嘴裏喃喃地念著:「明明就跟他約好了,怎麼不在家?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春節就要到了,如果找不到人,沒有生活補助金該如何是好?停留了一會兒,不得已來到英士派出所,警員熱心代收下物資及生活補助金。

馮玉霞和吳宏泰熟識每個家庭,能夠約略掌握個案的作息,判斷適合的訪視時間;即使如此,找不到人的情形,在山上仍是見怪不怪;但也不能就打道回府,必須向左鄰右舍打聽;好在鄰居之間互通有無,出門都能知會。

就像阿媛,同樣讓志工「找不到人」,鄰居說她正在路邊指揮交通。令人詫異,一個女人家怎麼有能力指揮交通?原來連日天雨,山上道路有多處坍塌,需要協助疏導行車,這時候是生活拮据的村民難得的打工機會;幾天來,阿媛就一直在低溫中穿著雨衣站在滿是山嵐的路邊,注意單向行駛的車輛,以防來往車輛爭道發生意外。

一行人從英士出發要到十二公里外的茂安時,在獨立山的路旁發現了阿媛,馮玉霞下車關心近況,很自然的眼神交流,就像兩個久別的好友,彼此問候著。

大同鄉有十個村,從英士開始繞一圈回到樂水,有六個村是泰雅族部落。這麼多年來,慈濟關懷過的個案已經無法記得清了,目前六個部落還有六十二戶個案需要幫助;這些家庭的弱勢,與工作環境、生活習慣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部落的原住民大部分以打零工賺取工資,而高冷蔬菜的種植,一年只有六到八個月,換言之,他們只有這段期間有工作機會,時序進入深秋,也就是失業的開始,直到迎接萬物甦醒的春天。

地理環境高海拔又低溫,沒有工作的時候,大家聚集開懷飲酒,久了就成習慣;酒喝多除了影響健康,還有車禍、意外事故也頻頻發生,當經濟支柱倒了,家庭就陷入困境。

住在茂安村的美麗六十二歲,外表看起來卻像七十好幾;到家裏看不到人,馮玉霞馬上說:「她一定在活動中心。」果然在那裏找到美麗。

每一次來看她,她都是喝得醉茫茫倒在床上,沒有看過她站起來迎接人。雖然一直勸阻不要喝酒,酒喝多了會傷身體,但是怎麼勸都勸不聽;即使如此,她仍然很喜歡有人來跟她說話、聊天。

「有一次我就生氣嚇她說,你再喝酒,我們就不來了。她的心和身體受酒精控制,軟硬兼施收不到成效,後來健康出問題,她才嚇到,聽我們的話願意戒酒。」

長年喝酒,美麗因為高尿酸導致腳部痛風難行;現在每天中午,她會用輔助器走出家門,到伊甸基金會成立的關懷站用午餐、唱歌。她幾乎是在部落唯一輔導成功戒酒的個案。

二十七年來每月到大同鄉家訪,馮玉霞不只是看個案,更是拜訪老朋友;不少村民也成為慈濟會員。

 

生活拮据,心量寬大

 

車沿著彎曲山路來到南山村,即使是中午,山間依然被山嵐籠罩,看不清前方的路,來往的車子疾駛而過,走在其間必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小心才行。

走下沿坡而建的階梯,來到一整排住家前,有木造、也有新建水泥房,屋簷下都堆著整齊的木柴,這些是冬季取暖的暖爐燃燒用的;這一排有六戶人家,其中五戶是長期關懷與需要生活補助。

住在唯一木造房的東瑞阿嬤,已經當曾祖母了,由於孫子和孫媳天天醉酒,八十歲的她還得每天為曾孫張羅吃的;日子不好過,慈濟的生活補助金對於她而言像是上帝的眷顧。老太太看到大家到訪,迫不及待拿出沈甸甸的竹筒交給馮玉霞:「沒有多少,拿去幫助人家。」做好事不必花大錢,窮人小錢的布施更令人感動。

一棟新建的樓房,美玉從廚房走了出來,看到大家高興地直喊:「我終於等到你們了,好想你們喔!」昨天馮玉霞已經先電話通知,所以她就待在家裏不敢出門,期待好朋友來訪。

多年前與美玉相識,她三十二歲的兒子患有重度憂鬱症,不出房門一步,經過馮玉霞與吳宏泰多方鼓勵,並且跟他說慈濟、聊環保愛地球,漸漸他邁出房門、動手整理家裏的回收物;不料因為糖尿病、肝硬化及消化性疾病,他於隔年二月往生了。

這個家庭生活過得較好,不需要補助;兒子往生後,馮玉霞仍然不時電話關懷,幾年下來,美玉已經將穿著藍天白雲的人都當成老朋友。

過午了,大家取出馮玉霞準備的便當、吳宏泰熬煮的熱湯,還有洪妙卿帶來的水果,就在美玉家圍著一起用餐,美玉也有一個素食便當;信奉天主教的她,餐前低頭向上帝禱告,慈濟人則是行佛教儀軌雙手合十,不同宗教,一樣感恩天地生養萬物、滋養眾生。

住在四季村的王美澐,在丈夫生病後,兩人回到山上生活,不料發現高齡懷孕,在先生往生後,最小的女兒才出生。美澐沒有一技之長,平日靠種高山蔬菜及打零工維生,還要照顧在安養院裏生病的繼父,生活艱難時,她成為慈濟的照顧戶,並且與馮玉霞結下亦師、亦友的情誼。

十年的關懷陪伴,美澐從手心向下的受助者,漸漸會主動去關懷部落裏獨居長輩以及慈濟照顧戶,也為老人送餐。常常馮玉霞一通電話求助,她就代替志工先行前往部落中需要協助的家庭探望,同時也在部落做資源回收。

看到美澐為部落長輩付出的熱忱,馮玉霞鼓勵她參與志工見習課,期待她能夠成為宜蘭縣最高偏遠聚落的第一顆慈濟種子。

隆冬時、過年前,為大同鄉弱勢人家送去冬令物資,行程得忙上一天,志工自備午餐,餐前與村民一同禱告、供養。

 

也曾埋怨天地無情

 

二十九歲時丈夫車禍往生、八年後十歲的兒子也在車禍中走了,馮玉霞曾經落入「怨」苦當中,怨天地無情、怨先生拋下責任讓她扛,兒子往生,她好不容易保有的希望瞬間落空……

在訪視中,她看盡無數家庭中,當家人病了,最辛苦的莫過於媽媽或是太太,長年在病榻前照料。她想起自己的際遇,兒子與丈夫意外往生、公公婆婆走得安詳,他們都沒有受到病痛折磨,也沒有因病必須讓她長期照顧。

問她此生有遺憾嗎?慈善訪視讓她看到心苦、病苦、貧苦,慶幸人生的路走對了,有法就有辦法轉心境,對逝去的至親釋懷了,對朋友的失信也沒有一絲抱怨,純真的笑容在圓圓的臉上綻開光采:「我和先生、兒子,甚至是公公、婆婆的緣已經盡了,和他們以及朋友的債都還清了,所以各走各的路。我現在是無債一身輕,全心做慈濟很快樂!」老僧入定參禪了悟真理,她則是在慈善訪視中了悟緣起緣滅之理。

冬令歲末圍爐活動結束,曲終人也散盡了,馮玉霞的眼睛又開始發揮雷達的功能,她全場巡視著,會眾忘記帶走的東西要歸一處,活動用的物品再歸位,垃圾需清理,這一刻她展現的媽媽心是對慈濟大家庭無所不在的愛與牽掛。

 

Q&A 等待肺腑之言

▎訪視志工 馮玉霞 ▎

一九五一年出生 一九八九年受證慈濟委員

訪視資歷:二十七年

訪視祕訣:有人不只是貧苦也是心苦,如果訪視時只是問幾句話就匆匆結束,那就沒有辦法真正了解他們內心的苦;解不開的苦,可能成為一輩子的遺憾。


口述‧馮玉霞 整理‧廖月鳳

 

問:志工活動很多元,有想過離開慈善訪視這個領域嗎?

答:慈善是慈濟的根,怎麼可能放棄?在陪伴個案的過程中,我也是在學習,有的家庭並不是生活困難而苦,而是心苦走不出牢籠。

家人之間太親了,有時反而沒有辦法了解苦的所在;即使志工只是坐下來靜靜聽他說、陪他哭,也許他就有勇氣繼續走過困境。

 

問:接受幫助的家庭各有其不幸,即使我們了解他們的苦,又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呢?

答:有時候如果是經濟的問題,比較容易了解,也知道如何幫助;有些人明明不是生活出問題,臉上卻總是愁眉不展,如果沒有深入去探討的話,他的苦就永遠埋在心裏,解不開的苦,可能成為一輩子的遺憾。

要幫他解苦,必須先讓他對我們產生信賴;如果每次訪視只是問幾句話,知道近況以後就匆匆結束,那是沒有辦法真正了解他們內心的期待。

多年前,在寒溪有個家庭,夫妻生下多個孩子,其中三個是重度智能與肢體障礙,二、三十歲了,只能在地上爬,也不會講話表達,餓了、尿了就用吼的;媽媽很辛苦,為了照顧他們和病痛纏身的先生,幾乎足不出戶。健康的孩子離家後,不是無力支援家庭就是沒有再回來過,媽媽的壓力不是補助生活費就能紓解。

即使家境困難,媽媽仍然把家裏打掃得很乾淨,地上鋪著軟墊,三個孩子的日常生活都是在上面;每次我和宏泰師兄去,就和三個孩子抱在一起玩,他們不會說話表達情緒,看到我們就捏,常常回家後發現手臂和大腿都瘀青了,就問媽媽為什麼他們要捏我們,好像對其他人就不會。媽媽說,大部分的人來看他們的時候,都離得遠遠的,不會靠近;只有我們會陪他們玩,捏的動作表示他們喜歡我們,而且捏愈大力表示愈喜歡。

有一次我們跟三個孩子玩得正高興,看到媽媽紅著眼眶,就問她怎麼了;媽媽說,這輩子的遺憾是不能聽到三個孩子叫她一聲媽。我們就抱著孩子唱著「媽媽」,唱完這首歌之後告訴她:「雖然我們的年紀比你大,但是我們代表孩子們喊你媽媽。」可以想見當時她的反應是多麼激動和感激。

還有一位失明獨居的老太太,居住的房子前面是一條小河流,要到老太太家裏還必須跨過一塊橫在河流上的鐵板;經年累月風吹日曬,鐵板已經腐鏽了。我們跟老太太聊天時,她突然感慨說,那座腐蝕的鐵橋曾經讓她踩空掉到河裏,所以她都不敢出門。

小河流距離家裏只有三尺,老太太十多年沒有再離家三尺過;我們聽了很難過、不捨,吳宏泰就幫她做了一座水泥橋,老太太高興得不得了,一直說:「這是這輩子最高興的事,以後死了也沒有遺憾。」水泥橋架好之後的兩個月,老太太就往生了。

這一座橋只陪她短暫時間,卻完成了她最後的願望;不論是老太太或是志工,都沒有留下遺憾。

慈善訪視不只是了解對方生活狀況、評估是否調整補助項目,也彼此鼓勵以正向面對生活的困境。

 

問:家庭狀況會因為成員長大或疾病治癒而改善,如何保持彈性的互動?

答:如果個案的生活狀況好轉,我們會適時減扶甚至停扶;但在這之前,要先與他們溝通,免得沒有心理準備會造成誤解。

慈濟的慈善補助金,是來自十方善心人士的涓滴捐款;我們會跟個案說,有困難的時候安心接受別人的幫助,也能夠每天積小小的善念回饋社會,未來生活改善了,就可以將機會留給更需要的家庭。

大部分家庭都能接受這樣的觀念,甚至平常會將零錢存在竹筒,訪視時交給我們帶回;他們的善心啟發了,幫助別人就是給自己最好的祝福。

長年的陪伴,我們和個案之間形成好朋友的關係,有的人會拿菜、水果甚至獵物要送我們;我們會向他們購買蔬菜、水果,至於山產,則會據實告知我們茹素。要很明確婉拒並說明原因,才不會造成誤解;並且要讓他們知道志工的幫助,是不需要任何回饋的。

 

問:如何避免「為了你好,我希望你這樣做」的助人迷思?

答:志工訪視,主要是去了解個案生活面臨的困境,而給予適當的協助,陪他們度過困境,不能夠以幫助他為由,要求個案改變原有的生活方式遷就我們。

例如打獵是原住民傳統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生存的方法;可以分享護生觀念,但不能強勢要求不要打獵,以免觸犯原住民禁忌。

還有高山早晚溫差很大,酒、檳榔都是他們冬天的禦寒物品,我會以健康考量來勸告少喝、少抽,以勸導代替責備,才不會讓他們產生被幫助就必須被約束的感覺,看到志工就刻意迴避。

宜蘭縣內的泰雅族原住民,以信仰天主教為主;訪視時,志工要尊重彼此信仰,不能因為信仰不同而評論其他宗教,這是禁忌。

我們關懷過一位同是佛教徒的個案,那是一位七十多歲的將軍夫人,位居將軍的丈夫和唯一的兒子都是空軍,一樣都在執勤飛行時罹難;這位夫人喜歡收藏藝術品、古董,滿屋子價值不菲的收藏品在一場大火中全部燒成灰燼。

獨居的她,在火災發生後被提報關懷;我們訪視時,看到她將觀世音雕像轉向牆壁,很憤慨地說:「我很虔誠念佛,為什麼讓我的丈夫和兒子都發生意外,還一把火燒掉我的收藏珍寶?」以常人觀點,她的想法是一般人都會有的反應,但是不能讓她一直處在憤恨中,不然以後很令人擔憂。

她是佛教徒,該如何讓她了解無常觀?當吳宏泰師兄告訴她:「觀世音菩薩很靈。」她不知所以然,看著我們說:「怎麼可能,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觀世音哪有靈?」

宏泰師兄不疾不徐地說:「您往生了以後,這些古董您帶得走嗎?」夫人回答:「怎麼帶走?」宏泰師兄接著說:「您想想看,如果大火沒把古董全部燒了,等到您往生前一定還是執著這些帶不走的寶貝;一場大火就是要讓您心無罣礙,專心修行。」

當我們再次居家關懷,夫人已經將觀世音佛像轉身面向眾生,她又開始潛心念佛;過了一年再看到她時,已經笑容可掬地在教授兒童繪畫;雖然是獨居,但是心靈歸於平靜、知足。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